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八章
    ,[猎人]暗恋者!

    好吧根本原因其实是——这么灰暗晦涩的生活环境,你还不准我来点阳光?

    而且再不自我调整调整,自己这种有了上辈子正常人生观的人,哪里比得了旅团这么没心没肺,能天天把肢体满天飞、人头遍地滚当街上买大白菜一样看着玩啊 =皿=!

    感觉到有人醒了,我回头,“侠客?”

    “哟,派克!你醒啦,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今天终于醒了,有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我看着侠客的脸心不在焉的听着,突然发现了什么,于是朝这颗脑袋招手,“过、过来……”

    那颗脑袋终于停止了他滔滔不绝的发言,“嗯,什么?”

    我不再说什么,只是招手。

    那颗脑袋的兴趣明显被吊了起来——看来这也是不会说话的好处之一啊……等那颗脑袋凑得足够近了以后,我伸手。

    因为速度足够快,所以来到眼睛前的时候,那颗脑袋只来得及后退一步。

    但之前我已有所准备,所以及时钳住了这颗脑袋。

    手指上前……

    “好、好……了。”

    “吓?”侠客一副傻了的样子,嫩绿色的眸子还蒙着一层刚睡醒的迷茫,“派克你就为了做这个??”

    “是、是啊。因为、有……有眼……”

    “停停停停——后面那个字可以不讲了!真的派克!”

    我住了嘴,看着侠客窝在自己怀里一副楚楚可怜的摸样,而且肢体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僵硬,这孩纸怕是吓坏了吧。

    侠客醒过神来,看看自己还被派克抱在怀里——而且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顿时不满了,但又不想让派克知道自己的意图,于是问,“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啊?”

    “侠客!……爱、爱干净……净!”

    这么天然地回答让侠客黑线了一下,抬眼正对上派克诺坦隐含笑意的眼,才确定自己被耍了。

    “派克!你有本事去抱窝金试试!”

    “没、没你可……可爱。”

    “喂!这么正色的回答我都木办法吐槽了!”

    “呐……侠客,谢、谢谢谢……谢了。”

    突然很认真的派克诺坦让侠客有点措手不及,本来磕巴得有点可笑的‘谢谢’也没有了搞笑的感觉。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派克诺坦,我要你教我念!”

    “……”

    这句话是别有深意的,我看着侠客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看样子侠客是肯定知道了我会念的,或者说至少知道了七八成。

    这么说裤落落也……不,最先知道的应该是玛琪才对。

    从刚才侠客的记忆来看,他对我的戒心已经有了——至于我咋知道的 = =……你还真当我刚才跟侠客是来玩亲密互动的吧?拜托亲╮(╯▽╰)╭!我才刚从生死边缘回来,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还肿么混!

    “我有……有念、念,但不会、不会……教人的、的。”

    “那你描述一下怎么使用的也可以啊。”

    “这个嘛,”手仍然搭在侠客肩上,搜索着他的记忆,“念可用‘燃’&t;来加以训练,任谁都有可能学会,因此是种通常不会让人轻易得知的技术。燃——是指燃烧心智的‘燃’,是用以学习念的这股强大力量的基础训练法。不过另一方面,当有危险人物察觉到念的存在时,可以加以隐瞒,是一项极为便利的技巧。修习念的方法就由这里开始,其又可分为四大行,分别是……”

    ——————————————————————————————————————————

    “行啦行啦,”侠客不耐烦地挥挥手,有点郁闷的说,“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是、是吗?真……真是、可惜了了。”

    侠客瞪着葱绿的眼睛,半晌才咬牙切齿地说,“派克,我真怀疑你是故意的。”

    我以纯洁无辜的眼神回望他。

    …………………………

    “派克醒了。”

    温润醇厚的声音响起,还有这个明明是问句的内容、却用陈述的语气来表达的习惯……我发射性地头皮发麻:裤落落听了多久了?

    点点头,没有说话。

    “说起这个来我也很奇怪,为何派克当时会知道那个男人的要害呢?”

    “…………”

    “而且刚才派克在描述‘念’的时候,语速实在流畅得令人惊讶呢,好奇怪喔。是不是因为在读取记忆,所以暴露自己语速了呢?”

    “啊!”一直在旁听的侠客童鞋惊讶地呼出了声,之后也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无言以对,感觉手心出了汗。

    略微停顿一下以后,黑发黑眸的孩童不打算给我喘息的机会,继续故作天真的反问。

    “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更该死的是他说这种话时还真有一种天真无邪的气质!

    我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死小孩:好吧,就算你是攻于心计、心思深沉、即使年幼仍然鬼畜无比的库洛洛总攻大人,老纸也要拿出成年人的气势出来(握拳) =皿=!

    微笑:“是啊,没错,我的能力是读取别人的记忆,如果裤落落酱接下来想问我为什么对侠客使用这种能力、以及我为什么现在讲话如此流利的理由的话……”

    和裤落落一样故意顿了顿,我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大:“——当然是因为好玩吖 (n_n)!”

    怕是还没见过我如此无赖的样子,裤落落的眼睛难得的不含任何一丝情绪,有点呆愣地看着我。

    “还有,裤落落酱真是把周围的人都当白痴吗?每次都用那种哄窝金的口气(大个子窝金:喂你神马意思 =皿=!)来问我话,害的我都不想回答,只好装结巴了。”

    肉麻地用撒娇的口气,“这些都是裤落落的错哦~”

    最后一爪子揉上裤落落死小孩柔软的头发,“还有,装大人可不讨喜哦,库~洛~洛~酱~”

    一气呵成。

    接着潇洒利落地无视侠客一副‘我被你xx了 =口=!!’、专属良家妇男的控诉眼神,转身就走。

    到了转角,我终于绷不住表情,靠着墙壁萎缩了下去……

    ——刚刚得意忘形过头了,揉裤落落头发的那只手是左手啊泥煤,疼死爹了 tat !!!!!!

    真是冤家。

    到了太阳高照的时候,全体成员再度出发。

    只是战略目标改了,当务之急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学会念,再朝着外围前进。

    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

    虽然心中有这么猜过,但这个任务落下来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麻烦。

    看看眼前几只贼亮的大眼睛,唔……玛琪是猫眼、侠客是双眼皮、裤落落则是内双、窝金是俩单眼皮,最惊艳的是飞坦小哥——丹凤眼唷~

    至于颜色嘛……紫的绿的黑的棕的金的,我龟毛地数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终于有人忍不住炸毛了。

    “你这女人在兜什么圈子,小心我把你眼珠给挖下来!”

    飞坦小哥一如既往的暴躁,世界一如既往的美好……要不是身处的是垃圾堆,我真想叼颗狗尾巴草躺在草坪上看天蓝。

    啊啊这个习惯真恶劣——别人越是焦躁我就越是悠哉 =。=

    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教‘念’,只是流星街的人骨子里都是骄傲的,我来‘教’他们肯定不乐意,强制打开他们的精孔又怕出意外。

    ——更更更更更更重要的是,我为了开精孔而耗费的念量该肿么算(我看这个才是真·原因吧喂 =皿= !),说不定先死的还会是我有木有?有木有!

    诺诺一声,“死了我可不负责哦。”

    侠客眼睛都眯了起来,“哈哈哈,怎么会呢~”

    我刚想感叹看见了金发的天使,丫脸却一瞬间黑化的极其狰狞,“放心,死了一定拉派克你垫背哦!”

    一爪扒拉开丫的脸,“乃娃娃脸做起来木感觉,要飞坦小……才勉强会有鬼畜的气场有木有!”

    “啥?”

    我嫌弃地瞥眼,“啧啧,不懂的人边去。”

    转眼看看,其他几个人的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坚定,让我连调侃几句都做不到,果然还是侠客可爱一点啊。

    站在几个人面前,我努力使念发散开来,这里请注意:是发散,不是集中。

    因为注意到自己拥有念以及开始训练的时间很短,一般都是在不得已时集中用来加强攻击力的。

    所以要我发散开来用念,实在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

    就像一个瘪三自己都穷得要去啃树皮了,还要逼他去抢银行一样。

    咳——好吧,我夸张了 =。=

    但是这真的很奢侈嘛雅蠛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