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一章
    ,[猎人]暗恋者!

    收回自己高贵冷艳的余光,裤落落嫌弃地朝旁边撇了撇嘴,啧,标准的一副痴呆相。

    这么一想,裤落落觉得自己跟一sb计较实在是太损自己智商了。

    还是抓紧时间时间习念好了。

    ↑实力增强以后,想欺负谁谁谁那岂不是一笑而过的事!

    ↑哦不不不不,库洛洛你不能这样,你应该起带头作用啊!旅团是团结坚不可摧的不是吗?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真是罪孽啊(捂胸口)!

    ………………

    我浑然不知裤落落千回百转的心思,只见丫一招一式里透着的狠辣,渐渐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像以前看武打片一样——看的都是大腕们一整套的、拳脚相交的动作,个个呼啸生风。

    现在看到这么不美观、却招招式式都夺人性命的动作,心里却在暗暗叫好,计算着造成的伤害有多大,甚至跃跃欲试。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的攻击一定也和裤落落一样,甚至更甚。

    知道自己不断对比、乃至于回首过往的行为很讨厌、娘不啦叽得惹人烦(←喂亲爱的你明明就是女的对吧?对吧 =皿= !!)。

    但果然还是忍不住,人在遇到违背自己的认知时、第一个社会行为反应就是感慨。

    同时心里也在计算和这样的裤落落打,哪里用念优势会被发挥到最大。

    越想就越激动,估计裤落落对我已经具象化的视线已经烦不胜烦,终于在抹一把臭汗后,把手伸向我,“派克,蹲累了小心小腿麻痹才是,站起来吧。”

    想都没想,手如果伸出去肯定是落得一屁股栽下去的后果,以库洛洛的居心,我甚至想看看屁股下方有没有玻璃钉子啥的。

    一脸诚挚地抬头,“不用了。对了,裤落落,我刚才看你练习的时候有几处用得很不错,马上和我比试一下……”

    犹疑了一下,微微带上了点嗲音,“好不好嘛?”

    一直没什么动作的裤落落突然定定地看着我,黑色并不浓郁的瞳色很空,我有点发毛:次奥,恶心就直说啊 =_=

    “可以,什么时候?”

    我看了看裤落落现在的状态,汗流浃背、呼吸粗重,就差腿脚抽搐了……显然我期望的就是这种状态~

    “现在好了。”

    我微笑,下一秒出拳。

    理所当然被躲过了,所以我出拳力度也没多大。

    别看裤落落耗费了不少体力,丫从某一种意义上还活动开了拳脚呢。

    不过呢……

    下一次的出拳擦过裤落落的太阳穴,速度比上次的扫腿要快很多,形成的鲜明落差让裤落落有点失神。

    虽然没有正面击中,但还是够他受的了吧。

    我嘿嘿笑,当裤落落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开始临时抱佛脚——用念活动肌肉。

    那个扫腿的速度很迟缓,是我故意用来迷惑裤落落的。

    下一次则是给他一个措手不及,不过没想到真的打中了,真lucky~

    可惜没附着上念,啧啧~

    “为什么不攻击心口?那里应该更容易造成眩晕吧?”

    裤落落明显无压力,都有心思提问题了。

    我淡淡回答:“对你的身高估测有误差呗~”

    “……”

    ——————————————————————————————————————————

    我紧接着:“还要继续吗?你的体力耗费得不少。”

    其实玩玩就好,真惹毛了我以后也不好过。

    ↑说白了,尝到甜头就撤吧,我还是挺忌讳库洛洛的

    ↑话说这个认知好kus =。=

    裤落落挑挑眉,“现在知道我耗费体力了?”

    “你没被我打中我怎么知道你耗费体力了呀。”←我自己都觉得这话挺欠揍的 =。=

    “……”

    “……”

    “派克诺坦,我不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裤落落突然摆出的这幅架势让我很惶恐,小言男主台词啊喂!

    “但已经承认对方是伙伴了,就不要因为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情绪闹事。”丫蹙起的眉头仿佛在诉说我有多么无理取闹。

    我眨了眨眼,“说实在话,裤落落,我对你也没啥大意见,只是……”

    裤落落对我适当的停顿表示了兴趣,示意我继续。

    “——不要妄想掌握所有人的心理。”

    “所有人都有些不想让人知道的东西,你也是一样。但你同时也知道想要控制一个人必须知道其心理,这很好。”

    “但是……”说到这里我耸了耸肩,“很不幸的是,我很不喜欢你的方式,所以——即使你想知道,也请做得无声无息,不要让我察觉就好。”

    “……………………”

    “哈哈哈,”裤落落突然笑了起来,“只是这样而已吗?”

    “只是这样而已。”

    说完转身就走,其实和库洛洛这样剖开来讲让我很不习惯、非常的。

    简直别扭极了。

    ↑姐姐果然还是适合呆在猥琐吐糟相互调戏激情四射基佬遍地机油满街星球有木有 =皿=!

    ——————————————————————————————————————————

    ………………………………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快。

    又一次我和玛琪练到筋疲力竭。

    ↑还记得第一次我跟玛琪尝试了这种方法以后,发现念量果然有所增长。于是就像自虐一般、将这种斯巴达模式进行到底、打到最后每一次都像死猪一样昏昏沉沉睡去才罢休。

    今天难得是我先醒来。

    迷迷糊糊地推了推玛琪,打着哈欠,“玛琪酱,今天该你准备早饭了哦~”

    没有得到回应。

    疑惑地低头,却不知不觉看的很专注——玛琪刚刚醒来的样子,明明视线没有聚焦,但眼睛却呆呆地张得老大……

    好可爱。

    就像猫咪一样。

    “呀呀呀呀~!!!”还是没忍住、狼性大发地扑了上去,抱住了玛琪,真是太可爱了喂!

    还有我这辈子最喜欢的生物就是猫啊喂!

    着卖萌啥的、绕着你的小腿磨蹭撒娇啥的、做了坏事大眼睛讨饶时耳朵会垂下去神马的…………!!!

    不要太可爱了好吗~\(≧▽≦)/~!!!

    “呀呀呀呀受不了了~!!!玛琪酱好可爱~!!!眼睛剜下来送我吧好不好!!!不不不不————还是留着吧,也许只有在玛琪酱身上才好看,挖下去就不美了有木有!可是果然还是很想要啊!!!嘤嘤嘤嘤好难抉择肿么办(≧v≦)~~!!”

    玛琪被我闹得不行,此时已然完全清醒,微恼地制住我还在乱动的身躯,“不要命了吗?”

    情绪稳定下来后才发现,玛琪不知道从哪摸来的针戳进了自己的脖子,一开始只感到微微刺痛的感觉,到后来简直像是受不了控制似的,拼命想要咳嗽,我甚至开始怀疑针是不是把气管戳漏气了。

    嘴角病态地咧到最大。

    ↑我的习惯:越是糟糕的形势或是状态情绪反而表现得愈加高亢 =。=

    “玛琪酱一定要稳~稳~地抽~出~来~哦,要对人家超~~温~油,不准弄~痛人家那~里哟”

    故意用暧昧的字眼来调戏玛琪酱,果不其然,怒其不争的美人发怒了。

    ↑玛琪酱的习惯:越愤怒越冷静,从某一种意义上和我异曲同工唷~

    针被猛地抽·出来,我皱了一下眉头,要是不故意那样说的话,照刚才的情形,我还真怕玛琪酱想埋·在里面一辈子了。

    迅速捂住伤口,虽然伤口面积很小,但我怕伤到了什么地方、尤其是咽喉。

    接着就是一阵不受控制的猛咳,直到地面上出现了血星我才停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是该清醒了,至少这些血是我咳出来的,不是从脖子那喷出来的,不是吗。

    清晨的倒霉就像是一个标志。

    而我也隐隐约约像有预感一样,总感觉有小恶魔似有若无的呓语在自己耳边响起:lets plaame,itjustart.

    itjustart.

    startstartstartstartstartstartstartstartstart……

    甩甩脑袋,我试图把被这种装b的台词恶心得给激起来的鸡皮疙瘩甩掉。

    话说起来,这种台词不是应该出现在某些不和谐bl□游戏、情趣□开始前、小攻一边甩着皮鞭一边鬼畜笑着的场景里吗 =w=???

    一边吐槽自己,一边咝咝地抽着气,伤口好疼。

    可怜的我现在还要出去巡逻……天杀的裤落落 (︶︿︶)!!

    眼睛恨不得变成可360°转动的,我是真不想动脖子啊,总感觉伤的不轻……吐艳,玛琪酱用太大力了啦 qaq!

    说是这么说,当视线里出现了这几天一直防着怕着的目标人物时,我的嘴角还是狠狠地抽搐了好几下,接着认命地转动脖子数数。

    一、二、三……

    越数头越疼,喂喂不是吧,偏偏挑今天来,今天我状态超差的啊 (╯□╰)!!

    抱怨着,天真的我这时甚至还以为有时间去报信,然后和裤落落他们一起跑路。

    “牙嘞呀嘞~这里有一只落单的小猫咪呢!长老大人快来看唷,哦呵呵呵呵呵呵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