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三十三章
    ,[猎人]暗恋者!

    库洛洛很少会干碾碎什么东西的事情,我狐疑地看了看他:“卧槽,不是吧!那还真是人做的,而且那人你还认识?窃听器咩?”

    “是的。”

    我感觉库洛洛突然僵住了,然后停止了他的动作,像是在聆听什么。

    “而且他还来了。”

    “什么,在这幢房子里吗?现在?”

    库洛洛喃喃、漫不经心地:“现在还不在……”

    我疑惑了……

    “嘭!喀嚓轰隆!!”x3

    “啊啊啊啊啊——!”x3

    三秒钟以后我知道什么叫做“现在还不在”了,虽然知道的过程很惨烈……

    不、惨烈得太过分了……

    tat……

    淡定点说就是——

    一个坑,一个人,以一种特别奇葩的方式来到了我的面前。

    不淡定的版本是——

    好吧,也许是我这个在小镇里生长的人见识浅短,但你麻痹的驾着游艇从天上摔倒人家家里好吗?

    三层楼的小别墅,把人家家连砖带瓦的统统砸碎真的好吗?!

    劳资的小心脏炒鸡脆弱好吗?!!

    卧槽你玛丽隔壁的真的好吗八嘎雅路滴 =皿=凸??!

    要知道劳资平时那么淡定,而且在私下里还特鄙视在电影院里看恐怖片会尖叫着扑进男朋友怀里、以及大老远看到毛毛虫就会跳脚的小女生……

    劳资的性向啊 qaq!

    哦不、是劳资的形象!!形象!!不是性向!!

    对,劳资说的是性向不是形象!

    错!!是形象!是形象啦!!!

    qaq qaq qaq

    好吧,捂脸,我承认我愤怒到无语伦次了……

    一想到这,我眼神就特别愤慨地瞪着地板上那个洞……

    “库洛洛,拿铲子来。”

    “花园那个?”

    “哦,你准备干嘛?”

    “哦~?聪~明如众人顶礼膜拜万千骚女摆到其西装裤下的库~洛~洛大人都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吗?”我想我一定笑得很狰狞,“当然是填、洞、啊。”

    “好吧。”

    ……那为什么是我去?

    我在库洛洛问之前回答他:“你不是说你认识他吗?要是我去拿铲子的时候你让他上来、或者是帮了他一把……我想、我一定很不、乐、意见到这样的场面。”

    顺便赠送一枚甜美的玛丽苏笑容。

    库洛洛抖了一下,平常看惯了派克……哦,现在该叫幂维娅了,平时看惯了幂维娅默默吐槽隐忍而又漠然的表情,现在来这么一下还真是……

    杀伤力颇大(真正意义上的)。

    在库洛洛没来的这段时间里,我闲不住地挑了一些个儿大的石头砸进去,愉快地听着某个闲的蛋疼的人“嘶嘶”的抽气声。可惜的是,响过两声以后就没什么声响了。

    “喏,铲子。”正好,库洛洛来了。

    我表面上淡定地把瓦砾啥的填进那个洞里,一边问,“唉你听,肿么没声音了?”

    “不知道。”

    “你说会不是死了?”

    “不知道。”

    “泥煤,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你除了不知道还会说什么!说点实际的!”

    “……死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他开着飞艇砸下来都木有事啊!这么强悍肿么可能被我几块石头就给砸死了!”

    “那就没有╭(╯^╰)╮”

    “……=皿=”

    注意到我现在的状态随时有可能扑上去咬他一口,库洛洛才补充了一句:“要是你后来砸在他的后脑勺上死掉也是极有可能的。”

    “……”

    难道……我真的在这么囧的情况下劳资杀人了?!

    开毛玩笑!!!

    ——————————————————————————————————————————

    冷静下来、冷静……

    想想库洛洛的态度,我对这个还没真正见面的人的认知全部来自于他,想想他难得的孩子气捏碎手机的行为,想想他那漫不经心地回答,还有那略微逗弄我的态度,想一想……

    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

    我被耍了囧。

    很显然这不是什么愉快的结论,但它是事实。

    而且我可以确定库洛洛和这个人关系匪浅,想罢,我也不慌了,把铲子一扔,“坑我不填了,既然你说你和这个人认识,他的后事就交给你了,我上楼了。”

    “晚饭怎么办?”

    凉拌。

    我在心里没好气地回答,正准备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却愣住了,因为对门小恶魔的的房间门开了,而且里面黑黢黢的。

    这么一想,我突然注意到小恶魔似乎自从我回家以后一直没怎么出声,而且还不止如此,自从库洛洛出现以后,我的业余生活好像就开始……开始不那么单调(?)

    总之我三点一线的生活已经开始改变了,小恶魔在淡出我的生活、或者说我在忽视他,但又不仅仅是他。

    大着胆子走进房间,入眼的第一件事物是一双在黑暗中仍然泛着清冷色泽的暗金色双眸,就像一只全身黑色、静静趴附在夜色中的兽。

    是玛琪。

    屏住的呼吸这才开始继续有氧运动,我顺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玛琪?你在这里怎么也不打个招呼,静静坐在这里……”

    我本来想说‘静静坐在这里一言不发很吓人耶’的,但最后还是改成了——

    “……静静坐在这里,你能看得到东西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对玛琪说‘很吓人耶’会很古怪,错觉吗 =_=?

    “看得到。”

    “还真是和猫一模一样……“我眼角的余光突然撇到一双腿从床角处露了出来,因为被床挡住刚才一直没注意到,我一边祈祷别是什么凶杀案现场一边走上前查看,“咦?!库克!”

    拖死狗一样把小恶魔拽了出来,我是真急了,三番两次的把他打昏,虽然没下什么危及生命的狠手,但老这样把人弄傻了怎么办!

    玛琪就这么静静坐在床上看我心急火燎,又是给小恶魔掐人中又是拿医疗箱的,就好像我是一个并不好笑的大笑话一样。

    半晌,玛琪说,“他很吵。”

    ——那该死的陈述句难道是解释吗!

    思及此,我的口气突然就变得恶劣起来,“吵就吵,你难道就非得要把他打昏吗?”

    玛琪的表情还是那该死的冷静,“你在迁怒。”

    “为什么?”

    “……没什么,你这次来是为了库洛洛?你其实早就认识他了吧,一直都是。”

    “嗯……”

    ——为了来看库洛洛笑话的,玛琪在心中补充道。

    “你也认识他。”

    “呵,意料之中,那阿狸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你的猫?它钻进我的包裹里,我没察觉到,就一起带走了。”

    “一只活物在你的包裹里……”我嘲讽,“你会没察觉?别开玩笑了。”

    “派……幂维娅,你怎么了?”玛琪皱了皱眉,这样的幂维娅很奇怪。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刚才自己的样子实在太难看 。

    “大概是你的猫惊动了魔兽,因着魔兽的能力的缘故,你的猫无法自由活动,所以我没察觉。”

    “哦。”闷闷地应了一声。

    “你今天留下来吃晚饭吗?”

    玛琪定定地看着我,“如果你想的话。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自身某些因素让你不快……”

    “我知道,”我打断了玛琪,“现在我在询问你的意见。”

    “好。”

    我一直以为,无论玛琪的身份再怎么骇人,我还是原来的我,我仍然可以用一种对待普通人的态度去面对她。但我突然发现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我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什么都做不了。而最可悲的是,让我察觉到这一点的始作俑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她甚至还很好奇我什么不对劲了。

    我真想告诉她。

    不是我不对劲了,而是我不那么无知了。

    ——————————————————————————————————————————

    “……”侠客看着眼前的咖喱,突然有一种哭泣的冲动。

    不容易啊不容易,旅团终于调·教出一位会做正常食物的团员了,这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

    要知道,在流星街那种地方食物资源可是极其匮乏的,在那里时侠客抢夺食物的目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为了摄取能量,几乎没什么时候会为了味觉上的享受而去拼死拼活的。

    但自从走出了流星街、跟着大伙儿一起去餐厅尝了几回鲜了以后(这话怎么说得好像土包子走出农村一样囧rz),侠客对于食物总算有了不一样的定义,也总算了解了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美食猎人这种生物的存在。

    可惜,天性使然,比起天天外出找食物、侠客宁愿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而且习念也可以延迟身体对食物的需要。于是觅食(=…=)这事儿就这么被耽搁了,可是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只要有派克在一切就都解决了有木有!

    至于派克诺坦的冷眼神马的、派克诺坦的唾弃神马的、派克诺坦的嘲讽神马的……只要不是派克诺坦的记忆(最主要是揍人的技巧回来与否)回来了神马的,其余统统没有杀伤力好吗 =w=!

    “玛琪,怎么样?”我满眼期待的观察着玛琪品尝过我的咖喱后的表情。

    “还好……”玛琪皱眉盯着碗里酱黄色的土豆,问我,“土豆为什么是烧成这个颜色的?”

    “哈= =?”我也懵了,“土豆不烧成这个颜色、那会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的呀,——食物变成黑色不才是表示它熟了的意思吗?”

    “………………”

    表示我喉咙一瞬间感觉被一块黑炭填满了。

    “那什么、玛琪,以前有谁吃过你做的饭吗?”

    “有啊。”

    “几个人?”

    “有时候是十个人,有时候是九个人。”

    “囧,什么叫有时候?”

    “有时候某个白痴被杀了,这时候是九个人,然后那个杀了白痴的傻逼填补了他,这时候就又恢复了十个人。”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

    “白痴吃了以后砍了饭桌,傻逼吃了以后吐了。”

    “好吧,所以你叫他们白痴或傻逼?”

    “不全是因为这个,也许是因为他们的智商过低,所以我觉得我需要这种类似的称呼来衬托我的优越感。”

    “我觉得玛琪酱你的优越感不用衬托,真的……”

    我隐隐感觉玛琪现在的心情很愉快,像是一种‘啊,终于能一吐为快’的感觉,而且‘白痴’‘傻逼’这种词汇居然会从玛琪的口中说出来,还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体会。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既然讨厌他们,为什么还会给他们做饭?”

    “新加入当天而已,顺带的。”

    “……”说得好像你们是什么邪教组织一样 =。=

    “我的呢?”一直默不吭声的库洛洛问。

    耸肩,“被你新来的这位‘朋友’吃了,皮埃斯:而且还不是我盛的饭,你的‘朋友’可是非常积极友好的自己自觉地盛了一碗呢。”

    “…………”侠客没有抬头看自家团长的目光,只管加快进食的速度,把自己碗里的咖喱饭全部扫光。

    库洛洛幽幽地:“侠客,不必担心,我是不会吃沾有你口水的饭的,小心别噎着。”

    “噗……”这是我,‘侠客’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吐槽点了好吗!!

    金发碧眼的毛茸茸狐狸笑眯眯的,“是啊,团长会把它全都倒掉嘛,我都懂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要诉苦!前几天我在别的作者群里看到了如下对话——

    xxx(xxxxxxxx)02:17:17

    去*同人动漫看了一下

    看着那些文的名字我都狠不下心去点看简介

    什么当三美遇上血族,被虐爽的女人,暗恋者

    光看这名字我都想糊作者一脸姨妈血!!!

    各种想死!

    ↑卧槽泥煤!没看简介啊喂!!连简介都没看就敢糊我一脸大姨妈,*的妹纸什么时候在我没在意的时候变这么凶残了!至少的给我个理由吧!劳资躺枪啊有木有?!咬你哦!表示我内伤了,求安慰 ta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