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52章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下)支线回…
    !

    不过须臾之间,整个县衙之中的衙役便被轻易打趴在地,众人呼着痛,却不再敢上前。

    青云早知结果会是如此,这些县衙的衙役怎可能是他和他手下经过三年五载训练的精兵的对手,他带着轻蔑一笑看向县令,冷冷开口道:“还要继续派人上来吗?李大人。”

    “啊?你怎知道我姓李。”那县令面露比方才更为恐惧的神色。

    一旁的陈良、张汉也是有些一头雾水,只有站于青云身旁的襄安面带一丝了然之色,她从这县令色厉内荏之时,便怀疑他同那三人是狼狈为奸之辈了。

    “从一开始看到他们三人听说我们要来报官便露出有些窃喜的表情,我便怀疑了,后来他们当堂反水,我便确信无疑,等到现在,是想给你个机会,谁知你这般不识实务,那边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你你是什么人,胆敢当堂威胁安和镇的父母官!”

    青云步步紧逼地走到那县令面前,将他堵在角落,表情严肃道:“好,那我现在便让你知晓我是什么人。”

    当即他便从怀中拿出官碟,那县令李大人颤颤巍巍地接过官碟,看罢,他便吓得跪在了地上,一边对着青云磕头一边说道:“小人不知是大将军驾到,小的以下犯上,有眼无珠。”

    “你该死的不是有眼无珠,而是仗着官职残害百姓,危害一方!”

    “是是是,小的罪该万死,请将军饶命呀”

    青云厌恶的瞥了他一眼,朗声道:“陈良,拿纸笔来,即刻让他们四人自认罪行,即刻签供画押!”

    襄安望着眼前的情景,心中受到极大震撼。

    他,竟是大将军?但他好似和洛城中那些跋扈的官家子弟完全不一样。

    也对,如此英姿勃发的少年,是当得起将军二字的。

    她不由对青云心生钦佩,只是她似乎未注意到自己看向青云时,眼神中除了钦佩似乎还渐渐多了些许倾慕。

    而后,他们一行人在那李县令的带路下,救出了这几个月以来被掳走的青年和女子,也即刻下令停止了所有工具的制作。

    青云发现那些所谓工具,竟都是刀剑、长戟等其他军用器械,他意识到此事兹事体大,不容小觑,于是当即撰写一封密信,让陈良将其同那四人签供画押的证据一道快马加鞭的送至北辰国边防尚书府何锴大人处。

    这何大人是个廉政清明的好官,此点是经过司徒光这一边防总将证实过的,所以青云便做了这个决定,因为此时他不能再为其他事耽误了。

    作为朝廷官员,他不可以不对底层百姓负责,但作为阿羽的兄长,他最珍惜的是自己亲妹妹的性命。

    待那一众被释放的返家后,已是深夜,可安和镇上却顷刻间变得热闹非凡,人们都沉浸在与家人久别重逢后的喜悦当中。

    襄安看着此副景象,笑容更加深了,但望向他,却发现他的眼里似是并不开心,甚至满含忧虑,黯淡无光。

    “此事已算圆满解决,你救了整个安和镇,怎的还这般愁眉不展?”

    她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如果他有心事,那她也想要帮忙分担。

    “唉阿安不瞒你说,此次我会来到安和镇是为了寻找一位北山先生。”

    “哦?你是来找北山先生的?”

    “是的!怎么?你知道他?”

    襄安明朗的笑了起来:“当然,我是他的徒弟,我此次来此便是来看望他的。”

    青云眼中写满了惊喜,望着襄安的眼神中又亮起了那让她有些着迷的光芒。

    “据说那位北山先生是位隐世高人,原以为你初来此处并不会知晓,没成想你竟是他的徒弟,实在是太好了!不知可否立即带我前去?”

    “当然,你们随我来。”

    他们边快步随着襄安走着,边道出了此行寻找北山先生的目的:“我来此处是为给家妹求药,她在突厥中了无名之毒,突厥上下均无人能解,后来我听说安和镇有位隐世高人北山先生,便把一线希望寄托于此。”

    “竟是如此,我该早些带你前去的,只是我师父有个规矩,不为突厥人诊治,也不会踏入突厥半步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将你们的情况告诉他的,况且今日你帮安和镇脱离魔掌,我想师父他定然也会乐意相助于你的。”

    “阿安,那便多谢了,好似每次碰见你,我都会有意外之喜。”青云发自肺腑地对她说道。

    从第一面她让他刮目开始,之后的每一面,他都会情不自禁为这女子过人的聪颖、睿智以及勇敢所折服。

    “青云公子过誉了,分明每次相见,都是你救我于危难,此次更是解救了全镇的百姓,我从未想过朝廷的大将军竟会愿意这般仗义为平民百姓出手,应当是我说惊喜才对。”

    “怎么从你口中听来的夸奖似乎格外好听。”青云温柔地朝她笑着。

    她不禁红霞暗生,失神片刻。

    “对了,你我既已算是患难之交,便不用如此客气了今后你便叫我青云吧。”

    她柔声应道,抬起清亮的眸子,回以他嫣然一笑,那笑好似细雨般润物细无声,让青云也有了片刻失神。

    “话说回来,你不是洛城人吗,为何拜师拜到这边关来了?”

    “幼时我曾身体孱弱,久病不起,幸而我娘没有放弃,带我远走千里来此寻医,才有幸遇到师父,承蒙他老人家相救,我才日益康健起来,长大之后便也想学他治病救人,于是除了自己看医书,每年便会来此向他请教,顺便也好陪陪他。”

    青云耐心听着她的讲述,觉得自己对她的了解更深了些,二人的距离似乎也更近了些。

    “啊,你看,我们到了。”

    “这里便是方才我们抓那三人之地。”

    “是的,你看那间掩映在树木之中的茅草小屋,便是师父的居所。”

    “太好了!”

    茅草屋之中,只见一七旬老人,头发已花白,坐于火炉旁边,只留一个有些单薄的背影。

    “阿安,今日怎的回来的这样晚?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

    只听那老先生声音铿锵有力,并不像已年过七旬的样子。

    “师父,阿安今日碰上了那伙将全镇上下搞得人心惶惶的人,幸亏得几位公子相助。”

    “哦?”那老先生听闻有其他人便转身过来,上下打量着青云,而后淡淡的撇过头去,说道:“看样子,是个官家子弟?”

    “先生好眼力,在下青云,深夜前来叨扰,望先生海涵。”

    “既是官家人为何要来我这粗鄙山野之中?”老先生眼中写满不屑。

    青云对此并不恼,北山先生既是高人,自然有他自己的行事作风,于是便恭敬的回应道:“不瞒先生所说,青云此次前来是想求您救救家妹。”

    “哦原来是为救人”他越过青云往后看去,发现并无其他人,接着说道:“你妹妹现在何处?没有同来吗?”

    “先生,家妹现下已经中毒,昏迷不醒无法带她奔波至此,她现在正于突厥,青云便特来请先生前去。”

    “哼!突厥?阿安你没同他说清楚,我救人的规矩吗?”

    “师父,您听我说,他们并不是突厥人,只是在突厥有要事需要办,这位南宫公子,方才不仅救了阿安还救了整个安和镇百姓,他找出了近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失踪案件的始作俑者,没想到那人竟是里县令,并将他们交办驻守边关的尚书何大人处置。”

    老先生一听,目光一紧,重新打量起眼前的青云:“你究竟是何人,怎的能让县令伏法?又是怎的能直接联系得到尚书大人,还有,你们既是汉人,又为何会在突厥遇险?”

    “先生,实不相瞒,在下姓南宫,奉当朝圣上之命携使团前往突厥和亲,此次在下便受命被封为大将军。”

    “南宫?护国大将军南宫华是你何人?”

    “正是家父。”

    “你竟是南宫华的儿子,那此次中毒的可是南宫华的女儿?”

    “正是。”

    “你父亲曾于我有救命之恩,这个忙我便应下了,只是我不会随你去往突厥,不过我会让阿安随你前去,她的医术已与我不相上下。”

    “师父”

    “怎么阿安你不愿意?”

    “当然不是,青云也于我有恩,此恩定是要报的,只是听说那毒十分奇怪,阿安怕自己解不了。”

    “我已将那些银针取来,请先生先行过目。”

    青云从怀中拿出包裹着银针的手帕递给了北山先生。

    “好,你们二人暂且先在此处休息,灶上还有一些饭菜,不嫌弃的话你们可以用一些。”

    “当然不会,多谢先生。”

    北山先生,对青云赞许一笑。

    “阿安,你便随我先进来。”

    青云同张汉简单吃了些东西后便在堂屋休息,约莫一个时辰以后,北山先生和襄安二人都带着同样如释重负的表情走了出来。

    “青云呐,此毒我们已知如何解了,具体如何配药我已经告诉阿安了,但我不知是否突厥那边给她用了其他的药物,如若有的话很可能已经发生其他反应,不过阿安应当能够处理得来。”

    北山先生边说边带着对襄安的欣赏神情。

    “多谢先生的大恩大德,青云没齿不忘。”

    “无需多礼!要谢便写阿安吧,若不是她眼尖提醒,我竟未发现此毒只是一个看似难解实则十分简单的毒。”

    “阿安,多谢了”青云眼中竟有些许亮光泛起,对着襄安诚挚的说道。

    “青云,你也救过我很多次,便不用再如此客气了,现下时间紧迫,我们便抓紧时间启程吧。”

    青云听罢,有些微愣:“今晚便出发的话,你可受得住?不如等明日一早,我去租个马车再走吧。”

    “性命攸关的事当然需要星夜兼程,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虽不会武功,但骑马还是没有问题的。”

    “阿安确是深藏不露。”他的眼中又添了几分赞许。

    “青云,我的好徒儿就暂时交给你了,这一路上你可要照顾好她。”

    “当然,青云责无旁贷,定会好好照顾阿安的。”

    “师父!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您就放心吧。”

    见阿安竟有些娇羞之态,让青云心头不禁一动。

    她究竟还有多少面是自己不知道的呢?

    但好似不论哪一面,他都觉得吸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