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楚剑秋柳天瑶〕〔顶尖大佬的心尖宠〕〔超级王者〕〔林霄〕〔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方晟朱正阳〕〔日式妖怪居酒屋〕〔快穿之末日奇妙屋〕〔若能情深共白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我真的不会画漫画〕〔盛少偏宠小傻妻〕〔我穿越成了一宗之〕〔华娱之别样人生〕〔沈清辞重生〕〔我真不是谪仙人〕〔神算赘婿〕〔东京城市流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67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

    “什么?三日后便出发回洛城?”方才在一旁听墙角的青羽,突然从门外窜了进屋,惊讶道。

    “阿羽你吓死我了,怎的进屋不打个招呼,也没个声音”背对着大门而立的青云被突然闯入的青羽吓了一跳。

    “大哥你这般惊慌作甚,我估摸着你们刚才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心虚的呀。”青羽微微皱眉打趣道。

    “所以你是已在屋外听了多久的墙角”青云无奈地问道。

    “不久不久,大概从你问阿玦要不要学学我的甜言蜜语来哄安姐姐开心开始。”青羽狡黠一笑,但却仍是淡然自若的说道。

    青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抬眸看了眼对自己投来幸灾乐祸目光的高子玦,发现他挂着和自家妹子的同款笑容。

    所以见他那副模样,应是早就知道阿羽来了,但却不明言告诉自己

    所以只要有他二人在的地方,自己就是个多余的(﹁”﹁)

    “大哥,无需害羞,妹妹都懂,你应该像阿玦多学习学习。”青羽正色着望向青云,一副了然的样子。

    高子玦一听要向他学习,心中禁不住有小小欢欣,他倒要听听看她会如何夸自己(* ̄? ̄*)

    “学什么”青云面无表情道。

    看阿玦那副期待的样子,阿羽她莫不是要当着自家大哥的面夸她的好情郎吧,我真是造了什么孽今后有他二人同在,我就应该躲起来才是

    “学他的厚脸皮。”青羽极为认真道。

    青云听罢,“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毫不留情地笑望着此时笑容凝滞在面上的高子玦。

    高子玦只愣了片刻,便恢复既往的神色,泰然自若道:“是,青云兄脸皮是薄了点,不过想要决胜千里,还得学你。”

    “又学我什么?”青羽一脸迷茫状。

    高子玦眉峰一挑,唇角轻勾道:“学你的主动投怀”

    高子玦后半句还未说出口的话,被青羽疾步而上,一个反手扣在了嘴里。

    看你还敢不敢当着他人的面说我脸皮厚,我也是要面子的嘛哼?o( ̄ヘ ̄o#)

    青羽忙敛了敛差点被高子玦绝地反击的惊怕情绪,神色恢复往常,认真道:“好了好了,不和你们打趣了,说真的,我们真要三日后便启程回去吗?”

    青云也敛了敛神色,认真说道:“是的,咱们在此处耽搁的时间也不短了,既然和亲之事已成,便要尽快返回复命才是。”

    青羽点了点头,方才那般眉飞色舞的小脸逐渐沉了下来。

    “怎么?舍不得了?”高子玦望着她稍显失落的小脸问道。

    “没有啊,就是觉着时间过得还挺快的,转眼我们在突厥便已逾两月了。”青羽将双眼转开,目光有些不自然地飘忽着。

    其实,我并无太多不舍,只是害怕回去洛城面对既有的一切,不论是小琰早晚要知道的真相,还是他和阿和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

    “那你为何突然便这般愁眉不展了?”

    高子玦有些关切地伸手去将她略显褶皱的眉间抚平,动作亲昵而温柔。

    “嗯大概是对前路未知的一种无所适从吧。”青羽低声回答道。

    “好了,不要想这么多了。”

    说着高子玦便将她揽入怀中,青羽的小脸即刻便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她挣扎了几下无果后,低低切切地开口道:“大哥他还在这里呢”

    只听高子玦温柔异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早在你发呆时,他便被一个侍从叫走了。”

    “哦”

    青羽轻声应了一句,便不再挣扎,她是极喜爱被他这样抱着的,因为这样好似周遭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她能听到的,惟有他有力的心跳而矣。

    三日后。

    出发之日终于到了,北辰国和南晔国的和亲队伍预计先后两日错开出发,免得街上围观群众过多而致使街市水泄不通,耽误民众正常的生活运作。

    这日率先启程的便是青羽他们一众人。

    “阿兰,此日一别,你我姐妹二人便不知何时能够再见,你定要多多保重。”一身华服浓妆的雅若泪眼婆娑地握着多兰的手,止不住有些哽咽道。

    “阿姐,你不必挂念我,我相信自己定会很幸福的,倒是你定要保重好身体,我们姐妹二人将来定还会有相见之日。”

    多兰双眼中也有泪光闪烁,但比起雅若的淡淡忧愁,她更多地透露出坚定。

    “好了阿兰,你就勿要再耽搁雅若他们一行人启程了,好好的风光大嫁,断不可如此哭哭啼啼。”突厥可敦端着笑态,语气中透露的却是不容置喙的威严。

    雅若听罢,轻轻拂去脸颊上的泪珠,恢复一如既往的得体笑容道:“父汗、可敦,此番雅若便告辞了,雅若定不负突厥上下所托,极力延续我突厥和北辰国的和平友好关系,请二位日后多多保重。”

    突厥可汗、可敦皆是微微颔首,雅若深深回望一眼多兰,便头也不回地向马车处走了去。

    而迎接她的便是一直驻足在马车旁的马不肥,他的眼中似乎仍不见太多欣喜之色,反倒仍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愁。

    突厥可汗卡布泽望着雅若远去的背影,在旁人不易察觉的情况下,轻叹了一口气,双眸目光悠远,似是正在回忆一般。

    他于心中默默道:“徽容,我终是将雅若送回了中原,虽不是南晔国,但这既是她所愿,你便好生安息吧,今后她亦算衣食无忧、富贵荣华,应当无人再敢威胁她的性命了”

    可敦注意到可汗那有些意味深长的眼神,便收起望向他的目光,眼神中闪过一丝凌厉,随后便别过头去,亲热地牵起多兰的手,踱步到一旁。

    另一边青羽马车处。

    “阿文,谢谢你来送我,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能再见,你定要好好保重。”青羽望着眼前的交心旧友,心下有些翻涌。

    不知为何,自从来到突厥,这些时日里,发生了太多无法预料的事,她觉得自己和阿文好似已无法回到从前,从前那般不顾身份和背景的交心之情亦是难以重拾

    所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便是这个道理吗?

    青羽觉得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着阿文,一如既往地将他视作挚友,只是她渐渐明白横亘在他们二人友情之间那一道关乎国家、关乎立场的鸿沟是仅凭他们二人之力难以跨越的。

    “阿羽,此处一为别,相见恐是遥遥无期,你我二人曾相处的时光,你对我的那份情义,我必将永世铭记于心,只盼只盼你莫要太快忘记了我。”

    文毓强忍着心中难以自抑的汹涌,字字酝酿,句句斟酌地对着眼前的她吐露着心中的想法,生怕哪一句话多说会说错便会让她觉得逾矩。

    青羽听罢,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但她仍控制着不让它们随意滴落,有些哽咽道:“我怎会怎会忘记你,你永远是穆羽,亦是南宫青羽的挚友,此生不变。”

    文毓眼圈逐渐泛红,他捏紧双拳控制着眼泪,但心中马偕隐忍已久的澎湃感情似要喷薄而出一般。

    “阿羽”他吞下去未出口的那半句“我会想念你”,而是一把将她搂住,闭上眼睛,放肆地享受着短短片刻的她的温度。

    对不起,阿羽,我没办法做到说服自己,你打开了我心上的一道门,便再也关不上了。

    “阿文?”青羽被他这一举动有些吓到了,她感觉他将自己搂得很紧,似乎使出了全身力气。

    她呆呆地立在原地,心中一闪而过一个念头,但随即她便飞速赶走了那个念头。

    一个拥抱并不能代表什么,唯一能说明的是他也将自己视作挚友,他只是和自己一样有些不舍罢了。

    阿文他向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吓到你了吧,此拥抱替代千言万语告别的话,好了时辰不早了,你便快些上马车吧,否则误了时辰,我可要成罪人了。”

    文毓一片明朗地笑着,方才眼中流露的种种复杂情感,此刻皆消失无踪。

    青羽见他这般坦荡地笑着,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疑惑一扫而空,面上的些许惊诧也立时融化成粲然一笑。

    果然是虚惊一场,自己这个自恋过头的毛病是时候要好好改改了。

    而在据此不远处,将头探出车窗的高子玦把这一切皆看在眼里,他心中登时产生一种并非吃醋的异样的感觉。

    或许,那个人,对阿羽她的感情并非如自己料想的那般浅。

    文毓站在原地,维持着告别时的笑容,眼见着青羽的马车渐行渐远,一滴热泪陡然滴落。

    他伸手触摸到怀中她送给自己的那已被自己体温焐热的白芷半夏膏药罐,心中有些凄然:我的双手已被你治好了,可我的那颗心也许这辈子都难以被治愈了吧

    他曾不相信自己可以拥有男女间的真情,可如今却这般毫无征兆地爱上了

    即便知道她已有互相倾慕之人,即便知道他们二人已并无更多可能,即便他只能一世将她放在心里,他也无法自控地爱上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绵绵不绝。

    如果早知道,从初见她那个时候开始,自己便会紧紧抓住她吧。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对他而言当是谬论。

    于他而言,哀,莫大于心不死,情难绝。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