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三十八章
    ,[猎人]暗恋者!

    过度的惊讶让我反而做不出什么反应,看看艾诺迪亚惶恐不安的小脸蛋,我此时总算明白了大人和孩子到底在哪里有所不同。

    ——大人总能用优于孩子三倍的速度冷静下来,且更具行动力,最先从未知中得知的不是恐惧,他们永远明白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如何去做。

    “艾诺迪亚,你之前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几个人?面相如何?库洛洛老师在不在里面?”

    “十个人左右,面相……奇形怪状吧,有的凶恶,有的柔美,有的满脸都被头发遮住……我说不清楚,总之都是怪人,库洛洛老师好像在里面……吧(?)。”

    “哦,我知道了,这样吧,艾诺迪亚先回家好了,三三觉得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库克就要辛苦你了哦,明天我会把课本带给他……”

    “三三,你还准备住这里吗?”艾诺迪亚少有地打断我,一脸的不可置信。

    “当然了,”我对艾诺迪亚的行为很不能理解,“我总不能和库克一块挤你家吧,三三已经是大人了,拉不下这个脸来了。”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态度完全是对待小孩的无奈,艾诺迪亚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我也不能放任三三和库洛洛待在一起’这句话。

    艾诺迪亚骚年看着弯下腰与他平视的女人,幂维娅的姿势他瞧写都觉得很艰难,最终他做出了‘让步’。

    “那我和三三一起住进这里!”

    ——很显然,艾诺迪亚骚年最亲爱的幂维娅三三并不认为这是什么该死的‘让步’。

    要不是现在黄昏将至夜晚到来,我一定要对着青天抹一把辛酸泪,——连艾诺迪亚都不听我的话了,老师这份工作我还怎么做下去啊摔 =皿=!!

    知道艾诺迪亚是个一旦决定了就很难再听的进别人话的骚年,我索性不再浪费口舌,站在门口和艾诺迪亚喂了八分钟的蚊子后,我终于崩不住了,一边骂骂咧咧地脱鞋一边进家。

    当然,后面那家伙也很自觉地跟了上来。

    首先占据我视线的是一个两米五甚至更高的大汉,他一看见我就爽朗地大笑起来,“哈哈,你总算进来了!刚刚在门口外面墨迹什么呢,派克诺坦?”

    这……是在跟我说话←_←?

    狐疑了半晌,我终于在大汉笑容僵硬之前说了一句。

    “先生,你挡路了。”

    全场静默三秒。

    “噗!噗噗、噗哈哈!!窝金你看你打的招呼!!逊毙了有木有?!艾玛笑死我了!”最先爆笑出声的是个小胡子,穿着一身邋遢和服。

    那同我打招呼的大汉一窘,面子上有点下不来,便嚷嚷开了, “信长你小子说什么呢,派克诺坦那是见到我太激动了,才不是……!”

    我瞅着这是要打起来的架势,忙把身后的艾诺迪亚护在怀里,一路小跑着回了房间。

    好不容易到了房门口,正撞上一个面罩遮住半张脸的小矮子,深蓝色的头发,一双上挑的丹凤眼,眸子竟然是金色的,看得我一愣。

    那小不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满是不屑地,“原来还真活着啊,啧啧……弱死了。”

    我不回话,准备就这么等着矮子下楼,谁知就在这人快下楼的当口,艾诺迪亚很小声地问了我一句,“幂维娅三三,这是国中部几年级的学弟啊,我怎么不认识的样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了。

    ↑这是我一瞬间的反应。

    随即身体有意识一样,我迅速扑倒艾诺迪亚压在身下。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也不过一秒钟的事情。

    头皮凉凉的。

    感觉到那暴虐得近乎实质的杀气终于消退,我才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暴躁的矮子生起气来真是可怕……

    在我小的可怜的视野里,只看到一扇袍角,颜色是怎么看怎么不详的深蓝色,不、那深蓝色似乎有隐隐的锈迹……

    ——是血。

    “你闹够了没?”有别的声音传来,玛琪冷冷的语气里带着警告。

    飞坦微微眯起眼睛,望向别墅走廊尽头刚出现的紫发女人,不知是发怒前的预兆还是别的什么。

    “哼。”像是想起了什么,飞坦不再对那不知死活的小鬼施予惩戒,转眼就不见了身影。

    其实即使玛琪不说,飞坦也不会再次对艾诺迪亚和幂维娅出手,暴躁的矮子刚才那一击并没有留情,师生俩之所以没有受伤完全是幂维娅的功劳,——所以这种不轻不痒的攻击,一次就够了。

    出色的反射神经,敏锐的直觉,一瞬间惊艳人双眼的完美的……

    幂维娅做得很出色,一点也不像一个两年都活在普通日常中的老师,她更像是天天潜伏在夜色中的出色念能力者,身上裹缠着无丝毫破绽的兽。

    美丽,强大,而隐忍。

    ——作为同伴来说,还不错。

    ↑飞坦大爷拒绝承认,他刚才之所以会放过胆敢藐视他身高的臭虫,其实是因为看到幂维娅瞬间美丽爆发的愉♂悦盖过了愤怒。

    ……………………

    我怔怔地看着玛琪像个女王一样慢慢走近,轻轻地把愣住的我拉起来,她把我摆正,眼睛盯着我的。

    她说,“你刚才做的很不错。”

    我这才像是被点醒一样,额际上的冷汗也顾不得擦,把压在我身下的艾诺迪亚拽出来说教一番,无非是什么今天在三三房间里睡比较安全、在三三回房间之前谁来都别开门之类的屁话。

    ……的确是屁话,一扇薄薄的门板能挡得住什么?

    看着艾诺迪亚的倔强而又惊魂未定的神色,我终于怒了,“你现在再不情愿也没有力量啊,没、有、力、量!不是吗?——艾诺迪亚你没那个力量去改变这一切!而且三三也不想像你想的那样过活,我有自己的想法,在这之前你能做的只有乖乖听话,懂?”

    气氛很明显僵了起来,艾诺迪亚恼羞成怒的神色很快冒了出来,这次我没等玛琪动手……

    “咚。”随着一声闷响,骚年软软向前倒去,我及时接住并把他拖进自己的房间。

    玛琪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等我忙完才凉凉地说,“你变粗暴了。”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作何感想,只得愣愣反问一句,“是吗?”

    “事实上,我蛮高兴,我想说的其实是,——‘你变回来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哈哈是吗?”我无意义地干笑两声,“但我并不觉得这很值得人高兴。”

    我一边笑一边拍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虽然是自己家,但地板毕竟有点脏来着……

    ——等等那是什么?!

    卧槽!!!

    我震惊地看着地板上那一团细碎的头发,那个是我的???

    玛琪顺着我的视线望了过去,在看到了疑似我头发的不明物以后顿悟了什么一样,玛琪正色道,“幂维娅,你把头转过来一下。”

    “啥?”我还在深度的惶恐之中,对玛琪的话语完全没听进去。

    “把头转过来,我来帮你看看发型乱没乱。”

    “……”劳资内心瞬间草泥马了,“——卧槽现在是关心发型乱没乱的时候吗摔 =皿=?!!!!”

    玛琪有点疑惑地看着幂维娅的暴走,“难道不是这样吗?书上说‘头可断,血可流,就是发型不能乱’的啊。”

    “那是哪家糟糕的时尚杂志啊靠!!劳资去把他们出版商杀了?!——玛琪你也真是的,那是比喻!比喻懂吗?!你想想啊,要是刚才矮……飞坦把我脑袋半边削掉了,发型肯定乱了有没有?但是发型乱了脑袋不一定会被削掉啊,这两者是涵盖关系,只是发型乱很吃亏的!!”

    “那到底是削掉脑袋好、还是不削掉比较好呢?”

    “——当然是削掉比较够本了!”

    ↑表示最后一句完全是我气糊涂+心有余悸时的发言,够本你妈x啊 (╯□╰)!

    冷静下来我还是转了过去,一边转身一边问玛琪,“削到哪边了?发尾还是头顶?”

    “都有点……”

    “我勒个去!”

    “幂维娅,你想起来了吗?”玛琪突然问道,金色猫瞳都不带眨的。

    沉默了一下,最终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可以对玛琪说的,“……你指什么?”

    “所有的一切,你刚才没叫飞坦‘矮子’对吧,——而是喊他的名字,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说到后面,玛琪的语气竟然少有的急切起来。

    “不知道,不过说实话,这几天我也发现了,只要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就会想起一些莫名其妙的数据,比如说什么侠客比库洛洛高了三厘米、不能叫飞坦矮子、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会莫名其妙想起来什么、、、之类的东西……”

    玛琪看着自家好友沉思了一下,“看来你的念能力并没有消失,还是原来那个夺取情报的特质系,我还以为派克诺坦夺回了她的能力,现在看来是复制吗?还是其他的……”

    “派克诺坦是谁?”问完以后我就觉得自己多嘴了,明明现在不想知道这些回忆的,我还问个毛啊,于是突然转了话题,“——哎呀不管了,玛琪今天陪我一起睡吧。”

    “怎么了?”

    “咱们到现在为止都没一起睡过吧,今天一起嘛\(≥3≤)/~”

    闻言玛琪定定看着我的眼睛,直看得我心里发虚,“不,以前我们在流星街的时候靠在一起假寐过,也算是一起睡过。所以,说实话,——幂维娅。”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发现多了颗地雷……

    ——卧槽顿时这个世界又有爱了好吗?!因为到现在这篇冷文收藏仍然没过300所以作者很失落的,要知道作者可是很用心地在写啊qaq!表示作者顿时决定努力码字来回报妹纸,感谢啥的就不说了,作者可是很少小清新的,话说这个妹纸一直没留过言,为毛我的读者也是闷骚嘤嘤嘤!不过妹纸千万别说‘我一时手滑,按错键了所以成就了让作者感动不已的地雷’这种话,作者小心脏受不了的!

    话说前几天在某作者文下看到这样的留言——

    顿时吓尿了,比起这货我文下的妹纸纯良太多了好吗!

    对了,我终于活着从榜单上下来了,先自夸一下!接来就比较懒了,你们都懂得 (⊙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