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章
    ,[猎人]暗恋者!

    走的时候我有些犹疑:“不给他们带食物吗?”

    玛琪疑惑:“为什么要给他们带?今天又不是我、或你负责晚饭。”

    我默了,在印象中总觉得玛琪哪里都好,就是有点愚忠——额好吧,其实受影响,我一直觉得玛琪和裤落落有点小暧昧的来着 =。=

    面上却正色:“没办法,我比玛琪酱有人品。”

    玛琪挑挑眉,“人品是什么,能吃吗?”

    我一脸血,“给乃跪了,怎么冥冥之中有了一种被反调戏了的赶脚囧rz……”

    “……”

    ↑毫无疑问,从以上对话就可以看出,我的机油一号调戏对象一号吐槽对象一号已经粗现了 =w=

    日子就这么蹦跶着过去了。

    唯一让我感到不满的是裤落落让我每天必须在外面溜达!

    还美名其曰什么我的能力正好是情报这方面的,让我在外面观察长老会的人有木有追到这里来。

    但我就不信丫没有想到——就算我发现了长老会,但却被滚犊子的给掳了(或杀了),情报不还一样传递不到旅团这里吗!

    但我忍了。

    才怪。

    虽然很想淡淡一句‘做梦’把丫给打发了,但我深知这不是长远之计,于是便装出一副慎重考虑过的样子,再森森地以俯视丫的姿势答曰……

    “我的念能力还不太成熟,我怕使用过多导致精神受损,反而会影响以后的发展,但侦查这项工作我确实要担一份责任。”皱一皱森森为难且略带忧郁的眉头,“这样吧,我五天去周围逛一圈。”

    这话说得可圈可点,裤落落要是坚持让我去就是不为自己的‘伙伴’着想。而流星街人又都是利益至上主义者,裤落落不会不懂这个规则。

    双黑的鬼畜孩童没有思考多久,“也是,那就这样吧。”

    我刚想压抑这丫转性了,结果……

    “——那派克诺坦你出去的时候就顺便帮我们把食物问题解决了吧。”

    末了,“怎么样……?”

    我咬牙切齿笑,“好。”

    ↑别以为姐姐会放过丫的,于是,一个在生理上狠狠虐裤落落的计划在暗地里成形 =_,=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计划,我只是仗着自己比裤落落早了那么几天学会念,拼命在已有的基础上锻炼念能力,准备哪天凑他一顿。

    当然,要打着‘比试’的名头。

    噗噗我是不是变坏了?

    噗噗但心里这么欢快是肿么回事~

    ***********我是和玛琪练习的分割线********

    “啪!”

    念鞭从身边扫过,我险险躲过,本来准备还击的来着,但猝不及防的汗水落入眼中,让我恍惚了一下。

    玛琪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念鞭闪着危险的光朝我呼啸过来。

    躲肯定是来不及了,计算着从哪个角度被打中疼痛最小,借势在地上一滚,捏了几颗小石子在手心。

    被抽到的瞬间心里惨叫一声——果然是念形成的鞭子就是不一样,好疼 tat……

    玛琪一惊,像是没想到我会顺势抓住鞭子朝她袭来,但还是反应及时,堪堪在我来到面前时消散了念。

    我手中一空,身体往下坠,却嘿嘿笑出了声。

    手中的小石子呈完美的抛物线向玛琪心口前进~前进~~前进~~~

    “……”含混不清的闷哼一声。

    我心里顿时爽到爆棚,哈哈,叫你第六感作弊,姐姐一样藏着招呢~玛琪美人?

    ………………

    最终还在躺在同一个垃圾山上喘息。

    “咳、咳咳……”刚喘匀一口气,就忍不出发出一声舒服的喘息,“呼——”

    真的很舒服。

    就像是感官扭曲了一样,被对方狠狠揍到的地方变态地透出了一股快感,在痛的吸气的同时也觉着筋骨舒畅,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每个毛孔也运作了起来,不停的分泌着汗液,把皮肤上的脏污冲洗掉。

    额……就是不知道玛琪是不是也这么想?

    “啧,别把我和你归为同类。”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被看穿的感觉真差。

    “不……只是直觉你在想不正常的东西。”

    ↑这种说法比‘我被看穿了’这件事还更打击人啊喂 =皿= !!

    喘匀了,我突然笑嘻嘻地望着玛琪:“呐,玛琪酱,明天有惊喜哟~”

    玛琪闻言虽然有疑惑,但看到我一副得瑟的样子却又不想开口问了。

    久久等不到玛琪问,我撇嘴,“切,真没情趣,小心嫁不出去哟。”

    “嫁不出去是什么?”

    我就不应该没事找抽和玛琪聊天,捂脸tl……

    “喂喂你还当真了,就算流星街再闭塞、再与世隔绝,我也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啊,”玛琪缓缓扯出一抹笑颜,犹如纯洁无暇的安洁儿,“蠢货,耍你的啦。”

    我闭口不言,说一次栽一次,真心受够了——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尼玛我怎么老是被人玩的那一个 =皿= !!

    回到临时驻地的时候,除了窝金在奋力地猛捶大地(练习念?)以外,其他一切正常。

    我抽了抽嘴角,大地还没怎么晃呢,窝金的手已经血肉模糊了。骚年,你还有得练呢 =。=

    和玛琪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地到了‘床’前就倒了——本来以为自己还有精力找点吃的垫垫脱力的身体的,看来我远比自己所料想的需要休息。

    在倒向床的那一刹那,隐隐约约听到玛琪抱怨她被我压到了、我好重她快呼吸不了的之类的声音,嘴角上扬:人家才不是故意的哟~

    ……………………

    今天我哪儿也没去,就在裤落落身边看他习念。

    “呼、呼呼……”双黑的孩童喘了口气,有点不满自己的进度。

    太慢了。

    当然,焦躁的心情也有其他一些因素夹杂在里面的缘故。

    比如,旁边那个讨人厌的、比自己高、帮自己开精孔的那个讨人厌的女人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