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五章
    ,[猎人]暗恋者!

    各式各样的记忆,都饱含着它们原主人的不甘、恐惧、怨恨,以及绝望。

    那些本不属于我的情感在我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叫嚣着需要一个出口,我的脑袋也因此被撞地嗡嗡作响,恨不得拿把利刃剖开自己的脑袋,既解脱自己又能喷长老团一脸脑浆。

    每一次我以为自己受到的尖锐疼痛已经是极限,但下一秒才知晓自己错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真是屈辱。

    连自我都被剥夺,只因为更可怕的那些情感还会吸附在我的骨肉里,紧紧缠绕,不眠不休,只是一个劲的往更深处钻去。

    那吸附的感觉就像我幼时下塘去玩耍,结果上岸时却发现,自己小腿那里静静地蛰伏着一只水蛭一样——我既恶心又害怕,颤抖着用手去捏住那该死的小吸血鬼。想把它从我的身体里拽出来,但他妈的那只恶心至极的虫子不仅没被我驱逐,反而不受我控制地往我的身体更深处钻去。

    ……一寸一寸,缓慢却坚定,感触清晰。

    于是那阴冷黏腻的东西蠕动着钻了进去,而我的小腿上除了一些血污,什么都没留下。

    那水蛭就这么进去了——你越抓它,它进去得越快,然后和你的血肉水乳·交融。

    ——事实上,如果那些‘情绪’的最终目的是想和我这个人合·体的话,好吧,他们成功了。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不受控制地从自己唇中跳出,我听着那嘶吼,竟仿佛不是出自自己嘴里的一样:它实在太过遥远了。

    并不是说我不痛叫出声就代表了什么大无畏抗争精神,那仅仅是我这个人最后所做出的,一些小小不甘表现罢了。

    ——你可以摧残我的身体,但我的精神绝不屈服。

    但现在……就连这小小的权力都不见了,被毫不留情地掠走了。

    我什么都失去了。

    我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

    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

    于是在那一刻,我所可以自傲的冷静淡定都在瞬间溃不成军,我也终于……终于恨毒了库洛洛,库洛洛·鲁西鲁。

    即使我什么都做不了,无法对库洛洛·鲁西鲁做出任何人身伤害,但是这名为的情绪还是在一瞬间侵蚀了我仅有的感官细胞。

    是的,我恨他夺走了我的一切。

    真的好恨。

    是夜,有不知名的野兽在嘶吼,然后消亡。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长老团恨不得让我日夜都为他们工作,然事实上,虽然他们怕我精神崩溃而没有那么做,但是拜他们所赐,我还是睡不着了。

    其实我早就觉得这个能力很鸡肋了——虽然仅仅通过接触就可以获取另一个人所有的秘密,可以说能力的发动条件简直容易得令人发指——但是获取记忆的同时,我作为本体将会受到干扰,而且是很严重的干扰。

    之前就说过了,我的大脑就像电脑一样,所以,当文件容量(记忆)超过我所能负荷的量以后,电脑将会死机,而我就没那么幸运了,后果绝不会是大脑当机——当机还能恢复捏 =_=,我起码就得直接整个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来玩玩。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别名人格分裂,简称精分。

    远目+沧桑脸,所以说,这该是多他妈鸡肋的一个能力啊 =_,=……

    但是鸡肋仅仅是于我而言,对于长老团来说,我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也就是说,其实我在长老团的眼里,我的功能也许真的和电脑没什么区别。

    而且还是一个很好用的‘电脑’,想要下载任何‘文件’直接夺取就可以了,哪像真正的电脑,想‘参考’猎人协会一些小小小小小的非机密资料都要叽歪半天。

    ——哦,你要知道,流星街人的确是二到外界人无可比拟,但是他们没有户口呀(只呆在流星街里没办法抢到户口本,就算以长老团的势力能弄到户口本,但是还要猎人证啊,长老团当然不会只满足于普通的非机密资料)←_←

    而没有户口又意味着什么?——它只是意味着你没法填猎人协会那该死的个人资料而已、而……已。

    当你碰上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无法对他拳打脚踢,无法对他威逼利用,无法对他软硬兼施,无法——!

    ……于是你只能看着那该死的发着光的电脑屏幕却什么都做不了,更可恶的是还有那一行字——

    请先填写个人资料,再下载所需文件。

    ……哦雪特 =皿=凸!!!!

    凸填泥煤啊啊啊啊啊(摔)!劳资没户口不行啊?不行吗卧槽!!劳资没户口劳资骄傲!劳资特傲娇……哦不是骄傲!你们都不许笑!哪个敢笑口胡 =皿=?!

    于是不得不说,得到派克诺坦,长老团真可谓是出了一口恶气啊 =_=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派克诺坦悲剧了。

    毕竟那啥——一天读取五十来人的记忆你试试看←_←?

    以前的我只需要担心自己的生计问题,用到这能力的时候不多——你当实力强到牛逼的高手真是流星街街边的垃圾堆,到处都有吗 =皿= ?

    再说那时的我还需要提防着真·派克诺坦君,生怕读取记忆这能力用多了正主会代表月亮来消灭咱……于是综上所述,以前的我都小心翼翼克制着用的能力,如今长老团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断挑战我的下限(能力的下限,想歪者戳眼 =_,=),我会精分也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到时候……到时候我将不再是我。

    或者这么说,如果使用这具身体的人格不再是‘我’,那‘我’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唔……如果侥幸,也许这个身体的一部分支配权会属于我?但是是多少呢……?二分之一?十分之一?

    ↑……嘿,别和我说会上三位数啊喂 =_,=!

    但是算起来的话,五十个人一天,两天不就上三位数了 = =+?!

    真的耶,两天就三位数了好有趣哦~~噗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

    ………………

    ………………………

    咦你们为毛不笑←_←……

    喂……我演独角戏演那么久,乃们这群魂淡还不赶快为我临死前的淡定吐槽喝彩一下!话说我的黑色幽默真的不好笑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看我真诚的水汪汪大眼睛再回答啊喂 =_,=!

    ↑画外音:于是……这货其实根本没有啊,我要死了嘤嘤嘤嘤嘤嘤这等伤春悲秋的情绪-_-||

    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回货(上下左右都是二货)的最高境界了吧(仰望╯▂╰)……

    话说伊缪斯那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虽然上次以为这货真心喜欢我,但是现在他的态度实在是奇怪啊,嘛,不管了,反正都是快死的人了,这些东西能想通就想想,想不通就随它去了算了。

    铁链所带来的略微拉扯感在经过长时间以后终于变成了钝痛,想必放现在的我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行走了吧?

    嗯,如果能回去我一定要记下来,一个人在被吊了数十天之久,血液基本上将不再流通于人体内部,并会导致下肢酥麻。

    ……额,话说我可是会念来着,以正常人的体质也能支撑这么久吗?

    默……我勒个去,外界因素排除不了啊,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带不走、极度郁闷下我开始对着空气说话。

    “让咱想想,咱最初是怎么来到这地方的?——哦,貌似是睡梦中穿来的,还好没死在什么‘最爱的人’的手上,不然就老狗血了,话说我有‘最爱的人’那种东西吗 =皿=?”

    “唔,一醒来就看到血淋淋的一片,话说那位死在我身上的仁兄还真是惨啊哇哈哈~当然,他也顺利恶心到我了 rz……”

    “醒来才发现又饿又累,当时简直以为自己快死了,还特悔恨地准备和以前自己无意中得罪的、但对我又很重要的人道歉呢——噗噗噗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就像现在。”

    “后来就跟着蒂奇顿大叔混,话说那可真是个好人啊~~”

    “……可惜后来一次突袭大叔被大神干掉了,不过大叔都那把年纪了,还没混的风生水起……不得不说的确是被秒杀的命啊——额,好像我又毒舌了,对死人真是不尊重啊囧。”

    “于是我就不停找其他杂碎抱团取暖,昏昏噩噩地耗费生命,不得不说那真是一段颓废的日子啊,还可笑地不停对自己说‘我没杀人我没杀人我没杀人’……啧,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坚持些什么。”

    “没多久,库洛洛大人终于踏着他伟大的渣男步伐抓到我了。”

    “当然,也是我答应的——虽然当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跟库洛洛走,但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我自己也受够了这种没有目标、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了吧。”

    “……即使最后自己的命运是死,而且还是因为‘我爱上了库洛洛而甘愿去送死’这类操蛋的理由,我也绝不会有所不甘——咦,突然发现我骨子里好像也蛮疯狂的嘛 =_,= ”

    “这么想来,当初和库洛洛他们一起行动的那段日子还真是段难忘的回忆,虽然最后的结果是这个。”

    “仔细想想,其实库洛洛和玛琪酱他们与其他人也没多大不同,只是我的心态有问题吧,以为他们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对我的情绪牵扯才这么大。”

    “唉……虽然很想回到过去,但是我果然还是觉得现在这样才正常。”

    “因为太虚假了,那些过往——它们过于美好,美好到虚假,让我觉得那只是一场梦、也……也只敢把它们当做是一场梦。”

    “所以,即使是现在这样,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后悔的。”

    “……真的。”

    “……”

    那些我在平时不敢说的、却又发自肺腑的一句句话经过口腔的振动在空气中引起共鸣,最终传递给了虚无。

    “我本不是这世界的人,只有魂魄不知为何沦落到了一具要死不活的身体上,还到了一个坑爹的地方,从此我不得不为了生存下来拼死拼活,也会杀些人只为了自己活下去,更做了一些以前的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在这个世界上的我的一生,杀过人,背叛过人,也被人背叛过,战斗中最疼的一次受伤是手指指骨曾经碎过,但痛并不是因为碎了而是它重新被接起来了,如今这一切都将结束,我将被间接杀死。”

    “这些本就不属于我,但是我还是有了不甘,可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我恨的人我没有能力去复仇,我向往的正常世界到达不了,现在也失去了自由行动的权利。所以我只能将这些放下,埋葬在我心里。”

    “我即将死去,但是请记住——”

    “我不是派克诺坦。”

    “我叫程柳。”

    寂寥的黑夜里,女孩对着黑暗微笑,虽然是一张很平凡的面孔,但卑微的神情却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其上。

    “请记住我,我曾经在这世上存在过。”

    “我是程柳。”

    第二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