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七章
    ,[猎人]暗恋者!

    “啊啊啊,真是无趣~~呢!”

    西索突然懒得再掩饰他的本色,眼眸中的冷酷之色展露无遗。

    虽然已经知道了西索的本性,我还是有点心寒。

    人还是那个人,动作还是那么亲昵,头仍然轻轻在我手掌中摩擦,但他却很明显是厌倦我了。

    是的,厌倦了。

    西索一下子推开我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就像在掸什么脏东西一样,“虽然是外表光鲜亮丽的果实,但是细闻却不是这样——都已经要腐烂了呢■~~真是的,害人家期望了这么久★~”

    “嗯哼……真是恶心哟◆~”

    “………………”

    直到那道火红色的身影走远了,我才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可以揍西索的。

    是的。我,他妈,现在,是可以,揍西索他丫的的——!!

    虽然告诉自己很多遍不要和这样的bt生气自己年纪一大把了肿么可能还愤青得起来要知道毛·主·席(毛·主·席都和谐晋·江乃垢了 =皿=!)教育我们身体才是本钱你可以做到的不要生气blablablabla……

    但伴随着身边那块石板‘嘭’的碎裂声,我知道自己还是破功了。

    ……嗯,我只是有点生气。

    就算是裤落落那个死小孩、或者是玛琪酱指出这个问题我也不会这么生气,但是就是西索那个变态,以这种藐视的姿势指出来,反而让我出离愤怒了。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你明明比我弱!你算哪根葱啊?你……!!

    ↑好吧我承认,我恼羞成怒了。

    ……可是又无法改变什么,难道去追上西索打他一顿吗?

    讨厌这样颓丧又软弱的自己,想迈出那一步又不知道该怎么迈,别人在后面指导着又不敢迈了。

    还记得以前看酷拉皮卡把裤落落给绑了当人质那一段,酷拉皮卡威胁着说要裤落落小心他自己的小命,但裤落落、或者该说漫迷眼中的库洛洛·鲁西鲁却说出了令所有人都印象深刻的经典台词。

    “应该存活的不是个人,而是旅团。”

    “我没有做人质的价值。”

    旋律更是流着冷汗,颤抖着劝诫酷拉皮卡:“没用的,酷拉皮卡,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即使死亡每天都徘回在身旁,他(库洛洛)却是乐在其中,他……没有说谎。”

    是的,那个库洛洛·鲁西鲁觉得死亡对他来讲是一种游戏。唔……顶多是一个刺激性比较大、值得他绞尽脑汁来玩的游戏,筹码就是你死,或,我活。

    还记得那时候还是脑残萝莉的我连雪娘娘《穿越流星雨的爱x》都能看得精精有味、而且还能为自己是学生党没钱买v章而捶胸顿足好几天。

    就连那样的我、在看到这一集的库洛洛·鲁西鲁时,也忍不住发出了完全不符我形象的感慨——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当时我只是觉得这丫简直非人类,自己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思维,而且重度怀疑他脑结构出产自火星。

    后来在我进化为猥琐菇凉以后,再回想起这段往事时, 发现了一丝当时的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情绪,那就素对2b青年森森森森森的敬佩之情 =。=

    ↑泥媒啊啊啊,你要知道那得有多2b才能说得出这种话啊擦 =皿=!!!

    后来,我来到了这里,对这个问题也就没多纠结了。

    因为我现在所看到的裤落落还不是那个与我有一电脑屏幕之隔的库洛洛·鲁西鲁。他现在还没有那么从容淡定,他还有毫不掩饰的棱角,他也会自满,他也没有强大到如同一个机器般精密而毫无纰漏,他也有情感,他会焦躁、心慌、愤恨,更会有想要守护的东西……

    至少在我看来,幻影旅团——同伴对他来说很重要,在裤落落的潜意识里,旅团也许也是他自己的私有物吧。

    相比较而言,这个有缺点,有感情的裤落落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安心。

    ——————————————————————————————————————————

    不过本来也就是,在凡尘俗世中,无欲则刚。但说得好听,既然没有欲·望,又怎么会还苟延残喘在这俗世之中,干脆当尼姑算了。

    ↑……额,在猎人世界该说修女吗 = =?像什么‘库洛洛·鲁西鲁’,‘奇犽·凑敌客’好像都是欧美式的起名的说,富奸毕竟是日本漫画家,亲美是正常的。

    ↑咦不对,好像写到奇怪的点上去了 rz

    咳,总之,在这红尘中的人不可能没有欲·望的。

    在被西索莫名其妙地厌弃之后,我本来是处在怒极的状态里的。但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怒羞成怒去打人神马的,我还是做不出的。

    这也许就是我和本土出产的流星街人不同的地方,就算我后来歪楼了(←_←喂!)也还是有点不一样。

    流星街人的所作所为完全趋于自己的欲·望。

    而我不行,以前在正常世界获悉的道德伦理在我的身体里还没有磨灭,所以我没办法做到火气一上来完全不管不顾去做任何事、也没办法为了一个目标去付出所有并至死方休、更无法理解。

    我像给自己上了一层枷锁,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会去权衡,怎样做更符合利益需要,但却因为心里真正想要的而反复纠结——这种感觉就像没有好好复习的自己在做一道很重要考试试卷上面的选择题,自己的第一感觉是选b,但是按老师教我们的我知道应该选c,最后纠结半天才发现自己误了时间已经没时间写完作文了 rz

    ↑在我反省自己又歪楼了之前,请让我大声欢呼:“哦也,劳资在穿越之后终于摆脱考试受了有木有!”

    这么一想,我是不是正在上演现代版啊 tl?

    嘛,不管怎么样,在这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气也消了,找吃的去好了。

    ↓虽然有预感腿会麻得很厉害,但也不至于一站起来就倒下去吧喂 =皿=!

    “擦嘞擦嘞擦嘞——!!”

    “擦嘞擦嘞擦嘞……擦、咦?”

    嘴里习惯性的继续戛然而止,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没让我摔跤拉着我的人——这位是转性了还是咋的,居然会帮助不认+识无利用价值的人了,劳资很受宠若惊有木有?有木有!

    一口一

    ——————————————————————————————————————————

    默默地拉远了自己和那位的距离,我不知道该走还是不该走。

    “……有那么惊讶吗?”

    我狐疑,不知道这自来熟的语气是为何——裤落落他还记得我吗?只好也跟这位打哑谜:“你也是,声音还是一样温润好听。”

    “…………”

    “……”我顿了顿,还是把下半句说了出来,“什么时候打算出来卖呀?——到时候我去捧场。”

    看着我小心翼翼打量的表情,这位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噗嗤,真实的派克诺坦果然比我想象中要更加有趣呢~”

    黑线,我就说这位是不会乖乖被洗脑的-_-|||

    但是长老团更不可能什么都没做,“药物控制?什么名字?”

    这位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试验品,代号10086(←_←原谅我吧,其他数字我怕以后写自己会忘囧rz),看来派克也是药物控制呢。”

    “不,”我忍不住露出了略微得意的表情,“我是被‘洗脑’=w= ”

    “这样么~?”他露出了微微惊喜的表情,我暗地里碎了一口好假 =_,= :“这样的话突破起来就会更容易了,真是多亏了派克诺坦呢~”

    “……裤落落,你笑得越灿烂其实你心里就越生气吧?”

    ↑啊啊啊我还是问出来了可素我好好奇呀呀呀呀!

    “不会,我是真的很高兴,因为觉得自己被肯定了呢。”

    “为什么这么说?”虽然知道前方就是陷阱,但我还是嘴贱地问粗来了嘤嘤嘤嘤 qaq

    “咳、先申明,我说的话并没有挤兑派克诺坦你的意思哦。”

    “…… = =#你说。”

    “我本来觉得自己的智商还是不差的,还以为一定会洗脑呢,但后来得出的决定却是让我被药物控制呢,想知道为什么吗?”

    “……”

    “咳,派克,就算有时候你很鄙视我这种行为,也请理解一下终极反派bss想被追问得意技的心情好伐?(乱入)”

    “可是裤落落你应该知道的,bss、特别还是终极的,都会自说自话唯我独尊完全不顾他人感受好么好么好么 =皿=?!”

    “好吧……简单来说,那群老不死的觉得我脑袋还不错,觉得可以利用,于是准备让我为所有烧杀抢掠行动做策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