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48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
    !

    几日后的深夜时分,北风卷地白草折,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气温仍是一如既往的低。

    寒风啸啸,将房门都打得吱吱作响,高子玦将屋内的火炉又添了些柴火,而后又坐回青羽的榻前。

    借着床前的烛光,他看着她白净的脸,仍然似沉睡着的样子,安然的闭着双眼,似乎毫无痛苦,但她体内的毒性却同他们为她争分夺秒寻找解药一般,也在分秒必争地在她体内蔓延着,让她的生命气息一点点减弱。

    高子玦握着她有些微凉的手,试图将自己的温度传递给她。

    这几日来他不断地在脑海中回忆着所有同她有关的画面,说来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

    虽然按照辈分,自己应该同青羽的父亲南宫华同辈,但由于他出生较晚,甚至比南宫青云小上两岁,只比青羽只大两岁,索性他从小便和他们兄妹二人以同辈相论。

    从他记事开始,她便一直喜欢跟在自己身边了。

    说来也有些奇怪,明明从小便和她一起长大,但似乎自己对她从前的印象都已越来越模糊了。

    而从她不慎落水被自己救起之后至今的记忆却都格外深刻,甚至有很多自己以为细微,以为定会遗忘的事情,此刻都在脑海中清晰起来,好似那些有你在的日子都盈满了光。

    也许,自那时意识到你的不同开始,对你的心思便若静水流深了。

    从前总觉度日如年,一日似三秋,可如今日复一日,光阴似箭般飞快地流逝而过,明明才过了几日,高子玦却觉得时间跑得太快了些。

    青云去寻北山先生已经好几日了,文泽以自己为饵引那为首的黑衣人也已过了几日,可两边都未有好消息传来。

    以蒙田为首的突厥太医虽披星戴月地悉心研究查阅,却还是毫无结果,对如何替青羽解毒仍是一筹莫展。

    此刻他只希望时间慢点再慢点,这样在她体内的毒性就能慢些扩散

    突厥可汗卡布泽前几日见青羽情况毫无好转迹象,便下令取消了之后的文试,全力在突厥境内搜捕犯人,同时依然为青羽寻找着能够解毒的大夫。

    自从青云离开后,高子玦便搬来青羽所在的驿馆西厢院中,所有有关她的事,他全都亲力亲为。

    他不放心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也不想管别人会如何看待他二人,比起蜚语流言和身份地位,目前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只有她而已。

    又是辗转难眠的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来,高子玦便去将昨夜熬好的汤药端来,准备按惯例喂她服下,谁料刚进屋,便有随从前来通报,说是南晔国的淮安王回来了,但却身负重伤,现下他请高子玦去他的驿馆。

    高子玦一听,心中顿时来了些许希望,便将汤药交与马不肥,自己冲进了漫天风雪之中,直奔文毓的驿馆。

    高子玦赶到的时候,突厥的太医正在为文毓上药。

    只见他身中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刀伤,看起来伤得不清,但他根本顾不得这么多,见到他便问:“可有拿到解药?”

    “堂堂北辰国的广陵王怎会也这般不懂礼数?问问题是否应当分清楚时宜,现下文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你至少等太医给他上完药再说吧。”多兰公主有些不悦地对高子玦说道。

    高子玦听到此话,微微抬眼,才发现原来突厥二公主多兰此时竟也在此。

    但他无暇顾及她言语之中的不满,只定定地望着文毓。

    文毓嘴角挂着隐约的弧度对多兰说道:“公主,无碍,高兄也是因为担心青羽郡主。”

    高子玦瞧着他那副样子,心中的怒气愈加累积,阿羽她为何偏偏喜欢上他?这样一个在她危在旦夕,还仍然有心情同他人废话的人。

    终于文毓目光缥缈,并未看向高子玦,但却缓缓开了口:“那人身上并无解药,但告诉我制作解药需用产自极北之地的灵芝,配以蜀地的川穹、岭南的穿心莲以及西北的雪莲”

    “既是如此,那现下我便去吩咐那些太医拣药熬药。”高子玦听罢心下有些欣喜。

    “等等,我回来时,便去问过蒙太医,他们此处前三种药材都没有”文毓说着眼神中也似乎也泛起了几点泪光,但面色仍然不改方才。

    高子玦愣在原地,声音寒气逼人,“偌大的突厥,怎会连区区三种药材都无法寻得?”

    “突厥不比你北辰和我南晔,二者皆地处中原,地大物博,能寻得四方稀有药材”

    “那人呢?”高子玦捏紧拳头,强压着内心的失落和恐惧,语气似乎带着略微的哽咽道。

    “死了他想杀我,我便”

    高子玦并未听完他的话,只用那双寒潭般又深又冷的眼睛望了眼文毓,便转身离去。

    既然此处已别无他法,我便带她离开,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再试上一试。

    阿羽,即便访遍天下名医,我也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你。

    “这个广陵王实在是太可气了,亏他还是北辰国的王爷,竟然如此不顾礼数,你都受了这般严重的伤了,他却还似这般趾高气扬,更何况他想救青羽,要抓歹人为何不自己去,非要让你去犯险。”

    一旁的多兰一边替文毓气不过一边关切地看着文毓。

    文毓丝毫不引人注目地轻叹了口气,敛起面容上的笑意,淡淡开口道:“他也是出于对郡主的关心,更何况青羽郡主所受之伤比文某重上不知多少倍”

    他缓了几秒后,双眉微蹙,轻声道:“公主此番前来,文泽受宠若惊,但我感觉有些累了,就请公主先行回去吧”

    多兰听罢,有些依依不舍地看了文毓几眼,又再三叮嘱了太医几句,才带着随从离开了。

    等高子玦返回到驿馆之时,发现青羽的房门外此时竟聚集着许多太医,他原本就悬着的心跳得更快了。

    他加快脚步冲进屋内,发现此时蒙田正在替她号脉,刚想问马不肥为何他们会突然前来,便突然注意到,躺在榻上的青羽,面色惨白,毫无一点血色,双唇也已经变成了青紫色

    他的头仿若突然被重击一般,心猛地一沉

    此时,蒙田面色极为难看的开口道:“青羽郡主病情似是加重了,毒性已经攻心,恐怕”

    高子玦听到此话,随即抽出腰间佩剑横在蒙田的脖颈上,声音冷似寒冰,不带一丝感情和起伏地说道:“你不是说你熬制的汤药可暂缓毒性,为何今日突然便攻心了?”

    蒙田被横在脖子上的利剑吓得面色发白,眼神之中皆是惊惧之色,声音颤抖得断断续续开口道:“广陵王息怒臣开的药方确实有延缓之效,但所托时间太久,毒性无法得到稀释沉积在郡主体内便”

    “此前你不是说至少可以撑得了十余日吗,如今还不过五六日!”

    “臣臣开的药方本身也自带些毒性,恐是两种毒在体内相冲今日便集中爆发。”

    高子玦嘴角不受控地微微颤动,双目之中似是蒙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手握剑的力度又加大了些,剑离蒙田的脖子也更近了几分,似是已让他的皮肤渗出了几分血色

    “住手!在我突厥,怎容你剑指我王室的太医!”此时出现在门外的突厥可汗卡布泽厉声道。

    高子玦用余光向后瞥了瞥,睫毛只微微颤动了下,便恢复方才的样子。

    他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剑,而是沉声开口道:“试问可汗我北辰护国大将军府的堂堂郡主,在你突厥莫名遇袭,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你是想让我们派多少万大军压境?”

    可汗卡布泽被他这么一说,一时有些哑口无言。

    只听高子玦继续以冰冷的声音厉声道:“你突厥的庸医,当时为了暂缓局势,竟用以毒攻毒之法治疗,却不事先告知,试问你们是不是存心要置我北辰过郡主于死地!”

    蒙田听完此话,“咚”地一声,应声跪地,嘴上直说:“擅用此法解毒是微臣之过,但微臣绝无故意加害郡主之意呀”

    高子玦垂眼瞥了眼蒙田,面不改色地将剑收起,转身望着可汗卡布泽,眼神犀利,不带半分感情:“到了此番局面,可汗都要对下属加以维护,莫非他是得可汗授意才会如此大胆?莫非可汗觉得你自己,甚至整个突厥能够承受得起加害北辰国和亲使者护国大将军府郡主的担子?”

    高子玦字字句句铿锵有力,虽说此话分量有些重,但却句句在理。

    一旁马不肥的心中不禁对眼前的高子玦生出几分和从前的不同印象,他从前只觉阿玦沉默寡言,却不曾想遇到大事,他竟可这般沉着不露怯,颇有几分君王的魄力。

    这番话也让突厥可汗不禁有些哑然失色,不知为何,面前这个人虽只是一个王爷,但却颇有帝王风范,他和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和周身散发着的君王气势,竟让他这个堂堂突厥大汗生出了几分惧色,这是他从未曾想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