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六章
    ,[猎人]暗恋者!

    这几天以来一波一波的攻击简直让人猝不及防,而且派来的人的实力和以往也完全不是同一等级的,并且最近已经到了夜间偷袭的地步了。

    我扶着额头,昏昏欲睡:我们这里的人都是有限的,长老团却想派多少人来就派多少人来……尼玛怎么不资源共享啊 =皿= !!

    算了,流星街这种无下限的地方早就没有公平可言了,我还在期待神马啊(捂脸……

    今天是大个子窝金守夜,那么坚实的臂膀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安心啊,大概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吧,打哈欠ing……

    凌晨两点半——

    半梦半醒间,总有点不安稳,睁眼以后惊呆了——血洒了一路,向左看去……是玛琪的!

    玛琪正靠在我肩臂上,呼吸急促,经过仔细观察是左肩受了重伤,失血严重。

    沉默了一会儿,知道事故与我脱不了干系,于是开口:“怎么回事?”

    玛琪的金眸亮亮的,明显是强撑精神:“……窝金守夜时打瞌睡,被他们闯进来了,你因为离窝金距离较近而被下了迷香,我们一开始也都没反应过来,还是飞坦第一个发现的……我刚才被砍伤了所以退出了战斗,顺便把你拖到这里来——咝!!”

    玛琪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让我很是受宠若惊(虽然是为了一次性概述情况以免浪费时间),至于后面那个“咝”,是我把她的衣服给扒了下来——她因为被砍伤肩膀一只手不能动,只能由我来给她包扎了。

    ——请不要有任何猥琐思想,这只是个萝莉,无论是哪个部位都还青涩得很,没看头的说(=。=),不过青涩好像也有青涩的美啊(望天……

    不过玛琪啊,你能不能不要瞪我瞪得那么恶狠狠啊,我知道你那双猫瞳很漂亮,不用再圆了啦 ←-←

    话说窝金酱,我看错你了【指!

    痛心……我是想到了你肌肉发达的四肢,但是没想到你那简单不会拐弯的脑袋啊——!!

    “呼——”破空声从身后传来……

    好吧,身后这一刀我是预料到了,但身体却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迷香的作用还没消失——我为玛琪包扎也是为了缓解迷香的药力,你以为我不想上战场去抽人泄愤啊——

    泥煤啊竟然敢给姐姐下迷香——!!

    卧槽啊这具破身体不是应该对迷香有免疫系统吗,我这怎么会昏迷呢?肿么会!!

    为毛姐姐为毛要欠人人情啊,还是个不好应对的傲娇萝莉,你就让我在地上装死不行啊!!

    ……………………

    ……为什么,我这么弱。

    抽出匕首抵挡来人的攻击,心里这么愤愤想着的我其实内心害怕不已……匕首上的豁口很多,可千万不要在这时候断了啊,我的命可就全靠你了啊!!

    冲上去厮杀,‘为什么我这么弱’这个问题一直在我心中盘旋,是啊,竟然因为有了团队就掉以轻心,竟然忘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

    为什么要修炼?

    为了变强。

    为什么要变强?

    因为害怕弱小。

    为什么害怕弱小?

    因为弱小会被人踩在脚底下。

    这些想法本已根深蒂固,最近却被忘却了,真是蠢啊……

    所以,即使死了也不能埋怨别人,因为都是自己的错。

    即使想要悄无声息地把这个人灭口,但自己迟钝的动作还是让他脱口喊出了重要的讯息:“巷子里还有——!!!”

    很快就会有人闻讯而来,但这是我的错……所以,不能把玛琪牵扯进来。

    我把玛琪藏在巷子里的阴影处,一边往她身上淋垃圾一边说,“对不起,这是必须的,在战斗停止之前都不要出声,如果我不能再见到你,也会把讯息告诉库洛洛,他会来救你的;如果我还有机会的话……一定亲自向你赔礼道歉,哈哈~”

    ……不得不说强装开心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而且我又不一定会死——派克诺坦你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啊(╯□╰)!!!

    不再说那些有的没的,“……还有,真的很高兴你保护了我,玛琪。”

    见金眸美人张口欲言,我连忙加上后缀,“——不管你是出于顺手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

    嘈杂的声音愈来愈近,我转身奔赴战场(要不要描写得这么英勇无畏啊喂!!)……

    身后隐隐传来玛琪凉凉的声线,“我预感,你不会死的。”

    ——真希望这是准确的第六感而不是安慰的话语啊 qaq ,再说了,难得我第一次把话说得这么流利这么顺畅,千万别让这历史性的画面成为最后一次啊 tat !!

    出了巷口才发现库洛洛他们的局面还挺乐观,只是人数多了点,貌似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我立马得瑟起来,还在心里编起了顺口溜:血它不停地溅啊,手脚它不断地飞啊,都与我无关啊~~

    还没读出来呢,——“擦,挂彩了!!”

    这一击可不轻啊,我中枪倒地,腹部疼得要死……哪个牛掰啊,从背后偷袭我竟然完全没发现……

    我被当成死尸一样地掠了过去,小bss继续向裤落落他们前进……

    原来是一个小bss带着一群喽啰啊……完了——胜算啊你别跑啊 tat !

    “库、裤落落……强、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好,裤落落只能空出点时间瞟了我一眼,小bss继续他坚定的步伐……

    不,说错了——他后退了两步……并且,停在了我的面前。

    tat !!

    “恩哼,就是你通风报信的?”

    ↑你直接走上前还需要我通风报信吗-皿-?

    紧接着一只脚踏上了我的腹部,以前的阴影后遗症加上现在的剧痛……我疼得就连想扭几下都不行。

    话说为毛又是腹部啊!!

    只是这一只脚,咳、怎么好比千斤重一样?!

    ……承、承受不住了!

    “咳咳,咳!”

    “派克——!”

    “派克诺坦!!”

    有什么红色的液体随着咳嗽喷了出来,尼玛居然吐血了……出于挣扎的本能我扣住他的大腿,很快我的手也被毫不留情地折断——

    “——啊啊啊啊啊啊!!!!!!”不是任何一个世界的语言,不需要用任何文字,只是哀嚎,只余哀嚎。至于为毛我叫得这么惨:本来折只手我忍忍也就过去了,他居然还把我的指节捏碎了——擦,你等着!

    而且刚才闪过的那些零碎的画面……

    小bss像是对我毫无兴趣了一样,就像扔下软趴趴的尸体一样,“啊呀,真是弱啊,讨厌,弄得我的手都脏了,恩哼~”

    指节钻心的痛,碎成片片的骨头就像是扎进肉里去了一般,更别提把自己支撑起来做什么手势了,但是刚才看到的讯息必须传达给库洛洛才行、侠客也可以……

    视线开始模糊了,虽说现在的疼痛让我知道昏过去才是幸福的,但是我还不想死啊!

    ……

    撑开了眼皮,却找不到焦点,用咳出的血在脸上某处划出一道血痕——拜托了,千万要看懂,我还想活下去啊!不知为何我笑的特别刺眼,明明都快死到临头了不是吗?这么地相信着自己能活下去,是为什么呢……?

    “啪……”——只能到这里了,再也没有任何气力了,啊啊啊我鼻梁骨是不是断了……

    ****旅团视角****

    ——可恶!

    玛琪不知道怎么样了,派克应该有成功地把其他敌人都引出来吧?而且刚才那个男人踩在派克身上的那脚威力之所以这么大,应该就是用了‘念’的缘故吧,不知道有没有伤及内脏,还有那声惨叫、派克不是疼到极致是不会喊出来的……

    库洛洛感到自己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淌,眼睛也被糊住了,涩涩的感觉令人难受的很。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不行,库洛洛·鲁西鲁,你要冷静,找出他的致命弱点,再击败他,好好想想,冷静下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像以前任何一次一样,冷静下来啊!!

    ……………………

    死死盯着面前的敌人,库洛洛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望眼欲穿。

    “呼、呼呼……”胸腔中那颗不规则物体跳动的声音实在太大,库洛洛皱了皱眉: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为什么,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观察力到底怎么了?

    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

    突然,一直在后方辅助他和飞坦的侠客忽然走近,库洛洛不解:“……?”

    “飞坦说派克刚刚很勉强地撑起来,笑得特别邪门,还用血手在脸上比划了一道不知道是啥的东西……”

    库洛洛想了想,“划在哪儿?”

    侠客皱眉,“貌似是眉心那里,飞坦之前试过攻击那里了,但那个男人貌似并不怕的样子……”

    库洛洛望了望正在拖延时间的飞坦,不知在想些什么,“……等等!”

    侠客:“??”

    “这个男人在战斗中有好几次擦汗都擦过了鼻梁对不对。”

    “……貌似是的。”

    “就是这个——飞坦理解错了——他以为派克并不是力气不够才在鼻梁上比划,其实他的弱点不是眉心、就是鼻梁。”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