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八章
    ,[猎人]暗恋者!

    “于是你是想说我智商低所以没被药物10086控制是不对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对不起了,裤落落。还有这是我这一生中听过最糟糕的笑话,以上。”

    双黑少年眼睛眨了眨,我和旅团处这么久了所以知道——这是裤落落表达鄙视的特殊表现:“派克诺坦……我有时候真觉得你什么都知道,但却总是在一些并不值得在意的地方上心,真是呃……真是蠢得令人伤心。”

    “我……”

    在今天这样的黑夜里,我总感觉有什么事儿要发生,但是我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要知道我并不是流星街的人,所以我没办法做到像你们一样。”

    裤落落很平静的就接受了这句话,继续学者状态,“唔……你可以具体描述一下吗?是哪样?”

    “呃、具体来说就是当我想要某个东西的时候,即使我再怎么想要,但在各种不明的因素影响下,我会说我并不想要它。”

    裤落落突然来了兴致,盘腿坐下:“那就是书中说的动机不明吗?”

    “不知道,”我诚实地摇了摇头,“话说你和我谈这些无关紧要的真的没关系吗?我们是不是更应该聊一些别的,比如怎么逃出长老团的控制,还有你的解药、以及强者在前方啥的。”

    “可是我对那些并不感兴趣,”裤落落歪头卖萌顺便举例子,“你看、就像这个时候,我对其他的事物更感兴趣,所以我决定不谈那群老不死的,很简单的一个想法,也很容易实施。所以……为什么不?”

    “我真想唾弃我自己自觉犯·贱外加习惯成自然rz……呐,其实裤落落酱也觉得最该鄙夷的其实是我这种窝窝囊囊的人、而不是弱者吧。”

    裤落落听到这话很素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

    “吐艳,裤落落酱乃想干嘛啊,人家会羞射的啦~(^_^)~!”说着很自然地垂下眼睫。

    ↑ne,这样应该不算逃避吧……?

    “抬起头来,派克诺坦。你明明一点都不害羞,”裤落落似乎有点无奈,“你只是在逃避刚才那个问题,好吧,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想知道我的答案吗。”

    “哦漏,裤落落你刚才那个句号应该改成问号。而且如果你还有作为小言男主的自觉的话,请问‘宝贝你想要真话还是假话’,然后我就会特傻逼特天真特希冀地回答‘……都要’ =皿= ”

    我隐约看见有一个十字“啪”的绽放在裤落落的额头上rz……

    “派克,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说些我听不懂、但绝对不是好话的话了 = =?我只能告诉你,你现在确实是我鄙夷的对象,但是比起那些又弱又窝囊的生物来说还是要好一点的。”

    “……你就不怕你把实话说出来我撕了你 =_,=”

    “派克,同理,你也应该用问号谢谢 =。= 你看,你刚刚有点不爽吧?你可以来凑我一下,唔……只要你实力够的话。以前玛琪对我有异议的时候也会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你为什么要在意我、呃……我的意思是我的想法。”

    ——当你真的很想去做一件事时,不要在意他人想法,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裤落落想告诉我的大概、也许、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 = =?

    ——————————————————————————————————————————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 = =!

    ↑我想我也快疯了,和他们、和……裤落落一样 = =+

    为这个想法心动以后发现裤落落还在看我,然后……我脸红了,咳、这次是真的。

    “喂你干嘛 =。=?”

    “不,只是觉得很有趣。”

    “有趣……?”

    “嗯。”

    “……”

    ↑看来裤落落并不打算告诉我有趣的是什么 =。=

    但当我后来知道裤落落指的有趣是指他对我感兴趣以后,我承认、他当时没回答的确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因为裤落落指的感兴趣是对未知物种的那种兴趣,就像他对奇美拉蚁的兴趣一样——这么说起来我当时在他的眼里也确实算是异类了 =。=

    “我现在想谈了。”

    裤落落果然中招,“想谈?想谈什么?”

    “嗯。”我立马报上和他一样的回答,然后笑看丫吃瘪的表情。

    还没得意够呢,裤落落马上就让我幻灭了。

    “怎么,这样就能让你消气了?”这时我深究,才发现裤落落眼底对我刚刚孩子气表现的包容神色——卧槽丫刚刚是故意顺着我小心思这么问的!姐被耍了有木有 =皿=!

    “女孩……”裤落落见我神色不对误以为我是在乎称谓,马上摆出一副‘啊真是拿你没办法实在太幼稚了’的表情改了说辞,“呃、或者我该叫你女人?……好吧。”

    “女人还真是好哄呢。”

    “……”不得不说这时的裤落落好有渣攻气质嗷嗷嗷 =. =!

    裤落落终于发现他一直在自说自话,“唉派克你怎么不说话?”

    “不、只是发现有你一个人说就够了,大爷你还有事吗?没事我睡觉去了 =。=”

    “咳有事有事。那啥,派克诺坦,帮我几个忙好吗?”

    “……”我靠有事你还扯那么多现在才说(#‵′)凸!

    “派克不要那副表情嘛,再说了,念修炼这么久了派克诺坦还没发现么?有时候即使不睡觉,念也可以帮助我们维持体力的。”

    “啊,知道是知道,但是这和我的念能力有点关系。”说到这里我顿了顿,刚才裤落落额头有个一闪即逝的纯黑色十字架,是我看错了?不、我一定没看错。但是裤落落他自己都没说,我也就当做没看见好了。

    “派克的能力?”

    “你刚才知道我被‘洗脑’却还能保持自我意识不就知道了吗,我的能力和记忆有关,”见裤落落欲开口,我忙堵上,“我不能告诉你具体的。裤落落,你也知道的,在这一点上还是对彼此有所保留比较好。”

    “可是我要你帮的忙也许和这个有关。”

    “…………”

    ——————————————————————————————————————————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答应,“你先说你要我帮你什么,然后我会告诉你我能还是不能帮到你。”

    “可是这样,如果你抱有私心的话,你可以自己选择帮还是不帮我。”

    差点脱口而出‘你这样是要我帮忙的态度么裤落落’的我默默低头,自己刚才差点说出伤人的话呢。

    “唉……”叹气的声音,裤落落似在哀怨自己教导无方(= =?),“派克诺坦刚刚为什么不说话?说出来才对,像‘你这样是要我帮忙的态度么?库洛洛·鲁西鲁!’什么的。”

    “不过我差不多能猜到呢,派克没说出口的原因。派克是怕伤到我们的合作关系吧?——没事的哟,我知道的。派克诺坦只是气我不相信你,对吧?”

    “……”

    ↑这家伙肿么会知道的嗷嗷嗷嗷 =皿=!

    一般来说,“你这样是要我帮忙的态度么”这句话会让所有听者都有‘我觉得裤落落没有求人的态度、太嚣张了’才对吧??

    ↑为啥眼前这奇葩能知道我这话的真正意思是气他不相信我 =。=

    ~~(>_<) ~~咳,特别羞射地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女主是心口不一傲娇属性易炸毛的回货一只。

    ↑泥垢 =皿=!

    ps:回货 = 上下左右写都是二货,以后这个词会伴随咱们很久、咳 =。=

    娇羞完了突然发现裤落落不大对劲,好像在嘀咕什么玩意的样子(?),额……就像是在背诵然后背到一半卡住了 =。=

    ↑我突然有了不好的想法……

    “裤落落你昨天晚上又看什么糟糕物了!”

    “…………”

    没得到回答的我很气愤地靠近一点听裤落落在嘀咕什么——

    “额接下来女猪脚的回答是‘你怎么知道的’,然后我就该说‘因为我是松岛阳太’、额不对不对!应该把名字改为裤落落才对!不然我就要露馅了blablablabla……”

    “……”囧rz

    “真是不好意思啊,库洛洛·鲁西鲁!你已经——露——馅——了 =皿=#!!!”

    “……!”

    “嘭!”

    “喂派克疼疼疼疼——!”

    “就是要让你疼不然我揍你做什么嗷嗷嗷气屎我了!!!!”

    “等等派克诺坦——!我是真的有事!我刚才开玩笑的!真的!你听我说!”

    “蒸的?我还煮的呢!看我不揍死你丫的——!再相信你我就是xx、xxx!”

    ……………………

    虽然事后知道裤落落确实是开玩笑的,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从一开始打的主意就是要揍他啊 (︶︿︶)

    而这样似真似假的玩闹,数遍此生,也就只这一次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