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六章
    ,[猎人]暗恋者!

    轻巧躲过娃娃脸扔来的沉重砖块,我笑得越加灿烂,“不知道你发现没有,你刚才显露了真实的你呢,在我的面前。”

    “而,你原本的决定难道不应该是一直笑眯眯看着人们吗?还有……你刚才扔的方向很准确,只是没把我的移动算在内哟★~~”

    ↑这感觉实在是太舒爽了!不过在欺负娃娃脸这件事上找快感的我是不是太恶劣了?

    ↑不管了,反正劳资开心就好啦啦啦啦~\\\\(≧▽≦)/~

    哈哈哈哈哈哈,容我仰天一笑一会儿,笑完我就去睡觉。

    本来还真想着去睡觉来着,但是肚子传来的‘咕噜咕噜’却告诉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不去进食是不行的。也是,这几天一直不停地昏昏昏,又再醒过来,几乎算是入不敷出。

    嗯……怎么赶脚好像忘了点什么?话说刚刚那爽快的心情是什么,遇到了谁吗?

    我直觉是侠客,却无暇多想,我是真的饿了。

    “嗝~”

    ↑销·魂的饱嗝打出来,我整个人简直都舒服得想哼唧。

    不得不说,长老团这边就是有一个优势,就是人多。

    踩点都一块去,风险大家一起冒,要死死的也不是自己,抢到东西自己吃,而且踩点的一般都是规模比较大的团队,伙食也不错。

    随便找个旮旯就地躺下,都说饱暖思淫·欲,果然不假,现在的我终于有心思想那堆儿乱七八糟的麻烦事了。

    用上自己两成的念,去试着找回自己刚才的记忆。

    大脑果不其然又空白了几分钟,只是比上一次要短些。

    我继续不厌其烦地实验,一次次的。

    ………………

    反复试验了很久,终于确定自己用上四成半的年可以将伊缪斯的念虫全部除去。

    四成半,这么想的话,算是4.5,四舍五入的话,我现在的实力大概算是伊缪斯的一半吧。

    “呼……”真是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害怕。

    庆幸的是我还能知道自己差多少,如果我完全感知不到伊缪斯的实力的话,我也许还只能算是个初学者呢;害怕的是我才是伊缪斯的一半,一半啊——什么概念!

    在遇到长老团以前的顺利让我觉得自己混得还可以,至少可以抵得上还不会念时的奇牙·凑敌客。

    究竟是伊缪斯太强了还是我自己差太多火候呢?

    ……最后决定暂时抛弃这个问题【喂 =皿=!

    收回所有记忆的我开始计划将来,给裤落落他们恢复记忆是肯定的,只是得选择一个正确的时机……

    看今天的侠客就知道了吧,这丫即使上一刻还记得我的名字甚至在寻找我,但只要一见到我,就会什么都忘光光了,而且还一点都不信任我,根本无法接近。

    不知道换张脸会不会还这样,我难得恶趣味地想。

    ↑简直是画皮1有木有 =w=!

    话说今天去吃找东西的时候见到玛琪酱了呢,看起来也不记得我了。

    玛琪还是那副样子,一脸的冰霜,双手抱胸,冷静的将念鞭挥出,再收回。

    ↑关于小剧场:玛琪现在他们还没出流星街,没抢到电脑,所以……乃懂的!

    唉,问题是让他们怎么相信我,我感觉今天侠客的表现已经算是给我惊喜了,要是飞坦小哥那二货,听到我说什么‘请相信我’……

    恶寒,他会冲上来揍我吧-_-|||?

    ……恩一定会的 =。=

    我的武力值欺负欺负侠客还差不多,飞坦小哥还是比较强悍的,不知道他念修炼的怎么样了,[rising sun]有没有掌握……

    ↑不知道为何突然很期望飞坦小哥极度气愤之下,一举把长老团烧个精光 rz

    yy终归是yy,自己现在除了要扮演强化系的外表,还要争取把窝金他们的记忆都夺回来。

    ↑不得不说顿时有一种责任重大的感觉,叹气,在真正在伙伴身上实施之前,还是去找些杂碎试验下吧。

    哀叹自己偷闲的时光即将远去,背后却传来令我汗毛直竖的尖锐颤音,“在~大~大~的~苹~果~树~下,我找到了你~哦,猫猫果◆!!”

    ——————————————————————————————————————————

    是西索。

    啧啧,那个声音。

    我略有不满地抱怨,“你就不能用正常声音说话吗?”

    “不~行~哟,因为人家是独一无二的魔术师嘛!!”

    说到‘独一无二’的时候,西索的声音又往上上了八度。

    我受不了地挖挖耳朵,“哦,这样啊,那我不奉陪了,你随意。”

    “等等——!猫猫果要陪我打尽兴了才可~以哟,人家——嗯哼,可是找了你很多天呢◇~”

    “你叫我停我就停?凭毛?”我转转眼珠,一个计划渐渐在心里成型,“你知道的,西索,如果我想,我完全可以躲着你。”

    “嗯哼……”西索哀怨的包子脸近在眼前,鲜艳的红发也好像黯淡了下来。

    “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我可以考虑一下哦~因为是猫猫果嘛~~”

    “也没什么,我想,嗯……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是不能说出来。”

    想了想,还是用了委婉一点的说法。

    ↑‘请让我用你试验一下自己的能力!’这种话果然还是说不出口啊 tl……

    西索来了兴趣,声音变得很飘忽,“那猫猫果想用什么方法来说呢◇??”

    “…………”

    ——————————————————————————————————————————

    招手。

    招手。

    再招手。

    西索会意,“猫猫果是想让我过去●……??”

    点头。

    “嗯哼……那我为什么要过去呢○?”

    ↑我算是彻底明白了 = =#——西索这家伙不仅小心眼儿且还绝逼是那种蹬鼻子上脸的bt!!

    但心知对付bt的终极办法只有一种的我忍下吐槽的*,转身就走,这样西索才会跟上来。

    ↑不得不说,这丫简直犯·贱得让人想抽他 =。=

    西索扭着腰向我走来,最后说了一句很咸湿的话,并温顺地坐下,“嗯哼~猫猫果干毛这么急吼吼的?人家答应就是了,答应乃了哟~~”

    “…………”

    “但是猫猫果让我靠得这么近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将手放在西索脑袋上的我无语凝噎,他到底想怎样,“………………”

    “这样好了~猫猫果让我制住你的要害好不好,嗯~哼~?”

    不知道西索的目的为何。

    我所知道的西索,为了能够淋漓尽致的战斗,是不会干神马让他自己战斗欲大减的偷袭的。

    嘛,看看手中那头柔顺的红发,我想这大概是西索为了获得一种微妙的平衡才这样做的吧。

    即使能够探知人类的记忆,但并不代表他们的心理活动也能为我所知啊。

    ……唔,也许是现在的我还做不到、也许这种方法真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瞟了瞟实验者一号,只是这种能力未免也太危险了(对我来说也是),特别像是西索裤落落这种人,就举个例子来说吧:西索是变化多端的变化系,正是因为他的变化多端、喜怒无常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被我知道内心真实的想法的话……最后结果不是他先死就是我先死。

    不管了,现在还是安心地实验吧,反正是bt的脑子,坏了也无所谓【喂!

    说实在话西索其他的记忆我并不太敢动,生怕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毕竟派克诺坦的能力绝对是‘你知道的太多了’那种。

    ↑标准早死的命有木有囧rz

    最后我只是把自己和西索打架那天的记忆塞·进了西索的脑袋里,媒介是手掌。在接受这段记忆时,西索先是一惊,最后还是安然地放松下来。

    ↑该说不愧是变态,反应能力也这么反常吗喂 =口=!!

    松开手,有点紧张兮兮地问:“西索,你看到了什么?”

    “嗯哼~你猜猜看~~”

    于是——我终于伸手情不自禁地给了一个毛栗子 =,= :“我猜你看到了你自己多么变态的受·虐史。”

    “哼~~猫猫果乃恼羞成怒了哦★~”西索兴奋地轻颤,看不见他表情的我没由来地感到了恐慌,“我哟————”

    屏住了呼吸,我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些什么:“……”

    像是知道我内心最隐秘的愿望是什么一般,西索缓缓将头仰翻过来,眸子因发现了宝藏而变成了暗金色,腥滑的舌头舔过唇角,“我啊◆~~~看到了猫猫果对~我的,恐惧,呢。”

    忘记了该怎么呼吸,我像溺水的人一般渴望西索给我一个结果:生,或死。

    “不,或者说不是我,”西索笑得更开心了,“是对未来的恐惧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