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十一章
    ,[猎人]暗恋者!

    像其他的旅客一样,瞻仰完试炼之门后我就蹦哒到后门去了。

    啥,乃说我没骨气?那不然呢亲?乃觉得我应该正大光明地推开试炼之门、否则死耗着不进去?

    泥煤,高贵冷艳笑三声给你听哦。就凭我现在这双手想要推开试炼之门?一扇都不可能的好吗谢谢!

    于我来说,打肿脸充胖子这种心理早在流星街就被磨砺光了,不过这并不代表在流星街面子算个毛线,相反的,一个个都死要面子,自尊心不知道有多高。我们只是学会了一件事:没有意义的逞强是傻逼;永存于心中、并遵守的信念才是自爱。

    像这种时候,自然是三毛比较好糊弄咯,来一些炒鸡剂量的麻醉剂就k了有木有~

    径直忽视皆卜戎大叔的劝诫,我冲进后门时只闻到一阵难忍的腥臭传来。毫无疑问,如此熟悉的味道,我在流星街早闻腻了、是被吃的那些人散发出来的吧。哈,该说它恰到好处地刺激了鼻腔,反而让我兴奋起来了吗?

    身形巨大的白色魔兽,正懒懒趴在枯枯戮山的树林中,察觉到外人闯入的气息,撇了我一眼后,目光突然凶狠起来,腾地抬起身子来,迈开爪子朝我奔来。

    卧槽,像!简直太像了!在流星街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本来那些家伙投射在我身上的目光都是懒洋洋以及漠不关心的,但如果一旦发现或闻到食物的香味,就会突然精神百倍地扑上来!

    我随手抓起手边一块没吃干净的人骨头丢给三毛,不出所料,这家伙警惕得很,外来人给它吃的都不会多看一眼,真是训练有素,看来不能把麻醉剂混在食物里面丢给它了。

    而且总感觉我丢了块骨头给三毛后,这家伙变得更愤怒了,像是在生气‘区区一份食物(指我),居然敢像主人一样对它丢骨头’这类的。

    三毛跑得很快,快冲到我面前时腾空一跃,想直接把我扑倒,这是野兽撕食猎物前的必有举措,它居然以为这么轻松就能把我吞入腹中?靠!区区一只魔兽罢了。

    我几个闪身跳上枯枯戮山树林里的一棵古木,三毛一扑未中,越发焦躁凶猛,扒拉着我所在的那棵古木想够到我。我探身望了望,不行,这畜生只伸了爪子没张口啊,麻醉药倒不进去。

    古木是古木,但也禁不起三毛这种近十一吨重的魔兽折腾,“嘎吱嘎吱”的声音简直令人牙酸,——这树撑死也就一分钟了。

    该死的,我要不是来凑敌客家应聘(你还有这个自觉?),一定把这畜生的爪子剁了还让它自己吞下去!!

    现在怎么办,换一棵树待着?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反而显得我太无能……啊,可以这样!

    我静静站在树梢上等古木被三毛摧毁,那畜生见我不逃了,以为我是放弃了,兴奋地朝我“嗷”了一声,腥臭的唾液差点喷到我脸上。

    我擦,炒鸡恶心!我心有余悸地看看树上淡黄色的不明分泌物,有点可惜地想,这畜生刚才嘴怎么不张得更大一点呢?

    一秒不多一秒不少,一分钟后树终于倒了,血盆大口直直逼近——

    我起跳的同时扔出三罐三升的麻醉剂,人则顺着绑住另一端手腕的细线飞跃到另一棵树上。

    木办法,想诱这畜生开口,唯一一个办法就是让它以为我是它到手的食物。所以即使古木倒下,我也不能跑,不然就功亏一篑了。而我的抛掷能力也绝对有把握能让我在起跳的同时扔出快十升的液体而不手抖。之前等三毛把古木弄坏时,我早准备好的细线也已经绑到了另一棵相邻的树上。

    现在,这庞然大物也该乖乖地睡了。

    “真是的、搞什么啊,一只看门狗而已,就要有狗的样子才行!!”

    嚣张地说完最后一句台词,尚还晃荡在空中的我得意地照不住,我甚至想当然地觉得:哇咔咔,一切都结束了~

    “嗷呜——!!”

    玛丽隔壁的!不会吧!!我瞠目结舌地回头看着再次腾空跃起的三毛,小心脏砰砰地跳:别这样啊喂!我现在在空中,怎么逃啊,我的滞空能力完全渣渣的好吗?空中突然改变方向什么的更是做不到,你当我火神大我+流川枫(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吗?!!

    急中生智,我顺着细绳微弱的力道荡向三毛,细绳也奋力往三毛的脖颈上缠去,——只有这个方向不是三毛的攻击范围了!

    快、就快成功了!!

    为了即将到来的成功而欣喜若狂,情绪好久没这般跌宕起伏的我突然发现又坑爹了,妈蛋!谁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明明三毛都被我勒住脖颈了,为啥还能扭头来咬我 =口=?!!

    这不科学!

    难道上帝那个老白痴宁愿给一只魔兽开挂也不愿意给我开一扇窗?!

    很快我就来不及抱怨更多了,近了,近了!那口森森白牙离我越来越近了!!

    预想中的疼痛也没有到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怀疑是我身上的旧伤口太多了、所以才没感觉到疼痛来着。

    “喀、喀喀、喀喀喀嚓——嚓!”

    ……而且这个像是什么玻璃碎掉的声音是啥?不、不对,——比玻璃硬更多才是!

    很好,结果我一睁眼就被自己给吓尿了。

    麻醉剂终于见效了,大狗最后恨恨剜了我一眼才沉重地倒下,重、重重重重要的是三毛的那口森森白牙已然不复存在!!简而言之就是——

    妈妈,可爱狗狗的牙都被恶毒的我给打烂了嘤嘤嘤【泥垢!

    但是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唔……赶快回想起来回想起来啊幂维娅!嗯,我记得,我好像是下意识地出拳了(就是少女怕怕时标准的扭头手往前推的动作 =_=),然后拳头正好砸进了三毛朝我咬来的那口利牙……

    吧,我不经意间用上的,所以三毛的牙遭殃了。于是三毛这状况就是现实版的‘(被)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噗,这么一想果然好爽~

    ↑话说回来,只不过是在欺负一条狗而已,我在得意什么(掩面)。

    不论如何,这应该就是最好的收尾了,不然的话我的另一只手就该被咬掉了,所以对此我可以很幸灾乐祸地表示:这畜生活该。

    不过我还没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威力,毕竟三毛是魔兽来着,牙口不好怎么在凑敌客家混?

    ——果然这一切都只能说明我实在是太牛逼了【喂!

    正自我陶醉着,一阵软绵绵的鼓掌声传来,伴随着几句口齿不清的咿咿呀呀声,好像是什么,“啊……啊啊,咦、阿姨好棒,啪,把、把狗狗给打……打飞了!飞喽~呜呼%#&*~$¥……”

    我大惊,环顾左右却只望见三毛庞大的身形,抬头只能看到连绵不断的树荫和刺眼的阳光。可恶,应该就在上面的,但因为阳光太刺激、视野有局限性,根本找不到。

    后来才知道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滴滴答答的口水会带我找到他。

    是的,口水。

    啥?口水?!!

    如下图所示,我的表情顿时十分丰富——

    =_= →=口= →=皿=##

    一滴口水的体积大概是一立方厘米,再加上水的密度以及空气的阻力,还有口水到我的距离,口水滴到我身上的过程共费时0.07秒,就算丫是007也躲不过这见鬼的口水袭击!

    但我颤颤巍巍地抹了把脖子和头发上的不明液体,还是很想吼一句:这些都是怎么回事?劳资有轻微洁癖啊(抓狂)!!

    从天而降且软趴趴的团子阻断了我的抓狂,小东西一头乱乱的银毛,骨头软得不可思议,大概才两岁,身上带有一股奶香。啊,——如果这家伙没有一边咬手指一边流口水就更好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手在他掉下来时就炒鸡自觉地捧住了他的小身子。我这种反应与其说是受惊吓过度、不如说是奴形成自然,突发状况遇多了就这么熊有木有?

    “你、你是不是豁辣子变成精了找我来索命?”以前我被人硬拉去登山就会踩豁辣子泄愤,所以我这句话绝对是有根据的、才不是想说冷笑话逗小孩子开心呢!

    “豁、豁辣子是什么?”小家伙吧唧着手指,脆生生地问。

    “就是炒鸡大、又翠绿翠绿的毛毛虫啊,踩爆后豁辣子的血和蔬菜汁一个颜色哦~”

    小家伙一听不和谐词汇立即就泪眼朦胧了,带着哭腔控诉我,说着说着还打了一个嗝,估计是午饭吃多了:“呜呜呜,啊、阿姨为神马要……嗝,踩死豁辣子啊?”

    比起这个,我更想说的是:小奇犽太萌鸟(≧v≦)~~!!

    作者有话要说:敬业的存稿箱君敬上,大家应该都猜出来是奇犽了吧~

    ps:v后还剩下多少人,来报个数吧嘤嘤嘤 qaq

    链接直达

    这里是买*币的链接,我给大家找的应该是最划得来的,在这里买20元的话可以多得60点晋|江币哦,能实惠一点是一点不是吗?酷爱来夸奖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