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二章
    ,[猎人]暗恋者!

    伊缪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比起你来说还算是长老团的高层,自然知道是谁来堵你。”

    “……”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立场开始动摇:毕竟马上就有人要追上来了!

    “你远离出口十米,马上。”

    “嗨嗨嗨。”听话地移动,伊缪斯的脸上满是真诚。

    狐疑地快速移动至出口,要知道我的念能力并不是纯战斗系,因此在速度上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但伊缪斯在此期间并没有做出任何可疑举动。

    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想利用我?”……不然为什要帮我 ←_←?

    ↑我可不信伊缪斯闲着没事干、借放跑我来和长老团闹闹小情绪之类的理由。

    结果伊缪斯给了我一个特别*的答案,“你这次若成功逃脱了,我的回答就不重要了。”

    接着丫特别忧郁地仰45°角望天…………啊呸!!

    我抖抖浑身的鸡皮疙瘩,跑路跑路!

    接下来,伊缪斯瞪大了眼睛。

    他看见被自己杀死了的布斯(第三区副区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派克诺坦包了起来,就像包水饺(如果猎人世界有水饺的话 ←_←)一样。

    是的,的确是‘包’,具体动作可参考食人草——一个大活人在顷刻之间无影无踪,除了布斯(食人草)微微隆起的肚子预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

    伊缪斯握紧拳头,强压下上前用刀刃把布斯的肚子剖开,将派克诺坦救出来的冲动,这是诡计、这是爱娃的念能力在作怪,他这样告诉自己。

    身后适时地传来那个女人令人厌恶的声音,“哈啊~我最亲爱的布斯,即使你死了也是那么的有用呢~!小姑娘此时一定在你的肚子里哭泣吧,真是想想就令人兴奋的声音……嗯哼……”

    伊缪斯顿时明了是怎么回事,不禁为可怜的布斯默哀:生前死后都被这个女人掌控着,死后更是被爱娃改造成了不知什玩意儿,真是够背的。不过怪谁呢,他太弱了,也算是必然的后果。

    没兴趣再留下来听爱娃发·春,伊缪斯只留下一句。

    ——“派克诺坦是我抓到的,别和我抢功。”

    其实他也有点高兴,因为派克诺坦留在了他的身边,虽然留下的形式有点糟糕。

    伊缪斯自嘲,他以为自己能够放手的,但流星街人果然只会占有。

    嘛,不管怎样,派克诺坦还在自己身边,这就够了。

    …………

    念被吸干的脱力感真是糟透了。

    我昏昏沉沉地勉强思考着,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四周和我一开始来到这里时一样,除了侠客不在这里、以及这次我身上绑的不是绳子是铁链以外。

    果然还是被抓到了啊,伊缪斯那个混蛋(派克没看清是谁做的)……

    “醒了(?)。”粗哑的嗓音响了起来,一个大汉的轮廓于黑暗中显现了出来。

    我以为他是在和我说话,本想问一下接下来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告诉我是自己想太多了,原来是接头的。

    后面赶来的两个男人推着固定我的铁架往外走,本以为他们会和刚才那个一样沉默,但腥冷滑腻、在我身上游走的手指却告诉我他们不是善类。

    轮·奸吗……?

    不、不像,他们说我的能力有用处,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手指越往越下,最后停留在屁股上,手指带有暗示意味地掐了两把,其中一个喘息粗重了起来,“妈的,这可是真女人啊,看这屁股翘的,真想知道插在里面是什么滋味。”

    “库洛洛那小子还有一个女人,长得更是绝色,你有本事去抓回来天天操。”

    “切,人都跑远了,说这个还有屁用。”

    “你别看咱们手里这个现在像死鱼一样,平常也是个狠角色呢。”

    “哈哈,那我宁愿被这个婊·子榨干而死!”

    “我也是,哈哈……”

    那些声音忽远忽近,阴暗的走廊没有尽头似的,我的意识渐渐模糊,好累……

    ——————————————————————————————————————————

    一泼冰凉液体倾盆而下,之所以说它是液体,是因为它酸臭难闻,已经完全和水脱离了关系。

    ↑好吧……我承认我在抱怨 =_,=

    “派克诺坦,是么?”苍老干涩的嗓音是从前都没听过的,我稍稍抬起了头:哇哦——脸上褶子叠褶子,笑起来一定是标准的万寿菊;眼睛少了一只,但是却没有刀的划痕之类的。经过多年的愈合,人们目视到的仅仅是一块凹进去的肉壁而已。

    老者的嘴唇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水分,看起来宛若一道道刻痕在上面,见过直尺么?就跟那个差不多……这就是高层?微微有点失望呢,别告诉我这就是流星街长老团的首脑啊亲( ̄. ̄)

    “你这蝼蚁之辈,还不快回答大长老的问题!”

    这次劳资连眼神都不给一个,每个有些标签的人物身后都有一个骨灰级脑残粉,我已经习惯了 ←_←

    “没关系,蓝晓,不要对我们珍贵的情报载体这么粗鲁。”

    “……”那个一听起来就很冲动的男声明显很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我,但对大长老的崇敬还是迫使他忍了下来,“是。”

    末了还是说了一句,“还不快感谢大长老的宽宏大量!”

    ……他都不把我当人当载体了我还感谢个屁啊我(#‵′)凸!!

    “想必你也知道你的能力有多大的用处了,从此以后就安安心心地做好你的‘工作’吧。”

    呵,我难道还应该感恩戴德吗。

    “还有,为了防止你想逃跑,建议你还是选择一个主人比较好。”

    知道自己一直不回话的态度的确很让人恼火,迫于四周传来的念压,我勉强给了尊贵的大长老一个回应:“什么‘主人’……?”

    “人选是我信任的十三区长之一,这已经是很大的恩赐了,心怀感恩吧。”

    “‘主人’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不待大长老回答,那傲娇男声又急匆匆响起,“这还不清楚吗?真是蠢货!——从此以后你就是那位区长的专有物品,也就是宠物。他/她可以拿你泄愤或泄·欲,而你,若作为宠物没能讨得主人的欢心,那即使被砍掉一些身体器官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你blablabla……”

    剩下的都是废话,“靠,没让我被所有人轮·奸只是怕我被玩坏而已,却还堂而皇之地说什么‘恩赐’、‘感恩’,真让人恶心得想吐呢。”

    “…………………………”满座哗然。

    然后突然爆出一阵粗犷的大笑,“哗~这个妞够辣,给我好了!我一定不会把你玩~坏~的,哈哈哈!”

    身后有断断续续的口哨声传来,我知道自己现在这个举动很蠢——明明知道长老团的意图就可以了,非要点破做什么呢?只会徒增麻烦而已,要知道装傻有时候真的很容易让人放下防备。

    哈,我现在的形象应该由热血笨蛋变成聪明的热血笨蛋了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我只是有点累而已——累到不想再掩饰什么,累到觉得他虚伪就会直说;累到不想再装傻;累到……

    累到想随波逐流、任他人摆布自己的命运。

    累。

    心累。

    ………………

    “既然你已察觉到老朽的用意,那就莫要再想着逃跑,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吧。”

    “哈哈!大长老说得对,妞就乖乖待在爷身边一辈子吧~”

    “嗯哼~小猫温顺的样子才可爱嘛,对吧,布斯?”

    “……”

    周围的人声越来越远,我什么都没听进去,突然想起了以前飞坦剖开我手指拼碎骨的事情。

    ……飞坦小哥剖开的第一个手指是哪个来着?

    哦——我想起来了,缝伤口的针脚最歪歪扭扭的那个(因为是第一次缝)……貌似是左手第三根手指?

    ——那就选左手边第三个好了,来当我放他妈狗屁的,尊贵主人。

    费力地扭过头,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

    左手边第三个果真是熟人,熟得简直不能再熟了!

    这运气,啧。

    那赫然是一节一节捏碎我指骨的那位牛逼 =。=

    牛掰是自己,这令人称奇的运气……我怎么不抽自己一耳刮呢 =皿=?!

    牛逼看见我在看他,冲我灿烂一笑……我想我惊悚了 qaq

    怀着‘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装玛丽苏’的怂货想法,我告诉自己:谁说是正数第三个了!应该是倒数第三个!我才没有数错!!

    ↑于是,骚女,你真得从内心森森森森处觉得你错了咩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