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苟到大将〕〔超级人生陈平江婉〕〔阮苏薄行止〕〔总裁蜜宠:隐婚娇〕〔天道博物馆〕〔嫤冰〕〔召唤隋唐英雄闯三〕〔奇异人生之快穿之〕〔圣主的世界之旅〕〔炮灰女修仙记〕〔漫威之电影大破坏〕〔娱乐圈餐饮指南〕〔一道天齐〕〔清穿后她用厨艺攻〕〔道先生你又输了〕〔第一女婿叶云辰萧〕〔绝世帝神叶云辰萧〕〔反派天天想和离〕〔江辰唐楚楚〕〔超级兵王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64章 秋月春风等闲度(下)
    !

    青羽在高子玦背上反应了一会才发现,现下大家皆是目光如炬地盯着他们二人,心中不由有些羞涩起来,便低声对高子玦说道:“阿玦,放我下来吧。”

    谁知高子玦仿若未听到她的话一般,径直走向围坐着的众人,等走到人群中心才小心地将她放了下来。

    这短短的几步让青羽霎时便困意全无,甚至还有些精神抖擞,她不知道高子玦的用意,因为他将自己放下之后,竟然也走向了众人

    青羽不明所以地站在人群中央,尴尬得接受着来自大家的各样目光。

    随后只见高子玦将双手越过头顶微微用力地拍了两下,应声而来的便是空中绽放的斑斓烟花。

    青羽瞪大了双眼,格外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有些喜出望外。

    只见那烟花散发出五光十色、万紫千红的火光,那火光忽明忽暗,火星流光溢彩,将这原本辽阔而寂静的大漠天空瞬间点亮,也点亮了所有人的笑脸。

    青羽垂眸望向众人,只见他们的瞳孔之中皆倒映闪光的烟火,她从未想到在这遥远的大漠也能看到在中原新年时才有的七彩焰火,面上便难掩喜色,谁知当最后一支烟花升空,“轰”地一声绽放开来之时,她耳边还响起了众人异口同声地“生辰快乐!”

    她当即惊喜地呆立在原地,她的生辰分明在昏迷之时便过了呀。

    “为了庆祝我们阿羽安然无恙度过此劫,我们特地商量在今日替你补过生辰,为兄在此祝你生辰快乐!”青云见自家妹子懵懵懂懂的样子便朗声笑道。

    “恭喜你呀阿羽,从今日起,你便不用再饮那奇苦的汤药啦,终于从我的魔掌之中解脱了,姐姐祝你今后身体康健,万事胜意!”襄安抬起明眸,笑着对着青羽开口道。

    青羽不禁被她着心中认定的未来嫂嫂逗笑了,没想到平日里有些清冷的她,也是这般会打趣,不知是不是被自家大哥潜移默化了呢

    “青羽姐!你是小琰世上最亲的人,我只希望你能一世平安康健,再无悲伤和病痛。”小琰双眸闪着微光,认真地望着青羽开口。

    青羽心中顿觉欣慰,小琰好似不论何时总是这般体己悦人。

    “哈哈哈哈,阿羽呀,生辰意味着长大一岁,新年意味着新的开始,不肥伯伯希望你今后都能平安顺遂,永远开心!”马不肥也眉眼带笑地对青羽说道。

    “对,不肥伯伯说得对,平安顺遂最为紧要,阿羽,我也希望你能永远幸福快乐。”雅若接着马不肥的话温柔地说道。

    不知为何,此时当她望着邻近坐着的马不肥和雅若二人,听到他们如出一辙的话语,竟油然而生一种错觉“他们二人好似父女”,正想着,便又被接下来的祝福打断了乍现的思绪。

    “大家把祝福的话都说完了,那我便另辟蹊径,祝你和你的情郎白头偕老!”多兰声音清脆,笑容灿烂地对青羽说道。

    青羽被这么一说,面上不禁泛红,有些羞涩地笑笑,心想这个多兰公主表达感情还真是直接不矫揉。

    高子玦听罢也是一笑,心想这平日里看来有些聒噪的多兰,有时候说起话来还真是颇为顺耳??( ̄??)

    而一旁文毓听罢,神色微微一动,悲伤一闪而逝,随即也笑着开口:“阿羽,我便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永远天真烂漫、一世无忧无虑。”

    “我和我家公子一样,祝郡主年年有今日。”不善言辞的刘穆显得有些紧张。

    青羽听过文毓和刘穆的祝福心中有些感动,便回以二人莞尔一笑。

    她站在原地听着大家应接不暇的祝福,觉得幸福来得太过突然,让她不禁有些眩晕,待她转向最后一人时,发现那人正深深凝视着自己。

    他该不会又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吧,这可当着那么多人,自己会不好意思的o(*////3////*)q

    高子玦宠溺地望着眼前的人,唇边的梨涡再次浮现,只见他微微启唇道:“月出皎兮,佼人僚兮。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之子于归,宜其室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青羽心头一动,他竟然分别用了诗经里的四首诗中的句子组成这句话,既夸了自己,又表明了心意,今日全场的最佳祝福那便是非他莫属了,这可绝对不是她偏心呀,谁叫他的话最深得自己的心呢(??v?v?)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在今天这么特别的日子里,如此有心地为我补过生辰,我这一次能够大难不死,多亏了大家,平日里我也从未表达过对你们的谢意,今日就在此统一对大家说声谢谢。”

    青羽边说边对着大家鞠了个躬,而后抹了抹眼角已渗出的眼泪。

    这大概就是喜极而泣了吧,她突然想到从前高中时,因为学业繁忙而被自己遗忘的生日,竟被全班同学记住了,那时候也是这样,自己站在人群中央捧着蛋糕,听着大家唱起的生日歌,她也是这般湿了眼眶。

    而此时青羽看着一张张望向自己带着坦诚笑容的脸,突然发现自己竟是真的已经融入了这个时空,已经真正的以南宫青羽的身份活过来了,而且她坚信自己定会比从前活得更好。

    “好了阿羽,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不适合落泪。”青云走了过来,把手帕递给了她,怜爱地抚了抚她的头。

    “是的是的,大家见笑了,开心的日子要做开心的事才是!此时应该还未过子时吧?”青羽擦干两颊的泪水,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下意识望着高子玦问道。

    他宠溺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好的!既然要守岁,大家应该不会太着急回去吧,我们不如来玩点游戏可好?”青羽兴奋地对着大家道。

    “游戏?骑马、射箭、蹴鞠?可是现在天色已晚,这些都没办法进行了。”多兰疑惑地问着。

    “今日我们可以来些不一样的,不需要费太多体力便可以进行。”青羽神秘兮兮地继续说着。

    “可是飞花令?”雅若突然眼睛一亮地问道。

    青羽还是摇了摇头,看着众人面上的期盼,她终于不再卖关子,“这个游戏保证大家从未玩过,下面我就来简单说下规则,首先需要一个可以转动指向的物什,嗯阿玦,我的那把匕首你可有带在身上?”

    “在这里。”高子玦对青羽所说也略显困惑,但还是将她交给自己的短匕首从腰间取了下来。

    “好,现在以此匕首为例,将其置于地面,以刀柄为圆心旋转,待匕首停止转动后,刀尖所指之人便要回答转刀之人的一个问题,此问题的答案必须发自真心,不可有所隐瞒,或者可以指定被指之人去做一件事,如若那人无法回答问题或无法做那件事,便自罚三杯酒,随后再由第一轮被指到的人继续转动匕首,以此类推。怎么样?大家可有兴趣?”

    青羽双眼闪闪发光,心中满是期待,心想这个在现代曾风靡一时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应当对他们很有吸引力。

    果不其然,大家皆表示跃跃欲试。

    于是,游戏便正式拉开帷幕。

    第一轮转刀的是小琰,由于他是此处年龄最小的,便由他来开场。

    大家屏气凝神,皆目不转睛地望着旋转起来的匕首

    很快第一轮便有了结果,匕首的刀尖缓缓停下,径直指向高子玦。

    “哈哈九叔九叔,竟是九叔!”小琰显得有些兴奋。

    “小琰!机会难得!定要问些有价值的,你最想了解的,平日我们都了解的就无需再问了。”青羽比小琰更加兴奋地对他递了个坏笑眼神说道。

    欧耶ヾ(=^^=)ノ玩得就是心跳,相信自己和小琰姐弟情深的默契!

    说罢,青羽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身旁的高子玦,笑着道:“没想到第一个就是你哈哈哈,希望小琰能问出点有价值的东西。”

    “我的事你知道的还不够多?”高子玦语气稍显无奈,但眼神中仍满是宠溺。

    “谁知道你还有没有人惊人的才艺,你可是最为深藏不露的。”

    青羽虽然觉得自己对他了解已经不少,但越相处越发现他就宛如一本书,越往后读越着迷。

    高子玦挑了下眉,凑近她低声道:“确实还有你没了解到的,比如那日你说的隐疾,我觉着那应当也算惊人”

    说罢,青羽瞬间明白过来,脸刷的一下便红了,自己可真是会给自己挖坑?( ̄ ̄”)

    还未等她双颊红霞褪去,便听小琰高声问道:“我想问九叔叔,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感觉?”

    青羽被小琰这个问题惊吓得外焦里嫩,这个小琰怎么能够在这种场合问这种私密的问题

    可小琰略显无辜地回望着他的青羽姐,似乎是在说:明明是你让我问,我最想知道的事嘛

    青羽在心中叹了口气,果然又给自己挖了大坑,但不得不承认小琰是个优秀玩家,刚一玩就能问出这般问题,看来自己一开始担心这个游戏会有些许无聊是过虑了,八卦这种东西应当在哪个时空都是大家最为喜闻乐见的吧。

    “咳咳小琰这个一次只能问一个问题,你都问了三个了。”青羽无视周围众人充满期待的眼神,尴尬地笑着跟小琰强调了一遍。

    “无妨,这三个是可以统一成一个来看的。”高子玦一脸泰然自若地说道。

    什么?无妨?!她真是低估了他的脸皮?,,???,,

    青羽不再说话,只用手撑着发烫的小脸,目光涣散

    “第一次的吻应当是在三日前的密林高地,至于感觉,小琰你还小,大了自然就会知道。”高子玦对着小琰耐心地说道。

    小琰可真是我的神助攻,文泽那厮该是知难而退了吧哼????

    小琰听完答案,笑得很是纯真,心中竟还涌起几分期待,“唔我这样会不会显得有些太过早熟了呢应该不会吧所谓博学多闻,这应当也算是其中一闻了吧”

    此时除了头顶黑线又多了几排的青羽和眼神中略带淡淡悲伤的文毓,其余人皆是低头掩面而笑。

    “好了好了,阿玦抓紧时间,换你来转了。”青云打断了众人的想入非非,催促着仍在原地撑着头看着青羽发笑的高子玦。

    高子玦转得很是利落,转完并未等在原地,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去,待他再坐下的同时,匕首也停了下来。

    这一次是文毓。

    高子玦望向他,嘴角虽仍然含笑,目光却变得深沉起来,“不知淮安王近期可有做过什么问心有愧之事?”

    文毓目光一滞,脑海中闪过那日突厥城郊与那黑衣杀手的对峙画面,但他飞快地抑制住了,唇边的弧度再次上扬,一脸坦荡的回答道:“未曾。”

    青羽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便推了推高子玦,“干嘛突然要问这种问题?”

    “你不是说问想问的吗?我就想知道像他那般看起来干净出尘的人,会不会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高子玦目光深深的,他一直觉得那个人不简单,即便不是因为阿羽,他也断不会对这般心思深沉的人有好感。

    “好啦,这种场合就问些轻松的嘛,你看小琰就深谙其中真谛。”

    “哦原来小琰那种问题便是真谛,我懂了,我会好好改进的。”

    高子玦说罢还勾起嘴角,对她眨了眨眼,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会又给自己挖坑了吧?

    咦好怕(><。)

    二人说话间,文毓已经转完了匕首,这一次指向青云。

    青羽看文毓仍似平常那般温和地笑着,她本以为他会问出什么不温不火的问题,谁知他竟问道:“不知云兄可遇见心动之人?”

    除了青云,在场的襄安和雅若皆是微微一愣。

    青云一时心中有些蠢蠢欲动,但却又有些踌躇,随后饮了一口酒,眼神不经意地飘向身边的人,笑道:“必是有的。”

    唉我南宫青云十六岁便叱咤战场,从未曾胆怯,谁知碰上心仪的人后,却有了这般心绪。

    “你看我大哥,竟然有些害羞的样子,你说他心头的人是不是安姐姐?”青羽看热闹似的,凑近高子玦说道。

    “八九不离十,没想到云兄也有今天,我今日算是开了眼。”

    高子玦微微有些惊讶,心想青云平日里看着比自己开朗大方,怎的到了关键时候脸皮竟这般薄,应当学学自己才是<(?????)>

    接着青云如愿以偿转到了襄安,他又饮了几口酒后才开口问道:“不知阿安可有心仪之人?”

    青羽似乎比青云还期待襄安的答案,不自觉拉住高子玦的手,紧紧握住,目不转睛望着襄安。

    高子玦低头瞥了瞥她主动伸来的手,心中十分欢喜。

    襄安没想过他会问自己同样的问题,虽然心如擂鼓,但她的答案呼之欲出,就停在嘴边,最后她借着微醺的酒意,直直望向他,认真道:“自然是有的。”

    望着她明亮的眸子,听到这个答案的青云,面上的不确定一下便融化开来。

    而雅若心头紧绷的弦也一下松开来,不是放下心的松弛,是泄气之后的深深无力

    自己有属于自己的路,有需要完成的使命,有必须面对的命运,此时又何必如此痴心妄想呢?

    游戏一轮接一轮的进行着,虽在场的众人有的欢喜有的忧愁,但众人皆借此敞开心扉,都觉乐此不疲。

    青羽看着眼前如此言笑晏晏的场景,心头一直追求的那种安稳的幸福感倏忽而至。

    如若自己所有在乎的亲人和朋友在以后的日子里都能这般和谐相处该多好,如若今后的岁月均能如今晚般静好又该多好。

    可她当然明白,自己的追求不可能成真,因为他们分属三个不同的国家,且不说国与国将来可能面对的对立,单单只是此地一别,便不知道再见是何时。

    况且大家各有各的使命,即便是自己和阿玦,她都无法完全坚信他们回到洛城后,面对着满城风雨是否还能有勇气携手共进退

    青羽想到此处又觉心底涌现出些许淡淡忧伤,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自古便是如此,自己又何必在欢聚的此时提前感伤呢?

    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便是太白先生在跌宕一生中总结出的真谛,必是有其道理的。

    那便,生尽欢,死无憾。

    青羽用太白先生的名言赶走自己不自觉生出的坏情绪后,便趁高子玦和青云说话不注意的这当儿,偷偷嘬了几口他的果酒。

    那清甜的果酒一入喉,她瞬间便觉欲罢不能,于是便又灌了好几大口下去,直至酒袋空空如也,才停了下来。

    她在心中不禁感叹:谁说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明明就是举杯消愁解千愁嗝儿

    “阿羽?”

    “嗯?”

    靠在高子玦肩头因为微醺而睡着的青羽被他轻声唤醒。

    “偷喝酒了是不是?”

    高子玦有些微愠,自己只是几分钟没看着她,她便这般管不住自己。

    “没有啊,我是喝的茶。”青羽眼前的众人已出现好几个叠影,但昏沉沉的她还是想试图狡辩。

    “还说没有,一袋子酒都已尽了。”

    高子玦未得到她的回答,转头一看,她又倚回自己肩头睡了起来。

    他低笑一声,她还真是一沾酒便醉,日后若没有他在,便不能准她沾酒了。

    “青羽姐!”小琰叫了几声青羽,她都纹丝不动,无奈只好将声音拔高了几个度。

    “啊?”青羽一下惊醒,醉眼朦胧地望着眼前仍有两重影子的小琰,再次问道:“怎么了?”

    “我转到你了,我的问题是在众人之中,你最心悦的人是谁?”小琰狡黠地笑道。

    “心悦?我心悦你呀!”青羽眨了眨眼开心地说道。

    众人皆是一愣,尤其是小琰,他涨红了脸,委屈巴巴地在原地不敢动弹,一会看下青羽一会看下高子玦,腹诽自己开玩笑撞到刀尖上了,生怕他九叔生气

    果不其然,高子玦嘴角抽了一抽,眉头皱了起来。

    青羽顿了几秒后,又接着兴高采烈地说道:“我还心悦你、你、你、你、你、你还有你!”

    她边说边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指了一遍,除了高子玦。

    高子玦面上有些挂不住了,刚想把她拉过来,谁知她又撒娇似的柔声说道:“但我最心悦的还是你嘿嘿”

    说罢,她便扑进了高子玦的怀中,又没了声响。

    乖这才对嘛( ̄3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