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一章
    ,[猎人]暗恋者!

    刚醒来时映入眼帘里的是无边无际的鲜血,尽管我的视线由于刚刚眨开眼还是一片模糊。但浓浓的铁锈味和黏腻的感觉还是明确的告诉了我这是什么——血。

    我眨着眼,眨眨眼,再眨眨,发现这个世界了除了血红还是血红。

    哦,我顿悟了,原来有东西挡住自己视线了啊——

    我试着翻开身上沉重的物体,但没有成功...好吧,自己现在甚至连手都不能成功地抬起来 = =

    于是我摇晃着身体,想把这个东西挪开。

    ——丝毫不动...努力啊努力!

    要动了。

    有点摆动了。

    ……终于动了。

    突然,我的动作戛然而止——这是个没有了眼球的脸部。嗯...根据眼眶的位置,请容我初步认为这个没一处是完整的肉块是脸吧。至于我为毛知道这个面目不清的家伙没有眼球,是因为我刚才眼前就是这家伙血刺呼啦的眼眶啊岂可修!!

    唔...不过这脸倒还真是实际意义上的面目不‘清’啊。我一边淡定地评价一边欣赏 = =

    随着我动作的停止,尸块又软趴趴地倒回了我身上。近距离一看——好家伙,一片血红啊,用刀剜下来的吧...

    望天,谁来告诉她这是咋回事...突然胃开始急速地抽搐起来,“咕噜噜...”

    好饿,好想吃东西...好想站起来觅食啊……

    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马上就有什么东西顺着嘴唇滑进了食道(?),我闭上眼睛,不敢去确认那到底是鲜血还是身上那死尸的脑浆。反正我也动不了,跟死人没什么区别,所以你就尽情的流吧,既然不能反抗,就享受吧。

    “咕噜...嘟噜...” 啊啊啊我居然还真给咽下去了,今天可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胃还有这个功能呢 = =

    果然这就是个梦吧喂。

    大约过了有一会儿...没有什么东西再顺着流下来了,逼真的感觉迫得我停止吮吸,突然抿住嘴唇——唔!

    其实啊,从一开始我的脑子里就一片空白,所幸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好吧现在是两个想法:

    一,就算老娘很重口味平时被人说成是变态,这梦也太限制级了操!

    二,但是啊……如果真吐了是不是就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啊 =口=?!

    说实话,我没那个胆子去确认,也不敢。

    阿拉阿拉,我果然是一个正常又可爱的好女人。

    没办法,我重新睁开眼,睫毛上是厚厚的血块以及刚刚流到面颊上的红白液体,好难过,眼球好酸涩...我会不会变成瞎子啊囧...

    咳,回归正题。但她必须面对现在这个状况。

    我继续打量着身上的尸体以分散她越来越想吐的欲·望,结果越看越觉得蹊跷,看看这骨架好像是一个小男孩的,但他某些身体发育状况却着实是属成人的呀。

    ...唔,因为兴趣的关系我也听说过一些传闻,比如长期营养缺乏会导致身体发育不良神马的,最终导致成人会生就一副男孩的骨架...

    ————但我刚才看到的东西也不在正常世界所接受的范围内吧喂!

    这里会不会是...地狱?

    梦到的地狱么?那也可以接受啊...那梦魇大哥拜托你们把我身上的尸块挪走好不?ln又没犯什么事,凭毛把我丢在这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地方啊魂淡,入梦也太过了啊有木有 =皿=!!

    ......

    说真的,我抱怨也好、吐槽也好,呃...哭天喊地神马的请恕我学不来(反正是梦,失态给谁看啊),总之各种各样的方法都用过了,吐是不想吐了,但我发现了一件更令我恐慌的事情。

    为毛我可以这么淡定...?难道说我...真的是心理变态么囧?还是说她血液里真有什么鬼扯的见到血就兴奋的暴力因子?

    一想到这里即使我没有蛋也无比的蛋疼。就这么疼着疼着,我居然睡着了。

    ...但愿醒来可以把这个梦忘掉,阿门(画十字)。

    你好,我叫...呃,忘了。

    你好,今晚我睡在一个死人堆里。

    你好,这该死的梦。

    ———————————————您好我是自我介绍的分割线———————————————

    第二天

    唔...这什么味道?我厌恶地皱了皱眉:腥臭、酸臭、腐臭。总而言之,各种臭各种难以忍受...

    我难以忍耐地睁开了眼:——吓?!

    mg!!这...这不是昨天的梦境么?难道是真的?!

    这一次我就直接稀里哗啦地吐了出来...昨天没吐出来就是因为以为这是个可怕的梦,怕吐出来弄脏了床...现在...可以允许我先崩溃一下么?

    怎么个崩溃法?尖叫?抑或是直接昏过去?

    望望四周,血海,人骨,残肢。

    我突然发现自己连嚎一嗓子发泄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好压抑。

    于是我选择了后者——“啪”

    等我昏厥又再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突然意识到我身上还趴着一具尸体——上面都生蛆了,都爬到自己身上来了(!)我一个激灵把他给踹了下去。

    肚子里的饥饿又开始叫嚣,我缓缓站了起来...还是有一种不真实感,这到底是哪里??

    等我站起来我才发现周围虽不算是人间地狱,也可以说是尸骨遍地了。

    呃,那个是什么?

    一具尸体的胸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缓缓蠕动,我踉跄着晃动了几步,发现那里居然是个人。

    果然她不应该再用正常人的目光来看待这个地方……这里tmd到处都是丧心病狂的bt,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子谁来救救我啊魂淡 tat!

    内心的咆哮很激烈,但我还是什么都没说,或者说以自己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我愈加小心翼翼起来,不让自己弄出什么动静来,若自己现在还没醒来的话,会不会也被他们开膛破肚吃掉?

    胃越发的疼起来...我有多少天没进食了?她想吃(稍微正常一点的)食物!

    我看了看周围的尸体...

    nnd!谁的声音?!!

    可是我居然被蛊惑了——可那是个人啊!

    但一考虑到自己现在要食物没食物,要体力没体力,要什么没什么的状况,我只好再死死地抿住嘴唇。

    本来埋头于尸体间的男人突然警惕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本只是基本的防范意识,但我和那人的眼睛对视了...和他对视了对视了对视了啊啊嗷!怎么办?!

    咦?我刚才在想什么?是‘怎么才能杀了他’而不是‘他是不要杀我’、‘他是不是也想吃了我’对吧?到底是谁在说话?这绝对不是我的想法!

    那个‘我’几乎是本能的想要杀了他,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的眼里慢慢的都是欲·望,但日他娘的和我一样都是食欲啊口胡!

    不能害怕、你不能害怕...

    我又再一次环绕了一下四周,他没有帮手吧……?泥煤阴影里好多眼睛...也就是说这次不杀了他别人也会来杀了自己么?

    不成功便成仁啊……我突然很想哭,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做错了什么么?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

    心里的声音一直在响,嗡嗡嗡的烦死人了!你妹啊,害怕连哭一下都不给么?

    本来在我那边觉着自己活得也没意思,时不时想着哪天烦了干脆自杀好了。但现在,我发现自己对‘被杀’这个字眼太害怕了...我不想死啊,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被杀,还有那么多吃人的怪物...要死也不要死在这个鬼地方啊,会真的尸骨无存的。一想到自己的尸体死后会被别人争着抢着撕咬、嚼碎、再撕咬...

    我迅速阴郁了眼神...装逼谁不会啊?!!能不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对面的男人愣了下,“哼哼哼...原来还没死光啊?这不是那个眼力很好的派克坦诺么?怎么?是想来分一杯羹?还是为你的同伴报仇?”

    我更害怕了,但还是硬撑着,他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是食人族的当地语言么?

    “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虽然我为了杀死你们受了伤,但是你身上的伤明显比我重很多,你的手还能握得起刀么,我看就算是一把石块也抓不起来了吧?要不,投靠我们怎么样?”

    表示我依旧听不懂...但是我的心突然狂喜起来,因为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是忌惮我的吧?

    踉跄的步伐坚定起来,反正本来就打算要前进...不论是为了杀他还是证明这个猜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