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六章
    ,[猎人]暗恋者!

    伊缪斯番外

    艾瑞克无疑是十三区区长中最自负喜功的一位,这伊缪斯早就知道。

    当然,即使再自负,也还算是有点实力的垃圾,这伊缪斯也知道。

    但是某次长老团高层派给艾瑞克的一个任务,却让伊缪斯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了怀疑。

    ——艾瑞克居然失利了。

    ‘失利’已经算是好听的说辞了,艾瑞克的模样,已经算得上是落荒而逃了,这让伊缪斯对艾瑞克更加不屑,也有点惊讶。

    高层的任务挺简单,只不过是让艾瑞克给最近有点猖獗的新人们一点‘小小’的下马威——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们知道,长老团还杵在这呢,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么(库洛洛他们为了更加‘正常’的食物,抢了长老团的资源)。

    这群新人有点意思,虽然是团体,但并不像大多数流星街人一样——只有一个老大勉强能拿的出手,其余全是杂鱼,完全是一枝独秀的尴尬场面——这些个新人个个能力都不错,尤其是那个叫飞坦的,战斗能力似乎比他们的头头都优秀。

    这可真是奇怪啊,伊缪斯略微兴奋地摩擦着自己的唇瓣,那个头头难道不怕手下倒戈么?有勇无谋的蠢货他见多了,但愿这次这个不是这么无趣的说。

    生活的确是索然无味的,但是伊缪斯并不觉得这些新人会留给他多大印象,本以为顶多三天自己就会把新人们给忘干净了。

    很巧,就仿佛应了这个三天的期限一样,这些小家伙适时地出现在了伊缪斯的视线范围内。

    一开始是手下跃跃欲试的报告——

    “伊缪斯大人!库洛洛一伙人竟然潜藏在我区的势力范围内,请下令让我们前去逮捕!”

    “……嗯?”库洛洛是谁来着。

    那手下突然想起自家区长的识人方法,马上改口,“就是那个头目是黑发黑眼的小鬼的团体。”

    手下又想起了什么,“里面有个叫飞坦的,速度很快!”

    伊缪斯了然地点点头,自己记人喜欢记体貌特征,只有对印象深的才会记名字。

    ……想了想,觉得自己没什么事情可做,于是伊缪斯决定自己去看看。

    伊缪斯摆摆衣袖走了,那手下却纠结了:区长的意思是群殴还是单挑啊,自己又该不该带人去清扫战场啊?真是的,多说几句会死啊,这些都是问题、需要人来考虑的好不好!

    伊缪斯到的时候飞坦正在用刑。

    受刑的是一个女人,聒噪的声音很是刺耳,听得伊缪斯心里很烦躁。

    伊缪斯也不是没对别人用过刑或是听人惨叫,但这女人倒还真叫出花样来了——她要是一直叫也就算了,时间长了耳膜也就适应了;这位是叫一会歇一会,响的时候是凄厉尖锐,停的时候是戛然而止,一声声还嗷嗷地。

    伊缪斯不得不说,艾玛,太折磨人听觉神经了 =。=

    再走近一点看,伊缪斯发现他们好像是在……疗伤?

    可是看看那深蓝发小个子脸上兴奋的表情,伊缪斯还是觉得在用刑。

    伊缪斯还想走得更近一点看看,但是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双黑少年遮住了视线,而且还对着自己笑了一下。

    那笑容挺和蔼也挺温暖的,但伊缪斯知道,那是警告。

    伊缪斯感到有些好笑,就这些残兵败将了,还敢警告他?

    正想再往前挑衅一下,看这小子会有什么动作,但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伊缪斯改变了主意。

    ——艾瑞克来了,还带着一群人。

    伊缪斯有点诧异:要知道,艾瑞克这种群殴一群新人的做法要是被传出去那脸可就丢大发了,这已经不止是有些难看了,一区区长居然这样对付一个新人……

    不过这小子确实有点狂啊,怪不得让人想要除之而后快,伊缪斯没良心地眨眨眼,决定坐山观虎斗。

    不出伊缪斯的意料,艾瑞克特地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只为了弄死一个新人,是另有隐情的。

    ——————————————————————————————————————————

    ——毕竟,死穴被别人知道了什么的,终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

    调查完一切的伊缪斯无声地大笑,比起抓住那些个小玩意去向长老团邀功,掌控艾瑞克并为自己所用显然是条更加鲜美的大鱼,不是吗?

    心情大好,伊缪斯不由得对‘库洛洛’这个名字印象更深刻了。

    嗯……‘库洛洛·鲁西鲁’吗,他记住了。

    只是现在有点小麻烦——伊缪斯不知道库洛洛那一伙现在到哪里去了,伊缪斯有点后悔:当时一激动,只顾着注意艾瑞克的反常了,之后就连忙叫人着手去调查了,所以……

    额……所以伊缪斯就放任艾瑞克在自己的街区内横行肆虐、为所欲为了囧rz!

    伊缪斯真的不是不是有意的……相信他。

    嘛,既然库洛洛那群人上次能够把艾瑞克搞得那么狼狈,这次一定也不会死的……大概。

    伊缪斯有点心虚,心虚到想现在就去找找库洛洛那群人的行踪。

    但是伊缪斯现在在等艾瑞克自个儿送上门来,一时走不开——艾瑞克肯定会主动来找他的,那次艾瑞克‘平白无故’的来自己街区里大闹一通,肯定要给伊缪斯一个说法的,所以伊缪斯在等。

    也不是伊缪斯就不能主动去找艾瑞克了,只是以艾瑞克的性格,伊缪斯这么久都没来找艾瑞克算账,他心里自然是会起疑的。这一起疑,艾瑞克再联系一下前前后后自己的行为,多半也就能猜到伊缪斯打的什么主意了,这阵脚也就乱了。

    但若是伊缪斯巴巴地凑上去和艾瑞克说‘和我一起组团去打长老团好不好?’,那架势就端不起来了,那之后的计划也就无法和盘托出了……嗯,所以你懂得。

    其实库洛洛那群人死了也没什么,他们在伊缪斯整个计划里充其量也不贵是一个棋子罢了,但伊缪斯就是有点在意……嗯,谁都有当弱者的时候,但伊缪斯的怜悯却不是对每一个新人都会有的。库洛洛他们……或者说是库洛洛身上有伊缪斯在意的东西,而那正是当年的伊缪斯所没有的。

    所以不太想让他死,就算让库洛洛几个闹一闹长老团、让他们头疼一下也是好的。

    不过正如派克诺坦所想,伊缪斯倒确实是被长老团控制了。

    过程其实和其他人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只是在于,这不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而是伊缪斯自身。

    少年时期的伊缪斯属于那种比较孤僻的轴人,喜欢独来独往的。本来长老团对这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新人还是比较喜欢的,但麻烦的地方来了。

    是伊缪斯的能力。

    ——进入。

    咳,看着挺猥琐的能力名字哈,但是还是挺牛掰的,至少在流星街里是这样。顾名思义,进入嘛,任意指使什么东西进入你身体啥的,当一个人的身体里的东西满到一个极限时……

    ——“嘭!”

    这样一来人体就相当于一个定时炸弹了,伊缪斯想让你爆就得爆,而且还是从体内爆。

    当然,能力的发动条件还是有不少限制的,而且伊缪斯一般只使用进入的其他的衍生念能力,但长老团初闻这个消息时还是不安了。

    任意指使什么‘东西’呵,这东西可以是兵器,可以是毒药,可以是……而且在这东西被伊缪斯指使的时候,就隶属于伊缪斯的能力了。

    但要知道啊亲,长老团之所以和别的权力集团不大一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资源——流星街人又都是现实的主儿,有奶就是娘,这才勉勉强强听了长老团的话。

    那要是伊缪斯把资源这个‘奶’随便给进入到哪去了,那还不都乱了套了,因此,伊缪斯这个不安定因素,既然不能毁灭(高风险高利润,伊缪斯很有用有木有 = =),就留在身边好好看着。

    其实伊缪斯还真没想到把能力用在这上面,但长老团可不管这些,一切不安定的因素都必须提前扼杀。

    所以这事儿怨不得谁,若是伊缪斯没那么弱——好吧,其实也不弱,但是他一个人对上整个长老团还是有点不支的。

    那还能咋办呢?

    待这儿等死吧。

    ——————————————————————————————————————————

    但伊缪斯不喜欢这种死法,所以他还是在找机会翻盘。

    第二次见到库洛洛那小子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伴看起来并不怎么好——伊缪斯丝毫没有怜悯心地这么想着,随即指使飞坦割了那个叫侠客的右上臂肌肉——伊缪斯注意到侠客的右上臂肌肉一直紧绷着,伊缪斯怕生出什么变数,于是提前动手了,但是他自己表达的方式实在是……

    “嗯哼,乖孩子、乖孩子哟~那么,去把那个金头发小鬼右上臂最漂亮的一块肌肉给我挖下来,我想吃的说?~”

    啧!真是不堪回首啊,伊缪斯默默扭头。这实在不是他所想,但是要想控制飞坦——即拿走他的记忆,就必须承受飞坦记忆中最不愿回想的那一段回忆(使飞坦的记忆进入伊缪斯的脑海)。所以那段时间里伊缪斯只是给自己的大脑下达了‘要捉住幻影旅团’的命令以后就失去了意识,也就是被拉进了飞坦的回忆里——

    时间,某天。

    地点,十三区某垃圾堆旁。

    人物,飞坦,以及之后寻‘果实’而来的某变态。

    “哦呵呵呵呵~坦坦果!!在大大的苹果树下,我~找~到~你~了~哟?!!”

    “……”伊缪斯看到脑海里的飞坦狠狠撇了红发小鬼一眼,就默默隐去了身形,显然是不想搭理这分贝高得离谱的不速之客。

    也难得飞坦心情好,不然就怕会和西索打起来了,不过……那好像也正随了西索的愿 ←_←

    又是一天。

    “嗯哼◆~坦坦果,人家找你找得好~~幸苦哟!作为补偿,和人家打一架吧!!!”

    今天飞坦可没有那个好耐心,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准备几招之内就把这烦人的家伙大卸八块,骨肉分离。人影一闪而过,西索看不清飞坦的动作,只好凭直觉作出了反击……

    是的,是反击,而不是防守。

    倒也是,若西索防守,才是对他一直以来热爱着的战斗最大的侮辱。

    身影落地。

    飞坦疑惑地看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武器,这感觉……看来刚刚并没有把红发变态的头砍断啊,切。

    西索抚上自己的面颊,那里有一处飞坦砍出的伤痕,已经伤到了颧骨。看到手指上鲜艳的血液,红发变态猛地低垂下头,喉间间或溢出几声呻·吟,全身更是弧度很大地颤抖起来,西索似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动作太大,双手抱胸才勉强止住了颤动。

    飞坦戒备地看着红发变态看似害怕到‘楚楚发抖’的模样,没有贸然上前,怕是什么陷阱。

    于是红发变态抖抖抖抖抖…………

    终于,破碎的呻·吟连成了句子(大概 = =?)。

    “嗯……嗯哼……嗯哼哼……人家忍不住了啦……忍不了了……嗯◇~”

    远处,飞坦一脸阴鸷地看着红发变态:该说忍不了了的人是他!一直看着这变态抽风,还以为他是在耍花招的自己是被耍了吧?!被耍了没错吧(摔 =皿=凸)!

    变态此时也调整好了情绪,抬起来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癫狂和快意,“坦坦果~!我发现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哟?~快来和我做让人兴奋的事吧(=口=?),来和我融为一体吧(喂=皿= )!!”

    伊缪斯看到飞坦的皮肤上出现了清晰可见的……鸡皮疙瘩 ←_←

    深蓝色的小个子(飞坦会杀了你的相信我 ←_←)眯紧了狭长的眼,正准备再补上几刀,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

    飞坦一开始有些慌了,但用了以后发现自己的手上缠满了像蜘蛛丝一样的念,黏黏糊糊的……很是恶心。

    ——————————————————————————————————————————

    挣了几下没挣脱,对这样的结果飞坦也不惊讶,深知用普通的办法是不能摆脱这玩意儿了。那用自己的念试试好了,很快,深紫色的念凝聚在指尖,忽大忽小,忽薄忽厚,很是不稳定。

    虽然念还没分布均匀,就这么切下去很有可能失败,但飞坦还是马上就朝那坨念切了过去,可见飞坦对这玩意儿的反感。

    “啧!”——果然。

    飞坦烦躁地看着那要断不断的一坨念,’断开的地方就和那红发变态的人头横截面一样’这个想法让飞坦糟糕的心情变好了一点,他想自己的确不如玛琪擅长这种细活儿,他果然还是更喜欢用粗暴而又不可抵抗的方式来蹂躏粉碎敌人。

    看看身周密密麻麻的念,要是一个个挨个儿切断的话飞坦觉得自己肯定会疯的。再瞧瞧斜上方红发变态飞速逼近的脸,还自动带有‘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坦坦果,接受我伸缩自如的爱吧?~~!!’的噪音……

    飞坦掩盖在衣领下的脸笑了,如果有人看见一定会头皮发麻觉得这笑容苍白又诡异。

    飞坦耳边似有大风挂过,他却只听见自己的声音。

    “——rising sun 。”

    然后是耀眼的白芒…………

    伊缪斯第一想表示的是作为vip他看的很爽,但是硬要他写观后感的话除了‘恶心的变态与暴躁的矮子’外请恕他再不能憋出其他;第二想说的是这么看来西索真他妈是一个妖孽,荼毒过不少人的记忆,还是早点去死比较好。

    其实……

    伊缪斯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脑海里掰扯这些东西,他现在可是在战场上呢!但是没办法啊,他手下望他的眼神就跟白天见鬼一样,再联想一下刚才的回忆,伊缪斯也能将自己刚才的表现猜出个十之八·九——刚才他说话的样子一定和西索一个调调有木有?有、木、有 t皿t !!

    ↑被拉入回忆的后果就是回忆中任意某一个人物会上身,于是这次是西索附身了 rz

    果然,只要和记忆扯上关系的念能力多半不是什么好鸟,伊缪斯没好气地想(其实伊缪斯这样已经算很好了,飞坦小哥最不想回忆起的是有关西索的记忆,纯粹是因为讨厌西索。要换做是常人,最不想回忆起的多半是什么沦落到流星街前的一些往事、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眼前被切两半啦、或是曾被心理变态的人抓住凌虐上个一百天的回忆啥的,而伊缪斯相对而言还是比较hld不住后者的。所以说,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_←)。

    是了,伊缪斯进入的衍生能力:使施念对象最不想回忆的记忆进入伊缪斯,而施念对象则相对的会被伊缪斯控制,一般无摆脱的可能。但控制施念对象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因着西索使伊缪斯在属下面前崩坏的关系,伊缪斯狠狠虐了库洛洛那几个团员,落在他手上的有两个,一个叫侠客,一个是那个叫声很有‘个性’的女人 =。=

    侠客很明显是被折腾蔫了,醒来了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在看到伊缪斯时他的右手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面上的表情依旧很灿烂,不带一丝阴霾。

    伊缪斯看在眼里,笑在心里:情绪掩饰得挺好的嘛,但还需要磨练磨练~

    而那个女人则保持了她一贯吵闹的风格,嗡隆隆的声音听得伊缪斯不耐烦起来。这和她的长相极为不符——这女人有一副极淡的眉眼,且隐隐有一股阴鸷之气浮动其中;狭长的眼微微上挑,眼珠是土金色,有点像鹰啊蛇啊之类的,给人感觉过于锐利而不似人类;但不仔细看那双眼只是没精打采地半睁着。

    这是第一印象。

    ——伊缪斯对派克诺坦的。

    ——————————————————————————————————————————

    看归看,伊缪斯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刀刃利索地穿透这聒噪女人的手掌——嘛,虽然长相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果然还是要治治才会变乖~

    嗯,这个太嫩了,伊缪斯不由将派克诺坦和侠客做比较,以一个莫名其妙的局外人身份来评判库洛洛的同伴。

    觉得玩得差不多了,伊缪斯和朗·威姆蒂对视了一眼,心下有了个大概。

    本想着待会儿给长老团报告的时候说两个都说是药物控制好了,这女人虽叫得欢,也不一定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蠢货,但一个陌生的名词却传入了耳朵。

    “哼、哼……哼基佬什么的最吐艳了啦~~(>_<) ~~!”

    出于好奇,伊缪斯本能的开口:“‘基佬’是什么?”

    那叫什么来着?哦、那个叫派克诺坦的表情顿时生动了起来,伊缪斯看着十分有趣,但这女人不回答就不怎么有趣了了。

    对未知的事物伊缪斯一直有探·索的*,不再等待,手朝派克诺坦的脑袋伸去。

    “你、你想做什么?!”

    很无趣的回答,但这种戏码总是让人兴奋,伊缪斯微笑,撵出他想要的记忆,就朝自己的脑袋里塞去。

    “…………”

    朗·威姆蒂也有点好奇,“‘基佬’什么意思啊?”

    伊缪斯:“……你猜。”

    =皿=凸

    伊缪斯无语看着朗·威姆蒂的不满表情,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所看到的东西而已……

    流星街不是没有男人上男人的现象,更有甚者上男人上着上着反而忘了对女人的渴望,从此性向就成了天边的浮云。

    但是这些异常现象多半和环境、性·欲、个人因素是有关系的!但是在这个派克诺坦的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走在街上男孩调戏女孩叫流氓,男孩调戏男孩叫做萌;在公共场合男女搂抱在一起会被声讨情侣去死,男男抱在一起会被围观拍照;男孩和女孩打kiss会被指责世风日下,男男则变成了群众捂脸喊卖萌可耻……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感觉……伊缪斯有点烦恼,这种逻辑就好像是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才是理所当然的囧!

    这种最终结果还是被伊缪斯定义为‘男人上男人’的行为在派克诺坦心里没有了伊缪斯一开始想象中男人与男人结合的无可奈何与晦涩,好像更添了一些让人脸红心跳而又唯美的禁忌感……

    简直莫名其妙!!

    伊缪斯不敢看朗·威姆蒂——他怕想起自己脑海里一脸欲说还休而且面目含春的朗·威姆蒂躺在自己身下的香艳场面(派克诺坦想象得极其美型 xdxdxd~),转身叫手下去调查这个派克诺坦什么来头。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些念头绝对不是一个只晓得生存的流星街人该感兴趣的东西,太可疑了 =皿=!

    伊缪斯捏着手里薄薄几张纸,神色复杂,但是不速之客的到来很快让他没了惊讶的时间。

    “伊缪斯区长,大长老有请。”

    “……”

    推开厚重的门,伊缪斯垂眸站定,“长老,你找我?”

    “嗯,想必你也调查过派克诺坦了,但老身刚刚得到确切情报,这个女娃娃是块情报方面的材料,用处也许不可估量。所以——看好她,伊缪斯·昆尔多。”

    “……”明明是要自己保护好她吧,自己却不得不这么做,嘁。

    但第二天一大早……

    一女的有什么好看的,伊缪斯百无聊赖地远远望着——库洛洛的另一个女团员出乎意料地敏感,离目标三十米已经是极限。

    说是这么说,伊缪斯还是盯着派克诺坦的身影一动不动。

    ——————————————————————————————————————————

    他想这女人的生活倒是出乎意料的悠闲,每天和同伴一起修炼,饿了就吃,累了就睡,闲了就玩,即使是被抓进长老团这牢固的铁笼里,她脸上也没有什么担忧的神情,一副悠然自得的做派。

    ——就好像是,只要有同伴在身边,派克诺坦这整个人的生活就是完满的,再不需其他。

    伊缪斯很疑惑,明明是这么脆弱的关系,派克诺坦怎、怎么就能这么笃定呢?——笃定这些她所谓的同伴是真心对派克诺坦这个人的?无关任何其他?

    流星街的同伴情谊,可是以扭曲的友谊和血连在一起,然后再用硬性又粗暴的野兽般的规定,将他们紧紧捆在一起的产物啊。

    唔……但是从旧时相识的角度来考虑,伊缪斯还是抱有观望态度来看待这件事,不过派克诺坦估计也不记得他了,毕竟现在的‘伊缪斯’换了一副样貌的说。

    确切来说,是昨天刚刚想起来的旧时相识。

    伊缪斯……或者说现在掌握着这具身体的主人格是认识派克诺坦的。‘伊缪斯’本来是窟卢塔族,和派克诺是同伴——过去式的,他就是那位被挖了眼睛的、趴在派克诺坦身上的仁兄(忘了的亲们见第一章 = =)。

    在‘伊缪斯’的记忆里,派克诺坦从小就是个又二又拗的姑凉,要不是眼力好外加抛射能力一绝,恐怕谁都不会容忍这个嚣张的小鬼吧 ,可‘伊缪斯’偏偏就喜欢死了派克诺坦这种轴得无与伦比的调调( =_,=),天天腆着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别人百思不得其解,他自己乐不思蜀。

    ——这种感觉就像是逗猫一样,猫咪对不熟悉的人总是冷酷得不留一丝情面,一旦想要靠近,它们总是抓挠刨刮无其不用。它们没有人那么复杂的心思,学不来伪装和喜欢,只会直白地表达自己最直接的情感,不熟就是不熟,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

    而派克诺坦给‘伊缪斯’的感觉就是猫,傲娇的小小少女和这种小生物实在太像了,敏感多疑,臭屁的性格只是为了掩藏最深处的柔软内心。而且最像的是,派克诺坦竟然和动物一样笨拙到不会掩藏自己的喜好。

    怎么说呢,也许别人听起来觉得很可笑,但‘伊缪斯’只觉得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呢?肿、么、能(≧v≦)!

    于是……难道你不想看看吗?——‘猫咪’唯独对你一个人卸下全部武装、在你怀里打呼噜、只对你撒娇、只信任你一个人的样子,你不想看看吗?

    以往总是弓起脊背对你咆哮的小身子此时在你怀里柔弱无骨,从此,你就是她的全世界。

    ‘伊缪斯’对派克诺坦的感情不只是同伴,从一开始就是。

    可惜,驯猫计划总有没眼力儿见的来打扰——伊缪斯,后来的第三区区长因为念能力需要特殊的眼球,于是找上门来了。

    弱肉强食,对此‘伊缪斯’没什么好抱怨的,只是难道不是很好笑吗?需要的仅仅是特殊的眼球而已,真正的伊缪斯甚至蠢到连这是世界七大美色之一的火红眼都不知道!!

    真是讽刺,因为这双眼睛而受到的种种觊觎一直以来太多太多,‘伊缪斯’甚至觉得如果哪一天自己死了,除了因为这双眼睛而被追杀不作他想。

    但最后的结局告诉‘伊缪斯’,这都是命。

    好吧,那他认命,但是最后,至少让他保留能够选择保护谁的权利。

    在凭着感觉摸索到他最亲爱的少女并用身体掩盖上去时,‘伊缪斯’是带着快意的。

    他终究是恨的。

    ——那又该是有多么深的执念,才会在双眼都只余空空血洞的时候,仍不忘用残破身躯做倔强少女的最后保护伞?

    而如今,竟是他——这个假的‘伊缪斯’掌控这具身体的主动权,这他妈也是命。

    他仍活着固然是好,虽然身体不是他的,但派克诺坦这货现在居然敢不认识他,而且脑子里还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什么搅基知识……

    你说,该怎么罚?

    当然——想是这么想,但真在面对派克诺坦时,‘伊缪斯’还是舍不得这么做的,他安慰自己:你之前没想起人家时做得还嫌不过分吗?又是踢又是揣的,还用刀穿透人家手掌心——虽然没伤到骨头和血管是没错啦,但是、但是……数落着以往那个自己的种种不是,‘伊缪斯’越想越心疼,这事其实真怪不得‘伊缪斯’,他毕竟是后来者居上,并不是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很多记忆都模糊了,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后来能想起派克诺坦已属情深。可‘伊缪斯’就是觉得以前那个自己做的既与他的真实意愿相违背,那派克诺坦就是被别人给欺负了去,真真是又幼稚又较真了。

    幼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伊缪斯’感觉到两股念压出现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一个很熟悉,一个不认识。

    “谁?我让你进来了吗。”‘伊缪斯’一感觉念压就知道来人是蓝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知道蓝晓受不了大长老以外的人和他这样说话。

    果不其然,“你……!”

    蓝晓作势要炸毛,但还是忍了下来,“马上进来的那个小鬼你乖乖听他的话,大长老下令按他说的使用派克诺坦。”

    ——言语之间俨然把派克诺坦当做一件器具。

    ‘伊缪斯’皱眉,但还是说,“小鬼?是库洛洛 ·鲁西鲁吧?”

    “哼。”蓝晓不回答,显然是在记恨刚才的事,只是侧了侧身让身后的人走上前。

    黑发少年笑得干净又无害,嘴上奉承道,“伊缪斯大人真是好见识。”

    “哪里哪里。”

    于是又是一番虚伪客套的说辞……

    蓝晓也讨厌库洛洛这个成天笑眯眯的虚伪家伙,两个他讨厌的家伙在这里,那他留下做什么?

    库洛洛等蓝晓一走,就大大咧咧地自己找了个地儿坐下来,搞得跟天王老子一样。‘伊缪斯’暗道不好,这架势他太熟悉了——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派克诺坦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伊缪斯’想想那天他在派克脑袋里看到的奇怪东西,没做声。

    “但我只在乎现在这个身体的主人,所以我决定把我的团员救出来。但我需要你的合作,对了,你喜欢派克诺坦吧?原来那个。”

    “………”

    “我发现我的团员身体里似乎还有另一个灵魂,那个估计是原来的派克诺坦——也就是你喜欢的那位,我准备再做个身体容器给我的团员——我想我的团员不会喜欢和别人共用一个身体的的,抢了别人的身体她一定会有负罪感。”

    听到这里‘伊缪斯’再也忍不住了,“你脑子没病吧?就算她不是原来的派克诺坦,负罪感这种东西谁知道是什么啊!”

    库洛洛的眼睛里带了笑意,“哦,我只是觉得开个玩笑能让我们之间的气氛轻松一点。”

    说罢补充道 “而且看来我成功了不是吗?伊缪斯你之前都不理我呢。”

    ↑‘伊缪斯’:做人不可以这么无耻的 =皿=!

    库洛洛继续加条码,“而且我可以承诺,如果你等得起的话,两年后我可以把你和那位派克诺坦救出去——虽然我不知道那位是我的团员还是你喜欢的那位。”

    虽然很想摆一下架势说些类似于‘要是我不答应你该怎么办呢?’之类的话来吓吓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但‘伊缪斯’此时此刻突然觉得这样的话太矫情了,库洛洛给的条件虽不诱人,但却很称他心意。

    于是他干脆道,“好。”

    “但你得告诉我帮什么忙。”

    “也没什么,就是在某个特定时候我会通知你,那时请你把我的团员身边的守卫清理干净,并保证她能从这里逃出去。”

    “好,还有哪些该注意的?”

    “嗯,还有……”

    待蓝晓等得不耐烦来催时,这两位才堪堪结束,末了,‘伊缪斯’看着库洛洛,一字一句道,“库洛洛,你绝对不适合当政治家。”哪有政治家会直接到这种地步、如此坦白的?

    ——但却是个十足的野心家。

    什么都想得到、什么都要得到,这不是野心家是什么——

    听完整个计划,‘伊缪斯’迟疑着开口,“呃……这样人的确是救出来了,可她只要还是个人——大脑不和动物一个等级,你的团员肯定不会原谅你的。”

    “我不需要原谅这种东西,她还是我的团员就足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伊缪斯’翻了个白眼,那你干嘛执着于这个团员,再找一个代替不就好了,不过‘伊缪斯’懒得看到库洛洛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是因为她的能力稀有’这种狗屁话,就没问出口。

    “对了,”‘伊缪斯’又想到什么,“为什么是两年以后?”

    两年这个期限实在是太坑爹了,如果合伙人不是‘伊缪斯’的话,别人一定会觉得库洛洛在耍人吧。

    “我不做没有打算的事,既然给了承诺,就一定会做到。”

    ——言下之意就是两年以后他就能不把长老团放在眼里吗 =_=?好嚣张。

    “喔,不过如果两年之后我自己找到了解药,那我和你的团员估计就不在这里了。”

    库洛洛扬眉,“你不信我?”

    “……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谈信任太可笑了吗 =_=?而且凭我自己又不是出不去,只是那群老不死的给我下的药很棘手罢了。”

    “这样也好。”

    ‘伊缪斯’听到库洛洛突然松口,面上浮现出很奇怪的神情,“库洛洛,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没有回头的余地。”

    “这是现在对我们最好的做法,不是吗?”库洛洛也像很困惑似的,眉头微微蹙起,“先让派克诺坦留在流星街,等长老团履行约定把我和其他团员放出去以后——到那时派克诺坦的身体正好面临崩溃,我已经让库哔做好了一具派克诺坦的身体复制品,再加上我的能力辅佐,只要不是伊缪斯你临时变卦,我的团员肯定是能逃出去的,——按以往占据身体的是我的团员来看,逃出去的应该是我的团员,当然,也不排除是真正的派克诺坦逃出去的可能。”

    把自己的计划在心底复述一遍,无一遗漏。库洛洛又问了一遍,像是在问伊缪斯,又像是在问自己,“这是现在对我们最好的做法,不是吗?”

    ‘伊缪斯’耸肩,“嘛,谁知道呢。”

    两全其美的事是不存在的,库洛洛你妄想得到的太多了,——这句话‘伊缪斯’没说出来,年轻嘛,就该抱有幻想。

    刚才听库洛洛松口说‘这样也好’的时候‘伊缪斯’就察觉了,库洛洛他,其实也知道那位团员不会原谅他的吧,所以任由‘伊缪斯’带走那位团员,只因不愿看到那位团员仇视他的场面。

    到了库洛洛通知的那一天,‘伊缪斯’很不道德地去逗弄了一下他家的小猫,——虽然里面现在有另一个灵魂居住。

    反正他也没做下去,逗逗又不会少块肉啦,‘伊缪斯’无辜地想。

    呃……好吧,‘伊缪斯’承认他是抱着要是逃出去的是他家小猫的话该怎么办,那这两年岂不是要他一个人坚守战线了吗 t皿t!!

    于是先讨点利息好了,他才不承认他占了库洛洛团员的便宜呢,哼╭(╯^╰)╮。

    孩子气地赖掉所有责任,但眼角余光一不‘小心’瞟到那个被铁链吊起来的消瘦身影,‘伊缪斯’脑子就“嗡”地像被什么钝器击中了一样,刚才精心营造起来的自娱自乐欢脱气氛马上消失无踪。

    是啊,现在怎么会轻松,怎么能轻松的起来?

    蓦地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只余一声叹息。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