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咒术来自一千〕〔龙婿当道〕〔吃货的奋斗史〕〔豪门龙崽三岁半〕〔装傻王爷俏医妃〕〔农女医妃富甲天下〕〔主角叶辰萧初然〕〔我在东京养成神祇〕〔我的运气实在太好〕〔如意事〕〔逍遥小闲人〕〔上门龙胥叶辰〕〔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最佳女婿林凡杨雪〕〔我是赘婿〕〔联盟全能大玩家〕〔我在盘丝洞养蜘蛛〕〔都市绝品仙尊〕〔我是宇智波叔叔〕〔这就是个奇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72章 繁华事散逐香尘(上) /
    !

    一夜无梦,青羽酣甜一觉便睡到了天亮。

    “呼睡得好舒服呀。”青羽抱紧软乎乎的棉被,在床榻上翻滚起来。

    只见她缩在被窝里,抿着双唇,双颊泛红,双眼定定地瞅着帷帐,思绪却早已飘到高子玦身上,她忍不住一遍遍回想起昨夜和他的“心跳小剧场”,还是不禁觉得欢欣雀跃、心跳加速。

    “昨夜定又是他将我抱回来的吧”

    青羽一脸花痴相,尽力回想着昨夜自己在他怀中酣睡之后那些零零碎碎的场景。

    只记得他对自己说话的声音很温柔,抱着自己的动作也很温柔,不然自己也不会从山顶到客栈依然能够一直安睡到天亮

    嗯而且好像他把自己送回来之后还附赠了一个晚安吻?

    那究竟是吻的额头还是嘴唇呢?

    青羽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回想着,一会摸摸自己的额头一会又碰碰自己的嘴唇。

    咳!南宫青羽,这有什么好想的,反正他都是属于你的了,今后想怎么亲便怎么亲嘿嘿嘿(′?`)

    真是太羞耻了,我竟一个人大白天躺在床榻上想这些,恋爱真是使人癫狂,南宫青羽你变了!!!

    阿嚏!!!

    正和青云议事的高子玦突然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阿玦,你受凉了?”让你昨晚拐走我妹子去人约黄昏后吧,受凉了吧哈哈哈(~~)

    青云默默腹诽,但表面上仍是一副担忧关切状。

    “无碍,许是因为有人在想我。”一定是阿羽,不知她是在梦里想我还是在梦外想呢(′w`)?

    青云听罢,便头顶着一头黑线,有些哀怨地白了他一眼。

    嘁!恋爱的酸臭味(???)

    可恶,为何心中竟还有那么一点点羡慕

    约莫隅中之时。

    “不好了!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客栈小院内突然传来一阵发音有些蹩脚的惊呼声。

    在客栈中不同房间的青羽和高子玦神色皆是一凛,随即推门而出。

    “方才是谁在说公主不见了?”高子玦寻声而出,于院中厉声问道。

    “是、是、是奴婢”

    只见一个突厥侍女有些惊慌地跪在高子玦面前。

    “细细道来。”高子玦冷冷道。

    “是,广陵王。昨夜估摸子时以后,奴婢服侍公主沐浴更衣完后,公主便遣我们一众的随从侍女去休息了,但但直至今晨早些时候,我们都不曾收到公主传唤,奴婢以为公主因为昨日游玩太过疲惫,便也未敲门打扰,眼看着巳时将过,公主房间内仍未有动静,奴婢心生疑惑前去敲门,才发现才发现公主床榻整齐,房间空空如也”

    那突厥侍女操着一口并不十分流利的汉语,眼圈泛红,抽噎着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和盘托出。

    高子玦听完侍女的叙述,目光逐渐阴沉,心中有些许忐忑,此次和亲事关重大,如若不能将雅若公主安全带回,那么恐怕整个使团都会遭殃,尤其是南宫一家

    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高子玦未再理会跪地未起的突厥侍女,而是转身快步走向雅若公主居住的房间。

    “阿羽?你怎会在此?”

    高子玦来到雅若房门前时,便见大门敞开,只见一人正在房间中搜寻着什么,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人竟是青羽。

    “阿玦,你来了呀,我方才是听见有人呼喊公主不见了,便到所居的此处来查验情况。”青羽微扬嘴角回答道。

    高子玦微微一愣,她倒是跑得挺快的,许久不见她起床,还以为昨日太累,仍在睡梦中

    “你可有什么发现?”高子玦柔声问道。

    “除了发现床榻整洁,似无人睡过一般之外,便暂无其他,你那边呢?可有问出些什么有用的信息?”青羽微蹙峨眉道。

    高子玦又是一愣,开口道:“你怎的知道我询问过了那突厥侍女?”

    青羽莞尔道:“我从房间出来时便看见了,你应是审得太过认真未注意到我,再则,就算我没看到,正常人第一反应不都是先寻声而去吗?”

    高子玦微微笑道:“那你为何到了此处?”

    “分头行动,节省时间,提高效率。”青羽明朗一笑说道。

    高子玦听罢,颊上挂着浅笑,微微颔首,心想:我的阿羽果真聪慧出众(=vwv=)

    高子玦将方才那侍女的话对青羽重复一遍后,青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问道:“那侍女只是提及雅若姐昨夜摒退了一众侍女和随从,还是说连院中的卫士也一并摒退了?”

    “并未提起摒退卫士之事,再者,那些卫士是奉青云兄和不肥伯伯的命令守在此处,公主即便地位再为尊贵也无权让他们擅离职守,怎么有何异处?”

    高子玦见她一副极为认真思考的模样,心中不由有些疑惑,但也带着几分欣赏。

    “我大哥他去了何处?”青羽突然发现自家大哥似是一直未有出现。

    “早上同我见过一面后,便随着襄安姑娘上街市采购使团日常常备的药材了。”

    青羽一听,心想她这个大哥为了心上人,也真是够殷勤的了。

    “那不肥伯伯呢?”青羽继续追问道。

    “至于不肥伯伯,我倒是从昨日同他在街市上分手之后便未再碰过面。”高子玦如实道。

    青羽听高子玦说完,心头不禁有些许忐忑,自己从在突厥之时便有过的预感似乎要应验了

    “阿羽?”高子玦见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更是不解。

    “阿玦,可否叫来昨夜当值的卫士?”青羽想要一步步验证自己的猜想。

    “当然,来人!去将昨夜在此处当值的卫士叫来。”高子玦提高声音对着门外道。

    片刻之后,昨夜当值卫士的头儿便来到高子玦和青羽跟前儿。

    “昨夜你们当值可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青羽敛眉问道。

    “异常?不知郡主可否再具体些?”那名卫士显然有些不解青羽话中的含义。

    “就是有无不该昨夜当值的无关人员出现过?”青羽耐心引导着。

    “不该昨夜当值的这倒是有,昨夜马统领曾来到此处,说暂替我们一众兄弟站岗,因为昨夜是元宵佳节,他便让我们去厨房喝了一壶热米酒暖身子,唉不得不说这马统领真是一个体恤下属的好统领啊!”

    那人面部表情相当生动,自顾自地说着,不小心便偏了题,他显然并未将青羽一脸无奈的脸色放在心上。

    但随即当他对上高子玦的寒眸时,心下便升起几缕惧意,才又正色起来道:“只此一件异于寻常的事,除此之外一切如常,只是我觉着那统领应当不算是无关人员吧?”

    “好了,此处没你的事了,下去好好当值。”

    高子玦并未回答他的问题便让他退下,语气淡淡,但却透露出不容抗拒的威严之气。

    待那人退下之后,高子玦才柔声开口问道:“阿羽,你是觉得此事和我们自己人有关?”

    青羽点点头,开口道:“而且我怀疑的自己人便是不肥伯伯。”

    高子玦已然猜到她会如此说,因为方才那名卫士的证词之中,唯有这一处引人怀疑,只是不肥伯伯他有何动机?

    “阿玦,我们可有权搜查公主的随嫁的物什?”青羽沉思片刻后又再次开口道。

    “公主虽身份尊贵,但如今下落不明,我们便有权行便宜之权。”高子玦认真回答道,但心中的疑惑更甚了,既然她怀疑不肥伯伯,为何此时又要搜查雅若公主的随身物什?她究竟在想什么?

    虽然高子玦满腹疑惑,但还是极力配合着她的要求,他知道她并非胡乱行事之人,而且她又有着异于常人的洞察力。

    “你们听到了,现下便去将公主随嫁的贴身物什取来,我们要当场查验,以此作为寻找公主踪迹的突破口。”高子玦仍旧带着威厉之色沉声对着门外的随从说道。

    待东西取来,青羽便仔细观察起来,思索少倾后,只见她并未打开那些沉重的大木箱,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三个小木匣之上。

    他们找来随使团同行的工匠,命他将木匣上的锁打开来,随后青羽便从中挨个仔细地查找着些什么

    她在其中一个木箱之中发现了她们昨日一同在街市上购买的胭脂水粉以及一些步摇花簪,心中不由升起几分感动。

    雅若姐她竟把这些物什单独存放起来,想来这也定算是对她重要的东西吧。

    希望我的猜想正确,这样至少,你的安全是无须担心的

    待查探到第三个木匣子之时,高子玦只见青羽手上的动作一顿,瞳孔缩紧,似是发现了什么一般。

    他随着她的目光,仔细观察着匣子中的物什,也注意到位于匣子隔层之中,微微露出藕荷色一角的东西,他察觉到青羽定定地注视着那东西,但手上却仍未有动作,于是他便直接取出了那件物什。

    青羽屏气凝神望着高子玦的手,待那东西在空中完全展开后,一张藕荷色手帕便赫然在目。

    青羽心下一阵喜悦又一阵惆怅,因为那张手帕的右下角赫然绣着一朵她似曾相识的莲花。

    圝m.cfwx.rg 長偑妏嶨首發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