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十九章
    ,[猎人]暗恋者!

    接下来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或者这么说吧,和改变我整个人生的那件事相比,这些日子的喜与悲、酸与甜都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可笑的是事前我还傻逼兮兮地替裤落落数钱,费劲心思地想让飞坦小哥和玛琪酱几只恢复记忆……

    第一个一次性k的是玛琪,因为她最好搞定 =_,=

    ↑所以不得不感叹一下,直觉真的是个好用的东西 =。=

    我当时甚至只来得及说了一句:“那个……我叫派克诺坦,”艾玛我的小心肝当时那叫一个砰砰跳啊!还在踌躇下一句该说‘你叫玛琪是吗’还是‘你是不是玛琪’时,我家美人马上就喧宾夺主了。

    “……你最近要有大麻烦了。”

    “呃……”一时无语凝噎,我想了想,以为是我没被洗脑这件事被长老团发现了,也就没大放在心上。

    本来也是,以伊缪斯·昆尔多的水准,再怎么□丝,也不至于连我这个刚入门的菜鸟都搞不定。再说那个关于他是长老团某高层的娈·宠的流言,是个明眼人都会知道他只是被控制了而已。

    ——当然,也只有这种情·色又不入流的花边新闻才能既堵住大众的嘴又可掩盖赤·裸裸的真相 =_,=

    “呃,谢谢你的关心,我……”眼角扫见玛琪一贯冷若冰霜的脸上竟有几分担忧,眉毛都皱起来了。于是我准备好久的说辞突然在一瞬间跑光——

    “——劳资真的很累有木有!你知不知道我对着你们这些已经开始熟悉的脸忐忑地说‘你好’的心情有多变扭!我擦姐还得求爷爷告奶奶地让你们给我一个帮你们恢复记忆的机会!!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犯贱么卧槽!!”

    “亲爱的你简直不能理解——!那种好不容易可以攻克一个小bss 、并让他成为同伴,但是尼玛丫立马又反水,想再攻克丫丫实力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向上涨……要不要这么贱啊次奥次奥次奥凸=皿=!!”

    “嗷嗷嗷嗷你们这群井(横竖都二)货气屎我了——!!”

    “……你冷静一点。”

    “不玛琪酱我冷静不下来blablablabla……”

    “你最好马上冷静……哦不是住嘴。不然我就走人了,你就自个儿一人在这儿慢慢叨叨吧。”

    “——嘤嘤嘤玛琪酱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qaq !”

    紫发猫眼的美人这次不再说些什么,转身就走。

    “矮油,别这么冷淡嘛,”急忙亲昵地挽起玛琪的臂弯、并一瞬间发动能力,“怎么样?都想起来了吗?”

    玛琪没说话,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明知这是正常的反应,消化记忆至少也得这点时间,但我还是有点耐不住,摇晃着玛琪像鹦鹉学舌般一边边重复,“玛琪,是我啊……”

    “你想起来了吗?”

    “玛琪……?我是派克、派克诺坦!”

    许久玛琪才轻轻挣开我,“派克,你用的力气太大了,你以前可没这么急切的时候……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

    “嗯。”有点不舍地放开,我以前确实没有这么粘人,这次……也许是人都在失去以后,才更会懂得珍惜吧。

    “你别吵我,我想一下接下来怎么办。”

    虽然听起来是有点伤人的话,我却并不在意,玛琪平时说话也就这样,而且这样的玛琪,真是好久都没见到了呢。

    想到这里,我竟然就这么看着玛琪傻笑,等着她思考完再来搭理我。

    ——————————————————————————————————————————

    我突然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个故事。

    宝宝正是蹒跚学步的阶段,在家里的木地板上一步一步地走,每一步都走得晃晃悠悠,看得人心惊肉跳。

    终于在某一步,宝宝摔倒在了地上。宝宝瘪瘪嘴唇,最后却忍耐了下来。

    宝宝的母亲这时才闻声而来,忙抱起宝宝哄逗。但宝宝反而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嚎啕大哭,不休不止。

    ………………

    你看,就连这么小的孩子,也知道受了伤痛与委屈,但只有在重视自己的人的面前哭泣才会得到安慰。

    也许,这和我刚才那么激动的原因,是同理。

    “飞坦他……有点难搞定啊。”

    玛琪终于思考完毕,我却还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所以在听到玛琪说话时反射性地回答得很欢脱:“嗯!”

    “那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杀了他吧。”

    我更欢脱地回答,“嗯!!”

    “……派克 = =!”

    “呃……玛琪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哦好吧我们当然不能对飞坦小哥那样做,不过绑起来就行了吧。”

    “……”

    “那啥,我感觉玛琪酱应该已经想到这个办法了啊 =。=”

    “想是想到了,但是我感觉长老团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未免也太奇怪了,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关于这个,玛琪你知道伊缪斯·昆尔多不?其实那个人他……”把自己所有的猜测和资料通通倒给玛琪后,我如是总结道,“所以依我看来,这个人有可能是自己摆脱不了控制所以想借他人手,也有可能是闲的蛋疼于是想看我们折腾,说白了把我们当戏来看rz……”

    “这样……”玛琪斟酌着用词,“是不是有点扯 =_= ?”

    我理解地点点头,“要是是以前的我估计也会这么觉得,但现在的我已经觉醒……咳、是已经真相了!流星街的人就他妈全都是疯子,只有咱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说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还有,派克……别忘了我和你都是流星街人 =_,=”

    “……”

    我沉默了,要知道玛琪的直觉可是媲美通关bug的神器啊有木有。

    “而且刚一见面时我说你要有大麻烦,那并不是诳你。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麻烦和那不好的预感是同一件事。”

    “是有多不好,会有多大影响?”

    “其实我也有点疑惑,因为我觉得这件事对我没多大影响,是不是派克的私人恩怨?”

    “呃……”苦苦思索半天无果,我有点郁闷,“玛琪酱你也知道的,想要在流星街生存,每天都有人杀人,有人被杀死、呃,当然也有被饿死的。但这种事实在太稀松平常了,应该不会引起什么大怨恨吧。”

    面对可怜兮兮苦等答案的我,玛琪酱最后居然给出了一个极其坑爹的答案,“也许你是对的,要知道我直觉也有不准的时候。”

    “——这种事要早说啊喂 =皿=凸!”

    ——————————————————————————————————————————

    **********我是逮捕飞坦小哥的分界线 =w= ***********

    某阴暗角落,“mxi mxi,玛琪酱,麻雀……呃飞坦小哥已经到了!”

    “嗯,捆住他以后就交给你了。”

    “呃……至少得三秒、不五秒!”

    “尽量吧。”

    一切都在进行中,猪脚却不甘寂寞了,飞坦小哥嚣张地开口,“渣滓,还不出来吗?像老鼠一样躲躲藏藏的,真是难看啊。”

    玛琪和我皆是一惊,不过想必她的直觉也发挥作用了,在飞坦的挑衅还没完时就冲了上去。

    “啧!”我暗自低咒,飞坦这一声把什么计划都给打乱了,来不及多想了,我也紧随其上。

    映入眼帘的是玛琪明显皱起的眉头,而始作俑者仍然一副轻轻松松的样子。

    可恶,那种完全玩弄他人的态度,而且那个招式……玛琪确实是用念鞭帮助了飞坦,但是飞坦小哥却利用了念鞭反将自己灼热的念直接对玛琪构成伤害……飞坦小哥什么时候也变恶劣了 = =??

    “玛琪,快松手!”

    在旁边打量着两人,急得跺脚的我却无法插·进俩人之间去。

    因为无论是哪一方,要是因为我的进入而把攻击误导到我身上来、亦或是两个人都直接打到我身上,那都不是我能承受的后果 =_,=

    “你……”咬紧了牙根,念鞭越缠越紧,玛琪少见地动怒了,居然跟飞坦小哥卯上劲了,“快、上!”

    随着玛琪的咬牙切齿,她手上的鞭子也越握越紧,血痕隐约可见。

    飞坦小哥怕是没想到在他的攻击下玛琪还能握得更紧,也有点慌了,想挣开已经来不及了。

    找准时机,我咔地一下掐上飞坦小哥的脖子!

    没办法╮(╯▽╰)╭——玛琪的念鞭后来愈来愈张狂,也越变越粗,简直像巨蟒一般紧紧扒拉在飞坦小哥身上。好歹,玛琪还记着她是来帮同伴而不是来杀他的,因此只有脖子上没有念鞭 rz。

    ↑再加上飞坦小哥的身高咳、不是太高,所以我只能找脖子下手的说 =,=

    在我触上飞坦小哥脖子上的那一刹那,玛琪也像被烫到一样,猛地甩开自己手中的念鞭。

    好家伙——虽然我没看清楚,但是玛琪酱的手应该是几星期不能用了。

    至于为什么没看清,因为飞坦小哥的手也攀上了我掐住他的手臂,意欲一击折断。

    ——“啪嗒。”

    清脆的骨裂声。

    非常非常之清脆。

    我表示我很愉悦,因为这次终于不再是我悲剧了,飞坦小哥毕竟还在恢复记忆的过程中,所以我抢了先机把飞坦小哥的手臂给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