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一章
    ,[猎人]暗恋者!

    蓦地,身后传来一句陌生的叹息,“你就是派克诺坦?”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个人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我一点都没感觉到。

    ↑但我还不至于差劲到连敌人的身形都感觉不到,是利用远处的大部队来掩盖自己的行踪吗?…… 该死!

    戒备地摆出战斗姿势,我心下却在打退堂鼓:侠客重伤,玛琪的手再奋力一战实在太勉强了,早知道就把飞坦小哥带在身边,随时当苦力差使好了 ←_←

    ……逃是一定要的。

    但怎样才能同时做到全体逃跑、又阻止敌人追上来……?

    ……

    …………

    ………………

    ——啊啊啊根本做不到嘛!!

    又是一句无实义的叹息,“啊啊,真是可怜的孩子,还在想着怎么逃跑么~”

    “对了,”来者悠悠地望着我,墨蓝色的眸子有数不尽的危险诱惑、风情万种,“忘了做自我介绍了呢。”

    “吾名为毒之爱娃,第三区区长。”

    …………-_-b !!!

    ↑开玩笑,传说中的第三区区长可是年逾花甲的老太婆耶!一个老女人再怎么扮年轻也会被识破。因为眼神不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多出来的除了风韵还有疲倦、沧桑、麻木……

    ↑可这位却完全看不出来!……是流言可畏还是人家功力太高 =口=?

    墨黑色的发丝弯曲成暧昧的弧度,大红色的口红,深紫色的眼影,还有那个身材曲线……啧!富奸的画风什么时候像少女漫进军了?!

    ↑话说起来,富坚义博好像一直都对犯罪团伙情有独钟——乃看看幻影旅团有多少美型人物,再对比一下猎人协会就知道了 =_=

    “你好,请问上层找我有事吗?”我小心翼翼地把‘长老团’三个字给咽下去,改成上层比较亲切的说、听起来也比较像自己人一些,对吧?

    “有哦,而且还是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哦~!”爱娃百无聊赖地低垂着眼,将我的小小挣扎一一尽收眼底,“劝你别再耍什么小花招了,你逃不了的,你实在意义重大,或者这么说,——你的能力太有用了。”

    “…………”

    爱娃继续苦口婆心,虽然眼底更多的是残忍的戏谑,“知道老头子们为什么偏偏让我这个用毒的——即辅助系的非战斗人员来逮捕你吗?呵呵~让我来告诉你吧。”

    “‘即使我们对你很看重,但只要是区长、即使只是个用毒的、不擅长战斗的区长,也能轻松把你拿下呢’,以上。”

    “——老头子们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呢哟~!”

    爱娃似乎很期待我彻底崩溃的表情,非实质的视线竟然能让我的皮肤有刺痛感,手指指节白了又白,我终于开口——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还是颤抖了。

    但没关系,我的眼眸还很精神,很hld住有木有!

    我把侠客随便地安置在垃圾山的一角,“谢谢你带来的情报,多亏你,我现在很安心,非常非常的安心呐。”

    “真的很安心。”

    “哦~是么?”依旧是那副半死不活样儿,不对我的话做任何质疑或肯定,爱娃挥挥手示意喽啰们不必对我客气。

    当然,喽啰们已经找不见我的身影了。

    那啥……难道你们妈妈没教过你们吗?要知道、装完b不跑路会被雷劈的好吧?!那我干嘛不跑啊 =_=?

    ↑而且人家都明确告诉我了肥肉是我,我丢下侠客那个拖累还可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s,我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吗??

    ——————————————————————————————————————————

    爱娃见人跑远了,只是指挥手下追赶派克诺坦,自己却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玛琪对这奇怪的现象不发一语,只是在一旁冷冷看着。

    ——反正现在的她帮不了任何忙,说白了就是个废物。

    爱娃分配完任务以后才发现敌方还有个小姑娘在看着自己,眼里竟然无波无澜。

    出于好奇,爱娃难得细心地歪头观察另一位不比自己脸蛋丑的雌性:亮金色的猫眼,紫色发丝,整体给人一种冷冽的感觉……

    “哈~!你叫玛琪对吧,是库洛洛名单上的人之一呢,来吧~跟我走,我带你和你的同伴会和。”

    “……派克诺坦也是我的同伴。”

    “啊,是吗?我不大清楚呢,我只负责带你走,其他具体的你去问当事人——也就是库洛洛·鲁西鲁酱好了~”

    “…………倒在地上的家伙叫做侠客,请问名单上有他的名字吗?”

    “眼睛是翠绿色的话就是哟~”

    “侠客,起来。”得到可喜可贺的答案,玛琪脸上的冰霜却并没有融化多少。

    “…………”

    在面对侠客没有应声的情况下,玛琪更是下一个动作就直直踢了过去,正中侠客柔软的腹部,可见其心情之差。

    ——再说了,痛到休克什么的,要想又快又精神地醒来,更痛的击打绝对是最有效的办法。

    “咳……咳咳——!!”

    “哇啊(⊙⊙)~~!”爱娃故作夸张地惊呼,“小姑娘,对卡哇伊的同伴这么暴力可是不对的哦~”

    “疼疼疼疼……!玛琪!你发什么疯?!!”侠客愤怒地按揉自己可怜的肚子,以往不论什么时候都一直挂着的笑容都懒得去维持了,或者不如说现在谁还tmd笑得出来?!

    ——玛琪这次下的是狠手,和平时的打闹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亏他还拼死拼活地回来报信……等等,派克呢??

    “派克……”诺坦呢?侠客没把下半句话说出来,因为玛琪的脸明显的扭曲了……在除了他以外别人都看不到的阴影里 ←_←

    hgd ,如果是平时侠客此时一定很有成就感,但是侠客突然发现旁边还站着个儿老太婆、看起来正是导致玛琪糟糕心情的罪魁祸首,也是刚刚说出那句深得他心真理的声音的主人(←侠客s:就素就素,玛琪酱乃肿么能 对卡哇伊的同伴这么暴力捏 ≥﹏≤~?)。

    “咳……玛琪,那老女人是谁?”

    “不知道。”

    “眼影画的这么浓也不怕大白天的吓着人家……”侠客觉得自己语言攻击对了对象,要知道刚才玛琪没给他一堆省略号而是‘不知道’很明显就等于是在对他说gd jb,侠客觉得自己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囧rz

    “……走吧 =_=#”爱娃努力微笑着说出这句话,明明知道这些小鬼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你懂的,女人总有那么几个话题是软肋╭(╯^╰)╮

    玛琪默默走上前,侠客愣了一下以后笑眯了眼睛,继而跟了上去。

    哦呀~玛琪的意思是,这个大婶他暂时还……惹不起吗?

    ——————————————————————————————————————————

    ……………………

    寂静。

    冷冽的风从我脸颊边刮过,刺得我生疼,但周围的诡异气氛却是我更为不安的原因。

    ——身后实在太安静了。

    没有人追上来么?长老团到底在搞什么??

    ……突然就觉得很冷,此时我甚至想把自己积蓄已久的念用来温暖自己,哪怕只是变得更暖和一点也好。

    遥遥地就望见有个人影在分界线那里(过了那条线就算是出了长老团势力范围了)。

    堪堪刹住车,我心里反倒有点放松——还好还有个埋伏的,之前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实在让人心里没底。

    不过不从那个口出去的话就必须翻‘围墙’呢。

    ——‘围墙’自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围墙,上面除了有高压电啊剧毒啊,最让人难以预料的还是各种各样的念能力。有一碰就会被吸干念量(生命力)的,还有一碰就陷入幻境的,因此,‘围墙’亦别名 =_=

    我叹口气,高压电我还可以用念改变身体构造使自己变成绝缘体,毒也可以用念隔绝,但是念能力就……啧啧。

    想不到办法正烦着呢——

    “你可以从这里出去,顺便提醒你一下,再不快点走就来不及了。”

    =口=……!

    ↑大哥,就算你识破了我在这里也不用说出来吧吧吧吧吧!

    无奈地从遮蔽物后走出来,我这才发现来人竟是伊缪斯·昆尔多。

    老话说得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伊缪斯用手在我脑袋里搅啊搅的记忆还很深刻。

    ↑但现在的我可以移动,还可以用念能力,而且我现在也变得更强了……总之我、我我我我才不怕、怕怕他他他呢 ≥﹏≤!

    伊缪斯微微皱眉,“派克诺坦,你在犹豫什么。”

    “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岂不是很没面子囧?”

    “……”

    “……”↑完了太顺口了,一不小心就调戏了一下伊缪斯-_-||

    不过不愧是忍辱负重的假·娈·宠真·区长,伊缪斯·昆尔多选择了大人有大量地不与我计较,只是眼里不知为何有一抹怜悯(?),“库洛洛·鲁西鲁的交换条件是你,而相对的,除了你之外的库洛洛的同伴会被无条件送出流星街。”

    “……”

    “说白了,你被库洛洛·鲁西鲁卖给长老团了。”

    “……”没有大脑死机没有不能思考没有心里绞痛没有恍如初醒没有………………

    什么都没有,我听到这句话心里竟然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慌乱。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呢。

    只是有一种像接到什么快递或通告一样的感觉。

    ——啊,我、被、裤、落、落、卖、给、长、老、团、了、呢。

    ↑这样之类的。

    也许是因为裤落落给我的感觉正是‘啊,他就是这种为了最终目的不顾一切的人’的缘故吧。

    不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我听见自己开口,声音遥远得像是从地平线那里传来的——当然,流星街只有连绵不断的垃圾山 =,=

    “……所以,你现在是来打击我的吗,伊缪斯·昆尔多?”

    “当然不,”伊缪斯揉揉眉心,显出头疼的样子,说着他踢了踢脚旁的尸体,“不然我也不会帮你把本来就守在这里的人给杀了,唉……你就不能相信我试试?”

    说实在的我还真没发现有个人被杀,嘛,毕竟尸体有时候和垃圾长得差不多 ←_←

    只是‘你就不能相信我试试?’神马的……喂伊缪斯·昆尔多你别让我吐槽你好不好?!这么琼瑶的台词从流星街人的嘴里说出来超级诡异好吧=皿=!

    “啊哈哈,有裤落落那个前车之鉴在那里杵着呢,我可不敢再犯傻,”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以示无奈,“而且,昆尔多大人找人开玩笑也得装得像一点吧,您的衣服未免也太‘干净’了一点。”

    是的,干净到连划痕、血迹都没有,但我却并不认为长老团会派一个草包来拦截我,所以伊缪斯的话可信度太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