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四章
    ,[猎人]暗恋者!

    两个月·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还是说在这之前我就会被同化了……?

    无论是上述哪一个可能,都感觉离自己很遥远的样子呢。

    这么想着的我望着灰色的天空,突然有了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连天空都是灰色的,真是名符其实的,被神遗弃的地方呢。

    “派克——!”

    ……貌似是是在叫我?才醒过神来一节断肢就随着话音落了下来——啊啊混战又开始了。

    拿起已经打磨很久的刃器,加入了肉搏之中。

    肉搏完以后和其他一些孩子们分享‘胜利品’,当然,这些‘胜利品’是被那些出力多的人挑剩下来的,不仅难吃,而且以发霉发酵的食物居多——没分量,不管饱。

    吞咽下不可以被称作是食物的、有机支撑体力的物质。

    其实,这些食物真的很难吃,即使用吞咽,舌苔上却还是留下了苦涩的味道,可是……如果不等待分享‘胜利品’,想获得更好的食物的话,就必须杀人,自己去抢夺。

    ——可是我是不会杀人的,永远也不会的。

    我戒备着四周,一边打磨因砍到人骨而出现缺口的刃器、懊悔自己用力角度不对,一边忙着对自己说看吧,我还是我,反倒连浑身还沾染着血迹这件事都忘了。

    但是,我从来就没想过——我在肉搏中伤害到的敌人后果是什么,即使把整只胳膊都砍下来、即使把其肠子都拉出来了、即使……这些都被我定义为——‘是的,我只是在肉搏,我并没有杀人’——这个念头支撑着我。

    恍恍惚惚,脑中传来什么人的声音——

    ******

    六个月·

    “嗤——!”眼前的少年眸子澄澈,不可置信的表情使得清秀的面孔扭曲起来,我将刀刃更送进去几分。

    人体倒下去的闷声响起,我贪婪地连这肥羊的衣物都扒拉了下来,难得啊……连我这种交霉运的人也有这一天!

    ——这肥羊不仅是从外围进来的、而且是个富家子弟、最重要的是还有财物在身——这意味着我可以到商店去买不过保质期的食物了啊啊啊啊!!!

    自从知道‘派克诺坦就是我’(那时已经把猎人世界的语言学得差不多了)那天之后,我就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彻底绝望了,尼玛遇到库洛洛·鲁西鲁就是迟早要死的命啊……当时激动到连错手真把一个人弄死都忘记了。

    结果当天肉搏完全爆发了,杀了几个都不记得了,也是那天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得到真正的胜利品……

    完事以后不争气地又大哭了一场,终于承认了‘自己早已改变’这一事实,这次哭泣就连真·派克诺坦君也没来吐槽我。

    自此就毫不压抑了——麻木不仁这个本质彻底暴露——我早已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只是非要等到血肉腐烂的气息散发出来才肯承认罢了。

    最终我还是成为了一个流星街人。

    ******

    整一年·

    我又开始了掷石子这项运动,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其实很早以前就发现了,我天生就是练这块的料儿,但每利用这具身体的才能投掷一次,就发现自己的神智不清醒了一分,连带着真·派克诺坦君的动作也活跃了不少。

    这个现象意味着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当下就冷汗泠泠而下,决定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比较好。

    直到整整一年过去,自我感觉心智已经坚定起来,自己也已经有掌控身体的实力了,便又开始练习这方面了。

    万事开头难,真·派克诺坦君的强大我自然一丁点不敢忽视,于是练习过多而导致精神衰弱昏倒在垃圾山旁这,早已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但还是没预料那一只伸过来的、白皙而又带有厚茧的手……

    “呐,你是叫派克诺坦吧?你愿意做我的伙伴、跟我一起走吗?我名叫库洛洛·鲁西鲁哟。”

    醇厚如大提琴一般的嗓音沉沉响起,我身体没被夺回去的庆幸刹那间一干二净,像是魔怔了一般不能动弹——面前这个身影逆着光,于是我眼睛眩晕到不能直视,晕乎乎地一时大意就把手递了过去……

    ——他终是来了。

    “……好。”

    ————————————————————————————————————————————————————————————————————————————————————

    综上所述,我就这么把自己卖了。

    这个决定致使我一路上都苦逼着一张脸,我tm难道遇上了传说中的‘裤落落哥非铝合金狗眼不能直视的汤姆苏光环了’咩?你tm这是吗?是吗 =皿= !姐姐我还不具备免疫系统啊啊啊!!

    没办法,我根本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年龄啊,自然也就无法预测裤落落哥来邀请我的时间了,就连到底是不是要跟着剧情走这个问题都没来的及思考啊泥煤 tat !!!

    终于有人忍不住我的绝逼苦脸了:“喂,女人,加入我们就这么不乐意吗?要不是库洛洛在外围听说‘派克诺坦’这个名字多次,也许你就不小心被我碾死了呢,蝼蚁!”

    与此同时,一把小刀抵在了我的颈动脉前。

    不过……就飞坦小哥这个身高想碾死我?他还是说切了我比较有威慑力吧……

    这心内的吐槽我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脱口而出,但飞坦却突然像是毛了一样,杀气蓦地四溢开来,这时候他是真的想杀了我了!

    “咳,飞坦,住手,我想派克诺坦她并不是有恶意的,对吧?”裤落落哥又对着我绽放了他那白莲花般的笑容……h!

    刚刚叫飞坦来试探我的人不就是你吗?而我——不过就是选择性无视了你把我拉起来以后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吗?!你至于这么小气吗骚年哟!!

    你可以试探我,但不可以色·诱我啊裤落落哥!

    再说了你才几岁啊?!而且你现在和飞坦小哥一样高啊一样高!!

    吐槽完我正想默默捂脸,却发现一个脑袋正呈不规则状态非自然性抖动,且频率极高……

    见我用疑惑的目光扫视他,这颗脑袋马上迫不及待地与我分享,“呐呐,派克你知道吗?!刚刚飞坦发火,其实不是因为你一言不发哦……而是因为你在听到‘蝼蚁’这个词以后反射性地看了一眼飞坦的身高……噗噗噗,你真是太犀利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我没说出来嘛。

    于是飞坦小哥彻底毛了,这次目标却不是我,而是开始追着那颗脑袋上蹿下跳。

    “喂喂喂派克你也太无情了吧?我可是为了帮你解说而被飞坦追杀哟,你怎么可以不来救我呢!!”

    那颗脑袋一边抱怨一边朝我跑来,趁我不注意“咻”的一下躲在了我身后,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这个力度——我敢保证我要是挣脱的话,这件衣服会报废的!

    我狠狠地盯着那颗脑袋,那颗脑袋也可怜兮兮地努力瞪大眼睛看着我,翠绿色的——果然如我所料,是侠客。

    话说这家伙根本就没资格说飞坦小哥嘛,从刚一开始我就叫他‘那颗脑袋’,原因就是因为他五短身材,甚至比飞坦小哥还要矮一点,浑身上下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那颗大脑袋了。

    这么想着想着……一个想法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完了我快阻止不了我邪恶的右手了!!

    心动不如行动,因为身高问题,利用优势我轻而易举地就按住了飞坦的脑袋,再把飞坦小哥移到身后那颗脑袋旁边——然后,把一只手在飞坦小哥头顶上比比,再平移到旁边那颗脑袋上对比一下……果然,高出一点点。

    “哈哈~”库洛洛愉悦的笑声,“派克很幽默呢,侠客,你的舌灿莲花没有用了喔!”

    “哼~”飞坦小哥愉悦地哼了一声,浑身上下都掩不住傲娇的气息。

    “噗嗤,你这女人还蛮有趣的啊!我窝金喜欢你!”窝金酱乃说就说嘛,为毛乃巨大的手掌还要往我身上招呼啊喂 qaq !!

    我急忙用生涩的语言制止,“停、停!不……不要!”

    侠客本来还在一旁喋喋不休,“什么嘛,飞坦比库洛洛大两岁、库洛洛又比我大两岁,我比飞坦整整小四岁,矮一点很正常啊!从年龄上来看,我可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

    听到我说话,马上又蹿了过来,“呐呐呐!你刚才说话了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啊!!!——我知道了,你之前不说话是不是因为你不会‘说’啊!”

    ……聪明啊!!我之前只是说我学的差不多了,但仅限于听别人说——我自己可还不怎么会说猎人世界的语言啊!

    侠客童鞋,gj啊,现在快来解救我啊 (n_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