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五章
    ,[猎人]暗恋者!

    那颗脑袋真会那么好心……?

    答案是否定的。

    提前知道这个结果的我很快放弃了等待援助的想法,将身形稍稍往前一挪……窝金落下来的手掌不讨巧地恰好将某颗脑袋趁乱安我身上的天线砸坏,“咔嚓!”

    ……啧啧,壳子都碎成渣渣了。

    随即某颗脑袋的惨叫响起:“啊,我的一号实验品——!!窝金,那是我目前性能最好的天线了,啊啊啊,我咬死你唷!!!”

    接着我明显感到一束敢怒不敢言的目光扎在我后背上,晃晃悠悠,就是不能开口——不得不说,你自作自受啊,脑袋君 (n_n)~

    “上、上……上路。”我对着裤落落艰难地说,他这些测试的小把戏应该都耍够了,再玩下去就是对我的怀疑了,要知道姐姐我现在可是被你请来的,不高兴随时可以走人!

    裤落落笑着正想再说些什么,一道凉凉的声音插入,“库洛洛,她在对你不满,这个可没你想得那么四肢发达,别玩过头了。”

    幼时就初显规模的精致面孔预示着长大了该是如何的倾国倾城……是玛琪。

    就是这话的内容,让我蓦地有了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很是不爽。

    裤落落面色不改:“啊,我正想说呢,想必派克诺坦的能力一定很适合情报组。”

    我不置可否,看着抱胸不语的玛琪,眯了眯眼睛。

    上路了。

    停止玩闹后,旅团几只的样子已经都严肃起来(好吧,其实那些包子脸严肃起来的样子其实更可爱(^\\\\^) ),前进速度很快。

    通过裤落落一路上絮絮叨叨的说明,我也大概了解了,概括来说就是——这一堆人是嫌流星街不新鲜,他们腻了,想到外面去玩一场大的【喂!

    真·派克诺坦君本来就在流星街外围活动,而裤落落这一伙,貌似是从中心来的,一边搜集伙伴一路往外走,恰好就碰到我了,现在就继续往外走,直到——外面的世界。

    说到外面的世界时,即使是裤落落这个家伙眼中也隐隐约约有兴奋的光芒在闪,其他几只更不用说。

    外面的世界啊……我低下头,对于这个本来意义上我最熟悉的社会环境,如今倒有点陌生了。

    “呐……”我突然开口,“世界、外……外面、怎么……知道……?”

    裤落落表示理解,“你是问我怎么知道外面的世界的?是书籍啦!”

    “嗯……”问的就是这个!“书、书籍……哪里、得到……?”

    “呵呵,派克也对这个有兴趣吗?”

    我抬眼看了看裤落落一脸摆明等着我来问的表情,暗自咬牙:听我说这么断断续续的话就这么有趣吗你个渣渣!

    “嗯,是很有趣啊!”

    ———— =口= !!!

    “因为这样的话,和派克说话最多的人就是我了哦!”裤落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般答道,少年漆黑的眸子狡黠而明亮,却掩不住潜伏在那深处的漠然。

    “……………………”

    “咳!”飞坦小哥突然脚下一滑,遥遥领先的身影一晃。

    窝金疑惑:“库洛洛昨天晚上吃错东西了吗?难道是霉菌变异??”

    “噗~连窝金都能说出科学名词了,库洛洛你一雷人连单细胞生物都hld不住啊,哈哈!”侠客忍笑,“窝金,没事!库洛洛昨天晚上没吃坏东西,只是言情看多了,噗哈哈!”

    “库洛洛,太假了。”玛琪美女继续犀利。

    “啊哈哈是吗?”裤落落依然笑得十分自然,“只是看新同伴总是闷闷在一旁沉默地看着我们,我有点心急呢!对了,窝金,今天晚饭该你负责了!”

    “哈?!是吗,库洛洛——??我怎么记得昨天就是我呢?!”

    “你记错了,”库洛洛无辜状,笑着面向其他几只,“你们说对吧?”

    “………………”

    “………………”

    “………………”

    “哈哈!”大个子依旧笑得没心没肺,“那我就我吧!”

    没人吭声了。

    我也没说话,乐得有人帮自己抢晚饭。

    ——————————————————————————————————————————

    窝金酱的大个子果真不是盖的,抢来的食物还真不少。

    我跟着一群包子嚼食物,难得的体会了一下小资阶级的幸福。

    ↑注:已经从‘吞’进化成‘嚼’了,这食物的品质提高了不少哟

    也许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从没有人对她这般好的缘故——明明这一只只个头都这么小的说、明明一只只个性都那么不讨喜的说、明明一只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其中一只还是间接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的说)……却让她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貌似叫‘归属感’的东西,即使现在只是利益性质的——但按剧情来的话,他们会是伙伴的,对吧?所以她可以相信他们,对吧对吧对吧????

    就像派克诺坦你习惯于自己一个人生活一样,我原先的世界就是这样,人们总是相互依靠活下去的,所以这个情节我想舍弃也舍弃不掉哟。话说起来,我们难道不应该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状态吗?——为毛现在在这里相互吐槽捏 = =|||?

    喂喂派克你颓废个什么劲啊?!!难道和我抢身体就这么没挑战性么 =皿= !!

    靠之,她还真颓丧了,话说我真有真·派克诺坦君说的那么差劲吗囧rz……?

    自省过程ing……

    三口两口吃完晚饭,我在向裤落落眼神询问过要不要轮流放哨后(这丫貌似还不知道什么是‘放哨’,也是,手上没有食物的话,流星街人是不会对你感兴趣的——放哨啥的果然是上辈子电视剧的误导啊误导!),就靠在一块隐蔽处假寐。

    第二天奔波的时候我在心里算了一下,按现在的脚程,还有多久才能出去,结果最快是4个月,中途如果遇上什么下雨啦斗殴啦还要往后延迟不少时间(下雨呤湿衣服会使人体总重增加,为了避免体力消耗一般都停留在原地逗留个些时候)。

    另:没忘了加减乘除四大运算我应该庆幸吗rz ??

    胡思乱想着,所以没注意到前方的人都停了下来,而自己仍愣愣往前冲——余光注意到密密麻麻的黑影时已经迟了,是敌袭!

    身体只能自己按照惯性往前冲,顺手抽出刃器,冲进黑影里画了一个夸张的‘圆’,霎时鲜血四溅……

    我甩了甩因为急速抵挡冲击(人骨头可是很硬的哦,就算是颈动脉也要划得深才能切得断)而发麻的手腕,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只好将计就计了。

    *****旅团视角*****

    看到前面一团黑影时旅团几个都停住了脚步——他们又来了。

    在库洛洛还在考虑是包抄还是分散行动时,没想到这几天看起来最文文静静的派克居然径直冲进了包围圈,没过多久——一个血红的‘圆’就波散开来……

    啊,麻烦了,作战都打乱了……库洛洛这么想着。

    ——而且紧接着大个子窝金也已经“嗷嗷”地冲过去了。

    “啧啧,没想到派克居然是嗜血派的呢,对吧,飞坦??”侠客仍是笑嘻嘻,眼睛却没眯成一条缝——哟哟其实侠客骚年你也很惊讶对吧~\\(≧▽≦)/~ !

    “这女人居然冲在我前面,切。”飞坦无视侠客,只顾自己一个人不爽起来。

    ↑但不知道为毛,库洛洛感觉飞坦的不爽……好像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出快速的决断以至飞坦大爷他没有架打的缘故 = =|||?

    说着嗖地一下就没了身影,库洛洛伸手欲阻止——哎,别忘了人家窝金和派克个子都比你高好多啊,画个圈自然容易,乃行吗?

    ……乃把人家腿都砍了还差不多 = =

    ↑心知自家团员易炸毛特点的库洛洛好心的没有将这两句话说出口。

    ——————————————————————————————————————————

    我瞄了瞄刀刃上的缺口,冷汗刷刷地下,要不是后面有支援,我就得为自己今天的走神付出代价了……

    不过,今天的作战,貌似是一个很好的开头呢-w-

    而且,今天那群人,貌似是集体行动呢……难道是组织吗?战斗力不算高,应该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东西吧,只是但愿不是那个派来的渣滓才好……

    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这次我及时地配合,没有出纰漏。

    “好了,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库洛洛拍拍手,“那个……”

    其他几只都停止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们有妈吗?),静下来听裤落落说。

    “今天的还只是喽啰里的渣滓而已哦,大家练得还开心吗?大鱼还在后面,可不要力不从心了,死了的话我可不负责哟!”

    “库洛洛你开什么玩笑,就这么些东西,大爷我还没热够身呢,不够,远远不够,哈哈!”大个子最先表态。

    “切,你是在求我替你收尸吗?库洛洛。”飞坦小哥——gd jb~\\(≧▽≦)/~!

    “啊啊啊库洛洛我可是情报组的,是稀缺资源啊——求抱大腿啊啊啊!!!”侠客的脸立马哭哈哈,眼睛却碧绿碧绿地在发光,这小子其实兴奋着呢!

    玛琪早已经继续找啊找啊找妈妈之旅了【喂!

    我还是有点犹豫,“背后……势力、是……?”

    “长老团。”

    不妙的预感成真,我想扑街: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怎么,派克怕了吗?”

    裤落落仍是言笑晏晏——笑笑笑,看你裤子掉了还笑不笑 =皿= !!

    这次可是真不妙啊,要碰上老熟人了,啧。

    “对了,有谁会念力?”

    裤落落这个问题是一个跨度比较广的设问句,但眼睛却直直望着我一个人。

    我:“…………”

    ……喂我有念力吗?

    喂喂!不许忽视我!!

    擦,你存心的!

    再抬头库洛洛已经望向别处了。

    泥煤,什么跟什么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