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47章 相见相望不相知
    !

    次日清晨。

    蒙田命人将熬制好的汤药再次送到青羽所居的驿馆之中,只是仍然未有找到解毒之法的好消息传过来。

    高子玦仍像昨日那般一点点喂她喝完了药,见她体温正常,面色也逐渐有所恢复,他心中已不似昨晚那般一直悬着,即便仍是对那些以蒙田为首的突厥太医心存质疑,他此刻也只能把救治她的希望寄托于此。

    这时只见马不肥站在门外掸掉了身上的雪渣,走了进来,对高子玦说道:“阿玦,青云已跟那可汗卡布泽商议过了,现下已经命人大肆放出风声,说是出使来此的北辰国青羽郡主感染急症,正在全突厥征集大夫。”

    “嗯,那文泽有何动静?”高子玦静静地听完马不肥的叙述,淡淡开口道。

    “哼,那个姓文的,还算是有些良心,已经如我们昨夜所说那般去做诱饵了,我见他未带护卫,自行去突厥王殿和驿馆之外的街市了。”

    高子玦眉尖微挑,仍是用听不出太多情绪的声音说道:“那便好,我们的人有没有派去暗中跟随?”

    “那是当然,我命他们紧跟他,不到必要时候绝不出现。”

    高子玦微微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他们此次的孤注一掷。

    据他判断,那南国的杀手首领,此刻定然还在突厥境内,没有确认他要杀的人已经死之前,他定不会贸然离开。

    所以他才想到让人放出风声,说是青羽出了事,一方面便是让那人知道自己暗杀错了人,如此一来,他必会折返找准时机再对那个文泽下手。

    另一方面,他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以蒙田为首的一众突厥太医依然束手无策的话,至少还有来自民间大夫们的一线希望。

    事已至此,他绝不能将她的性命再拿去冒任何险了。

    正在此时,只见突厥大公主雅若走了进来,她此次没有带侍从,也未让人通传,只身冒着风雪来到此处。

    见她前来,高子玦心中有些疑惑。

    而马不肥今日是第一次真正近距离看清楚这位大公主的面容,前一日由于人多聚集,又整颗心都扑在青羽那个丫头身上,此次仔细一看,竟觉她眉眼之间同自己的一个故人十分相似,这让他整个人都不禁怔在了原地。

    雅若公主礼貌地向高子玦和马不肥问好之后,并未注意到马不肥看着自己那有些异常的神情,而是直接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

    “雅若此次前来是有一事想告诉广陵王和马统领,我知道可能有一人可解青羽郡主之毒。”

    “哦?既是如此,公主为何昨夜不提及。”高子玦一听此话,心中不禁有些惊喜,但她这般低调前来,他却担心另有隐情,于是面上仍是毫无波澜的模样。

    “不瞒广陵王所说,昨夜可敦在此,我不太方便言明此事,昨夜多兰又硬要与我在一处休息,所以我这才一早便赶来此处。”

    雅若见高子玦点了点头,便接着说道:“雅若会知晓有高人,只因我母亲当年曾中过一奇毒,便是有幸遇见那位高人才解了毒。”

    高子玦瞧见这雅若公主并不像在说谎,而且见她一言难尽之态,便猜到许是因为这突厥王室之争,她本就同当今的突厥可敦有所嫌隙,她母亲之事也定无法开口相告知,想必她此次前来定是出于好心,便做了个手势,请她继续说下去。

    “那高人的居所应是出了突厥境内,但在突厥与北辰过交界的一处叫作安和镇的边陲小镇之中,我记得没错的话,那位高人应是唤作“北山先生”,那位老先生医术极高,若能请得他相助,青羽郡主定能安然恢复。”

    雅若说罢顿了顿,面露几分难色,接着道:“只是只是希望广陵王定不要说此事是我告诉你们的,这样恐为那位北山老先生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高子玦一听此话,心中的希望之火似是燎原一般在心中蔓延开来,他就知道,老天爷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就离开的。

    当然他心里也明白,既然此人涉及到突厥王室的一些纷争,当然是需要低调行事的,这雅若公主肯伸出援手,这一点小的要求他便没理由拒绝。

    此时他的眼中终于爬上了些许笑意,抱着拳对眼前的雅若说道:“高某对公主此恩定当铭记在心,日后定会回报于殿下。”

    雅若听罢有些惊讶,从她见到这广陵王高子玦开始,他在人前便是未有一刻真正流露出此时的姿态,也从未见过他似昨夜那般失态。

    他即便是面对自己的父汗都总是带着些倨傲与淡漠的,可此时却为了青羽郡主低头向她道谢,想必这青羽郡主定当是他心中极为重要的人。

    她不禁为青羽感到幸运,有爱她的人,有疼她的兄长,可她自己却

    想到此处,雅若不禁有些黯然神伤,自觉怕在他们面前失态,便迅速告辞离开。

    一旁的马不肥见她离开便飞快地追了出去。

    高子玦虽不知马不肥此举为何,但他此时心中也没空去想此事,只在盘算着要尽快动身前去寻那位北山先生。

    此时的北辰国驿馆院内,只见雅若公主和马不肥在雪中相对而立。

    “不知马统领还有何事?”雅若语气温柔的问道。

    “雅若公主,在下有一私事不知可否一问?”马不肥眼中充满着一些不确定的期盼。

    “私事?马统领请讲。”

    雅若有些不明所以,眼前这个人除了觐见之日和昨夜以及今日见过之外,都不见他同青羽他们一同出现,他们二人甚至都没说过话,不知为何会突然要问自己私事但话已至此,自己却是没办法拒绝的,于是边说边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公主母亲的名讳可是徽容?”马不肥小心翼翼开口,眼中透露着期盼。

    雅若显然一惊,反问道:“马统领怎会知我母亲之名?”

    “真的是?”马不肥有些惊喜的样子,继续确认着。

    雅若点点头,面上的惊讶之色仍未退去,便开口问道:“马统领可与家母是故交?”

    马不肥欣喜地点了点头,眼中似乎泛起了细微的点点闪光,望着雅若继续说道:“不知雅若公主今年芳龄几许?”

    “我今年刚刚满了十八岁。”雅若不知为何他会如此发问,但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的问题。

    马不肥听罢,不再看她,而是转过身去,自顾自地喃喃自语道:“苍天有眼呐苍天有眼”

    “马统领?”雅若心下疑惑更深了几成。

    听到雅若叫自己,马不肥才缓过神来,抹了抹眼中泛起的点点晶莹泪花,调整好情绪面向她,说道:“此次前来突厥,本是想同徽容见上一见的,却未能想到她已仙去,但能见到她的女儿,我已是很满足了。”

    马不肥说着,刚刚擦掉的眼泪又重新充盈在眼眶中。

    雅若见状,也不禁有些触动,没想到自己已过世的母亲,竟有故友还在这般惦念着,想必她泉下得知也会很开心的吧,她并不是那般孤独着的啊。

    马不肥看到眼前的雅若公主的眼眶微湿,很想上前安慰,但理性告诉他,这样做不合适,他便只是站在原地凝望着她。

    眼见又开始落雪了,他便拿起手中方才忘记放下的油纸伞,递给雅若道:“公主回去还有些路程,便打着这把伞吧。”

    雅若微笑着对马不肥颔首,心中突然油然而生一种淡淡的温暖,她觉得眼前这个看似有些鲁莽,名字也有些令人想发笑的母亲的故人,似乎竟让她产生了熟悉的亲近感。

    刚从外面回来的青云见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心生疑惑,这眼前的不肥伯伯似乎和从前不太一样况且他对雅若公主又是为何流露出那般慈爱的神情?

    他摇摇头,对这一切不得而知,也无力探索,他心下只有阿羽的安危。

    当雅若公主从他身边走过时,他还是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向她微微颔首致意,那笑似春风化雨,让她脸上红晕渐生,但青云却并未注意到她这细微的变化。

    高子玦见青云回到屋内,急忙有些激动地开口对他说道:“云兄,方才突厥大公主前来,说是北国同突厥交界的安和镇有一隐世高人叫北山先生,说是他应当有办法解阿羽的毒。”

    青云显得十分惊喜,双目放出光芒道:“此话当真?”

    “我想应是不假,此时就算有一点希望,我们也定要试上一试。”

    “确是如此,一丝希望也是希望。”

    “嗯!青云兄,那我便即刻动身前去。”

    “阿玦你留下,阿羽这里有你在,我会更放心,去请高人之事便交给我。”

    青云拦住作势要走出门外的高子玦,他知道他是放心不下阿羽的,与其让他在外寻人,还心心念念惦记着她,不如让他留下好好照顾她。

    有他在自家妹子身旁照料,定不会再生出其他乱子,他也会更放心。

    高子玦似是对青云所说的话十分惊讶,有些微微愣住,“云兄,你真的放心这般将她交与我?”

    “把她托付于你,比任何人都更让我放心。”

    说着他拍了拍高子玦的肩膀,目光诚恳而真挚。

    高子玦一时心头涌起些波澜,青云兄定是看透了自己的心吧,他对她的那一切情意,真的完全无法掩藏下去了。

    这样也好,他也不想再藏下去了。

    她,他守护定了。

    二人说罢,青云转身便要去准备,这时只听马不肥说道:“阿云,你此番去找卡布泽请辞时,记住不可提及是雅若公主告诉我们去何处请高人的。”

    青云面露疑惑,看向高子玦。

    高子玦点点头说道:“是的,方才我只顾着跟你说这事,便忘了这茬,雅若公主此番确是有所叮嘱,这其中应是涉及到一些突厥王室的事情,我们既然承了她的这番好意,也必不能将她的叮嘱忘了。”

    青云了然地点了点头便转身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