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昆仑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现在我想做个好人〕〔半步人间〕〔温阮霍寒年〕〔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的绝美前妻〕〔五星战神齐昆仑〕〔总裁爹地求收养〕〔战爷晚安最新章节〕〔威震九州齐昆仑〕〔齐昆仑蔡韵芝〕〔都市超级战神齐昆〕〔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都市超级战神齐昆〕〔主角叶君临李子染〕〔重生之金融之皇〕〔南景傅云城无弹窗〕〔修罗战神重回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55章 愿我如星君如月(上)
    !

    十余日后。

    一个雪后初霁的晴朗天气,众人的心情皆是十分愉悦。

    一则是这大雪连着下了十几日,今日终于放晴,平日里皆不能出门的众人终是可以出门透气了。

    二则便是青羽好转得很快,身体里的毒性已一点点消失殆尽,现在为她解毒的药物剂量,襄安已经减少了不少,毕竟是药三分毒,喝得多了恐会伤胃。她虽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据襄安所说,她醒转应该便是这几日的事了。

    高子玦一早接到报信,说是终于在突厥城郊一处密林中发现了他派去跟踪文毓的那几名随从兵士,于是他便和马不肥一道急切地赶往那处。

    青云则一早接到突厥可汗的传信,说是要同他和文毓商量些事情,于是他便也早早地出了门。

    “襄安姐,已快接近午时了,青羽姐的药是否可以端过来了?”小琰乖巧地问道。

    “嗯,可以端过来了,辛苦你了小琰,端的时候注意着些,莫要烫到自己。”襄安温柔地回答。

    “嗯嗯,知道了,放心吧襄安姐。”

    这些日子,小琰除了勤勉练武之外,便是帮着襄安一道照顾青羽。

    襄安很是喜欢小琰,觉得他虽年纪不大,但做事沉稳细心,所以她便也放心地将一些诸如监督侍从们煎药、去取新药材之类的工作交给他。

    而襄安此时正帮青羽敲打按摩着双腿,她昏迷时间太久,药效虽然发挥了作用,但长时间躺于榻上,很容易导致肌肉萎缩,所以她便每天定时为她进行肌肉的复苏工作,以免她醒来浑身使不上力。

    青羽便是在感觉到一阵舒服的敲打中渐渐醒来的。

    她缓缓张开眼睛,一边张开一边眨着眼睛,许是睡得太久了,对这样的明亮光线还有些不适应。

    她想动一动,但却又感觉周身似乎很是僵硬,有些使不上力。

    “唔这是哪里怎么感觉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很久的样子,睡得身体都有些麻木了。”

    她在心中默默想着,试图回忆起些什么。正回忆着,那种舒服的敲打又传来了,她觉得很是放松,便垂着眼向床角望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娉婷秀雅的纤纤倩影,只见那女子身着的浅橘色衣裙似是发着光,让她周身仿若有仙气缭绕。

    “仙女。”

    青羽不禁轻声脱口而出。

    听到声音的襄安惊喜地转过头看着她,眼中满含喜悦的光芒。

    青羽看清了她的容貌,忍不住又感叹道,“真是一个好美的仙女姐姐。见到了仙女,那我是已经来到天国了吗?”

    襄安听了她的话,不禁轻笑出声,莲步微移到她跟前儿,温和道:“傻丫头,你没有死,我是姐姐,但却不是仙女。”

    青羽听罢有些疑惑:“我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姐姐,不是只有一个兄长吗?”

    “我叫襄安,比你年长两岁,自然就是你的姐姐了。”

    “襄安襄安”青羽在口中喃喃道,“你的名字真好听,人如其名,人也真好看。”

    襄安微微一愣,不由有些心花怒放,这丫头才刚醒来就这般伶牙俐齿,会说话的这个样子果然还真是和她兄长如出一辙。

    “安姐姐,我这是怎么了?”青羽还是有些懵懵懂懂的样子。

    “你呀,中了一种毒,昏迷至今前后加起来估摸着已经有近一个月了。”

    “什么?我竟睡了那么久,姐姐,我这是中了什么毒,现在我已经解毒了吗?”

    “这种毒是至阴之毒,你应是不小心中了他人的毒针暗器,不过我已经帮你解毒了。”

    “暗器”

    青羽飞速在脑中回想,猛地想起那日她原是要在圣湖等阿文的,谁知后来只觉颈上一阵刺痛便没了知觉。

    她似是想起自己倒下时,最后一个片段的记忆便是一个身着突厥服装的人,那人好似还是个女子

    除此之外更多的,她便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自那段零碎的记忆之后,她脑海中萦绕的便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低语,诸如让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不会让自己有事之类的的声音但她却不知这些声音来自于谁。

    她觉得头有些涨疼,不自觉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怎么?还是觉得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是睡得太久的缘故。”

    青羽笑望着襄安,不想让她再替自己担心。

    “对了安姐姐,是你救了我对吗?”

    襄安点了点头,青羽觉得她很是亲近,心中那种久病初愈的感情让她不禁坐起半身,搂住了襄安。

    “谢谢你安姐姐。”

    她知道既然自己昏迷了那么久才醒来,这毒定然是不好解的。而且方才她注意到襄安的双手似乎有些不同于她整体皮肤那般白皙的红肿粗糙,她觉得那定是为了她而造成的。

    襄安突然被青羽这么一抱,宛如被电击了一般,虽然有些惊骇但却是温暖无比的。她方才凝滞在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开来,那笑仿佛比之前更加灿烂了。

    襄安忆起这种温暖的感觉,从前似乎只有自己的妹妹拥抱她时,她才会感受到。但可惜的是,后来妹妹渐渐跟她生疏后,她便再没有过此种感受。

    青羽呀,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把你当成妹子呢

    “青羽姐你醒了!”

    刚端着药走进屋中的小琰,看到这副情景,不由地喜极而泣,眼泪瞬间便在眼眶之中打转。

    青羽见状,逐渐松开搂着襄安的双手,望着小琰笑道:“小琰,姐姐没事啦。”

    小琰见到自己的青羽姐姐又拾回了从前的那般笑靥如花,便将汤药放在一旁,冲过去抱住了青羽。

    “青羽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否则小琰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对不起,青羽姐,是小琰不好”

    青羽轻拍小琰的后背,柔声说道:“姐姐这不是没事吗,别哭了,乖,而且怎么能怪你呢,是姐姐自己不小心。”

    “不不是”小琰双眼含泪,本想说些什么,但却在对上青羽眸子的时候,无语凝噎了。

    “嗯?什么不是?”青羽有些不解。

    “没没什么青羽姐,我以后定要成为武功高强之人,这样便可以保护你不受别人伤害了。”

    青羽咯咯笑道:“好好,我们小琰最棒啦!”

    “好了,你们姐弟俩先别寒暄了,青羽姑娘先把药喝了吧,不然该凉了。”

    襄安本不想打破如此温馨的画面,但看着一旁汤药在寒冷的空气中,热气一点点消弭的样子,便还是开了口。

    “我来喂你。”小琰作势想要学着高子玦此前的样子来喂药。

    “不用不用,我睡了这么久,需要自己活动一下了,我自己来便好。”

    说着青羽接过药碗,舀了一小勺,轻轻抿了一口:“哇好苦,我此前便是日日都喝这个?”

    二人均是点了点头,纵然青羽心中无比不想喝那么苦的药,但也知道良药苦口的道理,索性弃了那汤匙,直接端着碗,闭上眼睛“咕咚咕咚”几大口便把汤药灌了下去。

    最后一口终于入喉,她只觉嘴里苦味蔓延,不知为何口中竟还有几丝甜丝丝的血腥味。

    她心想,这药实在是太恐怖了,自己定要快快好起来,否则日日饮此药,可真的有些受不住。

    喝罢,襄安、小琰见她脸都快皱成一团的样子,都不自觉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