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爷厉少又在扒你〕〔重生替嫁小绣娘〕〔最强狂婿〕〔开局抽女帝,把把〕〔才不是魔女〕〔我修仙真的很快〕〔当满级大佬掉马之〕〔洞螟〕〔隐婿〕〔王者之游戏人间〕〔重生之彪悍奶爸〕〔掌门仙路〕〔仙箓〕〔我在美国修个仙〕〔万灵灭魔阵〕〔我的手机可能穿越〕〔我在黄泉有座房〕〔上门女婿叶辰〕〔我的丑女友原来貌〕〔斗罗之开局斩杀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59章 便胜却人间无数
    !

    青羽只身一人闯进了密林,幸而此时天色未全黑,又由于是冬天,所以密林看起来并未十分茂密幽深,只是通往高地的林中小径被积雪覆盖着,她又是久病初愈,体力不似从前那般好,于是便费了不少劲才慢慢走了上去。

    她果然在那处能看到夕阳的高地上找到了他。

    此时夕阳正孤单地挂在寂静的空中,散发着冷冷的光。

    只见高子玦只静静坐在一块平石之上,看不出悲喜。

    青羽含着泪花的双眸有些模糊,她抹了一把眼泪,轻轻走近了他。

    高子玦见到她似是十分惊讶,他注视了她片刻,见她面色红润,双唇呈好看的朱色,便知道她应是真的无大碍了。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寻到自己的,也不想问,因为此时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

    青羽寻了一处离他很近的地方坐下,一离近了便瞧见他的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便不禁有些心疼地伸手为他轻轻揩去,而他并无更多的动作,安静异常,任她随意动作着。

    这就当是他在彻底放弃之前,再多些贪恋她的一切吧。

    她掀开他的衣袖,便看到他手腕附近那些有些骇人的伤疤,那些伤疤有的已经褪去了痂,有的才刚开始结痂看到这些,她的眼泪便不断往下掉着。

    高子玦只当是她对自己的感激,但他却并不想要这样的感激,刚想收回手,却感觉到她竟在用手指轻轻抚着自己的伤疤,正如他曾经对她那般,似是带着几分柔情、几分疼惜。

    他心中一紧,那感觉就快要让他相信她的心中是有他的,突然便不忍躲开,只怔怔地望着她

    但越是凝望着她含着泪的双眼,心便沉得越厉害,他想要推开她,因为再多看她几眼,多感受几分钟她的温度,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的决心便要崩溃了。

    所以他微合上双眼,蹙着眉,双手抚上她的肩膀想要推开,谁知她竟使用巧劲儿滑入了他的怀里,任他怎么推都不为所动,只紧紧搂着他的腰。

    “你这又是作何,我不需要你的感谢和同情。”

    高子玦被她这突来的举动,惊得心漏跳了几拍,面上也有些发热,但随即便调整好情绪,故作冷漠道。

    “你甩不掉我了,从现在开始我便要做黏着你的橡皮糖,再也不离开你。我什么都知道了,但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感谢你,也不是觉得亏欠你或是同情你,而是因为我爱你。”

    高子玦听到此话,本宛若擂鼓的心跳在这一瞬间宛如停下一般。

    她说什么?爱,她爱的难道不是那个人吗?

    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她制止:“你先不许说话,听我说完。”

    “你这个傻子,什么都自己憋着,对我好也要藏着掖着,还要故作冷言冷语,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要把你永远封在心底里了”

    她边说边哭,抽泣着停顿了一会,用手抹去眼泪又继续说道:“我也是个傻子,总担心这担心那,担心你有妻室,不想和他人共享你,担心你的身份和地位会让你不把真情放在眼里”

    “我太笨了,笨到亲手推开你,笨到差点就要错过你了,我一直想掩饰自己对你越来越不可控的感情,可没想到我的掩饰会伤害到你”

    高子玦此时脑子有些发懵,她在自己怀了哭着说了这么多,字字句句皆戳心,但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我从未对文泽有过超越友情的任何感情,我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如今我们俩可不可以都不要再傻下去了我们都不要再错过彼此了好不好?”

    青羽听到自己头顶没有声音传来,想要抬头看看,但高子玦却借着她放松之势,将她拉出了自己怀里。

    她有些惊愕,挂着满脸的眼泪,悲伤地看着眼前的人,以为他是拒绝了自己,刚想继续说些什么,便感到自己的唇被他的覆上了。

    她一时有些眩晕,但这种感觉美好得让人止不住沉溺,他的吻有些热烈,热烈地好似在诉说衷肠,她心跳得极快,呼吸也变得急促,但还是不自觉地渐渐合上了双眼,只剩下睫毛随着二人的吻轻轻跳动着。

    他爱上了她,没想到她竟然也爱着自己。

    他们彼此试探太久了,此刻他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之中,不让她再离开自己,不准她再为了别人而受伤。

    她问自己的问题,他不想再用任何言语去表达,或者说再没有任何言语能够表达,他只好用这个融入了千言万语并且蓄积很久的吻告诉她,他不会再放她走,她是他的惟一,此生不换。

    他们如此缠绵缱绻的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只见方才还在眼前的落日,此时已经只残存着几缕余晖了。

    青羽脸上好看的红霞尚未褪去,就静静地靠在高子玦的怀里,听着他掷地有声的心跳,突然觉得自己来到这个时空的意义好像便是他。

    “这是我的初吻。”高子玦声音低沉,还略带着沙哑。

    青羽蹭起身,看着他的眼神似是有些不可置信。

    “怎么?不相信?我和阿和除了牵过手,其他亲密举动一概没有,我一向有些抗拒亲密,你是惟一一个让我忍不住想要更亲近的人。”他目光真切而热烈地看着她说道。

    她听他说完这番话,注视着他如此热烈的目光,刚刚才平复的心,便又招来了乱蹦乱撞的小鹿。

    青羽有些羞涩地开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个,只要嘴唇挨着嘴唇就算初吻了吧?”

    她如此发问,倒让他有些疑惑了,难道她不是初吻?!

    他忽然眯起眼睛,有些微微发酸的看着她道:“所以你和别人挨过了?”

    她立即便反应过来他的意思,连忙摆手说不是。

    “我的意思是那个刚才那个应该不是我们两个第一次接吻吧?”

    她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嗯?那你的意思是一个不够?”

    说着高子玦便捧着青羽的脸,又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下,她心跳得快要蹦出来,抿了抿唇,娇羞地垂着眸子,似乎在回味那个吻。

    然后突然恍然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昏迷的时候,他们说是你每天都帮我喂药”

    她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搓起了小手,不敢再抬眼去看他。

    他依然还是满眼疑惑地瞅着她那副可爱的模样。

    “就是我不是中毒太深,有段时间喝不进去药吗你喂我的时候不是用了其他办法吗”她边说边看向他的嘴唇。

    他这才瞬间反应过来,看着她娇憨可掬的样子,随即忍不住地哈哈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似乎响彻了整个林子。

    这下便换她一头雾水了,只呆望着他。

    高子玦见她迷惑的双眼,便一把捏住她此时可爱无比的小脸,她的脸立即像条接吻鱼一般嘟了起来。

    “傻瓜,我是这般喂的。”

    他满眼含笑地望着这个自作多情也能这般惹人爱的她,满眼皆是宠溺。

    “啊”

    她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想多了,窘的想要挣脱他的手,谁知他微微用力拖住她,将头凑了上去,再次吻上了她,这个吻不似方才那般热烈急切,而是温柔地撩起她内心的涟漪,让她仿佛忘记天地间的一切,只余他和她。

    “说自己是初吻可竟然这么会吻,谁知道能不能相信你的话。”

    他终于停下后,她便红着小脸嘟囔着。

    “技术太好还要被你怀疑可我就是这般无师自通,吻着吻着便会了,你的意思是你还不会?”

    高子玦双眼含情,挑起眉梢,嘴角不经意地勾起一抹坏笑。

    “反正没你会”青羽仍是撅着小嘴小声开口。

    “那我便不辞辛苦,再教教你好了”

    说着他便又要凑上来,她害羞得推开他,嘴里娇嗔道:“平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怎么今天老是这般贴着我。”

    “因为我也是你的橡皮糖呀”高子玦挽起一抹梨涡浅笑,满目皆是温柔的宠溺,说着便将她一把揽入自己怀中。

    他面带浅笑,闭着眼睛,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满足地来回摩挲着,她便在他暖和的怀中幸福地笑着,享受着二人如此亲密又美好的时刻。

    一阵凉风吹过,高子玦紧了紧怀抱着她的力度,生怕她受凉。

    她的目光便再次瞥过他手腕的上伤疤,有些心疼道:“其实给我做药引,也不用全是你一个人来的,十余天我都不知饮了你多少血要是让其他人人人献出一点,你也不至于这么受罪了。”

    “其他人的血,你以为是可以随便让你取的?”

    “我当然知道不是随便,因为你最疼惜我最关心我嘛,所以你便觉得万事事必躬亲才是最好,我明白你的心意的。”

    青羽了然地说道,随即便在他的怀中乖巧地蹭了几下,她知道他已经救过自己很多回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冒险,但他却一次比一次奋不顾身。

    他能这般疼惜和爱护自己,是她的幸运。

    “这虽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但却不是必要条件。”

    “那什么才是?”她以为他还会有什么更动听的情话要说,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药引必须取用纯阳男子的鲜血方可。”

    ”必须要纯阳男子的血?但我们一行人之中,除了未成年的小琰不算,其他人都应是可以的吧。”

    “那些随从兵士几乎都已成了家,当然不行。”

    “成家和这个有关系?这么说来你不也应被列入成了家的行列?”

    “你当真知晓何为纯阳男子?”

    “难道不是成年男子都算吗?”

    “当然不是只有成年后未圆房的才算”高子玦头顶当即出现一排黑线,无奈地笑着对她解释道。

    “圆房?圆房!”

    青羽一时未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便觉有些讶然和羞涩,他和阿和成婚那么久竟然什么都未发生,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难不成是有什么隐疾?!

    “怎么不说话了?后悔没有早点把握住我了吗?不过我其实应早些告诉你的,不然也不会让你对此心存芥蒂这么久”

    他见她沉默不语,以为她正沉浸在欣喜于感动中,谁料她突然开口:“你是觉得阿和不够美吗?”

    “为何突然提起她?”

    他有些跟不上她大脑的运转速度,对她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百思不得其解

    “我就是觉得你处于盛年,正是血气方刚之时,成日对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应当很难不心动,除非”

    她突然顿住了,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后面的词自己对这方面其实没什么太多要求,自然也不会太在意,只是万一戳中他的痛处那便不好了

    “除非什么?”

    “没什么啦哈哈哈。”

    青羽尴尬地打着哈哈想要一带而过。

    “快说,我想知道。”

    她越是这般隐藏,他便越是想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

    “都说没什么啦”她继续有些揶揄地说着。

    “确定不说是吗?”

    见她这般嘴硬,他便坏笑着,凑近她的耳朵,对着她娇俏的小耳朵呵起了热气,他故意在她耳畔放低声音:“是不是还不说?”

    她被挑弄得觉得浑身痒丝丝的,便立即求饶道:“打住打住,我说就是了”

    “嗯,说吧。”

    他只微微离开她一点距离,以防她趁机逃脱,他便可以再度加强攻势。

    “我是说除非你有有隐疾才会不动心”

    说罢,青羽觉得他的身躯微微一震,而后便是良久的静默,她心下有些后悔,这下完蛋了,他们这才互表心意没多久,自己便让他生气了,这可如何是好?

    她正想着要如何补救一下,便听他略显低沉沙哑的声音:“我确有隐疾。”

    竟被她给说中了!

    青羽有些懊恼自己的口不择言,犹豫片刻便从高子玦怀中起身,想告诉他自己并不在意。

    谁知他竟双目炯炯,眸子里闪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光,认真地望着她道:“但我的隐疾只有面对你,似乎才可以不治而愈,你若是不信,日后可以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