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四十章
    ,[猎人]暗恋者!

    玛琪不再在床上挺尸,她轻盈地从幂维娅房间的窗口跳下,落在别墅庭院的草坪上,从这里正好有一扇窗户通向大厅,让玛琪可以对里面的情况了若指掌。

    屋内昏暗的光线占多数,只有客厅沙发那里有一小片柔和的暖黄天地。

    幂维娅正站在楼梯口,若不是玛琪的视力足够出众,再加上念的辅佐,定不会发现黄发女人沉默的身影。

    而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那位,是库洛洛无疑。

    幂维娅并没有在楼梯口傻站多久,她就像没看到库洛洛一样,径直走到沙发边,铺好毯子就睡了。

    因为庭院距离客厅实在不近,玛琪只好使用了念,不过整个过程中玛琪并没有听到幂维娅和库洛洛有什么交流。

    是自己的念退化了吗?刚有这个想法又马上被自己推翻,玛琪对自己摇摇头,她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卧槽,那这两人在整什么,无声电影?狗血小清新啊我去!

    “晚安,幂维娅。”

    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像大提琴一般悦耳。

    玛琪皱皱眉,——搞什么啊,没看到幂维娅一句话都没说吗?自作多情个毛!

    又等了一会,确定幂维娅的呼吸声已经趋于平稳以后,已有薄薄的一层露水吸附在玛琪的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玛琪活动一下四肢,走近自家团长……

    《拉靡厄斯》果然还是看原文版比较好,像这种廉价的精装版……库洛洛略嫌弃地用指腹摩擦了一下微粗糙的纸质,当然,嫌弃并不妨碍库洛洛问话,“已经这么晚了……还没睡吗,玛琪?”

    “嗯,我来抱幂维娅上去。”

    “幂维娅……叫得挺顺溜呵,不叫她派克?”

    “真正的派克诺坦现在也是团员,为了不混淆、以及让幂维娅顺利地恢复记忆,团长还是避嫌一下为好。”

    “这次团员几乎全都来了,玛琪觉得派克诺坦会不会来?”并没有正面回答玛琪,库洛洛转问另一个问题。

    “不知道,我对这位派克诺坦并没有什么兴趣。”玛琪皱皱眉,库洛洛这是把她当金手指使啊,又不是为了任务。

    “是吗?”

    “嗯,但是派克诺坦讨厌幂维娅,这个是可以肯定的。”

    “讨厌到什么程度?遇见会掐起来吗?”

    “不知道,我察觉到这个是两年前的时候了,现在是真不知道。而且派克诺坦在旅团里一直是个很谨慎的女性,她有和幂维娅一样都有提取记忆的能力。”

    “这我都知道,但有一点很奇怪,派克诺坦虽然并不喜欢幻影旅团,但她为什么还是留在了这里?”

    “管她呢,背叛了就杀了她。”玛琪没耐心和库洛洛这么磨叽下去,说出的话极其不符平常的形象,伸手抱了幂维娅就想走。

    “刚才为什么吓幂维娅?”

    “……”玛琪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库洛洛指的是那件事,但这件事库洛洛怎么知道的,刚才她和幂维娅可是在二楼,而且幂维娅什么都没说不是吗?

    “幂维娅脖颈上有汗。”库洛洛又翻过一页纸。

    “这是我和幂维娅之间的事情,你不想我和她接触无非是怕我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放心好了,她是团员这点我还是清楚的。”

    “我只是有点事想单独问幂维娅一下,纯粹好奇而已。”

    “而且她刚才是自动跑下来的,玛琪,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对吧?”

    “再说了,你觉得能阻拦多久,一天?或者一辈子?”

    ………………

    “首先,我只是直觉你会干出些和旅团无关的出格事。”

    “其次,幂维娅什么意思你我都不能单独判断。”

    “最后,库洛洛,我并不觉得两年前你做的那个决定……”

    “——有把幂维娅当做那什么该死的团员。”

    点到即止,玛琪也觉得自己说得有点过了,毕竟这应该是幂维娅自己决定的事情,而不是由她一个不知道全部状况的朋友来指手画脚。

    ——玛琪只是有点担心,两年前的事情幂维娅怕是有什么怨怼的,玛琪不希望因为自己的袖手旁观,而导致幂维娅做出一些什么后悔的事情。

    比如……比如对库洛洛有了不该有的感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嗷嗷嗷嗷……”

    公鸡声嘶力竭地吼叫,一声接着一声,丝毫不知道疲惫,——当然,知道疲惫也就神了,一堆金属零件而已。

    伸手按下停止键,不用照镜子我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眼下一定有两个黑眼圈,在床上滚了几个来回,我终于怨念地爬了起来……

    突然想起来,艾诺迪亚那个小鬼还等着我送回去呢。

    啧,难得的周末……我这什么命啊。

    抱怨归抱怨,我刚下楼就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妙:客厅饭桌上,一群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正杀气重重地盯着桌面,而我的到来似乎打破了这个局面,好十几对的眼睛顿时聚焦在我身上。

    “……”我犹豫了一下,现在该说‘啊哈哈早上好吗’,好像不应该吧囧……再说了,对着这些个怪咖,谁能正常地打招呼啊 (╯□╰)

    幂维娅刚走,一干异装癖爱好者就炸了锅,开始嚷嚷起来。

    “卧槽刚才你干嘛不开口?派克走了谁来做饭!!”

    “我刚准备开口来着!派克无视了我们就走了!”

    “废话!一定是被你给吓到了!!”

    “就你这长相你还好意思说是我!”

    “!#¥%&*…………”

    ↑于是,你们眼神这么凶狠地吓走了刚刚醒来的幂维娅妹纸、只是因为吃早饭 =_=??

    默默地搜寻一阵,我成功在书房抓获穿戴整齐的艾诺迪亚骚年一枚,我故意从背后幽幽地出声,“唷,骚年……”

    “吓!——等等,怎么是三三?!”转过身来,我才发现艾诺迪亚小脸煞白煞白的,甚是可怜。

    “不是我还能是谁?艾诺迪亚,你的脸色很不好耶,昨晚睡得不好吗?”我一边说场面话一边鄙视自己的虚伪,艾玛昨晚这小子那翻云覆雨的睡姿还叫睡得不好?——我睡得不好才是真的好吗?!

    “唉……?没、没有,我睡得很好。”艾诺迪亚在想,自己跟老师老实说会不会被当成疯子……?

    ——毕竟一早上起来看到岩石块被日本武士拦腰切断什么的(就像切西瓜那样)……说给他听他也不信啊 rz!

    “哦,那走吧,该回家了。”看小孩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换了衣服就出门了。

    到了学生家无非又是一场嘘寒问暖,艾诺迪亚的妈妈见我样子有些憔悴不免有点好奇,给艾诺迪亚一个‘边上玩去’的手势就鬼鬼地压低声说,“幂维娅三三,昨晚是不是玩晚了?年轻人就是这样,哎呀哎呀……”

    “啥?”我刚起床,所以脑袋还不怎么清醒,“什么玩晚了?”

    因为是真的没反应过来,所以我的音量有点高,艾诺迪亚的妈妈嗔怪地看了我一眼,“我都这个年纪了,什么不知道啊,不用这么害羞嘛。”

    “……”这位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我想通后黑线滑下三根,“不是这样的,我没有男朋友啦。”

    “别敷衍了,”艾诺迪亚妈妈一副‘我都懂的’表情,“艾诺迪亚都说了,有一个新来的老师叫库洛洛的,小模样长得还不赖?不是和幂维娅三三住在一起吗?”

    “哦,那个啊……那个只是同事啦。”我自己说的都有点心虚。

    “行行行,”艾诺迪亚妈妈看我咬紧牙关就是‘死不承认’,“算我老婆子多事了,但是你还年轻,一定要注重安全措施啊blablablablabla……”

    “嗯嗯嗯,”我一边认真地应着,一边迅速转移话题,“对了,最近快到期末考试了,艾诺迪亚准备的怎么样了?”

    能转移艾诺迪亚妈妈注意力的还有什么?除了一些家常八卦就是儿子了,很快忘了刚才那码子事儿。艾诺迪亚妈妈就是那种最平常的家庭妇女,平时除了唠叨了点喜欢关注小一辈的情感纠纷,其实还是个挺和善的阿姨,还给我介绍过相亲对象(当时以忙工作而推掉了)。

    “嗯嗯,我一定会好好督促艾诺迪亚,他可是我的数学课代表,嗯我知道我都知道……好了阿姨我也该走了,请问库克在哪里?刚才看您聊得高兴了就没来得及问。”

    “哦库克酱啊,他在里屋,还在睡呢。”

    “给您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我现在就带他走。”无语泪三行,平常这个时候我也在睡觉的啊 qaq

    “恩恩大丈夫,对了幂维娅三三啊,”艾诺迪亚妈妈的脸突然笑成了一朵菊花,“既然你没有男朋友,今天下午有场相亲来着,我已经跟人家约好了,本来是镇南边糖果铺家姑娘去的,但是她临时有事,所以这好事就摊你身上了。我跟你说哦,人小伙可能干了,是潜力股呢blablablabla……”

    “……=口=”

    艾诺迪亚妈妈欢快地总结,“总之听阿姨我的总没错!你一定要去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呯”的一声,面前的门板被无情地合上了,差点撞到我的鼻尖。

    “三三……难道打算去吗?”小恶魔库克拽了拽我衣角。

    “……”难得的周末,居然要浪费在一个素未相识的男人身上,开毛玩笑!

    ↑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我现在好像还在艾诺迪亚家门口,讲这个不太好吧?

    于是我拉着小恶魔走出几丈远才开始说坏话,“库克,这个呢……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出小村庄!到时候有大把的姑娘在床上等你……咳、是有大把的姑娘倒追你囧。”

    “总感觉自己隐约听到了什么糟糕的东西啊……于是三三,你今晚到底去不去?”库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汗,为什么你还没有忘掉?”

    “当然是因为我很好奇啊。”

    “不会去吧。美奈老师的帅哥排行榜上根本没有艾诺迪亚妈妈刚刚说的那个人的名字……于是他应该是个次品。”

    “听到三三这句话我好像才真正了解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重要性耶……”

    “你……是在说我市侩吗 =皿=?”

    “不说这个了,三三,库洛洛之类的还在家里吗?”

    问都不用问,今天我和小恶魔的默契度出奇得高,“不知道,但是一想到库洛洛就好不想回去,明明那栋房子不是库洛洛的,为什么我们俩个反而要这么心虚?为毛啊为毛……”

    师生俩好像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和谐过,大概是因为同仇敌忾(?)的缘故吧。

    “咔嚓……”尽量轻轻地打开大门,我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哟西!库洛洛好像出去了!我朝后方的库克挥挥手,“快点跟上,那家伙好像不在。”

    “诶真的?”

    “嗯,”我仔细地再次观察了一遍,别说是库洛洛了,其他的那些家伙也不见了,“进来吧。”

    寂静而又空旷的别墅一如初时的模样,没有喧嚣没有人气更没有库洛洛……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我伸手摸上脖子,被瓷片割伤的伤疤还在啊。库洛洛他们……难道是终于有了身为客人的自觉而搬到外面去住了?

    ——这个疑问到了傍晚也依旧无解。

    相对的,我和小恶魔也拖到现在都没吃饭 (╯□╰)

    “三三,我好饿啊,去烧饭吧。”库克躺在地上揉着肚子抱怨。

    同样半死不活的我挥挥手,“不要,我和你一样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

    “嘁,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相亲呢……”小恶魔小声嘀咕。

    “对啊!我们去相亲吧!!”听到小恶魔的话我反而振奋起来,“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我不用烧饭不用花钱去叫外卖更不用饿肚子了!哟西、库克我们一起去相亲吧,对方看到你一定以为你是我儿子,到时候肯定不敢再叽歪那些处对象的破事儿了!”

    半个小时后……

    反抗不能、结果被绑来相亲的小恶魔童鞋站在xxx饭馆前犹豫,“那个,三三,这样真的好吗?”

    “啊是有点不好,”我咂咂嘴,“说是镇西边没想到居然这么远,居然让我走了半小时神马的实在是……啧啧!库克,咱们一定要吃饱哦!”

    他不是在说这个不好啦,库克很无语,幂维娅三三的形象实在是……头发没梳蓬蓬的,衣服还是皱巴巴没换的那一套,脸也没洗,还有刚才因为闻到食物而放绿光的双眼……虽然目的是去蹭吃蹭喝,但一点都不打扮真的大丈夫-_-|||?

    “啦啦啦,今天有个煞笔饭票坐在xxx饭馆桌等我……嗯哼☆~”我愉快地一个个对着桌面号码……啊,在这里!

    背对着我的男性身姿挺拔,有着一头清爽的短发,也许是角度的问题,从我这里看正好能看到一截脖颈和往内翻的衬衣……像小孩子一样。

    我思忖着:既然我是来白吃白喝的、就要有白吃白喝的态度,好歹得让人家觉得这钱花得值不是(这措辞哪里不对)?

    于是拍上这位倒霉蛋的肩膀时,附带的还有我不能再谄媚的笑容和眯成一条线的眼睛 =,=

    “嗨你好,我是幂维娅,你的相亲对象!还有他,”我把小恶魔往前一带,“——他是我的儿子,我是一位单亲妈妈哦。”

    “哦~”饶有兴味的男声响起,“什么时候库克君成了幂维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了读者的留言,说写得和以前差别好大……表示我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写了,于是华丽丽的卡文了,这章是存稿,下面是解释嗯 qaq

    网友:uu 评论

    美味...看到了西索的影子。玛琪对幂维亚不是友情吗(?w?)ノ为什么有出入

    此评论发自123言情手机站

    作者回复

    我一直觉得西索会对玛琪有兴趣,是不是因为他在玛琪身上看到了同类的影子……

    玛琪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冷漠并不代表她的心也是如此,流星街人该有的疯狂和病态她都有,只不过平常看不出来而已,嘛,这就是我的理解。

    还是友情,只不过和正常人的友情不一样,大概是流星街人的感情都比较畸形的原因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