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章 倒是无情却有情
    转眼间天色已晚,高子玦和青羽的马车已到了高家别院之外,在马车上睡了半天的青羽,下马车后显得格外活泼,看着这布置得格外雅致的别院,她又不禁赞叹连连,一旁的高子玦便屡屡投来白眼。,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到达家宴地点时,青羽又再次在心中感叹:哇!全都是些王公贵族,这下长见识了。但这种家宴也让她感到了没由来的压抑,所以青羽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一切小心行事、小心行事...

    然而青羽一抬眼,便看见坐在不远处含着笑向自己招手的青云,安全感油然而生,于是激动地冲向自己的大哥,完全没有看到迎面而来正端着热汤的小丫头,未等众人“小心”二字出口,二人便撞上了。

    青羽霎时觉得整只右臂火辣辣地疼。

    青云立即冲向自己的妹子,关切地问着,此时,青羽耳边传来:“你怎么做事的!青羽小姐走过来看不到吗!不长眼睛!拉出去....”

    话未说完,青羽刚想说是自己不小心,未出口的话却被一个声音打断:“皇兄,我看的一清二楚,这事不可全怪这个婢女,南宫青羽她自己也有责任,谁叫她那么鲁莽,一点儿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说这话的高子玦眼神里没有一丝波澜,丝毫没有一点关切的意思。

    “是啊皇上,我们家青羽得为自己的鲁莽负责,况且今天是喜宴,别因此坏了兴致”青云一边轻抚自家妹子的头,一边极为稳妥地说出这句话。

    青羽听了此话,虽说知道这是为了大局,但心里仍一阵委屈,伴着右臂地疼,眼眶终于湿了,但还是带着哭腔憋出一句“大哥说的是,是青羽不好,请皇上勿怪罪他人了。”

    青云见状,俯身温柔轻声说道:“走,阿羽,哥哥,带你上药。”青羽微微点了点头,忍住了泪。

    “青云兄,还是我带她去吧,人都快到齐了,你在这里陪皇兄。,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青云脚步顿住,沉默几秒后,突然有个奶气的童声说道:“九叔叔,还是我带这个小姐姐去吧,我自己家我熟悉着呢!”说着,便转头对高子成甜甜一笑“是吧,爹爹!”

    只见高子成一脸慈爱地看着儿子道:“是啊是啊,今天你们都是客人,就让我们小琰,尽这个义务吧,青云、阿玦你们都别担心了,快入座吧!”

    听罢,青羽看着一脸不放心的哥哥,说道:“大哥,没事儿,没多疼,就让小琰带我去吧。”

    青云回以温柔一笑。此时,小琰跑过来,青羽顿时觉得手心一暖,原来高琰小手已滑入青羽手掌,青羽微微低头,看着这张稚气但却透出英秀之气的小脸,觉得心头暖暖的。

    高琰一路牵着青羽走到自家的小药房,执意要自己给青羽涂药,但听了老妈子说涂不好会弄疼青羽,便乖乖呆在一旁。这药格外清香,像是雨后开过的茉莉,涂上去凉丝丝的,右臂似乎也没多疼了。

    “青羽姐姐,这药可好用了,小时候娘亲也给我用过。”

    “你也受过伤吗?”

    这时,正涂药的老妈子接过话去“小少爷年纪小又淘气,在膳房时被烫过。”青羽点了点头。

    涂完后,老妈子很贴心地用小瓷瓶给青羽装了满瓶。

    青羽一手牵着小高琰一手攥着瓷瓶,走在回去的青石小路上,微风阵阵,让青羽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

    “姐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么热闹的家宴,你之前参加过吗?”

    “嗯?”看着望向自己的那清澈而纯真的双眸,青羽心中有些疑惑“既然是生在帝王家,看他样子已经七八岁,怎么会没有参加过呢?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没回答我呢。”

    这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哦对对,姐姐以前也参加过,但是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这么热闹的家宴。”

    “嘿嘿,姐姐,你真好,其他人都笑我没参加过,说我没资格生在高家.....”

    看着小琰天真无邪却满带失落的目光,青羽心中顿生几分心疼,紧了紧握着他的手,认真地看着他说“小琰,你是你爹的孩子,这是连老天爷爷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别管其他人的话,相信那些值得你相信的。”

    小高琰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朝着青羽又一个灿烂的笑。

    回到寿宴后,青羽和小琰乖乖入座,看着满桌的不曾见过的佳肴,青羽咽了咽口水,便举筷开始大快朵颐。青羽吃得正欢,偶然抬头瞥见坐在对面的高子玦投来一副鄙视的眼光,她刚想不理会,免得一个不注意又给给自己招惹一身不必要的麻烦,继续埋头吃时,却见高子玦目光转为柔和,轻夹起一只翡翠蒸饺放入身旁的妙龄女子碗里,还耳语了几句,只见那女子目光如水,颔首轻笑,双颊泛起淡淡红光......

    “哈哈,阿玦看到你对阿和这么体贴关切,父亲在泉下有知,也必是欣慰啊,哈哈哈。”

    高子玦神情仍旧不为所动,只微微一笑,余光不经意轻瞥了眼对面的青羽,而青羽此时正面带微笑欢乐地享受着碗中的樱桃肉。高子玦心中疑惑又加深一层“此前这南宫青羽并不似今日这般少话乖巧,每逢遇见阿和也必是少不了一番任性争风吃醋,怎的难道真的溺水后换了性子?”

    寿宴结束后,青云、司徒光同乘一驾马车商讨正事,而暂住在司徒光家每日接受司徒光兵法武力教导的高子玦便同青羽一辆马车。

    马车里静谧无声,此时二人似乎默契般的都不开口,青羽也不想没话找话,可她脑海里一直回想着饭桌上高子玦和那个阿和的亲昵又想想刚刚同众人告别时,高子玦面对自己的妻子眼神中透露出的疏离,这让青羽觉得实在复杂得很,很想开口问但又想想这种生在帝王家的人本就视感情为工具,多问无益,就径自在心里猜想联想。

    在睡意渐渐袭来之时,青羽听见黑暗中传来听着竟有些温柔的声音:“手臂可还疼?”

    她迷迷糊糊的回了句:“好多了。”人一旦快要进入睡眠,脑筋就会有些混沌,也想不了那么多,于是青羽问出了心底的疑问:“你喜欢你的妻子吗?”

    黑暗中的高子玦明显一愣,睡意朦胧的青羽似乎并未想要知道答案,自顾自地又念叨一句:“反正我不要和自己不爱的人成亲。”

    高子玦听了这话很想反驳青羽怎么知道自己不爱阿和,可话到嘴边却有些心虚,他这样一个人,生来就被权力地位包围,从小到大不论是父亲亦或是哥哥们都教导自己政治利益为重,成亲不过是一种手段,长这么大除了深谙手足之情,哪里会有心思顾及所谓的男女之爱?他这不到二十年的岁月里,已然看过了那么多背叛那么多虚伪嘴脸,他想他已经不信真爱了。原来句句都可回怼,此时竟不知何言以对。

    又是沉默。

    随后他听见了黑暗中微弱却均匀地呼吸声,“不会睡着了吧?”高子玦小心翼翼靠近,确信她睡着后,他舒了口气,刚想转身坐回去,就听见马车内侧小声的撞击声,他身子一定,叹了口气,小心地坐在青羽旁边,把手轻轻伸入睡着的青羽的头和马车内壁之间.......

    作者题外话:小时候背诗,最喜欢的诗里就有刘禹锡的竹枝词,那时候读不懂意思,只是觉得读起来朗朗上口,配图画得好看,于是便印象十分深刻,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幅画画了一个女子在种满柳树的河畔等待乘舟而来的男子。后来上了高中,正处于青春萌动的时期,又听我们那个极具诗人情怀的语文老师讲过隐藏含义后,就越发喜欢这首诗了,甚至还想过用它来向暗恋的男孩子表白hahaha.....

    现在已经大学毕业有一年的我,不由有点想念年少的时光,但不论到了哪个年纪,我都觉得少女情怀总是诗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