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三十五章
    ,[猎人]暗恋者!

    我揉揉自己酸痛的手腕,身后已经空无一人(= =)

    ↑卧槽,调|戏完就跑,什么世道!别告诉我库洛洛这玩意儿也会有羞耻心这种东西啊靠!所以说玛丽隔壁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多说一句会死啊!

    脑子里密密麻麻乱得让人让人发疯,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暴躁,习惯性地,——就像我被学生们弄烦的时候一样,发泄性质的对着办公桌猛捶(而且这幅模样一直被美奈老师吐槽为‘变态杀人狂暴走的表情’),只不过现在是在家里,能捶的只有流理台就是了。

    “嘭!”

    “嗤嗤……哗啦啦。”

    咦?不仅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而且还有流水声??

    我疑惑地睁开眼,咳、其实我之所以闭眼就是因为怕疼的说,因为我发泄的方式其实并不是破坏物件,而是通过暴力让自己的身体感受到疼痛,这样注意力就会被转移了,——即使是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也是一种炒鸡蠢货的方法,而且还带有很强的自虐倾向。但我就是这样,改不过来。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好像有点超出我的承受能力啊——

    刚才还完好无损的流理台被人为性质的、残忍地砸出了一个洞,而且还不止如此,流理台之下潜藏的水管好像也没禁得住我的……拳头,爆裂了。

    流理台碎了啥的我可以解释为年久失修,但这个水管……我想不到更好的借口了 tat

    要知道,就连教给小学生的常识里也经常提到过,当地震来临时一定要多在水管多的地方,这样能尽量减少受伤的几率。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水管可是比岩石还要坚硬好几倍的东西啊!现在却被我一拳就给打爆了……虽然我也很激动就是了;虽然我也有点失控就是了;虽然我也平常力气就很大就是了;虽然……

    不管怎么说,再多的‘虽然’也掩盖不了我变成了怪力女的事实。毕竟这样的怪力,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吧,就算校长说的那什么鬼玩意儿可以让人获得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那我以前也没有出现这种怪力啊……

    等等,——以前?

    对啊!校长说我以前也会那什么鬼玩意儿,但我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以前的名字是什么?

    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今年到底多大?

    我……到底是谁?

    我是谁?

    侠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手上还拎着一台来路不明的电脑,还没进门,他的听觉就敏感地捕捉到了‘哗哗’的水声,他叹了一口气,把电脑放在别墅门口,一边嘟囔着‘笨蛋夫妇吵架就是麻烦’一边打开了门。

    流理台上的洞很不规则,裂缝的分布也是分散的,上面还有残留的念,而且还能隐隐看到血丝,侠客有点诧异地挑了挑眉毛,是派克诺坦,她的念恢复了?那记忆呢?想到这侠客的脸突然垮了下来,要是派克诺坦的记忆真的恢复了的话……抖抖抖抖抖抖,他会被杀的吧?不、是肯定会被杀的!

    等等……侠客脑袋上的呆毛立了起来,但是派克这两年没继续修行啊!那岂不是他比较强?

    蓦地,一种熬出头的感觉油然而生,侠客简直忍不住现在就跑去奚落派克有木有~

    可惜,一将功成万骨枯,侠客的美梦还需要时间来实现。

    先是很不屑、而且夹杂着暴躁情绪的低音,“蠢货,你挡道了。”

    接着是厚实的手掌带着呼啸的风袭来,现在的侠客闭着眼都能躲过,“啊哈哈,侠客你那脸上什么表情?蠢爆了好吗?”

    “话说这里就是团长金窝藏娇的地点?好居家喔。”

    “小滴,别这么讲,听说这位女性是团长以前的……咳,同伴。”

    “呐呐,富兰克林,那你刚才为什么停顿了?”

    “……没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咔、咔、咔、咔——”侠客僵硬地转过头,望着门外一大群他都快看吐了的面孔。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tat!这一群都来了他还看个毛jq(摔键盘)!想当初他为了找出派克诺坦住在哪里,他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堪堪慢于玛琪一些的(玛琪有作弊器第一个到的,你有意见咩-_-#)!

    再说了,在没他这个世界顶尖的情报员帮忙的情况下,这几个或路痴或八卦或呆萌或老实的几只肿么可能找得到这里!肿、么、可、能!嘤嘤嘤人家不活了啦!!

    “侠客你真的老年痴呆了吗?吐艳快让开啦!”

    “就是啊,别挡着路!不然就揍飞你!”

    “吵醒了派克桑和团长由侠客负全责哦!”

    “……”

    妈的!这群糟心货!!到底是怀着什么目的来到这里的啊!!

    ↑还不是和你一样 ←_←

    不情不愿地让路,并没有很好地认识到自己的本质其实和其他蜘蛛是一样的侠客童鞋表示自己很不满,但是等一大群蜘蛛呼啦呼啦赶集一样地跑进去后,侠客才发现自己不满早了。

    “——卧了个槽的谁把我电脑捣烂了了!!哪一个?!!!”

    “飞坦,这个、是不是你做的?”出离愤怒的侠客找到当事人的时候,——飞坦大爷的时候,飞坦一如既往地占领了地下室,此时正在摆弄。

    飞坦瞥了一眼侠客指着的‘罪证’,“啊,这个啊,它长得太畸形了,我要代表月亮消灭它。”

    “……= =||||……飞坦,我前几天给你的美少女战士游戏是不是还没通关……”

    “滚边去,有劳资攻不下的游戏吗!”

    无语地看着一直活在中二世界里的暴躁矮子,侠客突然觉得自己也太无聊了,居然跟飞坦这种人置气……

    “那好,没什么事了,”侠客自觉退场,“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这个电脑是可以直接下载的游戏的最新版本,看来接下来的游戏资源要飞坦你自己忙碌了哟~”

    尼玛!最后那个淫|荡的上扬尾音是肿么回事!!!

    侠客听着身后那‘叮铃哐啷’的一连串轰响,愉悦地勾起了被玛琪称为‘勾引所有生命体’的笑容,见牙不见眼的那种。

    凌晨三点。

    不知道为什么,美奈老师昨晚失眠了,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终于伴着“嘭”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美奈老师被彻底疼醒了,她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怨妇一样,还有月光照着,特别凄惨。

    “……这时候要是有个男人在我床上,睡觉的时候抱着我,我哪至于掉下来啊,就算睡不着也能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啊 t.t”

    天终于亮了,美奈老师再忍了一个小时,就跑去学校了,现在的她该死地想念学校那群小鬼头。

    急冲冲的打开办公室的门,然……

    “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有什么比亲眼看到让你羡慕已久、住在高级别墅里的同事躺在办公室桌上这件事更刺激人的?

    美奈老师表示她没想到更好的选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怎么睡在这里!”

    “哈欠……”我伸了个懒腰,满眼血丝地瞥了一眼美奈老师,“问就问呗,干嘛这么杀气腾腾的?”

    “我在问你为什么!”

    “你他妈的抽了啊!”我没好气地回答,劳资今天心情也不好有木有!

    “开什么玩笑,你家那么大个的别墅你不去住,你缩学校这躺着?”看我态度挺横,美奈老师不自觉地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家里被水淹了。”

    “啥?你肥皂剧看多了 = =?”

    “你当我是你啊,是真淹了,我就跑学校里来了,你也把你那仇富的无产阶级思想藏着掖着点,我和你统一战线的好吗?这房子又不是我的,指不定哪天人看我不顺眼了,我还要流浪街头……啧。”

    “咳……有你说得这么惨吗?”美奈老师看离上课时间还早,把办公包往桌子上一甩,大咧咧拉了把椅子就坐了过来,“话说你住到现在了,想起了点什么没?”

    我愣了一会儿,“不知道。”

    “不知道?”

    “嗯,就是处于一种如果我想知道过去就可以知道的状态。”

    “唉唉唉唉唉——?什么时候的事情!”

    “最近吧。”

    “吐艳,别吊着我的胃口啦,一下子讲完嘛幂维娅!”

    “好吧,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信,写信人说是认识我,并附有身份证明,说如果我想知道我的过去可以去找她。”

    美奈老师很认真地打量着我的神情,“那为什么不去问呢?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因为我……不想吧。”

    “为什么不想啊?”

    “也许、只是也许,”我深呼吸,“要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过去呢?”

    “噗~”美奈老师突然喷笑出来,“总感觉……噗,好像狗血剧哦,不过那个时候女猪脚到最后总是知道了答案,幂维娅又准备怎么做呢?”

    “顺其自然吧,至少我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哈哈,让我想想,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我一定会去问的。”

    我有点郁闷,为什么啊,“‘一定’?你也太笃定的了吧,你就这么确信迎接你的是好的结局?”

    “我只是说如果啊,如果我失去的记忆里有什么我不想忘却的事情,而我现在因为惧怕这份记忆里痛苦而抛弃它,不是会很后悔吗?尤其是这份记忆里有我最爱的男人神马的,即使他最后抛弃我也想知道啊!”

    “= =……”

    “啊哈哈……其实我想说的是,现在幂维娅你还有知道答案的机会,所以你在犹豫的是去揭开这个谜底或者不,给人的感觉很自大啊,——如果知道你过去的这个人有天突然不见了或是遇难了,那个时候幂维娅就失去知道答案的机会了不是吗?那个时候肯定会很后悔吧,就像学校门卫室大叔的妻子一样,大婶是不能生育,而有的人是有生育的能力但不想要孩子,这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啊。”

    “什么区别?”

    “你有选择的权利和你只有被选择的份。”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作者在看《进击的巨人》(据人推荐很重口),看了以后还是让我失望了(喂!),总感觉兵长=飞坦,亚妮=派克诺坦,其他的还有待发现,而且感觉风格很像流星街啊,只不过《猎人》并没有着重描写流星街这里就是了,嘛,错觉咩 =_=?不过里面的亚妮真是让作者狠狠脑补了一番,作者脑补的是派克的英姿,毕竟她在猎人里都没怎么出手的说。

    尼玛定制真不是人干的活,劳资都快疯了,有段时间看到字就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