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章
    ,[猎人]暗恋者!

    一步。

    一步。

    又一步。

    男人已警惕地离开了尸体旁边,又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绷住,但我的心正在松弛——没猜错真是太好了。

    我猜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怕,也对,那尸体浑身都血淋淋的,我的脸上也一定满是血吧,我微微抬手,做了一个类似于投掷的动作。那男人马上警觉地蹲了下来。半晌才抬起头,确定自己的要害部位没有被什么利器所伤,他很明显的呼了一口气。

    我笑了,从刚刚一开始他发现我醒时就密切注意着我的手,而我的手上明明什么都没有,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我的手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且我的手上老茧很多,不论是左手还是右手,看来这之中一定有什么玄机。

    然后我昏了。我之所以能昏的这么安心,是有原因的啦~

    首先,他(们)忌惮我,那我就一定有什么特殊的能力,现在想杀我很容易,但他们舍得么?而且,我只一个普通人,即使放话了要杀他什么的,离实际行动终究还是有一大段距离的。

    其次,在我做了这种绝对算不上是不友好的事之后,他们还会随意杀我吗?

    最后,也是根本原因——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完全处于弱势,想反抗,用什么反抗?怎么反抗?你丫爱咋着就咋着吧,反正在无意识中死去也是一种幸福呢。咳……好吧,其实说白了——也不知是不是我从小就心理扭曲的缘故,总觉得‘死’的可怕就在于会疼。换而言之,如果死不会痛的话我对‘死’的恐惧怎么说也要少上四分之三。

    想想啊,《死神来了》中那些死法,比如脖子生生被很钝的电梯门给卡断、被建筑器材生生砸成肉末、脑袋被楼梯价捣烂、被炸成四分五裂啥的死法,想想就很痛,虽然我从小就很容易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大约是在剪铁皮的时候一不注意把剪刀插到手里去了,至于为毛要剪铁皮,貌似、好像、大概、可能是在学电视上用口服药业瓶子做风铃吧囧……

    而我当时的反应居然不是哭、也不是闹,而是很淡定地把剪刀“哧”的一下抽出来了,血还溅到了我脸上。然后自己默默包扎,虽说那几天...好吧,好几月我的手都不能见人,但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痛,而且正是如此,我才更深知痛有多可怕。

    真的,很痛很痛啊。

    而,我来到这边时,或者说我的这个噩梦(我衷心希望这只是一个梦),发现身上那具尸体的眼睛绝对是被剜下来的,因为我在眼眶上甚至还看到了一点眼白,那么以后,会不会痛很多很多呢?

    嘛嘛,这么一想我果然还是很想家啊,可惜……不知道我还回不回得去。我不知道自己昏的时候哭了没有,但我醒来时明显感觉我脸上的秽物少了不少。

    早知道是这样,早知道……

    …………

    醒来的时候只发现这是一间屋子,但四处都黑黢黢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在。

    ——“喂,呼吸声这么重,你真的是那个‘派克’么?”

    声音蓦地响起,吓了我一大跳,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个男人,身子半隐在角落中,说话间露出的牙齿黑黄黑黄的,很是猥琐。

    但他讲的话对我来说完全是天书,我靠,怎么办——直接不鸟他么——好像有点不太礼貌吧?

    …………

    蒂奇顿望着面前的女孩,满脸血污,但眼周围倒是蛮干净的,眸中隐隐有水色,难道是……哭了么?

    流星街的人不会哭,即使是小孩。

    那是为什么呢?

    ……不是吧?他兴奋地搓了搓手掌,难道失忆了?在流星街不是没出现过这样的事,而且性格软弱的人更好控制,那么——

    用来利用再合适不过了。

    “和我重逢的感觉如何,派克?”

    表示我仍然听不懂:“……”

    蒂奇顿很郁结,派克怎么了?神经错乱?失忆不是应该很无助、很怕生、并把第一眼见到的人当做亲人么?

    但这个样子……等等!——不会是什么招数吧,前几天有个什么小子不就有个招数需要很长时间来准备么——糟了,自己竟然给了这丫头这么长时间!

    别在蒂奇顿腰上的寒刃泛着幽冷的光泽,男人以一种特殊的步伐快速前进。

    面前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向自己冲来——眼睛瞄到他手中的刀,我急了,“妈的,我听不懂你丫的话而已,不要胡乱判断啊!”

    男人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听到我开口却硬生生停了下来,于是一个不稳——

    “噗通!”猥琐大叔面朝下跌倒了。

    “吓?!我说话有使人跌倒的功能吗(⊙_⊙)?”

    “那——‘坐下’!”

    “‘坐下’‘坐下’‘坐下’‘坐下’‘坐下’!!”

    蒂奇顿怒了,看到刀都不躲,结果自己一冲到面前就突然动了(她是发射弧太长了),靠,搞什么搞什么呀!老子是来谈条件的,怎么被一个丫头耍得团团转——!

    稍稍释放念压,满意的看到小丫头明显变了的脸色,咦……怎么表情没变?丫死撑是吧,看来不给点厉害会本末倒置呢!再稍稍加一点念压、再稍稍……

    “大叔……”我艰难的开口,对方好像做了什么的样子,老娘偏不服软!“你干什么...便秘么...?”

    “哼,死丫头你知不知道控制念量出入是一件很麻烦的活!——喂,你怎么昏了!”

    ————————————我是死撑结果昏倒了现在又醒来了的分界线———————————

    嗯……这里是哪里?我睁开眼,马上就有灰尘落入了眼中,日,什么鬼地方啊!

    动了动身子,站起来没走几步就因脚踝上尖锐的刺痛倒了下去:“——唔!(谁!)”

    我惊恐地望着面前的人,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吃人的怪物么?刚刚脚上的疼痛也就是他把我的脚踝折断了……他干什么?想要吃我??

    靠,我才不要死得那么惨!

    响起这个声音的同时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动了,但后来因为我的察觉动作没有连贯起来——糟糕,躲过了!

    “日!眼睛差点就没了,小丫头这么凶干嘛,是你自己走过来的,只把脚给你折了已经很不错了,还敢瞪我,啊?”

    还没从刚才偷袭的失败中缓过来,“……啊!”

    眼前的男人笑起来似乎连牙龈里都含着肉丝,他、他居然踹我!

    “干什么,还想跟我们装昏?我他妈告诉你,你要是昏了,老子把你的肝和蚕豆吃!”

    男人的声音嚣张的入侵,耳膜被嗡嗡地摧残着,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对方似乎随时都会冲上来咬自己一口,脚还不规矩地蹂躏着自己的腹部,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在男人的脚再一次袭来时,我蓦地抬头,“嗷!”

    “啊!死丫头,你居然敢咬我,啊啊,快松口!!”

    女孩阴鸷的眉眼狠狠地皱在一块,眼死死的盯着自己,布鲁斯奇拼命地往后拽着自己的腿,但转念一想:嘿哟我操,这玩意儿腿都被折了还能干什么,自己慌个什么劲啊!咬牙忍住疼,举起拳头,狠狠地向下砸去。

    雨点般的拳头打在脸上,我只咬得越发紧,头不断地与肮脏的地面接触,意识慢慢涣散——不行,再咬紧点!我可不想被他打死,再怎么说也得扯下块肉来!你他妈不是喜欢吃人肉么?老娘咬下来赏你吃!

    想法是很帅气,但当意识渐渐溃散时,空气也突然变得稀薄起来,空气……空气、我要空气!嘴不由自主地张了开来……

    ——“布鲁斯奇,你干什么,不是说了么,没我的命令不许动她。”

    “哼!老子才没动她,小丫头自己靠过来的,你也知道,流星街嘛,习惯习惯,哈哈...”

    “咳、咳咳...”我勉强张开了眼,猥琐大叔?

    蒂奇顿俯视着派克坦诺,小丫头片子刚才那股狠劲……唔,还好,不会讲话了没关系,但本性什么的如果也随之消失了的话,她就真是一个废人了,让布鲁奇吃了还可以拉拢人心。

    “起来!”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蒂奇顿却还是动作粗鲁地把派克坦诺扶了起来。

    脚踝的刺痛阵阵传来,我慢慢清醒了不少。迷茫地望着大叔,他把我粗鲁地架起来以后,把一个石子递到我手中,确定我不会倒下之后(虽然只有一条腿能用),比划着远处的一个石柱,再比比我手中的石子,他……这是叫我掷石子么?

    ——= =||||

    这个想法让我很囧,但在大叔很粗暴地又捡起一个石子并很大力地扔出去之后……虽然没扔中柱子,但我好像听到了柱子后的墙壁被洞穿的声音,于是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像我平常一样随意扔出之后……没中是肯定的 = =

    我、我我我不知为甚,感觉大叔的眼神阴鸷了起来!——什么呀,人家本来就不会射击呀,逼我我也不会啊!

    但‘大叔心情不好’这个感觉驱使我马上又捡了一个石子并认真地开始投掷——瞄准、扔!

    果然还是没中 = =|||

    我紧张地看向猥琐大叔,结果猥琐大叔根本没看我,只是对那个吃人的家伙使了个眼色,而那个怪物也马上会意地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直觉告诉我,只有再掷一次那该死的石子才能阻止他,而且他娘的还一定要中!

    瞄准……我的手在抖、汗也滴了下来,模糊了视线,我立马紧张地用手抹去,在准备投的时候...本来我想像原来一样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手该再往下来一点(?)

    虽然这声音来得很莫名奇妙,但这种时候我也没空管它了,也许听听它的也没错,总比我这个废物乱投医要好。但是啊……

    但是啊——什么叫用手腕使劲什么又叫用关节使劲啊嘤嘤嘤?!这种东西在我眼里根本就是一个概念嘛qaq!

    手却不由自主地、一个流利的线条,仿佛之前做过了千百次,投了出去。

    “嗒。”一声闷响之后,我绝望的眼勉强又撑开了一点,掷中了——?!!

    谁都知道直觉神马的最不靠谱了的说,我人品这么好 = =?

    那个吃人怪已经把手攀上了我的肩膀,为什么,我不是投中了么?我求助般地看向大叔,结果才发现——原来丫刚才根本没看。

    “喂!”我发出很大的声响,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得懂,但声音大应该会引起他的注意吧。

    大叔回过了头,我马上像急于证明什么似的,又像第三次那样扔了一次,“嗒。”

    ——中了!

    其实,在扔之前,我心中还是后怕的,毕竟...谁知道那怪异的声音是什么呢,它又真的能使我再幸运地中一次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