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楚剑秋柳天瑶〕〔顶尖大佬的心尖宠〕〔超级王者〕〔林霄〕〔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方晟朱正阳〕〔日式妖怪居酒屋〕〔快穿之末日奇妙屋〕〔若能情深共白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我真的不会画漫画〕〔盛少偏宠小傻妻〕〔我穿越成了一宗之〕〔华娱之别样人生〕〔沈清辞重生〕〔我真不是谪仙人〕〔神算赘婿〕〔东京城市流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62章 秋月春风等闲度(上)
    !

    三日后,便迎来了元辰,整个突厥上下悬灯结彩,到了夜里街市上甚至随处可见火树银花之景。

    青羽这天身着穆如心为她定制的一袭水红对襟锦毛袄,那本是留待她生辰之时穿的,可她还没等过生辰便因中毒昏迷了。

    本来她是不欲今日着红衣的,生怕自己如此隆重会夺了二位公主的风头,但高子玦却说新的一年需要已红色去去晦气,她又才遇了这无妄之灾,便只得应了。

    虽说她不着红衣的想法着实有些自恋,但不得不说她真的格外适合红色。

    当青羽梳妆完毕朝高子玦走来时,只听凤箫声动,只见玉壶光转,而她在红衣映衬下,竟美得不可方物。

    高子玦目光柔和得宛若一汪春水,注视着面前这个冰肌微露似白玉,杏眼一弯藏琥珀,朱唇一点桃花殷,眼波似水,顾盼生辉的她,心头似是被撩拨起千点万层的涟漪。

    突然竟很是期待她为我凤冠霞帔,身披红装的那刻。

    “阿羽,你真美。”高子玦情不自禁对着她温柔开口。

    这一句直截了当的赞美,比以往那般婉转的称赞更加能击中她的心,他言辞恳切,眼神热烈,让她竟有些不敢直视。

    “怎么?眼睛发直了吧?我就说我娘为我定制的这身装束定会太过惹人注目的,你瞧这下我可能真的会夺了今晚主角的风头了”

    青羽摸了摸自己微烫的脸颊,试图将他的视线转移。

    高子玦望着她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要说自恋你应是数一数二的,要说惊艳你也定是无人能及的,红装不过是点缀而已,点睛的是你。”

    青羽一听他今日这般不吝啬地称赞自己,小脸更加发烫了,红着脸望向他道:“你说话这么中听,我以前怎的不知。”

    “中听的话总要对着中看的人。”

    “这么一说,我是不是你心中惟一一个中看的人呢?”

    “毋庸置疑。”

    青羽听罢,满心欢喜,笑得越发灿烂了,主动将有些微凉的小玉手滑入他那温暖干燥的手掌之中。

    啊真暖,他的手应当是世上最好用的暖宝宝(??v?v?)

    高子玦、青羽二人正准备去正厅找众人汇合,一道去突厥王殿参加庆典之际,便听身后传来青云满含笑意的声音:“你们二人这样倒不似去欢度元日,倒是更像去成亲。”

    青羽听罢自家大哥的一番话,才发现高子玦竟也是着一身朱衣,上面还鎏着金丝细线,这一身华美大气的衣裳穿在本就俊朗绝伦的高子玦身上,仿佛熠熠生辉般,更加凸显出他的气宇轩昂、卓尔不凡。

    她不禁目光有些发直,满目皆是欣(花)赏(痴),心想这高子玦果然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摄魂好皮囊。

    “你们这是商量好的吗?”青云其味无穷地问道。

    “纯属偶然,大概是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高子玦淡淡道。

    但其实这是妥妥的预谋(???)?

    他自知自己外貌不凡,倒是不用为了引她注意再额外下功夫,但一想到她还未见过自己当年行笄冠之礼,着一袭朱衣亮相而引得众人惊叹的场景便有些遗憾。

    高子玦瞧着她此时凝视自己那副含情脉脉的模样,不由弯起嘴角,心中觉得甚是满意,青云兄实在帮得一手好忙,方才一直沉浸在自己美貌中的她终于注意到我了(* ̄ ̄)y

    高子玦挑了挑眉,用那双勾魂的桃花眼注视着青羽,柔声道:“当着青云兄的面还是低调些,以后有的是机会慢慢看”

    “咳我没看什么啦哈哈哈,走吧走吧,我们去成亲。”

    青羽被他方才的目光和声音惊得心都漏跳了,只好尴尬地掩饰下自己的行为,但谁知是因为太过紧张还是因为中毒太深,头脑还未恢复如从前,她又双叒叕地说错了话,现在她羞得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青云一听,无奈地在心中摊摊手,恋爱中的自家妹子恐怕要和蕙质兰心彻底绝缘了

    但高子玦却是欢喜异常,他可爱的阿羽最近怎么如此喜爱不加掩饰地说真心话呢,这是一个好习惯,要发扬光大才是,毕竟这样的她着实让自己越来越爱不释手了(w.)

    于是乎,高子玦宠溺地抚了抚青羽的头,声音似乎又温柔了一个度,开口道:“好我们走”

    突厥王殿。

    青羽一行人按照次序依次入座,青羽注意到这王殿的布置似是和此前一般无二,依旧是那般富丽堂皇、美轮美奂,唯一的不同是那突厥可汗卡布泽身边珠围翠绕,似是比此前欢迎晚宴那时,看起来人丁兴旺了许多。

    青羽在心中暗自想道:原来这突厥王室并不比中原的王室好到哪里去,帝王身边皆是这般花团锦簇,许是当日晚宴关乎国家和政治便未让众人登上台面,而在这举国欢庆、阖家欢乐的日子,他们的出席便是情理之中了。

    待可汗发表完一系列客套的官方讲话后,流水宴便真正开始了。

    青羽惊讶的发现送到自己桌上的宴食,均是被精心再制作过的,无论是剔骨的牛羊肉还是切块的馕饼,甚至连自己的果酒都被换成了热茶。

    她悄悄地问了随侍自己的侍女,得到答复后,便喜溢眉梢地看向高子玦,从前竟不知道他是如此体贴入微,真如他所说,他的好还有很多是她不知的,他可真的是个宝藏男孩,自己可也真是太幸运了(* ̄? ̄*)

    这一次欢庆的宴席终于让青羽得偿所愿满足了味蕾,但更让她惊喜的还要属雅若和多兰公主献上的胡旋舞。

    此舞民族风情浓郁,只见以二位公主为首的众女子们皆着宽摆长裙,头戴华饰,背景以打击乐作配,舞蹈节拍鲜明欢快,舞姿多旋转踢踏,这一热情奔放、节奏明快的舞蹈竟引得青羽忍不住想跟着摆动。

    所谓弦歌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环行急蹴皆应节,反手叉腰如却月大抵就是眼前这番场景了。

    青羽很是佩服这二位公主出众的舞艺,这平素里活泼好动的多兰公主能跳得出来这舞并不奇怪,可连平日清秀文雅的雅若公主也跳出了这般刚劲有力的感觉,甚至跳得还比多兰更胜一筹,那便让人不觉惊叹了。

    一曲舞罢,殿中便响起如擂鼓的掌声,只见雅若和多兰皆是面色红润,香汗微渗,面带极为明艳的笑容。

    此时多兰毫不掩饰地望向正在台下为自己鼓掌的文毓,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和几分期待,而文毓亦是微微颔首,回以一个和煦如春风般的笑容。

    而雅若的目光不经意地飘向台下端坐着的青云,青云满眼含着赞赏,只是目光并未与她相接,她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随即依旧灿烂笑着。

    青羽发现马不肥望着雅若的目光带着几分怜爱、几分欣慰还有几分哀愁,那种哀愁她似曾相识,正是他对着那张手帕时所流露出的。

    “听闻南晔国淮安王精通音律,不知可否在此让我们一饱耳福?”突厥可敦此时微笑着对文毓说道。

    “那文某便恭敬不如从命。”文毓听罢,站起身不矜不伐地回应道。

    随后只见他走入王殿正中央,不紧不慢地抽出腰间的玉笛,面上挂着温和的浅笑,抬眸朗声说道:“那在下便以此玉笛吹一首凤求凰,各位文某献丑了。”

    文毓一字一句吐出“凤求凰”三字时,和风般温煦的目光停在了青羽身上,耳边似乎又想起那个俊俏少年郎边吃竹叶酥边说的那句“阿文,你何时才能教我那首经典凤求凰啊,或者吹上一吹让我洗洗耳朵也好”

    阿羽,我现在便吹给你听。

    青羽见他笑望着自己的模样,微微愣了一愣,便心照不宣地回以一个明丽的笑容。

    文毓见她回应,眸中笑意更深了几分,拿起玉笛放在唇边,而后缓缓合上了双眼,顷刻之间,清亮的笛音便婉转悠扬而起。

    青羽这才注意到,文毓身着一袭月白色长袍,腰间束一条玉绶带,墨发高束,气质清隽出尘,竟好似落入凡尘的谪仙。

    阿文他果然还是没变。

    随后她低头轻抿了一口热茶,目光飘过高子玦,便见他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目光深远还带着一丢丢醋意。

    阿玦他也真是未变,真真是个超级大醋精>?<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只见突厥可汗、可敦的面上都不约而同露出赞叹之情,一旁的多兰公主更是难掩喜悦,目光半刻都未曾从文毓身上移开。

    “淮安王笛音可谓卓尔不群,不知北辰国的诸位可否也让我们开开眼界?”突厥可汗卡布泽朗声道。

    青云此时有些为难,这突厥可汗意思已很明了,便是借着此次欢庆,进行此前因故未能进行的考察,以此试探两国在文艺方面的实力,不过自己舞刀弄枪还行,但自小不擅音律,这个头就是想出也是有心无力此番只能靠阿玦了。

    青云刚向高子玦投去目光,还未等他接住自己的目光,便见他朗声道:“高某愿意为大家助兴一曲,请问可汗此处可有古琴?”

    “当然!来人,去取古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