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三章
    ,[猎人]暗恋者!

    咳,接着数。

    倒数第一个、第二个……呃,第二个居然是爱娃 =_,=?

    ——我有一点不敢看第三个是谁,但随后突然发现自己想多了。

    ↑不管是谁,还会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吗?

    视线再往旁边移一个,结果不得不呈现在我眼前……是伊缪斯,伊缪斯·昆尔多。

    伊缪斯啊。

    我微妙地感觉到庆幸:反正我都被坑过一次了,他伊缪斯还能对我做出多过分的事来?

    “真是感谢大长老的恩赐呢,主人的话,就伊缪斯区长吧。”

    老人的声调很平稳,没有一丝波动,“伊缪斯·昆尔多,你确定?”

    “嗯。”

    那‘豪爽’的声音再次响起,“噗嗤,娈·宠的娈·宠吗?真是相配啊!小妞,没爬上我的床你可是会后悔的,因为亲爱的伊缪斯区长大人将会把他从别人那里受到的屈辱从你身上千百倍地讨回来!”

    “先生,请不要随便地乱咬人——这不仅会对您的牙齿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同时也会使他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谢谢。”

    “你——!”那因被我骂而第一次得到我注意的男人涨红了脸,最后只能恨声说,“婊·子你少得意,等落到我手里你哭都没处去!”

    大长老并没有分什么注意力在我们这种无意义的斗嘴上,对我所谓的主人也不再有异议,反而以一种颇安心的口吻对伊缪斯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像什么尽量在短时间内测试出我能力的上限,用他的能力顺便监视我是否说谎blablabla,神态虚伪的可怕。

    我垂着头,当自己是死了,他们爱咋办咋办,反正逼死了我还有个正主来受罪。

    ↑哈~倒霉的真·派克诺坦君,我并不是由你亲手结果,而是因外力而不得不离开,你一定很不甘心吧??

    这种报复的快感、我死了也能拉一个人下去的满足感,身为一个来自异世什么都没有的孤魂,我真是值了。

    ……只是有点可惜,裤落落那小子早已逃之夭夭,不然、不然能拉他一起做个垫背的也是好的。对于裤落落的反水虽说在我的意料之内,而我也可以冷静地对待,但不代表我就会这样放下。

    废话,就像你走在放学路上,突然有辆车疯狂地冲上马路丫子并把你给撞成个半身不遂,你醒来第一件事难道不是想迎面给丫几刀?

    反正我不仅想给裤落落几刀,还想把他给活活掐死。

    但我同时又有点庆幸,因为我还没完全付出真感情。相反的,要是这事是玛琪干的,我少说也得黯然伤神个好几天。因为玛琪不同于裤落落,面冷心热,这个敏感的女孩在得知对方的情感以后,也会相应地付出她的感情。

    但裤落落……他实在令人不得不敬而远之,所以我没敢把他当同伴来对待。也许是受了太多外界的影响,在我心里,裤落落不是人类,他是感情机器——可以把自己的温柔与冷血各种情绪处理得不差分毫,并利用它们,甚至当做武器用来对付易上当者。

    ——不把他当同伴,所以在得知自己被抛弃被利用被背叛的时候心里才不会受伤,心才不会痛,才可以平静地接受一切。

    没有付出,就不会有伤害。

    两个相互不把对方当同伴的人,有这样的结局才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算是我和裤落落之间关系的一个总结吗?哦、不……也许现在该叫他库洛洛了。

    库洛洛·鲁西鲁

    库洛洛≠裤落落,这我应该早就知道的,可还是怀着恶搞的心思取这样的谐音名字,我对库洛洛的认知除了‘不是同伴’,大概还有‘是不能喜欢上的人’吧。

    ——所以才会这么的失落。

    所幸不该发生的都已扼杀在萌芽中,即使……即使我付出了我所能付出的全部作为代价。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是库洛洛·鲁西鲁,而裤落落……那只是个遥远的梦。

    本就该是库洛洛,而非裤落落啊。

    原来是这样吗。

    ——————————————————————————————————————————

    ………………

    沉浸于思绪,但是被捏痛的下巴将我拉回现实——话说两根细长的手指里竟然蕴含着这么大的力量真是令人惊讶,抬头对上的是伊缪斯略微扭曲的眉眼,我、我我我我我我……劳资他妈的突然就无奈了啊喂 =皿=!!

    ↑劳资现在生杀大权都在你手里,人还得时不时给你法克一下满足生理需要,你还有什么不满啊?!你还生气个毛啊?!你个滚犊子的%&#*$¥_/+%&[。]……!!

    “你是不是在想库洛洛那小子?”

    我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和你的监视工作有关系吗?”

    “……”伊缪斯被噎住了,手抓着捆绑我的铁链,指尖都发白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始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想就想吧,反正派克还在我的身边。”

    哈,他说神马 =_,=?

    “但是——”伊缪斯突然对我露出狡黠的微笑,“不乖的孩子必须要惩罚才行~”

    “唔……”接着是快速的靠近,我已躲不开。

    这,算是传说中的接吻吗?

    有些干燥的唇瓣在自己的唇上摩擦,我刚刚在听到伊缪斯说这话时就咬紧了牙关,所以只是单纯的摩擦。

    而伊缪斯竟像是这样就满足一般,嘴角扯开的弧度越来越大。

    ……这好像是伊缪斯第一次在我面前笑耶。

    初见时这个男人给我的印象还是闷骚冷酷攻一只来着,怎么现在笑得这么……灿烂。

    而且……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黑线了一下-_-||,什么‘不乖的孩子’、‘惩罚’之类的,这不是某不和谐调.教play的经典台词吗?

    忍住吐槽的欲·望,我情不自禁地琼瑶了一句,“你这是……喜欢我的意思?”

    伊缪斯不回话,拽着绑住我的铁架子哗啦哗啦向前跑。

    ——嘿哟卧槽!!

    我的胃马上反射性地抽搐了起来:这般娇羞的表现……大哥你是要闹哪样啊?!伊缪斯·昆尔多,你让劳资情何以堪啊喂 =皿=!

    但心里却是窃喜的(别想歪了),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我故意装做被铁链勒得难受呼吸不畅的样子,还咳嗽了几声。

    伊缪斯马上自觉意识到是他拽铁链拽太紧的缘故,步伐马上慢了下来。

    呃……这货好像是真的喜欢我 rz

    对此我的感觉除了惊讶还是是惊讶,唯独少了身为女性的羞涩感——这个吻,貌似还是我在这世界的第一次来着,望天。

    这大概是因为我不喜欢伊缪斯的缘故吧,所以没有任何的感觉。

    真是残忍的回答呢。

    看来伊缪斯也想到了这一点,到了他的住处、放我下来的时候,他的动作仍然轻柔,只是不再看我。

    而且更重要的是,伊缪斯不仅解下了铁链,还有我的衣服。

    衣服一件件的滑落,我面色不改,“我还未成年。”

    “……”

    “我被吊着好几天了。”

    “……”

    “我身上还有伤。”

    “……”手指顿了一下。

    我差点崩不住冷静的面容……毕竟,当你身上只剩下一件颇具有流星街风格(破破烂烂、衣不蔽体)的布料时,谁都会憋不住吧。

    “而且,我不希望你对我这样做。”

    一语中的。

    我知道自己很无耻,当试探半天知道我面前这个家伙真心喜欢我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马上开始提要求。

    套用一句非主流的话——

    我、就、是、仗、着、你、喜、欢、我,你、能、拿、我、肿、么、样。

    以为自己已经击中了伊缪斯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正得意洋洋的我,突然听到了一声猝不及防的节操碎裂声。

    ——“嘶啦。”

    好吧,是劳资的最后一件衣服没有了……我勒个擦的 =皿=

    眼前是伊缪斯放大的脸,他的唇这次着陆点是我的锁骨,而且有愈来愈下的趋势。

    耳珠被含住,低低的、饱含情·欲的男中音如恶魔的叹息一般。

    ——“别忘了,我是流星街人。”

    语塞。

    是啊,流星街人只追逐自己的欲·望,我怎么忘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