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咒术来自一千〕〔龙婿当道〕〔吃货的奋斗史〕〔豪门龙崽三岁半〕〔装傻王爷俏医妃〕〔农女医妃富甲天下〕〔主角叶辰萧初然〕〔我在东京养成神祇〕〔我的运气实在太好〕〔如意事〕〔逍遥小闲人〕〔上门龙胥叶辰〕〔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最佳女婿林凡杨雪〕〔我是赘婿〕〔联盟全能大玩家〕〔我在盘丝洞养蜘蛛〕〔都市绝品仙尊〕〔我是宇智波叔叔〕〔这就是个奇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46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

    夜已深了,门外的雪下得也愈发大了,气温再次骤降而下,让屋内的人都不禁打了寒颤。

    高子玦将青羽床边的火炉燃起,随后将覆于她身上厚厚的棉被掖得更紧了些。

    文毓自知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与他们之后,无更多的理由久留于此,深深地回望一眼病榻之上再熟悉不过的人后,便告辞离去。

    此时屋中除昏迷中的青羽之外的三人,在找遍他们的住处后才发现,小琰竟不知去向

    “想必他是看阿羽此番受伤,心下有些难过,便出去透气了。”高子玦深眸微敛,说话时似是有些力不从心。

    “唉小琰这孩子一直把阿羽当成自己的亲姐姐,此时见阿羽生死未卜,也难免会伤心难过了。”马不肥揉了揉自己紧皱的眉头,在一旁叹着气道。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现下夜已这般深了,屋外风雪又这般猛烈,小琰他又不熟悉此处环境,我怕他一个人跑出去,万一也遇险受伤,岂不更是火上浇油?”

    青云冷静的语气之中透露着些许关切和担忧。

    高子玦听罢,似乎反应过来什么似的,低垂的眼睑向上微抬,点了点头表示对青云所言的赞同,回头又看了眼安然趟于病榻之上的青羽,便开口道:“青云兄说的是,我现在便出去寻他。”

    “阿玦,你便安心留在此处照看阿羽吧,她这里离不开人,我和不肥伯伯出去寻小琰即可。”

    青云似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无奈和忧虑,便帮他做了主。

    高子玦站在原地思索片刻后便对青云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比起小琰,他更不能让她再有什么意外了。

    不知为何,好似对于她的事,惟有皆是亲力亲为,他才能够放得下心。

    青云和马不肥离开后,高子玦又重新坐回她的榻前,用手撩开她垂在额头上的发丝后,再次探向她的额头,生怕屋外的漫天风雪让她受凉。

    她的体温似是已无大碍,这样便不用担心风寒加重病情了。

    可他的手却不忍从她的脸上移开,他如此近距离的感受着她的温度,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张熟悉的脸,不由又回想起前几天她醉酒之时的场景。

    手指忍不住再次似那夜那般,由她的眉眼至鼻尖再到她的朱唇,在她此刻安然的脸庞之上怜爱地摩挲着。

    这一切恍然如梦,那夜和此夜的场景好似重叠在一起一般。

    唯一不同的是,那日她不点而朱的双唇,如今却微微发干泛白,而当时他怀中怦怦的心悸却转化为此时沉沉的心疼。

    不过片晌,许是因为屋内炉火烧得太旺,他不由觉得身上有些发汗,而青羽的额头似乎也渐渐渗出些许细汗。

    他担心她发汗过多会反致受寒,便将棉被轻轻拉开一角,在心中微微犹豫数秒后,又将她护住颈部的领口松了松,霎时她雪白的肌肤便映入眼帘,他刚想把头转开,却无意中瞥见她脖颈处的刀伤。

    那伤已经基本痊愈了,只是还有些略微的凸起,仍泛着跟她胜雪般肌肤不搭的暗色,见到眼前的这幅场景,他双眸之中即刻便流转出疼惜的目光。

    她其实也是不会哭着要糖,为了不让他人担心,把什么苦痛都往心里咽的性子吧。

    此刻突然很想紧紧抱住她,告诉她,他不可以失去她。

    周遭安静得出奇,只听得到炉火燃烧发出的浅浅的噼里声。

    此时他才能暂时静下来,去将自己已乱了的心慢慢理清。

    从前是他淡漠倨傲,拒人千里之外惯了,才一叶障目,不见她的种种美好

    他后悔从前那些不经意的试探和猜测,后悔自己对她那些口不对心的冷言冷语。

    不懂何为爱情之时,在暗潮汹涌的王室之中,宛若行尸走肉般麻木地活着。

    可懂爱之后,才发现,爱你竟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

    害怕你心里已有了别人而整日草木皆兵、风声鹤唳,担心你的安危却总是辞不达意、心口不一

    如今,你便多给我一次机会吧,不要就这般睡过去了,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救回你的,等你回来,我便不准任何人从我身边抢走你了,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你了。

    你打小便爱围在我的身侧,长大了,如若倦了的话,那这一次便换我来。

    来到所居驿馆之外后,青云和马不肥二人便分头行事,马不肥朝着突厥王殿的方向,青云则朝着校场旁密林的方向。

    他刚走入密林,便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喊叫的声音,那声音听来还有些稚嫩,应当就是小琰无疑了。

    他听不清他在喊什么,但越往里走,他心中越是紧张不安。

    莫非那个黑衣人还敢在此附近出现?

    等再走近些,便听到小琰似乎正断断续续地在大喊着“快出来!”,他心下陡然一紧,莫不是那人真的还在此处?

    当他快抵达圣湖时,小琰那带着哭腔的声音越发清晰,可因为夜色太浓,他根本瞧不见人影,只能对着黑暗,大喊一声:“小琰你在何处?”

    话音刚落,小琰的声音便也停了下来。不过数分钟,小琰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眼前了。

    青云急忙跑了上去,关切地问他是否出了什么事。

    此时借着手中那微弱的火折亮光,他才完全看清楚小琰。

    只见他衣着单薄,竟只穿一件单衣,他的脸上泪痕密布,双眼红肿,此刻还止不住地抽噎着。

    青云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背,问道:“这么晚了,为何要跑到此处?”

    小琰声音有些沙哑的回答道:“心中有些烦闷作堵,便想到此静一静。”

    “那你方才在喊着什么?”

    “我我想让那个伤害青羽姐的人出来,那人定有救她的解药的。”小琰边说边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傻孩子,快跟哥哥回去,我知道你也担心阿羽,但你你穿得这样少,如若将自己也弄病了,岂不是会让大家更为担心?至于抓住那歹人的事,便交给我们和突厥的军队吧。”

    青云语重心长地劝慰着小琰,他非常明白小琰此时的心情,因为他又何尝不是这般担心着自家妹子呢?

    “抓住那人会怎样?”小琰止住了泪水,有些着急地问道。

    “当然是先让他拿出解药,而后再论罚。”青云目光中显露出一丝厉色。

    “会杀了那人嘛?”小琰继续追问道。

    “会与不会,要等抓住再说,好了小琰,你先别担心这么多了,快跟我回去吧,你九叔叔和不肥伯伯都十分担心你。”

    青云将自己的披风脱了下来,围在了正有些瑟瑟发抖的小琰身上。

    小琰任由青云帮他围好披风后,抹去脸上的泪痕,点了点头。

    随后青云便牵起他冰凉的手向密林之外走去。

    回去的一路上,青云始终紧紧握着他的手,试图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他知道身旁的小琰早已将青羽当成亲人,而他,亦是他们的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