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在校园寻找未来老〕〔都市之修仙归来〕〔亿万首席的蜜宠宝〕〔三界第一奇葩逆袭〕〔虎道人〕〔我把地球的画风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是两颗弹珠惹的〕〔不一般的狐狸犬〕〔快穿三界之我的宠〕〔乔以沫冷倦〕〔汉末小士族〕〔代号修罗〕〔楚墨晨云曦月 〕〔冷家娇妻是大佬〕〔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我真不是个文青啊〕〔九转唯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58章 愿我如星君如月(下)
    !

    突厥一处草场。

    青羽、小琰以及文毓他们三人本在这草场踱步谈天,而后小琰便说要方便一下,便去了别处。

    此时只余青羽和文毓二人。

    二人一时都有些哑然。

    “对了,上次你拖阿穆带给我的天灯,我收到了,没想到你的画竟画得这般好。”

    文毓率先打破沉默。

    “哈哈我那就是半罐子水,只会画些这些逗趣点的东西,上得了台面的,我皆是不会。”

    青羽是十分了解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的,因此便是十分谦逊。

    “我想能画出你这般逗趣的画,世间也定没有几人。”

    “害,这不算什么的。”

    青羽此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自己出来了这么久,要是高子玦回来看不到自己,应当会担心的吧,可是现在又要怎样找个借口离开呢?

    她正有些苦恼的想着,便觉得头上一轻。

    原来是文毓替她拨去了头顶的一小片落叶,她有些尴尬的对他一笑。

    从前自己是男儿装这样倒是没什么,但如今恢复了女儿身,这样的举动若是让旁人看了去,定会觉得有些暧昧的。

    她心想下次定要避免这类事情发生才好。

    而远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高子玦显然是误会了,而且误会的很深。

    他本是激动地到处找着她,想到一旦找到她,一定要不由分说地将她揽在怀里,可他看到的哪里是她和小琰散步,分明就是她和他

    为何又是他?她醒来第一件事竟是去找他

    他只觉心口骤然收缩了好几次,一阵轻疼霎时传来

    所以我终究是会错过你了吗?信誓旦旦对自己说,等你醒来便不放你离开,可当你真的离开的时候,我似乎没有上前带走你的勇气了

    他手腕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疤又开始疼痒起来,他捂住手腕,落寞的低下了头,而后默默转身

    哪怕是我们之间的牵绊已经如此之深了,还是这般只惦念着那一个人吗?

    “九叔叔?九叔叔!”

    小琰走回来,便看到高子玦留下的那一个寂寥的背影,心头不禁有些诧异,为何他来了又不去找青羽姐呢?

    他望向青羽和文毓的方向,心中一个答案呼之欲出,难道说九叔叔误会了?

    不行!得赶快让青羽姐知道,否则九叔叔那本就冷冰冰的性子定然会比以前更冷。

    小琰急冲冲的跑向青羽,来不及解释便拉着她往出口方向跑去,独留文毓一人在原地。

    “小琰你这是作甚?”青羽不明所以便跟着小琰跑了起来。

    “来不及解释了,刚才九叔叔看见你和文泽在一处,定是误会了。”

    青羽对小琰的话十分不解,便硬拽着小琰让他停了下来。

    “你是说阿玦回来了?”

    “是的,我方才看到他在此处。”

    “那他为何会误会?”

    “唉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还没明白呢?你昏迷之时一直是九叔叔夜以继日的照顾你,甚至当时你中毒攻心,无法喝进去药之时,都是九叔叔想到办法喂你的。”

    青羽一听,脑海中便有了画面感,从前看过的电视剧,喂不进去药,似乎都是嘴对嘴,这么说他们俩竟然接吻了?!

    青羽不禁面上一红,接着听小琰说道:“最重要的是你喝的药所需要的药引就是取的九叔叔的。这足以见得他对你的心意了,就连我这个只是处于舞勺之年的半大少年都已看出来了”

    他看得出来自己九叔对青羽姐的心意,亦觉得他二人十分般配,因此此时才格外着急,生怕自己除父母亲之外,最亲的两个人生出误会。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心悦于我,这是他自己说的?”

    “这还用说吗?基本上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听罢,青羽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心中又惊又喜。

    “还有,你方才说的从他身上取的药引是何?”青羽忆起小琰说的药引,心中似乎隐隐有了一种猜想。

    “是他的血襄安姐说要用纯阳男子的鲜血做药引才会激发药效,所以九叔叔他便每日从手腕取小半碗血,混合着汤药,喂你服下”

    青羽被这一番话,惊得愣在原地动弹不得,眼泪当即夺眶而出。

    他为了自己竟能做到这般,可自己却还在猜测他是不是真心,还在担心他是否有妻室

    自己这样会否太自私了些。

    不可以,不可以,自己不可再错过他了,于是她用尽气力向草场外跑去。

    她一路含着泪奔跑着,由于身体并未完全恢复,没跑多一会便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但她仍不敢放慢脚下速度,她要找到他,将自己心底的爱意澄清。

    可她找遍了他可能去的地方,仍不见他的身影,她的情绪便有些绷不住了,泪水随着脸颊放肆地流着

    而此时目睹这一切的突厥一众侍从们皆是十分好奇不知是何人竟这般失态?此人虽生得极美,哭起来也颇有梨花带雨的美感,但如此疯跑却让他们觉得有些许奇怪。

    而后他们互相打听才知,那女子竟然就是此前一直用帷帽遮面,前些日子又中毒了的青羽郡主。得知此事,大家无不有些惋惜,这艳若桃李的青羽郡主好不容易被救活了,可看这样子多半是有些神志不清了

    青羽无暇顾及围观众人的眼光,找遍能找的地方后,便怀着一丝希望回了驿馆。

    驿馆之中此时只见青云和襄安,青羽瞧见二人便立即上前带着泪痕问道:“阿玦!阿玦可有回来?”

    “怎么你们二人寻彼此的样子都是这般惊慌失态的?”青云本想调侃几句自家妹子,但待她走近,发现她满脸泪痕,便立即敛起了笑意问道:“他回来后,便去找你和小琰了,怎么你们没碰上?”

    “我没看见他,但他似乎看见我和阿文在一处”青羽带着哭腔,低低地说道。

    “你又去见了阿文?”

    青羽点了点头,急得眼泪再次陡然滴落。

    青云一听她说阿文,便知这事的来龙去脉了,这阿玦撞见他们二人在一处,定然会十分心伤

    “唉,他估摸着是醋了,而且可能醋得有点严重。”

    “你们也全都知道了?”青羽略显讶异,心里埋怨着自己太笨,竟没早点发现。

    “我们一早便看出来了阿羽,大哥问你,你是否真的是钟情于那文泽?”

    青羽拨浪鼓似的摇头。

    青云心下舒了口气,接着语重心长道:“阿羽,阿玦对你,用情颇深,你要是也同他一般,那便别负了他,他为了你差点杀了突厥太医,还当众顶撞了突厥可汗扪心自问,我这个做大哥的竟也还不如他”

    “阿羽,就算我是后来才看到,我也能明白,他的情意全写在眼睛里了。”襄安拿起手帕替青羽抹掉了泪水,接着青云的话对她说道。

    “阿羽,我虽是你的大哥,但,阿玦也算是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他本也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少年,但高家后来发生太多事,而后他性子便变得很冷,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待人从来也是拒人千里,连那阿和,他都只是表面作态,但对你,却不同于任何人”

    听罢,青羽的眼泪似是决堤一般,不断地涌出眼眶。

    “大哥别说了,我的心里只有他一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人只是现在我找不到他”青羽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语毕,只见她蹲在地上,将头埋进两膝,伤心地哭了起来。

    他是她醒来第一个想见的人,可她却傻得把他弄丢了

    “阿羽,你先别哭,想想他平日里喜欢去的地方、想去的地方,这里就这么大地方,他一定不会走太远。”襄安看见她这般伤心,心中十分不忍,便蹲在她声旁,一边轻拍她的后背一边柔声道。

    她喃喃念到:“他想去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脑海中似乎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密林的高地上看夕阳我是上次去的时候,发现那里很美。”

    “密林高地我记得了,那定是他说过的话!”

    青羽急忙胡乱地抹了抹眼泪,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