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四章
    ,[猎人]暗恋者!

    毕竟跟长老团有那么一点点关系,所以对他们的手段还是比较清楚的。像我们这种人,为了确定不会被反咬一口,长老团一般两个办法。

    一是洗脑;二是以药物控制。

    而我的目的就是前者。

    因为药物控制和古中国苗疆的蛊毒差不多,是连续性的,在一定期限内若没有解药的话,死翘翘是肯定的了,而且过程还多半漫长又痛苦。

    如果恰逢改朝换代之时,有解药的人给弄死了,到时候谁会来管你这将死之人?

    而且据我所知,长老团一般不制造能够彻底摆脱药物控制的解药。也就是说,一旦服药,也许你就相当于签下了终身奴隶条约。

    所以,相比起被药物控制、以至于终身不得解脱,我还是更倾向于被洗脑。

    刚刚和侠客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留心了。

    侠客之所以觉得‘被洗脑’是最糟的结果,是因为一般情况下被洗脑的人和被药物控制没什么区别。而且相比之下,药控控制至少还能保有自主意识,还有翻身的机会;但洗脑的话也许整个人就成了一个傀儡,想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替人送死都不会有一丝犹豫。

    但是侠客没有想过、既然已经有洗脑这种办法,为什么有一些人还是必须要用药物这种东西才能彻底控制住。

    答案很明显,因为那一小部分特殊人群,和我一样,都拥有操纵自己记忆的能力。

    是的,我有操控自己记忆的能力哟,啊咧咧,没告诉乃们咩(殴她别客气 ←_←)~

    有一天我闲来没事(其实是打车轮战脱力了只能躺地上 =_=),想起漫画里的派克有一次特别帅地用子弹崩裤落落的脑袋——虽然不是我干的但果然还是很爽 =w= ——突然猜想:既然派克可以将自己脑海里的记忆抽取出来射·进别人脑袋里,那是不是一样可以将自己的记忆保存在别的地方,不受洗脑(或类似于破坏记忆的能力)的干扰。

    习念的过程其实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就是给你一定的空间、然后让你自己去开拓道路。

    我思想还是比较匮乏的,所以只会抄袭些老东西。

    以电脑上的某些功能为基础(人的大脑其实和电脑的原理差不多),复制、剪切、删除,撤销记忆都是可以做到的

    甚至还可以建立一个文档,分为你喜欢的记忆、你憎恨的记忆、你想起会无地自容到地底下的记忆,永远不想要别人知道的记忆等等等等。

    ↑还可以加密哦亲!

    ↑h、小黄文乃们都看不到哦亲!

    ↑还可以包邮哟亲……咳,串词了rz

    只是还没试过怎样将自己全部的记忆备份隐藏在大脑里、并在同样类型念能力者干扰的情况下不被发现。

    貌似有点难度。

    精神力不够强悍的——更别说我体内还有一只蠢蠢欲动的 =_= ,人格分裂,简称精·分了肿么办喂!

    嘛,这些都是成功之后该我考虑的。

    而所谓的成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是被洗脑。

    ↑错觉咩?我变m了 = =?

    不管了、来来来,大家跟着我一起念:哟西!药物控制死光光有木有!!

    ——————————————————————————————————————————

    被钉穿的手掌传来令我熟悉的疼痛,感觉了一下,还好没和上次一样伤到骨头……

    ↑我的下限什么时候这么低了,正常人的要求应该是不受伤才对吧喂tat !

    傲娇受的脚还踩在我身上,踩得比之前更紧——这样正好,省了我假装挣扎的力气;嗓子隐隐作痛,之前做戏时喊的实在太大声了。

    虚弱地转了转眼珠子,两个男人还在打情骂俏——不是我说你们,在小孩子面前这样你们不觉得有败风气么 =皿=(摔)?!亏你们还是传说中的流星街区长!而且还是传说中年龄最小的伊缪斯·昆尔多和朗·威姆蒂,你让我们这些90后非主流情何以堪!!

    ……咳貌似不止串词还tm穿越了 =。=

    总之这两只我早有耳闻啦,从一些小喽啰的记忆里、不过多半是些下流的想法——因为这两个人面容不错、而且几乎是同时冒出来的、之前又没有什么关于他们实力的轶闻可供参考,结果却一举当上了第九区和第十一区的区长。所以私下里都被当做长老团某个高层的娈宠。

    直接这么认为好似有点果断?木办法啊╮(╯_╰)╭,谁叫长老团还定期有人去找这两位。只是去的次数多是多,待的时间却短的令人发指,真可谓是‘重质不重量’啊,叹。

    ↑那现在的情况……可不可以算是两受相遇必有一攻??

    突然感觉到脚被人踹了一下,我扭扭脑袋,是侠客。他正拼命努嘴,朝正在搅基的两位示意。

    我顿时就悟了,马上打击邪恶势力:骚年,打扰人家谈恋爱可是会遭雷劈的哦(正色)!

    侠客立马就急了:那我们就这么被晾在这儿,头还被人踩在脚下?!

    撇撇嘴,充分表示了我的不满:就算要打破僵局,那为什么是我开口??

    侠客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再不说的话,血就都凝固了,那时候再把刀拔·出来、伤口裂开来会更疼的。

    心里头因为这个侠客丝毫不犹豫就脱口而出的理由气到内伤——此感觉可参考一万匹草泥马在心里狂奔的进行时:泥煤现在拔·出来劳纸就不疼了嘛魂淡 =皿=!!

    抽抽嘴角,算了,反正最后受伤的总是我 qaq

    于是热血少女不怕死再次披挂上阵:“喂!你们几个,要杀要剐都给我痛快点!”

    “啊?渣滓,”傲娇帝朗果断第一个炸毛,“你说什么!”

    朗的脸在阴影下看不清楚……哼,劳资绝逼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有点害怕呢 ::>_

    _<) ~~!”

    ——————————————————————————————————————————

    “‘基佬’是什么?”

    在朗尚未来得及开始疑惑之前,伊缪斯更为迅速地发问。

    在我想要自己编个理由来解释之前,发现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伊缪斯显然不准备相信我给出的谎言答案,正朝我走来。

    我一共花了三秒钟时间。

    第一秒准备删除自己关于基佬释义的记忆,但删除的话一定会被怀疑,因为我已经将这个词说出口。

    第二秒决定将基佬的意思改为‘魂淡/禽·兽/令人恶心的男人/他妈的’之类的,但是我犹豫了,因为我害怕被伊缪斯识破我能改变自己乃至他人的记忆。

    而且从理论上来说,我并没有见过伊缪斯,我只是在侠客的记忆中见过他,如果我对自己的记忆处理的不够完美,会被识破;如果被伊缪斯看见我曾在侠客的记忆中知道他,也会被识破。

    识破识破识破识破识破……识破尼玛啊擦 =皿=凸 !!

    反正无论怎样,只要不修改(任意哪段)记忆的话,就会被发现不正常的地方,那还不如拼了。

    所以第三秒,基佬的意思变为魂淡、我从来没有见过伊缪斯、也不知道伊缪斯能够混乱记忆,而且所有记忆被备份在大脑皮层三尺以下处。

    接着,伊缪斯的手朝我的脑袋伸来,而我做完这一切只来得及说最后一句话来掩饰:“你、你想做什么?!”

    不得不说,脑袋被伸进来搅的感觉并不好受,或者说如果被这样对待的人不是我的话,也许会更痛。

    至少我会相信,如果连那样傲娇炸毛、却隐忍坚韧的飞坦小哥都忍不住嚎了一嗓子的话,大概是很痛的。

    对此,我选择信任,所以很配合地、我一样发出了尖利的惨叫。

    ↑不晓得我的扁桃体会不会发炎 =。=

    一旁的侠客觉得很……额,心情很微妙。

    和第一次看着飞坦被洗脑不一样,于飞坦,伊缪斯更像是在和面团;但对派克,伊缪斯就像在精密的仪器里寻找什么零件一样,过了一会儿,伊缪斯的大拇指和食指并拢,从派克诺坦脑袋里捻出一条虫。

    或者说是,念虫。

    如果不附着念,以现在的他是看不来的,而且侠客觉得表现出太聪明的样子,会直接导致被洗脑。

    但是派克的表现让他不由得对洗脑这个选择抱有一点期待。

    也许洗脑也可以恢复也说不定?而且之前派克诺坦用能力也确实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貌似……可以一试?试着相信派克的能力也说不定?

    ——唉,要是自己的能力能够被开发出来就好了,他也不想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能只靠自己的话自然最好。

    如果能如自己设想的一样,自己操·控自己的身体不受外界的一切物理影响并能制造出受到攻击的假象的话……

    撇撇嘴,侠客知道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把眼前的逆境转变的契机的话。

    他知道,自己会成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