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九章
    ,[猎人]暗恋者!

    这几天真·派克诺坦君的沉默他妈的就是那传说中的暴风雨前的平静。

    我很清楚,虽然丫在前几章里的功能简直就像是npc。

    我总感觉不知道哪一次醒来,也许就是我被禁锢在这具身体里,或者直接在甜美的睡梦中灰飞烟灭。

    恐慌是有的,但恐慌有时候已经不仅是一种感觉,而是疲惫。

    是的,疲惫。

    恐慌是身为正常的我一种本能反应,但随着或多或少的变化,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疲惫、负担——对恐慌感到厌恶,但却又无能为力。

    但真因为无能为力,所以才更要使自己变强。

    直到我们终将到来的撕破脸那一天为止。

    ………………

    啐了一口,森森为自己的一言一行、心理活动、乃至于自己所左右不了的情绪都被另一个敌人尽收眼底而感到恶心。

    即使是现在,自己的心理也被她掌握得一清二楚。

    ——啧。

    念量的输出已经停止,脱力的感觉也好的差不多了。

    看看被我强制打开精孔的几只:哟呵,都还不错嘛~

    裤落落已经不动了,身上的念已经变均匀了——啊啊说实话真希望他死了;玛琪状态更好,都开始运用念来温暖肢体了(前几章说过了,流星街已经到冬天了);侠客也没事了,虽然念还有一点点外漏。

    那么剩下的,几个状况比较糟糕的就是,飞坦和窝金了。

    ↑窝金是单细胞生物可以理解,但飞坦小哥……不管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一眼扫过去就知道窝金出了什么问题,所有的念都在往外排,而不是往里收,这丫估计是理解错了、完全地。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用自己的能力搜寻了一下大个子的想法……果然是这样啊,望天囧。

    靠近念量仍然流失迅速地大个子,我尽可能大声,使他能够听得到:“窝金!!不是这个样子!”

    “你要把这层流动的东西回收!回收!你懂吗?——不是往外挤!”

    不过也真是的,这些可是他的生命力耶,往外挤难道不会因为感到难过而停止吗 = = ??

    ↑膜拜一下这只连自己身体状况都搞不清楚的蠢货tl…………

    焦急地看着窝金,也不知道我说的话是否能传达得到……

    不过明显我多虑了——丫一纯野兽派的,只要想通了逆转形势也快得很。

    后面的情形我没有再看,因为飞坦小哥现在的形势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头疼。

    金色耀眼的念就像阳光一样倾洒,虽然这在流星街是稀奇的美景没错,但这也显示飞坦小哥生命力已经自由地……

    ↑不过果然如我所料,这丫的念量是我们目前中最多的 =。=

    也就是说,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喂这话说得好没良心 =皿=!!

    = =所以办法还是慢慢想好了——至于为毛不故技重施用我的能力探查飞坦小哥的想法……

    不是我不试,试过了呀,根本看不到。飞坦小哥根本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

    封闭起来,也就是说谁都帮不了他?

    ……?

    本来我也就不是有经验的念能力者……刚才勉强能猜到窝金的想法已经是万幸了,要不然现在干脆就相信飞坦小哥那野兽般的直觉,在旁边看着领略一下未来彪悍人士的风姿好了?

    ——————————————————————————————————————————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像在给自己出题目一样:如果会去管飞坦小哥就说明自己怎么样,不管他就会说明自己怎么样blablabla……

    这种题目毫无意义,但我就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以为自己证明给自己看的就是真相,这样自己就会心甘情愿的被骗,被驯服。

    无聊之极也愚蠢之极。

    管飞坦小哥就说明什么?

    我心软了?我付出了真心?我把他当成了伙伴?我输了……?

    不管他又说明什么?

    我心硬如铁?我什么都不在乎?即使飞坦小哥死了也与我无关?我根本就没有被改变,我赢了……?

    什么都说明不了。

    我只是无目的地在逃避,甚至不知道在逃避什么、害怕什么、拒绝改变什么。

    只是盲目地拒绝,以为这样就能维持原状。

    以上表现统称为——人生的迷茫期【喂 =皿=!

    ……

    金色的念还在往外涌,我烦躁地撇开眼,变扭地装作没看见。

    ……嗯,天很蓝。(←其实是灰的 = =)

    ……嗯,鸟在叫。(←有鸟早就被抓掉吃了 = =)

    ……嗯,坦子在呻·吟。(←少女乃终于正视问题了 = =)

    默……………………

    ——啊天还是好蓝!(喂乃够了摔 =皿=!)

    到最后还是别扭地没有去看飞坦小哥。

    因为个人因素而对别人不负责神马的……我果然越变越糟糕了吗tl……

    当然,飞坦小哥也凭着他那野兽般的生命力撑过来了。只不过因为念流失过多差点ver了,变成了和其外表绝对相符合的柔弱儿童。

    而我,托这一天无聊时光的消磨,我发现念可以御寒和给予人身体所需的足量有机物质,也算是有所得。

    “派克……”

    “……”丫发呆中 =。=

    “派克诺坦!!”

    “啥?”转头?玛琪??

    “陪我去找食物。”

    “哦……”没有说出自己刚才的发现,我想知道玛琪的意图。

    ——————————————————————————————————————————

    “左边。”

    拳头破风而入,我闪身躲开,果然是左边……

    ————但玛琪你丫没告诉我是往左边攻击还是往左边躲啊(摔桌) =皿= !

    而当事人却挂着淡淡的表情,不时挥舞着手里的皮鞭,做着名义上的‘掩护’(←其实是想锻炼念能力 =_=)……

    是的,皮鞭。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我被震惊到脑袋当机、然后被骗去当苦力的原因。

    (s:原来一开始玛琪想到的并不是念线,而是念鞭。)

    ↑噗突然好想笑肿么回事啊哈哈哈哈哈哈~

    幼年女王配皮鞭……

    ——真心绝色啊有木有?有木有!太惊艳了噗哈哈哈哈哈~\\(≧▽≦)/~ !!!

    回忆结束,现在的我苦逼着一张脸在做长工。

    ↑或许……也许苦逼的并不是要对付抢食物的对手,而是必须苦逼的憋着笑rz。

    食物抢到手,和往常一样干巴巴地嚼下去,食不知味。

    坐在小垃圾山上,吃完的我耐心的等着玛琪。

    玛琪小小年纪就初露未来美人的端倪,明明是在吃食物,却能不自觉地使人注意到她一开一合的双唇上。

    ——说起来的话,这种樱红色的水润粉色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我最倾心的唇色。

    话说丫即使是在咀嚼食物的时候也是一小口一小口的,简直比我还不像是流星街的人。

    “玛琪,你为什么要吃得这么慢啊?”果然还是很好奇啊。

    “因为吃得很慢的话不是会给人一种其实食物很多的错觉吗?”顿了顿,“当然也包括我。”

    “玛琪也会中这种心理暗示啊,真难得。”

    “派克诺坦你才是,吃那么快的话不会饿吗?”

    “唔……我的想法和玛琪不一样啦。因为人类吃多少食物都会由身体分解成有机物质、均匀的摊分给身体的,而且这种食物实在难以下咽,一口把食物吞了也算是专属于我表达厌恶的方式吧。”

    “……”

    见玛琪不再回话,我突然开始诽谤自己刚才的说明起来:还有机物质嘞,我擦,泥煤的这个世界有这件事就很不科学好不好!

    因为念按理来说就是生命力,使用生命力怎么还会有越使用越彪悍、甚至还有延年益寿(例如尼特罗)的功效嘛!——这不科学 =皿= !!!

    就在我还在纠结这个与自己所学知识相悖论的小妖精时,蓦地,“派克你不是流星街人吧?”

    玛琪刚才说话了??我疑惑地望向旁边——

    “派克你,不是流星街人吧?”

    金色的猫眼犀利又美丽,极具攻击性,让人真想……

    挖下来。

    “这个啊……”望天,“算是吧,怎么了?”

    “因为派克刚才说‘这种食物实在难以下咽’了吧?难道食物不是这个样子的吗?”

    “嗯,一点都不一样。”我一字一句地说。

    要知道当初流星街让我最适应不了的,食物绝对首当其冲——一切只因为腐烂发霉的食物我以前从未尝过,安稳的成长环境让我从不知道什么是风浪。

    而流星街自然让我变扭得想死。

    腐烂、发霉、被血浸泡到腥臭的食物——而且有时候形势所迫,我不得不在刚抢到食物时就吞咽下去,和着周遭不时溅过来的肉末——哦,有时候还是残肢断臂(只是那个时候我就不是吃下去而是被砸昏就是了)。

    那是一段让我十分想屎的日子。

    如果没有以前的记忆还好,但是,它有。

    而且它与我现在所吃的食物形成鲜明对比,这才是重点。

    就好比说,突然让一个人在经历过天堂后、就坠至地狱,你会喜欢哪个?对哪个深痛恶觉??

    “那么外面的食物好吃吗?”

    依旧是淡淡的声音,我却觉得丫在激动。

    “是啊,天差地别。”

    “哦~是吗?”玛琪扬起一抹令人惊悚(木办法我从没看到过玛琪笑的样子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