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61章 明月佳人夜未央
    !

    高子玦牵着青羽的手,很是自然地越过门前的一众亲朋和侍从,面对他们略显讶异或惊羡或欣慰的目光,他仍是一如往日那般目不别视,只是惟一的区别便是,眼下他是眉眼带笑的。

    众人内心云云:

    马不肥:“这阿玦和阿羽两个孩子,进展竟如此之快,果然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想当年”

    襄安:“他们二人终成眷属了,实为一大幸事。”

    小琰:“世上最疼我的人和我最亲的亲人在一起了,那今后我是该随青羽姐叫九叔为姐夫呢,还是随九叔叫青羽姐九婶呢?”

    侍女如花:“这凛若冰霜的广陵王原来笑起来竟这般迷人。”

    侍从玉树:“原来这一直用帷帽遮面的青羽郡主竟拥有这般如花似锦的容貌。”

    侍女似玉:“这广陵王和青羽郡主竟是一对,怪不得郡主昏迷之时,广陵王是那般寸步不离的照料。”

    侍从临风:“这二人真真是一对璧人呀,唉看看我们端庄优雅的雅若主子什么时候也能觅得如意郎君,要是是我就好了”

    青羽这一路随他走进驿馆,感受着众人各样的目光,那些目光不论是带着怎样的感情色彩,于她而言此时此刻都是温柔的、美好的。

    而她便只是任由他紧握着自己的手,带着幸福的笑意,向身旁众人投去和善的目光,那一刻,她突然有些恍惚,这个场景竟然颇像婚礼的仪式,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走过,接受大家的祝愿和道贺。

    “唔,此时要是再捧一束花便更像了。”她低声嘀咕着。

    “什么?”一旁的高子玦没听清,便握了握她的手,转头问道。

    “没什么啦,就是觉得现在很幸福。”

    “这么低调就满足了吗?日后的幸福会源源不断的。”

    她点点头笑得更加灿烂了。

    “看来青羽郡主恢复得不错,刚刚才醒来便能下地四处随意走动了,要是再出些什么状况,我突厥可是担当不起了。”

    高子玦和青羽二人刚走进驿馆正厅,便听见正坐在上座之上的突厥可汗卡布泽对着他们高声说道。

    “劳可汗费心了,有高某在她身边,不至于会再出现状况。不过此次还需感谢南宫将军请来的襄安姑娘,要不是她医术高明,阿羽可能至今也未能醒来。”

    青羽这想着要怎么组织语言感谢突厥可汗关心,没想到高子玦便接过了话去。

    高子玦知道这可汗卡布泽短短一句话实在有些绵里藏针,听来着实让人不快,但这些日子他们对配合治疗青羽确实也出了不小的力,于是嘴上便稍微客气了些。

    突厥可汗听罢,内心微愠,眼中精光一闪,但转眼瞥见了高子玦和青羽相握的手,不经一声轻笑,心中不禁明白过来些什么:这冲冠一怒为红颜便是广陵王在这郡主中毒之后的言行了,他这样子颇有些我年少时的意气,唉只是逝者已矣罢了,不必追。

    不止是青羽,连那突厥可敦都察觉到可汗卡布泽的反应都有些奇怪,明明高子玦回答的言辞也是颇有锋芒,原以为他会有些愤怒,可怒气只是一闪而过,剩下在眼里的只余淡淡的温柔和忧伤。

    可敦迅速收回望着可汗的目光,轻叹了口气后,挂起一抹端庄的微笑后,才朗声说道:“此番青羽郡主能够安然无恙是为大幸,于是可汗和我以及其他大臣们经过商议,决定将和亲的相关事宜留待元辰之后再进行公布,所以这几天各位可在突厥尽情放松一番。”

    “谢可汗、可敦!”众人听罢便恭敬地拱手道谢。

    “不必多礼,既然如此,我们便先回了。”

    说罢,可汗、可敦率领一众侍从离开了驿馆,但雅若和多兰二位公主皆留了下来。

    “青羽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第一次真正见到你的真容,没想到竟也是这般好看,从前我还猜想你是不是一个丑八怪呢!”多兰开心地和青羽寒暄着。

    “多谢公主关心和赞赏,青羽受宠若惊。”青羽端着自己仪态,尽量维持着自己在她们心中优雅的形象。

    “我说你怎么生了一场病,倒不似以前活泼了呢?”多兰继续不厌其烦地开口道。

    青羽心头有些疑惑,怎么我从前在她们面前活泼过吗?我不是一直以端庄示人的吗?

    一旁的高子玦轻笑了一声,瞧她那副有些憨的样子,估摸是在想自己刻意营造的端庄优雅形象在哪里露出了破绽吧。

    雅若和多兰注意到高子玦的笑,都微微一愣。

    “我说怎的那日你那般不讲礼数便冲进去质问阿泽,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哈哈哈。”

    多兰瞧着二人牵着的手便意味深长地笑着,随后看着青羽一脸疑惑的样子,她便继续说道:“青羽,那日他心急如焚地冲进文泽的驿馆问他关于那个刺客的事,完全不管不顾当时文泽受了伤正在上药,当时我还当他不顾礼数,现在一看倒是能够理解了,原来他是你的情郎啊!”

    青羽听罢,面上一热,但那抹得体的微笑仍是挂在脸上,她心中不禁又有些感动,便紧了紧相握着的手。

    “好啦,那我便改日再找你一同玩耍,今日我还有些事。”

    多兰说着便准备离开,但被雅若拦住,“时辰有些晚了,你又要去那里?”

    “阿姐,你便不用担心了,我只是过去同他一起用晚膳而已。”

    说罢,多兰便朝着大门小跑而去,雅若看着她的背影淡淡地叹了口气,而后转过头来,重新带着温婉的笑容对青羽说道:“青羽你能痊愈,真是万幸”

    “多谢雅若公主惦念了,青羽此次受伤让可汗、可敦和公主都费心了。”

    “阿羽呀,你还真是要感谢雅若,若不是她告诉我们安和镇有高人,那我们当时真是已经束手无策了。”

    此时马不肥慈爱的笑着走向他们几人。

    “不肥伯伯。”雅若竟和青羽异口同声地张口。

    只见马不肥接连应着她们二人,笑得更是合不拢嘴。

    青羽注意到初来突厥之时,马不肥面上带着的愁容似乎已经被眼神中的慈爱所代替,这让他眼角那些深浅不一的鱼尾纹都褶皱得宛如带着笑意。

    难道不肥伯伯的心结已经解开了吗?而且堂堂突厥大公主又是为何会和自己对不肥伯伯的称呼一样呢?自己昏迷的这段日子里也许有许多事正在悄然改变着吧。

    “雅若公主,青羽在此多谢你的救命之恩。”说着,青羽半俯**子对雅若作了个揖。

    青羽原本就对这大公主雅若颇为欣赏,此时又听说是她在关键时刻指了明路,对她的好感便更深了些。

    “不必多礼,不瞒你说,其实我对青羽你一见如故,很是喜欢你这活泼的性子。”雅若发自肺腑地说道。

    青羽一时有些闻宠若惊,但碍于她是公主,自己又不能太撒开了性子,便开口道:“青羽也不瞒公主,我打从第一眼起便十分有好感了。”

    “既是如此,日后便不要再一口一个公主的叫我了,直接叫我雅若,或者不嫌弃的话便叫我雅若姐吧。”

    “雅若姐,青羽怎会嫌弃,开心还来不及呢!”

    青羽觉得好似这次中毒并不是什么坏事,醒来后不但和高子玦坦诚相对,还突然多了两个好看的姐姐,其中一个还可能会成为自己未来的嫂嫂,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好啦好啦,看到你们如此惺惺相惜,我很欣慰,不过时候也不早了,这天也凉下来了,雅若我先送你回去吧。”马不肥慈蔼地对雅若说道。

    雅若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去了,青羽你先好好休息,改日再来看你。”

    雅若随着马不肥离开之时,本想去和青云打个招呼,谁知见到他正和身旁的襄安聊得正兴,她便有些落寞的别过头,快走着离开了此处。

    “这不肥伯伯何时同雅若姐走得这么近了?”青羽看着二人走远之后便问高子玦。

    “从雅若公主前来告诉我去何处请神医那日,我便感觉到不肥伯伯有些不同以往,而后我一心扑在你身上也没过多打听,前几日同青云兄闲聊,才知那雅若公主的母亲似是不肥伯伯的旧识。”

    “竟是如此,怪不得不肥伯伯看雅若姐的眼神充满慈祥。”

    青羽心想,也许关于不肥伯伯过往那个有些悲伤的故事还会有新的结局呢。

    “好了,你别想这么多了,先进屋喝药,喝完便用晚膳了。”

    高子玦说着便领着她往屋内走去。

    “啊?白天我已经喝了一次了,怎的晚上还有一次?”

    青羽一听还有汤药需要服用,便硬拽着不肯向前,她是真的怕了那奇苦无比的药,也是真的不想再饮他的血了

    “要想快些好起来,就必须要喝,良药苦口自有它的道理。”

    “可我不想要”青羽停了停,看向他的手腕,她真的不忍他再划破手腕取血了。

    高子玦低头瞥了瞥她,见她的眼神始终飘向自己的手腕,便明白了她的担心。

    “今日我不会再取血了,早上已经取过一次了,听话,等你身体好了好好报答我便是。”

    “知道啦,用一辈子报答你行不行?”

    “不行,这辈子和下辈子一起才可以。”

    青羽噗呲一声被他逗笑了,转忧为喜。

    我不知道人会不会有来世,但既然老天爷给了我这一世重生的机会,那我便定然会用尽这一生的气力来好好爱你。

    “喏,喝吧,趁热。”

    青羽瞧着那一碗热气腾腾的苦口良药,仍是有些下不去口,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对着他道:“我肚子里空空荡荡的,太久没有好好吃东西,可不可以吃完饭再喝?”

    他摇了摇头。

    “那用水冲淡一点?”

    “当然,不可。”

    他仍是十分斩钉截铁。

    “加些糖呢?”

    “说到糖”他看向她若有所思地停顿了片刻,见她望向自己充满期待的眼神,接着说道:“你就是想换个方式让这药甜一点?”

    “嗯嗯!”青羽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

    “好,来吧。”说着高子玦便端起药碗,凑近了自己的嘴

    青羽瞪大了眼睛,他这是要帮她喝?

    随后高子玦面不改色地指了指自己的唇,再指了指她的,随即便要靠近她。

    青羽这才反应过来,他竟然要嘴对嘴帮自己喂药!这这这,这也太羞耻了!

    她望了望门外快要走进来的众人,忙摆着手拒绝,可他却越凑越近,她心下一急,连忙夺过药碗,“咕咚咕咚”几大口灌了下去。

    高子玦见她乖乖把药喝了下去,唇边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啧真的好苦”青羽愁眉苦脸地抱怨着。

    “唉我都说了我有办法让它变甜,你又不肯”高子玦摊了摊手,装作无辜状。

    “你不觉得苦吗?我见你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苦但为了你我不怕。”其实苦不苦他真的不知道,因为他压根没有喝????

    青羽一听,心头又涌起几分感动,凑过去柔声对他说道:“好啦,知道你担心我,我从明日起会好好喝药的。”

    高子玦欣慰地看着她点了点头,他的阿羽,真是孺子可教。

    接着又听她说道:“可是我既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应该就不用配合服用你的血了吧?”

    “怎么嫌弃我的血难喝吗?”他故意把自己的脸色沉了下来。

    “才不会”只是他的血确实也不好喝呀(/tДt)/

    见他的脸仍未转晴,她便打趣道:“哎呀,我只是觉得与其每日让你放血,不如我直接对着你的手吸血好了哈哈哈。”

    “喏。”说罢,他便把手递到她面前。

    “作甚?”

    “你不是要吸血吗?”

    青羽本一脸无奈,但见他此时人畜无害的样子,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怜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只见她拿起他的手轻啄了一口后便飞快地跑出门外,只余他一人在原地宠溺地望着她背影笑着。

    阿羽,小心些,我会找机会“报复”回去的,而且我会,变本加厉?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