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十二章
    ,[猎人]暗恋者!

    “当然是因为我想吓吓奇犽了,谁叫你这么可爱~”我宠溺地刮了一下奇犽的鼻头,心中不断呐喊:猫样生物什么的,世界赛高!!

    “啊呜~”奇犽就着我的动作一口含住了我的手指。

    “奇犽酱想干什么?”我玩味地看着奇犽的动作,但一点不惊慌,甚至很乐见其成,谁叫他长了一张猫脸、猫眼和猫爪子,当初我比起小滴、为啥对玛琪更有好感,就是因为我家紫发美人有一双猫眼啊(只可惜我身上没一处像猫)~

    “母亲说她放到我嘴边的就是食物,阿姨虽然不是母亲,但是看我的目光一样带有两颗红心,母亲说这就是‘妈妈的目光’,所以阿姨的这个可以吃吧?”

    “呃。”我黑线,正想找些什么托词。

    奇犽不待我想完,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一定可以的对吧,好,我吃了哦——”

    “诶诶诶?!停、停停停!!”

    “呸呸呸!好苦……你这只手怎么了!”奇犽皱着眉头嫌弃地道,神色全然不复刚才的天真可爱。

    “我这只手受伤了,虽然没有绑绷带,但还是有抹药膏的。”我狐疑地看着奇犽,毫无预兆地身子微微前倾,手松——

    “你干嘛!!”奇犽一惊,手迅速地抓住了我的衣服稳住身形。

    “没什么,就是测试一下。你说话一开始还奶声奶气的,后来完全很流利,你到底也是凑敌客家的小孩,即使才两岁也不是没有可能故意在耍坏。我想你刚刚只不过是抱着‘咬到见血就松口’的想法吧,根据你的心跳来看,失重后心脏跳得还算快,但也不排除你作假的可能。”

    “什、什么嘛,我听不懂!人家好怕怕,梧桐!有坏人!”奇犽惊慌过后嘴立即一撇,扯开嗓门吼了起来,还作势要哭。

    对于梧桐的存在我只能说:比起奇犽来、大叔给我的惊吓程度实在是大减。而且刚才我瞥过三毛时我就隐约有了这个猜想:会不会有人借助三毛庞大的身躯遮掩气息呢?

    “是,小少爷。”面色沉稳的中年人随叫随到,站在奇犽旁边背手而立,只是看我的眼神不大友好。

    当然,猜也猜得到梧桐对我不友好的原因是啥,再加上奇犽的旁边也就相当于我的旁边,身后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男人的感觉实在不大好,于是我乖乖把手里的奇犽递给了梧桐。

    “梧桐,她是谁?”奇犽一回到自家仆人怀里,底气顿时就回来了,我顿时联想起阿狸有我在身边时、和别的野猫打架都会勇猛很多的场景 =w=

    梧桐自然而然地把话题转到我身上,“这个问题就要请教这位小姐自己了,请问你这样侵入凑敌客家,有什么目的?又姓甚名谁?”

    “噗……你刚刚说啥?呃、抱歉抱歉,失礼了。”不得不吐槽的是梧桐一接过奇犽整个人气场就变了,硬要说的话,一开始梧桐还算是有杀气的精英大叔,后面整就一个气场诡异的闷骚奶爸了有木有!

    梧桐有没有察觉我心中所想我并不知道,但奶爸先森还是略不自在地轻咳了几声,“请严肃地回答我。”

    “把你们大少爷找来,他最近一直在找我,不是吗?”

    表现得太过玩世不恭或者刻意认真反而让人觉得虚张声势,所以我这种半真半假的样子才最容易让人信任。果不其然,梧桐又问了我几句便乖乖带路了。无非是什么:为什么打伤我们家三毛啦、为什么(性)骚扰他们家少爷啦、你来自哪里啦blablabla……

    “凑敌客安逸的生活这么能磨砺人的血性吗?在那里那么多话是会死的哦。”实在不耐烦了,我恶意地提到流星街,深切盼望梧桐想起些什么不好的往事自动住嘴。

    梧桐扫了一眼我刚刚被奇犽咬过的那只手,坑坑洼洼的表面以及颜色可怖的皮肤,只要是人都知道里面的骨头一定碎过,“原来如此,我知道了。但是,年轻人也要学会享受啊。”

    “……”我这不就来享受了吗。

    默默吞下这句略微暴露小心思的反驳,我朝不安分扭头看我的奇犽露齿一抹笑,随即具现化出一把手枪对准奇犽的额头。

    奇犽连反应的时间都不够用、更别提闪躲了,他只能傻了一样正对着黑洞洞的枪口。

    “嘭~”

    我笑眯眯地从枪口弹出的捧花中抽出一支淡黄月季,插在奇犽耳朵旁的银发中,“很衬你哦,你妈妈应该会很高兴吧,她的小奇犽居然这么~的可人呢~”

    “和、和大哥一样的感觉!!”似乎已听不见我的调戏,奇犽脸色大变,对念有着极大的抗拒感。

    “你大哥比我还要年幼五岁左右吧,那我会又有什么奇怪的。”

    “这倒是,大婶一个嘛。”大概是见我面色和善(?)、不像他大哥那么面瘫,奇犽很快又恢复臭屁的小样儿。

    我眉头一跳,模模糊糊记起似乎有什么人也叫过我‘大婶’,还让我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

    “哼哼,不和你贫,你现在已经两岁了吧,还有一年不到(奇犽三岁开始接受严酷的审讯和杀手训练)而已,你就好好享受童年吧,死小鬼。”

    “我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奇犽看着我诡异的笑容喃喃,马上又开始咋呼起来,“喂大婶!你这支花怎么摘不下来?丑死了!”

    “啧啧,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到底怎么拿下来呢?哎呀呀,大婶老了,一时间忘了呢。”

    “欺负小孩子真是有够幼稚的举措。”梧桐运用念将我的郁金香捏碎,还怕不卫生似的给他家少爷掸了掸头发。

    擦,这不摆明了嫌弃我吗。

    “我只是献上微微薄礼,想必基裘夫人看到也会高兴的吧。练过的人都有体会的,拼命地锻炼却还是突破不了瓶颈,这时候天资优越的人才是最终赢家,面对枪口三少可是在第一时间就放大了双瞳哦。以后只要稍加训练,小家伙前途必定不可限量,真是可靠的下一代家主呢。”

    梧桐脸色微变,“您之前也说过了吧,说这么多可是会早死的,在那里的话。”

    察觉到微妙的“你”到“您”的变化,我在心底比了一个v字,果然猜对了!

    之前梧桐的问话太有目的性,简直就像是在为了公事在进行询问。而且我对奇犽做出那么危险的动作诶,梧桐居然还无动于衷,这实在太奇怪了,没有人指挥,一个管家怎么可能这么大胆?所以我就猜,在我说出伊尔谜在找我这个信息时,这里的对话怕是就被凑敌客家用不知什么办法监听了。

    “那还不是为了让几位大人知道我的份量吗?这么啰嗦我也很无奈啊。”

    “您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只不过是个情报师,罢了’,——这句台词很帅吧?不过我也的确是个情报师就是了。”

    梧桐:“……”

    令我欣慰的是,我这番废话总算是见效了,梧桐终于不再带着我在枯枯戮山上死命绕圈圈,而是直奔凑敌客主宅。

    凑敌客主宅非常大,客房到主宅(普通人)步行需要一个小时。而家仆为了更好地照顾客人,也都住在客房这边。当然啦,厨师和女仆在主宅还是有的。

    我到达主宅时只有席巴和伊尔谜在,奇犽则是在梧桐进入主宅的当下,就被基裘一阵风似地拖走了,所以我并没有看清基裘的脸,这让我很是可惜,——因为这时候基裘脸上似乎还没有电子眼(我在凑敌克家族情报师的记忆里看到的,但这家伙实力太菜,没看清基裘的脸)。

    席巴见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丢给我一沓纸,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情报委托书,但都是长期任务(时限在半个月以上的),这些时间足够凑敌客家找到一个情报师了,只不过情报师的能力怎么样就有待商议了。

    “这些,十五分钟后,送到我房间来。”说完席巴就走人了,波浪状的银发随意披散着、有种带着冲天怒气的赶脚。

    “=_=……”

    “请你见谅,父亲他最近老对着账本心情不太好,尤其是他的私房钱快赤字了,——啊,最后一句请当没听到。”伊尔迷朝我眨眨眼,不知为何我感觉他其实很愉♂悦,——因为他父亲苦恼的事情而愉♂悦。

    “这些,十五分钟内吗?”我指了指那叠纸,现在才说‘凭什么我要听你爸爸的去做’这种话就是单蠢+做作了。

    “嗯,包括我对你说话的这段时间,我劝你最好边做事边听我讲。”

    “好。”

    我拿起那些任务单开始工作起来,一行行生硬的黑字还是第一次碰到,我难免有点不习惯,大脑内存绝对是没问题啦,就是怎么表达这种事……比如我是该写目标的生辰八字呢?或是兴趣爱好呢、还是他现在的住址以及配偶子女状况呢?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奇犽才两岁,但最近看爸爸去哪儿的童鞋应该都知道,三岁小孩(王诗龄)的表达能力其实蛮好的,更何况奇犽·凑敌客这种天才呢,于是看到两岁这个设定请不要吐槽。

    最后……举爸爸去哪儿这个例子真心不是我愿意的【捂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