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三章
    ,[猎人]暗恋者!

    “啊啊啊……”抱头哀叹,”现在如何是好啊。”

    带侠客一起探查敌情神马的先不说,先把腐肉割下来、简单处理一下吧。

    毕竟再这样下去,这只手真的会废的。而且敌人把侠客带回来而不是当场就杀了他,肯定是侠客对他们还有价值的缘故。

    侠客身上的绳子一样绑的不松,我却一样的纠结。

    叹了口气,认命地将绳子绑得更紧,特别是烂肉那块,同时在心底向侠客说声对不起:临时的措施只能做到这样了,挖的时候太疼可不准咬人(尤其是自己←_←)的说。

    也许是因为自己同样经历过这样的苦痛,所以在对待同样的侠客时特别温柔。

    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深知这个道理的我体现温油的方式是……

    “……哼!”小狐狸又把嘴中的骨头咬得更紧一点,牙龈似见了血。

    我手一抖,却反而加快了速度,“忍着点吧,再咬紧一点点的话,小心乃的唾液和蛆虫合·体的说。”

    ↑话说这里的蛆都多到神马地步了喂!连人骨头里都有啊喂 (╯□╰)!!

    ↑还是说它们就是那传说中闪瞎无数铝合金狗眼的玛丽苏妹纸、为了等待这一天不辞千辛万苦了化身为爬虫类只为与侠客酱合·体 =口=??

    咳。

    其实自从我第一刀切开皮层组织(就是开始切肉ing)以后,侠客突然嗷了一嗓子出来,那声音太过瘆人,以至于我差点没把伤口扩大。

    又慌又气又急的心态迫使下,女王范彻底破爆发,‘唰’的从地上抄起一根骨头塞丫嘴里,“……给我安静。”

    有汗水滴到侠客的伤口上,我能感觉到手下被压制的躯体的震颤,和自己被放大到无限的心跳声。

    ↑果然还是好紧张肿么办嘤嘤嘤嘤嘤嘤嘤 qaq。

    隐隐约约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开始猜想是不是有可以当作食物的老鼠在爬。

    灰色的念附着在我眼上,我想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很怕人,与此同时,紫黑的腐肉正大面积大面积地消失。

    快好了。

    最后一刀落下,“呐,侠客,我们马上就有下酒菜以解你心头之恨了哟。”

    “……”

    半晌没得到回答——喂喂喂,没那么疼吧(挖鼻)=。=

    “喂,”手抚上金灿灿的脑袋,刚恶意性质地捣了捣,“……唔!!”

    ↑擦这就叫先声夺人么岂可修 =皿=!

    我一脸血地瞪着那小白眼狼,你咬我作甚啊!!剜你的是飞坦小哥吧魂淡!!而我,是救你的恩人、恩人好吧凸=皿=!

    想死命地晃使侠客眩晕、但却更怕自己的肉先掉下来——次奥,丫咬得真紧,好疼嘤嘤嘤嘤!

    “放开,”真的有点火了,“不然老纸弄死你。”

    “……”

    ——————————————————————————————————————————

    感觉镶在我血肉里的利齿微有松动,使巧劲挣脱。

    反手就是狠狠一敲。

    呯的沉重闷响并没有让我解气多少,伸出两个指节使劲碾压侠客的下巴并把他拽过来。

    “喂——你!”

    “………………”

    我眨眨眼,我看错了,侠客眼里是泪??

    嫩绿色的眼睛因为泪看起来更加晶莹,眼角也因为垂下来也显得很可怜的样子,再加上咬在下嘴唇上的乳牙……

    ↑好吧我承认我其实有点忍不住心里大叫‘卡哇伊’然后抱上去的冲动,艾玛十足的诱受啊有木有?有木有!

    “…………”

    愣了一阵反应过来,这么黑的环境里他怎么可以确定我能看到泪水,不会是做戏吧……?

    本来是想用能力直接看记忆找答案的,但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没心情再追究了,“啧啧。”

    暗自唾弃自己一声,拉起侠客就往前走。

    “还吃不吃了?”

    软濡得有点过分的声音,“……啊??”

    “……刚刚说的‘下酒菜’啊靠!”

    ↑我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被耍了 =。=

    走了不少时间,却一直是在这个房间里打转,到处都是死人或半死的人,我这时才想起来问侠客。

    “你怎么来这里的?那个伤口疼痛是足够了,但还不至于休克吧。”

    侠客嘟囔了几句,显然不怎么配合,“你又是怎么来的?”

    “啊,我被打昏然后带到这里的。”

    见我这么爽快地承认了,他犹疑,“一个伤口也没有的?”

    “……快说。”

    丫见我终于有点动怒了,“不知道,好像是飞坦他准备再补一刀的时候脑袋磕到硬物上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无奈,现在在这里,貌似能相信的只有侠客了。

    “不知道,但看飞坦被催眠的样子,我很担心窝金。”

    “为什么是窝金,而不是玛琪或裤落落他们?”

    “虽然库洛洛脑袋很聪明,但从战斗力上来说是窝金被控制最麻烦吧,飞坦已经被控制这一点就已经看出来了”

    “也许吧。”

    “…………”

    两两相望无语了一阵子,我又问,“你说我们是现在想办法冲出去还是待在这里保持体力?”

    “我觉得以我们现在的战斗力,长老会碾死我们都不用一根小拇指的。”

    “但是……”

    “——但是不反抗就这么等死更加恶心。”

    说着,侠客摆出了一个咧嘴的表情。

    “对了,以前你们和长老团的过节是什么?”

    “嗯……?”侠客装无辜,“看得出来吗?”

    “啊,很明显的说。”

    “呃……就是以前在那里做手下神马的、被库洛洛策反盗窃了怎么走出流星界的机密神马的、最后直接单干了神马的 rz”

    “噗。”

    “你别笑!乃的过节捏?快说快说!”

    “……噗,不得不说,听了乃的经历之后,我觉得我的终于能够说得出口了,原来你的比我狗血噗╮(╯▽╰)╭ ”

    “你快说不然我待会儿、不,马上就掐死你-_-#”

    “唔,也就是以前在长老团的手下那儿做手下神马的、最后单干了神马的。”

    “喂乃首尾呼应么魂淡 =皿=#!”

    “没有……真不骗你囧。”

    “…………”

    侠客明显是不想再和我这货再在这个问题掰扯下去,“你觉得他们会对我们怎么做?”

    “最差情况是全员洗脑。”

    “我估计也是,既然没杀我们,肯定就是要用我们,”说到这里他抬头望我,眼睛亮晶晶的,“这么说来我们的能力对长老团来说并不是毫无威胁??”

    “好像是耶。”抹把汗,赶脚自信找回来一点。

    ——怕的不是自己被利用,而是怕自己没有被利用的价值。

    稍微安心了些,似乎能入睡了。

    在意识去找周公的前一刻,我想侠客是不是和我一样,都对‘强到无人再可以随便鱼肉我们’这个目标更渴望了一点。

    ——————————————————————————————————————————

    被叫醒的方式很不温柔。

    虽然这也在自己的意料里。

    望向旁边,侠客也一样苦逼兮兮地看着我。

    不管再怎么说,被当成小鸡崽儿一样拖着向前‘爬’的赶脚确实不怎么好。

    拖着我俩的是一个壮汉,肌肉在皮肤上纠结成一块块的,就是不知道人会不会跟外表一样粗枝大叶。

    如果现在攻击他的小腿肚的话会不会成功?不、不行,手里没有刃具的话不能保证脚筋一定会断,光用拳头的话太冒险了。

    记得好像蒂奇顿(不记得请回顾呃……第几章来着rz,貌似第四章?)好像就是这么死的——加了念的拳头是打进了肉里,但对方在疼痛的同时居然自虐地用肌肉夹紧了蒂奇顿的拳头、从而固定住了他——紧接着对方的一击干净又利落,骨头都配地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啧,死得真是太惨了。

    时间消磨中很快达到了目的地,刚打开某个房间的门就被粗鲁地掼到了地上,想抬头却被人踩在头上,反复碾压。

    草泥马啊!

    ↑劳资自从百八年前就没被人踩过头了有木有 =皿= !

    “哦,这就是那个小女孩吗?”踩着我的人饶有兴趣的问另一个。

    ‘那个’俩字被加了重音,让我本想忍耐下去的想法被颠覆,转而激烈的反抗起来。

    “到现在还是这么不乖啊!”感觉踩着我的力道加重,直至一动不动,脸颊和地面严丝合缝。

    另一个更为轻佻的声音,“啊,就是她,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西索被同龄人打得这么惨呢。”

    “呵呵,一看就是个易激怒的小鬼呢……”踩我的人似在思索什么,我则趁机挣脱开来对着他的小腿来了一口。

    “——就是你打伤的侠客?!混蛋!我要杀了你!!!”

    “哟嗬,还是个没被驯服的小野猫呢。”被我咬的人看似不动怒,只是挑了一下眉,紧接着……

    “啊痛!……啊啊啊啊!!!”不出所料剧烈的疼痛袭来,我几乎叫得失声。

    又一次和地面接触,只是这次是被刀盯上去的。

    侠客瞪大的双眼就这么映入了眼帘,像是在疑惑我怎么突然这么嫉恶如仇外加热血脑残,又像是在骂我咬错了人。

    我几乎咬碎银牙,真的好疼嘤嘤嘤——既要扮单蠢还要来点什么反抗的小动作让人相信我是个傻逼没大脑还得挂点彩以增加真实性,艾玛演戏也不容易啊 qaq!

    埋怨的声音继续,“话说也真是的,指使小鬼自相残杀的明明是伊缪斯你,凭什么来咬我!”

    被称作伊缪斯的人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正是侠客记忆里的那个男人,“……谁叫你戏弄人家。”

    剩下的我没再听下去,强撑着对侠客使了个眼色。

    还好,丫还不笨,瞬间明了我的意图。只是对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还是有点咂舌。

    我抽了了抽嘴角,你以为我愿意啊。

    在听到‘那个小女孩……’那段话时,我就估计那个操控飞坦、叫的男人也在场了。

    他是打昏我的那个人。

    而他打昏我时我正在和bt小孩打架,很容易就能留下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印象。

    后面我更是激动地在比自己还强大的敌人面前反抗、说什么‘杀了你’的蠢话。

    这样的话,等待我的选择就会清晰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