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50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上)支线回…
    !

    高子玦立在院中,注视着从天飘落的细雪,终于露出了自青羽中毒这些时日以来的第一抹发自心底的笑容。

    不出意外,她好起来之后还能赶上新年,据说突厥的新年也很是热闹,那时候她定然会十分欢喜的,一想到那张写满笑意的脸庞,他便不自觉地连眉梢都跟着含笑。

    阿羽,你一定要快些好起来。等你好了,我便不放你离开我身边了。

    “阿玦,你怎么到外面来了?”

    刚吩咐完下人去取药的青云此时走进了院子,说着便要往青羽房间的方向走去。

    “青云兄慢着,襄安姑娘正在替青羽做全身检查。”高子玦急忙说道。

    青云点点头,作了然状。

    “雪又下起来了,不如先进屋?”

    “无碍,不肥伯伯和小琰此时不在,我担心他们回来会去看阿羽,万一不小心进去”

    青云扑哧一声轻笑出声:“你让一个小厮在此处守着,等他们回来了知会一声便是。”

    高子玦垂眼笑笑,心里竟有些难为情,但面上仍做坦然状:“自己来会更放心些,况且万一襄安姑娘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便可随叫随到。”

    “阿玦,你倒是比我这做兄长的更贴心了许多呀,唉只是不知何时才能改口呀。”

    青云见着高子玦对青羽竟这般上心,心中不免欣慰,但嘴上还是不忘调侃一番。

    “改口?”

    “叫你妹夫。”

    青云挑了下眉,笑望着高子玦。

    高子玦愣了数秒,便反应过来,他抿嘴笑了起来,望着青云认真道:“青云兄要是现在想叫,我倒也是十分乐意。”

    这下换青云愣了,随即看着高子玦那副认真的样子,二人不禁相视而笑。

    因为她的病情有了进展,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了,二人谁都没提,但此时此刻却都心照不宣。

    “对了云兄,怎会是襄安姑娘,北山先生不肯来?”

    “北山先生早年因我北辰国和突厥还未签订和平盟约,家中亲人被频频前来骚扰我国边境的突厥士兵杀死了,因此发誓永不救治突厥人,也永不踏进突厥境内半步。”

    “原来如此那襄安姑娘?我竟觉得有些眼熟,我们和她见过吗?”

    青云低眉勾唇笑着说:“还记得去年秋天,我们在去往安阳的路上碰到的一伙绿林小盗?”

    “是她?就是你救下来,但她到了安阳便离开的那位姑娘。”

    青云似笑非笑的点点头,目光变得有些悠远起来,逐渐开始对高子玦讲起他这趟去往安和镇寻北山先生的回忆

    离开那天,为了尽快抵达安和镇,青云出发时只带了两个兵士随从,一个叫作陈良,另一个则叫张汉。

    三人快马加鞭,终于在出发后三日的傍晚抵达了目的地。

    本来三人一开始都很振奋,打算先在街边食店打个尖,再向周围人打听北山先生。

    谁知进入镇甸后,便发现此处格外怪异。

    虽那时只是傍晚十分,夕阳都还未落山,但街道上竟空无一人,不论是街边小铺还是客栈商户一概紧闭着大门。

    他们三人当时敲了许多家客栈的门,但只能见屋内亮着光,却都无人应门。

    于是青云一行三人只能赶在天色全黑之前,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能否打尖或借宿,可走了两三条街,竟未能敲开一户人家的门,他们只能顺着街道的方向慢慢走,只期望有机会能碰到一个外出的行人。

    果不其然,等他们三人行至离镇甸中心较为偏远处的树林处时,便看见一个人影在林中影影绰绰地穿梭着。

    青云见此,便急忙带人跟了上去,此时天已将近全黑,他们还没跟多久,便又找不到那人的影子了。

    他们正奇怪,便见离他们不远的四周突然燃起了幽蓝色的鬼火,这时他们才借着火光看清,离他们不过几百米的不远处树林藏着一处茅草屋,似是有人居住。

    但那茅草屋在惨白月色和幽蓝鬼火的映衬下,竟显得有些诡异和可怖,正在此时,又一道人影从他们身后闪过

    那两个随从此时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不约而同想到:“这地方如此邪门儿,不会是遇到鬼了吧”

    唯独只有青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朗声道:“出来吧,何必在此装神弄鬼。”

    说罢,周遭还是一片寂静,静得只听到他们自己稍显急促的呼吸声。

    青云的双眼机警地环视着四周,忽然间他的嘴角勾起了一边,皱着的眉头也一下松开来,身形迅速闪到一处灌木丛后,速度快得让随行的二人甚至还未反应过来,他便已经跃到灌木丛之后抓住了一个人。

    只见那人将手中雪亮的匕首胡乱舞着,青云只握着她的手腕微微使力,那匕首便掉落在地。

    “放开我!”一个清亮中掺杂着些许怒气和些许恐惧的女声在青云耳畔响起。

    他有些惊讶地凝神,似是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于是微微放松手上的力道,把头转向前去。

    只看了一眼,他便立即松开了她。

    “阿安,竟会是你?”

    眼前的女子也是满眼的惊诧:“青云,是你?”

    而此时一旁的陈良和张汉二人更是摸不着头脑

    这大将军方才还为了抓这装神弄鬼之人而敏锐得让他们咋舌,怎么此番一看见是个姑娘,这态度便完全改了?

    他二人赶忙迎了上去想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是因为他们不太会管理表情,表情估摸着都凛然了些,刚刚急切地走近将军和那女子,他们的好将军竟然有些严厉地说了一句:“不得无礼,这位是襄安姑娘,是我的旧友,”

    他二人一听便有些无辜,偏在此刻又不好多做解释,于是二人对视一眼后,都默默低下了头。

    本来他们也只是想探个究竟,并未想做什么,怎的这南宫将军竟有些不同以往?

    “阿安你怎会出现于此?”青云挂着一脸的疑惑,但眼中却不经意的藏着几分惊喜。

    “我在这安和镇已有数月了。”襄安眼中似也是难掩惊喜一般,但说话语气仍是那般淡然。

    “这么说来,我们在安阳分手之后,你便是孤身一人来此了?”青云眼中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襄安微微颔首。

    “你家在安和镇?”

    “这倒并不是,我家世代便居于洛城,我只是来此办些事情。”

    青云本想继续问下去,但见襄安眼中似是有些为难之色,便未再开口。

    襄安见青云此次似乎和前几次有些不同,这个朗朗少年眼眸中从前的那种自信和豁达,似乎被一种朦胧的忧愁所笼罩着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此,即便很想为他抹去眼里的朦胧,碍于身份,她又不好开口。

    “阿安,你既是在此已数月有余,可知道为何这镇上的街道只是到黄昏时候便已如此冷清,客栈商铺竟无一开张?”

    “唉,这镇上从前也是十分热闹的,可从一个月前便开始有些不太平。”

    襄安看青云流露出的困惑之情,便接着说道:“先是有人说半夜在街上碰到不干净的东西,而后又有人无故离奇失踪,这一开始原本只是一些青壮年男子失踪,后来竟然连一些少女也无故消失,所以闹得此处人心惶惶,大家皆以为是鬼魂作祟,街上的商铺客栈过了酉时便一概关门谢客,普通人家更是在天色暗后便不敢出门。”

    “竟有这等事,你也相信是有邪祟作怪?”

    “我自是不信,可却又对此毫无头绪。”

    “那此处的鬼火?”

    襄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此处是我弄出来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我始终觉得是有人在镇上装神弄鬼,所以他们以此法吓人,我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一个女儿家倒是好胆量,可为何会想到用鬼火?”

    “这鬼火是我用磷粉、雄黄粉和枯木叶子做燃物制成的,镇中的普通人家酉时便不敢出门,那么此时会前来此处的多半就是造事的人了。”

    “你是想吓他们给他们一些教训?”

    “不全是,在此荒野之地突燃幽蓝火焰,怎么看来都有些许诡异,至少能起到一点吓唬的作用,其次那雄黄燃烧的气味有毒,不过我配制的剂量较小,人如果长时间吸入,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会产生短暂晕厥。”

    说到此处,襄安似是想到什么一般,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白瓷瓶,倒出几粒棕色药丸,分别递给青云等三人。

    “这是解雄黄之毒的,吃下去便不怕在此久留了,方才不知前来之人竟是你们,所以便燃起了这火,多有得罪了。”襄安眼神一片清明

    “哪里话,似你这般医者仁心却又十分睿智勇敢的女子真是世间少见,我今日算是领教了。”青云带着颇为欣赏的口吻对她说道。

    青云心中对襄安不由产生了些许钦佩,这邪祟鬼怪之事,莫说她一个女儿家,连自己身旁的两个武艺高强的精兵壮士遇见了都有些发怵,她却能以此作为陷阱,不可谓不聪颖。

    襄安低低的笑着,被他夸得心中竟一时有些紧张,幸好天色已暗,否则她面上的红晕定会将她此刻故作的淡然神态出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