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章
    ,[猎人]暗恋者!

    该有的自知之明还在,所以库洛洛几个在得手之后并没有逞强,只是看着男人有点磕磕绊绊的离开,也赶紧夹上自家同伴另寻地点养伤。

    如自己猜想的,玛琪躺在小巷冰冷的石板上,库洛洛打量了一下伤势,虽然嘴唇因为失血而发白,但精神还好;派克就不那么乐观了,她的右手手骨被碾压得很彻底,几乎全碎了,而且腹部还不知道还有没有伤到内脏;而且飞坦刚才在拖延那个男人的时候不可避免地被伤到了几处要害,所幸都不深;侠客虽然只是辅助,但也耗费了不少体力;窝金则负责把所有的小喽啰k掉,是目前状态最好的一个人。

    而自己,也没有乐观到哪儿去。

    一路上的过于顺利总是容易让年少的人冲昏了头脑,变得不知天高地厚起来。

    库洛洛·鲁西鲁叹了一口气,看来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态才行啊。

    “啊哈哈!侠客库洛洛你们都怎么了,一个个都蔫不拉几的!看的大爷我很不爽啊!”耳边传来的是窝金的嘲讽,并且还有迎背一拍——

    “啪!”

    ↑库洛洛暗自呕了一口老血:很好,新仇旧恨一起来……

    但面上却很快又换上温和而不可抗拒的微笑,“是啊,刚才那个男人挺麻烦的,但是下次一定会打败他的哦!……话说起来,如今这个情况是谁导致的呢?”

    像是真真正正在疑惑一般往四周望了望,最后库洛洛的目光落在了心虚的大个子身上:“貌似是窝金你吧……?”

    大个子正虚着呢,库洛洛这一说,马上就招了,“啊啊对不起啦!啊哈哈、下次我会注意的,啊哈、啊哈哈……哈……”

    “这样啊,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吧?这几天派克和玛琪就交给你来扛了,还有我们疗伤期间的安全……”

    “嗯,交给我吧!”大个子马上满口答应,眼睛瞪得溜圆,很是认真的摸样。

    “一个月的食物也都交给你去抢了。”

    “恩恩!”

    “嗯,说是这么说,但这次这么强的敌人也是托窝金你才碰到的呢,所以,就这些吧!”

    ↑看看!看看!这就是打个巴掌给个枣的最高境界啊╮(╯▽╰)╭!

    窝金感动得热泪盈眶,“恩恩!库洛洛,你对我实在太好了!还有那个男的——哼,下次再碰到他我来给你们作掩护吧,看本大爷把他打个稀巴烂!”

    看着窝金兴奋得又自己多加了一个附加条件,库洛洛却一点‘赚到了’的感觉都没有——啊啊刚刚窝金‘拍’的那下真得好痛(咬牙)……

    ***********我是接下来不和谐的分割线************

    某年某月某天(其实就是库洛洛他们遇袭的第二天啦-u- )·月黑风高杀人夜——

    “飞坦,你准备好了吗?”库洛洛凝着脸,手死死地按在咱家派克诺坦少女身上,沉重地说。

    “……”飞坦小哥白了库洛洛一眼,金眸里明晃晃的鄙视。

    侠客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双手也紧紧地制住派克的双腿,“那么,开始了哦。”

    “嗯,我来做指导。”玛琪一贯的谈定,抱胸看着三只包子动作。

    …………

    ——————————————————————————————————————————

    皮肉一点点被挑开,本来从外部看来右手只是呈现出血肉模糊的状态,但用小刀一挑开,鲜血立马汩汩地流下来,简直让人难以想象这么多的鲜血是从体积这么小的手指里流出来的。

    库洛洛见身下的少女并没有太大反应,于是果断让飞坦加快动作。

    生锈的小刀在血肉中穿梭,继续深入、深入……终于看见了星星点点的白色碎片。

    把白色的碎片刚刚取出来——

    “——啊、啊啊啊!!”

    即使是之前被挑开皮肉也没动静的派克诺坦现下却忍不住了,立时从休克状态中痛醒过来……

    毕竟,骨肉连心嘛。

    刺耳的尖叫并没有持续多久,库洛洛深知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飞坦,打昏她。”

    提取出骨头碎片的当事人哼了一声,干净利落地手起刀落……阿不不不不——是手起人昏!

    派克诺坦的头又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呃……那个,”库洛洛本想说让飞坦动作快点,但蓦地看见飞坦小哥脸上的表情貌似是兴奋(?)“那个,派克的骨头碎片要尽快挑出来再接上比较好吧……?”

    飞坦小哥收敛了一下表情,“废话。 ”

    ………………

    期间派克诺坦一共醒来五十六次,被打昏五十七次。收获了满地的血和接的歪歪扭扭的指骨,以及初次启蒙了飞坦小哥对未来审讯的兴趣。

    三只包子在忙完后都止不住地感到疲惫——这几只都不懂医学,除了库洛洛曾经看过的一些医书(这个算吗?),绝逼一次实践经验也木有,在胡乱捣鼓了一通自己同伴手指的详细解剖示意图,实在是身心俱惫。

    ——当然,除了飞坦,这货拿自己同伴的痛苦当乐趣、呻·吟当歌剧、抽搐的肢体当‘带有美感的不规则运动’,已经不属正常人范围了。

    “哟!库洛洛,我回来了!今天我抢到了食物和水哦,水待会给派克洗一下伤口吧!”大个子窝金的声音传来,库洛洛虽然很想抱怨一句‘窝金你声音这样大会把敌人引来的’,但是一听到食物,几只立刻两眼发光,也没什么力气再说别的了。

    总的来说,艰难的一天已经过去了。长老团不知为何并没有派人继续赶尽杀绝,或是没有找到他们??库洛洛觉得后者可能性太小,暗自摇了摇头,还是说在凝聚下一波更为强大的攻击?

    眸色渐深,库洛洛接着转头看向带有血迹、重度昏迷的派克诺坦——而且,为什么派克会知道那个男人的弱点?

    “呐,库洛洛,你也觉得很可疑吧?”

    “侠客?——是啊,而且,一个流星街人为何不会自己出生地的语言?这也太奇怪了吧。”

    “但是玛琪按她的直觉说派克诺坦没有异心。”

    “是啊,所以……”

    库洛洛悠悠收回目光,“有什么事,等人醒来了再问吧。”

    ——————————————————————————————————————————

    被放置在深巷角落的幼女微微瑟缩了一下,苏醒过来——看起来就像是在微凉的清晨,刚离开温暖被窝的娇弱的公主一样——当然,这要忽略其身处的脏乱的环境,幼女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迹,以及身周空气里难以忽略的腐臭。

    刚醒来就感到了剧烈的疼痛,一阵难以抵抗的剧痛。我狠狠咬住下唇,直到唇瓣流血了才勉强没痛喊出声。

    颤抖了好一阵,痛感才稍微减少了一些——当然,这句话是被感官所欺骗了的,实际上是因为人体习惯了疼痛,神经不再那么敏感了而已。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尽量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用周围的垃圾想想也知道,一定是左手伤口被狠狠调·教的事了吧,所以聪明地用右手去揉搓双腿、腰、以及脚趾。

    啊啊果然都肢体都麻了,流行街的冬天也快该来了吧……

    揉了近五分钟左右,终于可以靠自己勉强站立起来。

    虽然精神因为充足昏迷(睡眠?)而很饱满,但身体却是疲惫的,头脑也昏昏沉沉的,于是闭上了眼,用直觉避开了裤落落他们趴在地上的身体,酿跄着走出了这个巷子。

    其实,关于我闭上眼也能知道裤落落他们在哪这点我早已深深吐槽了许久:泥煤的我又不是玛琪,为毛会知道啊 =口= !

    我被吓到了!在确认裤落落他们没醒来以后,才确定是真·派克诺坦君在对我说话。

    吓?

    = =……

    ↑我就说,这家伙会因为我的吐槽而搭理我,简直就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嘛!

    哦,这样啊,我会念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哟。

    怎么,很惊讶我也会用大脑思考问题?——好吧也确实 =。= 只是之前能知道那个男人的记忆这件事让我想起了某些事情,然后就猜到了。

    等了半天那个家伙也没有回话,大概是没有想再交谈的欲·望了吧。

    撇了撇嘴,没有再像以前一样追问个不停。毕竟,人都是会进化的嘛。

    紧闭着的眼皮突然感觉到一片桔黄色(←-←其实关于这个我也很奇怪:为毛明明闭上眼睛了,在夜里就能感觉到一片黑暗,在光里就能感觉到一种类似于桔黄的颜色)……这可是今天上午我感觉到的第一缕曙光哟!

    惊喜地撑开眼,勾起一抹勉强的笑……

    ——阿拉阿拉,正是这种不经意的小惊喜,总能让人勾起对生活的期望呢。

    这种情景虽然被很多妹纸称为是小文艺并森森唾弃着,但大家似乎都忘了——正是因为之前被森森地感动了,所以才会在事后为这样的自己不好意思、更甚者则有点小害羞,反而矫情地故意用一种讨厌的口气来‘评判’它呀。

    所以表示自己早已不是妹纸的派克诺坦很谈定地承认了:她,被感动了,并欣喜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