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68章 愿得一心人 /M.MdXs.Com
    !

    马车逐渐行至突厥街市之中,这街市上果然有许多的民众上街来凑热闹,将原本就不宽阔的街道堵得更显逼仄。

    青羽他们一行人的马车便在这其中缓缓徐行,无人去阻止民众们无法克制的热情,因为大家都知此处一年到头热闹的次数着实不多,便也就随着他们去了。

    毕竟也就这并不长的一段路会有此番景象,越过此处,便是一段漫长而苍茫的无人之境。

    青羽坐在稳步前行的马车中,仿佛窗外的喧哗都与自己无关一般,其实并不是她不想目睹那人声鼎沸的景象,实在是因为完全听不懂他们的方言

    青宇翔刚好趁着这马车稳稳当当行驶之际,好好休息一下,于是她便捧着她的小暖炉,靠着马车内壁,小憩起来。

    俄顷,只听外面的喧哗惊呼陡然增大,她便十分好奇地睁开了眼睛,掀开帘子,探出头去。

    谁知这一探头,还没弄清众人为何突然热情高涨,便发现民众们的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青羽不明所以地放下车帘,刚一转头便发现端坐在自己对面的高子玦,登时心便漏跳一拍。

    “你何时进来的?怎么没一点声音。”青羽惊喜之余,心下还有些后怕,担心又是什么歹人突然闯入。

    “就你看热闹的时候进来的,大概因为我武功高强,飞檐走壁都能悄然无声吧。”高子玦笑着对青羽道。

    青羽不禁莞尔而笑,他这时候还不忘称赞自己一番,自恋程度可谓是和她不相上下。

    “你可知方才外面为何突然便沸反盈天起来?”青羽好奇地问道。

    高子玦暂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跨了一步移坐到她身旁后,才开口道:“许是因为我方才下车过来,他们第一见我这般俊俏的中原人,皆不自觉惊呼起来了。”

    “你这自恋程度简直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青羽笑得前俯后合道。

    高子玦听她一笑,便将拖住她的肩膀,将她摆正后凝视着道:“怎么?难道我在你眼里不够俊俏吗?”

    说罢,高子玦便祭出了他那无人可敌的魅惑一笑,桃花眼一弯,嘴角一扬,梨涡还在他面上若隐若现的荡漾

    青羽是无法抵抗他这般笑着注视自己的,有些羞涩地垂下眸子道:“你这副相貌,旁人自然是望尘莫及的。”

    高子玦听罢心满意足地笑起来,挑起她微低的下巴,让她再次直视着自己,缓缓开口道:“所以你现在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我方才下马车之时,便听他们在议论我前无古人的相貌了。”

    青羽稍显惊讶问道:“你还懂突厥语?”

    “粗略了解过一些。”

    “那你说方才我探头出去,他们也那般欢呼也是因为我太过靓丽了吗?”青羽忽闪着明亮的眸子,兴奋地问着高子玦。

    高子玦听罢,不禁收回挑着她下巴的手,随即捧腹而笑。

    “你这又是何意?难不成他们还会说我是丑八怪不成,我和你说,我对我自己的相貌可是很有自信的。”青羽撅着小嘴,有些不服气地对高子玦说道。

    高子玦眼睛笑弯成月牙状,柔声开口回应道:“他们并未说你丑,只是皆在议论你得了失心疯”

    “失心疯?!难道我我我,看着像一个疯子吗?”

    青羽一下便急了起来,左摸摸发髻,右理理衣襟,有些委屈。

    “应是突厥王宫中传出来的,他们说曾不止一人见你昏迷醒来后,边疯跑边哭。”

    高子玦见她那副委屈巴巴又有些气鼓鼓的样子,不由觉得有些想笑,他的阿羽真是一颦一笑皆这般惹人爱( ̄3 ̄)

    青羽脑海飞速回放,自己真有在众人面前那么失态过吗?

    “哦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

    “想起去高地寻你那日,我是曾撒开脚丫子疯跑”青羽有些难为情回道。

    “还真是?还真的边跑边哭了?”高子玦有些不敢相信,他以为那只是人口相传后被夸大了的茶余饭后谈资而已。

    青羽撅着小嘴,点了点头,有些惆怅道:“早知道会被那么多人围观,我就注意下跑的姿势和哭的姿态了,想不到竟被传成了失心疯”

    “为何会那般?”

    “找不到你,怕将你弄丢”

    听罢,高子玦便将她按进了怀中,温柔抚着她的头道:“日后我定不会让你寻不到了。”

    若非听到他人嚼墙根,我竟不知,原来你曾为我患上了“失心疯”。

    高子玦只觉心中暖呼呼的,似有涟漪一圈接一圈地泛起,原来被她明里暗里爱着的感觉竟是这般奇特和美妙(′w`)φ

    “阿羽。”高子玦柔声轻唤。

    “怎么?”

    “如若有天我遇险,你可也会那样奋不顾身救我?”

    青羽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他此话的含义,原来,他还是很在意自己救阿文而受伤的事。

    他可当真是一个醋坛子,不过醋得也当真惹人疼?e?

    “我从未奋不顾身过,怪只怪我能力不行,还爱多管闲事”

    “此话怎讲?”高子玦有些弄不清她表达的意思,唉爱上了她,自己好似变笨了一般。

    “我并未想过奋不顾身,只是因为功力不够深厚,原以为能挡掉的箭便恰好射中了”青羽将自己的真实想法,有些不好意思地讲了出来。

    他低笑一声,又继续问道:“那抛开此事,你可会为了我奋不顾身?”

    他还是很想知道她的答案。

    青羽不假思索回答道:“我不会。”

    高子玦搂住她的双手微微一滞,心中一紧,凝神屏气地期待着她的后续。

    “阿玦,为了你,我可以舍命,但我却并不想如此做,只是想和你一起好好活下去,生几个胖娃娃,一家人和乐满满。”青羽认真说道,眼神满是憧憬和向往。

    “你还是个待字闺中的黄花闺秀,怎的都想到生娃娃了果真是不能拿看寻常女子的眼光来看你。”

    高子玦被青羽一席头头是道的话说得有些忍俊不禁,但同时,亦是读出了她眼中的憧憬。

    阿羽,我定会给你一个你所期望的未来的。

    “那是当然,我从前总恼你说我不像大家闺秀,可现在却觉得十分庆幸。”青羽仍是一副极为认真的模样。

    “为何?”高子玦浅浅笑着,很是期待她口中的妙语连珠。

    “我想就是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你才会慢慢对我刮目吧。也许,我还是从前的南宫青羽,你就不会喜欢上我了。”青羽贴着他的胸口,柔声回答道。

    “胡说,我怎样都喜欢。”高子玦紧了紧抱着她的力度立马纠正道。

    “不行!你就要喜欢现在的我,被你从湖中救起之后的我。”青羽起身凝视着他说道。

    “什么时候的你不都是你吗?从何时开始喜欢紧要吗?”高子玦对她的这番反应有些不解。

    “当然,非常紧要。”青羽目光炯然地直视着他,期待着他答案。

    “也罢,讲了实话你可不许恼。”

    “不恼不恼,你说实话吧。”

    “我确实是在你落水之后才开始慢慢发现你的不同,渐渐留意你的,此前的你,我确是觉得觉得”高子玦生怕她会生气,所以迟迟未将那几个形容她的词吐露出来。

    “觉得什么?”青羽满怀期待,甚至双眼放光。

    “觉得聒噪,任性刁蛮又有些惹人厌。”高子玦一口气说完后,便留意着她的表情。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从前的我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对不对,还是现在可爱对不对?”青羽得到了心满意足的答案,便觉得满心欢喜,面上喜色难掩。

    “对对”高子玦立时有些懵然了,回答的有些犹犹豫豫。

    她这番举动倒是让自己着实摸不透了,莫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不对,她这副模样分明是发自肺腑的喜悦,难不成自己以前讨厌她,她还觉得开心?

    “你不生气?”高子玦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啊,怎会生气,开心还来不及!”我当然不生气,毕竟我是自那之后才认识的你呀,毕竟此前让你讨厌的,并不是我呀(??w′?)

    青羽说罢便又主动扑向了他怀中,像个小猫似的来回蹭着。

    高子玦不禁莞尔,大概是自从自己救回了她后,她便已不是她了吧,大概这才是他二人真正缘分的开端吧

    几日后。

    午后阳光正好,和亲使团便于据北辰国治境不过三十多里路的一处树林中暂作休憩。

    只见几个北辰使团的随从车夫边啃着手中的肉馕,边聚在一起谈天说地。

    “唉最近我这腰,这肩膀都十分酸痛。”一人摸着自己肩膀,皱着眉头抱怨道。

    “你这正当壮年便这般,日后老了可还得了,我觉着咱们驾的这几架马车也不是金银铜铁的呀,你怎的这般弱不经风起来了。”另一人不禁哂笑道。

    “瞧你这风凉话说的,你说说你现下你是为那位爷驾车?”

    “咱们广陵王啊,怎么了?”

    “咳,我说呢,怪不得你觉着轻松,广陵王他应当成日都不在那马车中吧,你驾着当然是轻松无比了。”

    “奇了怪了,你怎的知道广陵王不在我那驾马车中?”

    “因为他成日便待在我驾的马车之中”

    “你那马车坐的是哪位主子?”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咱们青羽郡主了”

    “哦哈哈哈,那是你的福分嘛!青羽郡主保不准日后便是王妃,你便多受累着点吧,赶明儿到了洛城,让你媳妇给你多煲点骨头汤补补!”

    此时正倚在马车背面吃着干粮的青羽和高子玦二人,将这二人的一番对话尽数听进了耳中。

    青羽有些难为情地开口道:“不如你还是回去吧?这样让李二哥受累,我也是有些于心不忍。”

    高子玦坚决道:“不回去,我一个人孤零零在马车上你就于心可忍了?”

    青羽瞧见高子玦有些可怜的小眼神,便柔声道:“不忍不忍,你还是留下吧,只好让李二哥再受受累了。”

    “放心,他不会受累的,明日我就让他和王三儿换车。”高子玦神色自得道。

    “嘿嘿,如此甚好!”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