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二章
    ,[猎人]暗恋者!

    虽然很想不负责地说,我看见一抹妖艳的红以后就华丽丽地昏过去了。但事实却是……

    ——这几天的苦练起了不小的效果,以至于我能迅速地躲过 =。=

    于是少年白皙的腰肢首先跃入眼帘。

    是的,就是腰肢。

    话说这小腰简直白得不可思议!比我这个生理结构为女的有机生物都给力啊喂 =皿=!!

    ↑不不不不派克诺坦你肿么可以这么没出息呢 !至、至少……至少要看完全貌再羡慕嫉妒恨呀有木有 =皿= !!!

    ↑不不不不不对!上面的,点完全搞错了吧喂 =皿=凸!!!

    好不容易从自己的吐槽点里挣脱出来,我认真的开始思考,为毛会是腰肢捏?难道飞坦过来帮我把他分成俩截了??

    然眼前的人却用行动告诉了我答案。

    少年的头像是从地底下探出来的一样,“咦?猫猫果反应挺迅速的嘛◆~”

    ……我这才发现丫刚才貌似是在边下腰边通风报信??

    囧rz,这也太奇葩了吧我擦!

    猛地一惊————貌似自己的情绪从刚才起就波动挺大??

    速战速决吧,报信才是正事,反正对方也就一个孩子(←_←没记错的话女主这货也是小孩)!

    因为心里着急,所以不管不顾一拳打过去……

    ————“咯、咯吱吱……”

    “哼……唔!!”

    要是平时我一定会这样评价:“哟呵~很够种的惨叫嘛,就是有点像ml时发出的呻·吟哟~”

    此时却没这个心情……只因为它是我自己发出的。

    岂可修,轻敌了……

    虽然拳头在被对方抓住时已经自我保护得攥成很紧(攥得紧骨头不容易受伤,派克诺坦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使用者一般都是像窝金一样的力大无穷者 =。=),但骨头传出的哀鸣说明再这样下去也许真的会裂也不一定。

    凝力扫腿,带了念的力度终于让眼前这个bt小孩松开了对我的禁锢。

    “哦呵呵呵、呵呵呵呵!!今天我的心情很不错!!!因为遇到了猫猫果,我的一整天都不会暗淡无光了呢~!!!!”

    心有余悸的我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注意着敌方动向,发现眼前的bt小孩羊癫疯了一样大笑……

    此时我却没有了悠闲吐槽的心情,泥煤这可是变态+奇葩啊(‵′)凸!!

    可重点是,怎么被我给遇到了啊 =皿=凸 !!!

    bt还在大笑,笑声高亢而尖锐。

    我猛地冲了上去,“啪!”

    拳头和*摩擦的声音。

    bt似乎没来得及作反应,我大喜,一拳一拳更是揍得不亦乐乎。

    “哼……哼哼……”

    直到听到了多处骨折声我才堪堪停下,自己全身汗如雨下,眼前的bt却在愉悦(?)的哼哼。

    ————我擦没错真的是的哼哼吧喂 =口= !!

    “哼哈哈哈哈~哼……”bt嘴角勾起的笑牵动了伤口,疼得直抽气却仍在笑,“今天实在是太惊喜了!!猫猫果,你简直太棒了哟!!”

    “棒……棒得我简直想把你吞吃入腹哟!!”

    嘴角抽搐了好几下,少年眸底的冷光让我不寒而栗。

    冷汗悄然而下,刚刚bt小孩的眸子竟然变成了金色……是我的错觉吗?

    话说起来,从刚才开始就是,一直由这个家伙掌握着主导权呢。

    就连被我打得鼻青脸肿、多处骨折时也是,他一直都在压制我。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那种状态——这个bt小孩不同于我的那种为了生存、为了利益而战的状态——他好像是在完全享受着战斗。

    享受。

    也正是意识到了这点,我才真正开始从心底开始惧怕的。

    流星街不是没有战斗狂,只是战斗狂一般意味着强者。

    只有强者,才会在不需要为了生存、吃食而烦恼的情况下,真正的去享受战斗、享受战斗本身所带来的快乐。

    喂喂眼前这个家伙不是吧,竟然是天生的战斗狂呢。

    从精神层面来说,我差于这个家伙不知道多少呢。

    真是可怕的小孩。

    …………………………

    没时间再惊讶,等念消耗过多带来的疲惫感消失,我转身就跑。

    可惜却没这个机会了。

    不知从哪来的手刀干净利落,我几乎没什么防备就软软趴下。

    擦嘞,今天的高手是大白菜吗,咋打哪都有卖的呢 =皿= ?!!

    ………………

    ——————————————————————————————————————————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腐臭难闻又潮湿的地方。

    目前能得知的只有这些,没办法,眼睛被蒙住了。

    静默了大概有30分钟,我才勉强确定这屋里没有监视我的人。

    这样来说的话,现在应该是乌漆抹黑的仓库或地牢吧。

    这么一想终于敢用念了,本来不敢用是怕别人发现我会念这件事——在刚刚那30分钟里,我已经想清楚了:如果裤落落他们没有被抓进来或者自己发现敌情放弃我并跑路的话,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能力了。

    一想到裤落落他们有可能自己跑路,我的心阵阵的刺痛……咳,开个玩笑——雅灭蠛!!别打人嘛≥﹏≤——事实上我居然很平静,本来也就是啊,这些天来的相处中唯一让我有点舍不得的就是玛琪酱了,毕竟别的人几乎都怎么接触的说 = =

    咳、说正题,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我的念能力了。我这几个月里,一直致力于开发武力方面的,但作为结果来说还是没有避过长老团他们……

    唉,该来的总是躲不过去的,我怎么还抱有这种侥幸又愚蠢的心理啊rz……

    呃,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我的念还有很多可开发的地方。

    ↑卡迷(神)sama,拜托了,一定要让金手指在前方等着我撒 >_< !!

    活动了一下手腕——发现绑的并不松,于是尼玛劳资顿时就纠结了!!

    你说我是挣脱还是不挣脱还是挣脱它好呢囧?

    挣脱的话,怕下次只会被绑得更紧,到时候不要说被绑了、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可以让我成为植物人——别说身体了,连意识都丧失了;不挣脱的话,又与之前和bt小孩打架时表现差异太大,让人觉得我心思九曲十八弯而加强防备的话……那更不是我想要的 =_=

    当然……我吐一口浊气把头往地上灌去:也许人家根本不把我这种小人物当回事,招供我说就算了不说直接就把我先奸后杀了也不是不可能有木有?有木有啊 tat!!

    综上所述,最后我还是挣脱了那根如履薄冰又坚韧不拔的绳子。

    ——亲,挣脱有惊喜哦!

    脑海里隐隐有提示音一样的东西响起,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将念凝在眼睛上环顾四周的我腿却差点软倒了。

    次奥,还真是你他妈的惊喜啊。

    虽然闻到了腐臭,也想到了尸体。但我没想到有那么多的蛆虫都钻入了侠客腐烂的手臂。

    说白了,我没想到侠客也跟我绑在一起,而且还是这副惨状。

    凑上前,我深吸一口气将手放在侠客完好的肉上开始搜寻我需要的情报:尼玛姐刚想开发新的念能力,侠客就送上来了,放过他我、我……我我我——简直白瞎我这个人啊!!

    …………

    记忆来得很汹涌:侠客本来是和裤落落他们待在一起的,后来敌情迫得他们分开作战。侠客和飞坦一组,结果飞坦被一个天外飞仙……咳、是牛掰给砍了,立时倒地昏迷不醒。

    飞坦目前在我们之中速度是最快的,侠客也不是傻子,心知飞坦都被限制行动了他逃跑肯定也是无意义的。

    ——可是就这么束手就擒好像不符合流星街人的性格(?)

    还没想完呢,只见天外飞仙……咳、不对是牛掰啦,他呼啦一下把浑身是血的飞坦小哥提起来,然后把手伸进了飞坦脑袋里,透明的指尖还在空气里清晰可见……我擦没看错是真伸进去了!

    ——结果尼玛那只手还搅了搅 =口= !!

    ↑喂你当那是面粉搅搅就能糊成一团吗摔 =皿= !!!

    ……结果飞坦小哥真的糊成一团了,他的记忆 =。=

    因为紧接着牛掰就满意地说:“嗯哼,乖孩子、乖孩子哟~那么,去把那个金头发小鬼右上臂最漂亮的一块肌肉给我挖下来,我想吃的说~”

    后来的记忆就读取不了了。

    …………………………

    揉揉太阳穴,剩下的估计也就是飞坦一脸装b地剜了侠客一块肉,结果伤口又被脏污感染、最后变成现在这副腐烂生蛆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