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二十七章
    ,[猎人]暗恋者!

    两年后——

    库洛洛·鲁西鲁合上书本,稍微有些困倦地闭上眼休憩了一下——他这次看书的时间实在太久了,其实平时看这么久书也没什么,只是马上又有大战在即……哦,虽然他不认为这算是什么大战,但是对念量的要求还是蛮高的,所以即使有点吃不消,这七天他也没有用念力缓解一下身体状况,一直在通宵看书。

    额,好吧,他承认自己又任性了 =。=

    “玛琪,”库洛洛睁眼的瞬间,蓝紫发的冷艳美人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有点挫败地抱怨道:“你就不能有点情绪波动吗,今天可是与你最好的朋友重逢的日子耶。”

    其实想说的不止如此,只是说出来的后果会不太妙,所以库洛洛明智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是的,偶尔库洛洛自己也会像普通的猥琐男一样感叹,要是这张精致的面庞永远只为自己一个人绽放笑颜该多好。

    只不过这种想法每一个男人都会有,库洛洛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是玛琪真的是这样的话,库洛洛想自己还是会很失望的,因为这样玛琪就失去了作为一个团员的价值了。

    玛琪暗金色的猫眼一眨不眨,显然是选择性忽略了库洛洛那句没有价值的话,静静地等着自己那偶然混账的团长的意·淫结束。

    库洛洛接着问:“这次行动你想去吗?”

    “嗯……”玛琪本简单的嗯一声就打发了库洛洛,但她很快意识到就这么磨下去可不是办法,“别卖关子了库洛洛,之后加入的团员我就不去通知了。”

    接着玛琪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句,“……再说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要救的是谁,解释起来会很麻烦的。”

    似是整个人都隐没在黑暗中的双黑男人双唇的弧度几乎是瞬间勾起,让玛琪有点懊恼地发现自己还是着了库洛洛的道。

    好吧,玛琪承认自己不如往日冷静,可是她只是有点懊恼,还没到恼羞成怒的地步,毕竟这不冷静是因为派克诺坦,又不是库洛洛。

    想到那个名字,玛琪的眼神都不禁有点柔软,两年了啊……

    “库洛洛,其实派克诺坦对你的意义也很不一样,对吧?”

    玛琪知道库洛洛为什么要引·诱自己说出‘之后加入的团员就不去通知了’这种话,因为去救派克这件事实在不得不说他们都存了私心。

    嘴上说什么实力更强就可以顶替旧团员成为新团员,规则上说的好像对所有团员他们都一视同仁一样,但请想想,一个和你相识十年和相识十天的人比,你和谁的感情会更深厚一点?

    玛琪很清楚自己的答案会是派克诺坦,更不用说玛琪一开始对派克诺坦的好感就比旁人好,但是库洛洛呢?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玛琪觉得库洛洛不会表现出来,至少不能说出来,哪怕库洛洛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所以她恶劣地调侃了,她以为自己不会得到答案。

    可是……只是以为。

    “如果派克诺坦和其他的新团员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不会使这些小心机让你说出这些话。”

    像库洛洛这种阴谋家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是的,实在不应该。

    玛琪得到了自己意料之外的答案,掩饰性地转过身去通知飞坦侠客他们了。

    ——不知道为什么,玛琪并不想让自己惊讶的表情流露在库洛洛的面前。

    “对了,”如果库洛洛不知道玛琪怎么想的,那就不是库洛洛了,“——别忘了叫上库哔。”

    心知库洛洛所想,玛琪也不恼,“你刚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别拿团员开玩笑好吗库洛洛,一天天看着你的下限越来越没有尽头……你知不知道我很痛心?”

    无辜地眨眨眼,库洛洛充分地展示着他的无耻,“谁说我是开玩笑了,库哔的能力和当年的事情有关,相信我。”

    “……真的。”

    看着玛琪明显不信的样子,库洛洛感到很无奈,是不是自己在玛琪面前骗人骗太多的缘故?

    好吧,就算是这样,但是库洛洛不准备改。

    一点也不 =w=

    ——————————————————————————————————————————

    “长老,幻影旅团发动了突然袭击!”

    布满皱纹的面颊没有波动,语气有些不满:“是库洛洛·鲁西鲁那小子吗?……哼,当年就不应该放他走。”

    老者沉吟了一会儿,看着蓝晓焦急的面孔不禁有些好笑,“库洛洛他们出自于流星街,自然知道流星街的必要性,他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对了,幻影旅团这次来了几人?”

    忠实的部下实在不明白长老为何要问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但迫于对长老的崇敬还是立马就给出了答案,“额,变化系的飞坦和玛琪,具现化系的库哔,操作系的信长·哈查马和侠客以及强化系的窝金。”

    “特攻组的富兰克林与芬克斯都没来?”老者嘴上问着,心下却对库洛洛的来意明了得不行。

    “正是。”蓝晓见长老像是洞悉一切的模样,自己也不禁慢慢冷静了下来,长老果然是长老。

    “你派艾娃去盯着伊缪斯·昆尔多,要是这次我们的区长大人再有什么不轨动作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

    “——对了,把那废物的看管放松一点。”

    “可是长老,她还有可能为我们所用……”

    “就这么定了,与其再这样强扭着,不如给库洛洛一个顺水人情。”

    “属下知道了。”

    *****旅团这边*****

    “喂喂……是窝金吗?”侠客拍拍手上的灰尘,对着对讲机另一边嘶吼,可惜效果甚微。

    “哈哈,渣滓你们太弱了,把你们老大找来!! ”

    “喂喂喂!!”

    “唰哗轰嘭砰嘘咻#¥%…&*!!”

    光是窝金猖狂的笑声就足够震得侠客耳膜疼,侠客听了半天终于决定自己主动摆脱这折磨,他叹了口气,在心中默默记上一笔:白痴使用者三十一号再次失败,原因是窝金的剧烈运动导致对讲机不知被甩向何方。

    嗯,让他想想,损坏联系配置外加不听指挥,该怎么向团长告窝金的黑状呢?

    承认吧,侠客,你是在迁怒窝金再一次使你的实验失败 ←_←

    其实侠客的心理也能理解,他都把那对讲机起名为白痴使用者了,可见他对窝金的怨念之深,但一见大个子傻呵呵的笑脸,他又做不出什么打笑脸人的事儿,于是只好背后使点小坏用以泄恨。

    不过这样也好,说不定窝金胡乱冲撞着就找到派克了。

    其实最后一句完全是侠客对自己的安慰,最根本的原因一句就够了。

    ——因为是同伴,所以才容忍你。

    而这一句对于派克同样适用,那么狼狈地被困在流星街出不来神马的,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帮帮你这个丢脸的同伴吧~

    侠客的心中所想无人可知,但侠客也不想告诉别人,所以他只是心情尚佳地对着手机屏幕笑眯眯,手指时不时按下某个键,继续接下来的计划。

    要是人们在某条商业街上看到这个头发金灿灿,笑意满满的少年,一定以为他是在等女朋友或是什么(不然捏?等男朋友吗 ←_←)。但是此刻侠客身后却是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的人间惨象,这强烈的反差让人们一致认为这蜘蛛几乎是无情的。

    但也只是几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侠客,人找到了吗?”

    “等等,我还在查……找到了!在以团长为圆心的十一点方向,第三层废墟中心位置。”

    “废墟?”

    “呃、团长对不起我没管好窝金!下次不会再犯了!”

    “你让窝金把派克诺坦扒拉出来,回去的路上也拜托他了。我们马上就到。”

    “好,对了团长!你找到伊缪斯以后一定要在他身上插上我的天线,否则我怕他有什么……”

    “侠客,恐怕你要失望了,”库洛洛顿了顿,想象着电话另一头侠客僵硬的笑脸后才继续,“伊缪斯已经找到了,但已经死了,估计是个假货。”

    “哦……这样啊,我哪里失落了,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观察敌情啊团长。”

    “唉……侠客,你也别太在意,当年的事情我都知道的,——你右手又在隐隐作痛了对不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在意就是在意,我都懂的。”

    “……啪嚓!”

    “听声音手机应该是被捏碎了,果然一提当年的事侠客就会炸毛,百试百灵啊。以后还要多试验几次,嗯。”

    装模作样地总结一番,可库洛洛瞟向旁边时还是与玛琪的鄙视眼神不期而遇。

    库洛洛:“咳玛琪,我们赶快和侠客他们汇合吧。”

    玛琪:←_←

    远远地玛琪就望见那个趴在窝金背上的身影,一动不动。

    她变高了,变瘦了,变……陌生了。

    “不是她……”玛琪呢喃,干脆也就不朝侠客那边走了,对库洛洛说,“我还有事,任务已完成,我先走了。”说完人也就不见了。

    侠客见玛琪走了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库洛洛。

    库洛洛翻开了他的小红书——盗贼の极意,同时,一直跟在旁边、但没什么存在感的库哔也发动了他的能力。

    半晌,库哔停止了能力,对着自家团长摇了摇头。

    “真的不是她喔……”库洛洛嘀咕了一句,朝另一个等着答案的人耸肩,“看来我们抓错人了。”

    “切,”侠客撇撇嘴,“早知道不来了,没抓到伊缪斯还帮他救了马子,真tmd憋屈。”

    库洛洛不理会侠客的抱怨,问:“飞坦去哪了?”

    “不知道,估计也因为没抓到伊缪斯在找人发泄吧。”

    按往常来说库洛洛应该去叮嘱飞坦一句‘别玩得太疯了’,但他现在突然觉得没这个心情,于是他转身,“走了。”

    ——————————————————————————————————————————

    此时在地球的另一边,瓦诺小镇上。

    唇红齿白的小恶魔又一次委屈的看着我,愤怒的叫道,“幂维娅老师!是他先打的我!”

    “…… = =#!”我额上不受控制地爆出一个十字。

    小恶魔还在搅屎,“真的三三!乃看看我真诚无辜的大眼睛!”

    我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毫不留情地吐槽这不着边际的谎话,“……库克,你眼角上的眼屎还没擦干净,请问,你·想·让·我·看·什·么,嗯 =皿=########?”

    小恶魔脸一红,随即又开始了胡搅蛮缠大业,而且还叫得更凶了,“三三!作为一个淑女你怎么能说眼这种粗俗的话!”

    忍忍忍忍忍忍忍忍……让我伪·淑女名声跑得没影的不就是你吗小魂淡 t皿t!

    最终我还是没忍住,一个响亮又干脆的暴栗敲在小恶魔库克的头顶,“够了!你快向艾诺迪亚道歉!!”

    小恶魔被我一敲先是懵了,才发现形势极其糟糕,嘴一撇正要装哭,我也不慌,坐在椅子上等着,反正现在在座的都是老师,我凶恶的名声也被这小恶魔败坏的无人不知谁人不晓了,哭吧哭吧哭吧我不在乎~

    小恶魔库克见我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不哭了,内心十分挣扎,眼睛滴溜溜地转:他不要向那张死人脸道歉啊啊啊!!!

    最终库克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意愿,他一边往后退一边朝艾诺迪亚吼道:“识相点,小爷我欺负你是你的荣幸!”

    说完转身“咚咚咚”跑了。

    我:=口=!!

    艾诺迪亚:←_←

    “啊哈……啊哈……啊哈哈……抱歉,艾诺迪亚你别太在意啊,我会说库克的……所以…… ”

    ——所以你就别用一脸‘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_←’的表情看着我了!

    ↑话说谁来告诉我为毛一个孩子会有这么犀利的眼神啊嘤嘤嘤嘤 tat!

    艾诺迪亚本来还没什么表情,见我一脸讨好的笑,突然喃喃, “每次都是这样……”

    我:“啊⊙_⊙?”

    “每次每次每次都是!三三你其实是更喜欢库克对不对!”

    我:=口=?!

    茫然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这个一贯沉稳自制的孩子在闹变扭,不由失笑,将艾诺迪亚搂在怀里,“艾诺迪亚来,三三悄悄告诉你几件事啊,——但这件事可不能跟小恶魔说哦。”

    毕竟还是个刚上初一的孩子,艾诺迪亚马上就调整好了情绪,仰起头眼眸亮晶晶地望着我,“……小恶魔?”

    “呃……就是库克啦,”我抹把虚汗,居然习惯称谓都都出来了,我果然守不住嘴啊,“像打架这种事情啊,找老师肯定是解决不了的,三三我虽然知道错不在你,但也不能替你收拾小恶魔;但是艾诺迪亚你反向思考一下,你揍小恶魔三三我一样不会对你有什么实质上的惩罚,顶多几句不痛不痒的批评也就过去了,所以……”

    艾诺迪亚眼睛亮得可怕,“也就是说我还手老师你也不会怪我喽!”

    “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我知道了!”艾诺迪亚这才惊觉他还被搂在我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退出来,“对不起三三,刚才真是失礼了。”

    “没事没事,”我朝艾诺迪亚摆摆手,“艾诺迪亚数学很好哦,要继续保持。”

    “嗯!”艾诺迪亚脸红红的,声音很响亮,“因为我喜欢三三你!!”

    ↑囧,刚刚那孩子脸红了吧?

    我收回视线,伸了一个懒腰——好酸!我的老胳膊老腿哟 qaq!

    ↑啊啊啊,果然还是年轻好啊 tat

    我拎起手袋看了一下手表,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黄昏了:哟西,回家了!

    我向办公室里其他老师说再见,然后踏上回家路。

    初次见面,我叫幂维娅,现在是一名数学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