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45章 晓看天色暮看云(下)
    !

    青云此刻虽对他也是满腹怀疑,但还是想知道他此行的目的,随后他便做了个请的手势,立于门外的文毓这才走进了屋中。

    只见文毓继续开口说道:“今日我因事耽搁,未能准时前去赴阿羽的约,等我赶到时,她便已躺在湖边的草地中,我扶她起来时,发现她的后脖颈处有三支银针,因为担心银针于她身体中越久,毒性便越大,于是我便做主将其取了出来。”

    说罢,文毓从衣袖之中取出那三支被他用手帕包起来的银针递给了青云。

    “竟是如此细小的银针,怪不得未见阿羽身上有其他异状。但单看这银针根本看不出出处。”青云拿着手帕,仔细端详那些银针后说道。

    “阿羽她平素便爱结交朋友,同别人无冤无仇,到底是谁竟会如此狠心加害于她?”马不肥有些心疼地说道。

    “黑衣人,那日在迎宾楼逃走的那个领头之人。”沉默半晌的高子玦突然沉声开口道。

    文毓一听,似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竟可如此迅速便联想到此。

    随后他转头深深看了眼高子玦后,点了点头道:“不错,应当是他,前几日我不幸坠马后,也曾在马的身上找到银针,而且据说那马在我们比试之后数个时辰便死了”

    说着他又拿出了前几日找到的银针再次递给了青云。

    “这银针单看表面实在普通得很,看不出丝毫异常。”青云眉头仍然紧皱着说道。

    文毓接着说道:“这银针表面上虽看不出有何不同,但二者皆是遇热水之后便会变成银黛色,我想这两次的银针恐怕应当是出自一人之手。”

    “在我南晔国,素闻相国大人手下有一只神秘的杀手队伍,其中为首的便是这十分擅长使用毒银针作为暗器的人。方才我回去用热水试了下,果真便是如此。”

    他们几人皆凝神听文毓讲着。

    听罢,青云立即对站在桌旁的小琰说道:“小琰取些热水来。”

    “小琰?”马不肥看他似是没听到的模样,便推了推站在自己身旁出着神的小琰。

    “啊?怎么?”小琰立刻回过神来问道。

    “去取些热水来,我们来试试这些银针是否真会遇水变色。”青云重复着方才的话。

    热水取来之后,放入水中的银针,果不其然全都变了色。

    看到此番景象的几人皆是大惊,尤其是小琰,还惊得打翻了手中的茶壶,让水洒了一地。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人是冲着你来的?”青云看着文毓问道。

    文毓点点头,继续说道:“阿羽今日扮了男装,又携着笛子,我推测那人当时定是将阿羽误认成了我,才”

    “看来可以排除是突厥人做的了,突厥人确实没有必要这样引火上身,但我有一事不明,既然你们同为一国人,为何他们几次三番要陷你于险境,甚至做出此前的挑拨之举。”青云带着疑惑问道。

    “青云兄有所不知,相国大人并不赞成此次和亲,我们是受了我朝圣上暗命到突厥和亲。”文毓接着解释道。

    青云听罢,心中的疑问解开了大半,眼前这人的说辞确是毫无漏洞的,看来应当也可以暂时排除是他下的毒手了

    “那此毒可有能解之法?”

    “我不清楚,只知那人十分擅长用奇毒”

    “事到如今,那便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群突厥太医身上了,希望他们能尽快想出法子来”

    青云的眉头似是锁住一般,眉间的愁云久久不能散去。

    “太医?庸医更准确些。”高子玦听完便在一旁冷不丁插了一句,文毓看向他的背影,对这个人的好奇又加深了一层,他到底是阿羽的什么人?

    接着又听高子玦继续淡淡说道:“文泽,此事既是因你而起,我想你一定也愿意为了青羽去找解药吧。”

    “是的,我定当竭尽全力为阿羽她找到解药。”文毓此话皆是发自肺腑。

    “这便对了,也不枉她救你这几次,不过,我的意思是,既然那人目标是你,那便以你为饵,引出那人。”

    高子玦双目似含冷箭,直直地望着文毓。

    文毓听罢,目光一滞。

    高子玦见他未有做声,便继续问道:“怎么?不敢了?”

    “岂会,阿羽是我至交,我定当竭力救她。”

    二人正在说话之际,只见方才那位蒙田太医端着熬好的汤药在门外求见。

    青云让其进来后,便将文毓那几只银针交与他前去查验。

    同他随行的突厥侍女本想上前接过药碗,替昏迷中的青羽喂药,谁知此时高子玦直接便接过药碗径直走向了床榻上的人。

    他没有开口,只做了一个“退下”的眼神和手势,那侍女便识趣且有礼地退了下去。

    高子玦此时似乎过滤掉周遭的一切,只静静地望着嘴唇有些泛白的安静的她,似是天地之间只有他二人一般。

    他轻轻地举起汤匙在微烫的药汤之中来回调和,最终舀起一小勺,放在自己唇边连续地吹着气。

    只见他的面前缭绕着源源不断蒸腾着的白气,随后,他又用自己的唇试了试温度,才小心翼翼地单手托起她,用汤匙启开她的双唇,将药一点一点地喂了进去。

    如此循坏反复,他从一开始的生疏到后来的娴熟,不过用了短短数分钟。

    所有人都沉默着,只看着他一点点把那碗汤药喂尽。

    青云、马不肥看见此幕,心中很是了然,这些日子以来,青羽和高子玦二人之间渐渐生出的变化和他们对彼此日益甚笃的感情,在他们的心中早已不是秘密,答案似是昭然若揭。

    但仿佛对这一切并不知情的只有身在“此山中”的他们自己。

    而此时文毓的心头却有些奇怪的感觉涌现出来,心中似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空了一般

    但他迅速克制住自己的感觉,心想此时不是分析自己情感的恰当时间。

    他一直好奇地在猜测着高子玦和阿羽的关系,却始终不得而知,但如果单单只论眼前之人的表现,他想在那人的心中,阿羽必然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可,帝王之家的人真的可以拥有有男女之间的真情吗?

    他是不信的,就像不信自己可以拥有那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