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十四章
    ,[猎人]暗恋者!

    梧桐把我送至皆卜戎处就回去了,他甚至连皆卜戎的道谢声都没回应,还是一副倍受打击的样子。

    然后我就公事公办地问皆卜戎怎么回事,谁知道这个大叔他说话就说话呗,中途还老抬头打量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结果唧唧歪歪反倒把正事忘记了。

    我一脸无奈地看着吞吞吐吐的皆卜戎,“所以说啊,到底怎么了?”

    “那个、三毛它倒了,所以想知道你用了什么药……啊!如、如果耽误你了真是对不起!!”

    不知道是不是我不耐烦的样子很可怕,皆卜戎居然连‘对不起’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都说出来了,不过谢天谢地,这tm是我听到现在最清楚的表述了!

    “那个药物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念兽专用的麻醉剂,我虽然不知轻重灌了10升,但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才是。”事实上,卖给我药的那人说不论多庞大多厉害的念兽,用个8升就足够了,不然很有可能致死。可我当时危急存亡之际,哪里顾得上这么多,再加上三毛可是凑敌客出品,质量十分有保障。所以我把一切归结于卖药的见识短浅,随手就把10升麻醉剂一次性给扔了。

    那什么,多个两升应该大丈夫……吧?

    开始说正事,皆卜戎正常了不少,“可是三毛最近处于发情期,尤其凶猛,你真的没用什么特殊的药物?”

    我顿时觉得被坑爹了:“擦嘞!发情期?!怪不得我觉得好几次这货都该倒了还能垂死挣扎咬我几口,还以为是我实力弱爆了不敢问呢!”

    “咳,那么现在怎么解决呢?”

    “把它抬到门口去,嘴巴用柱子之类的撑开,吓吓那些游客就好,三毛要是真死了,再找一只魔兽来就好。”

    对朝夕相处的魔兽有点舍不得,皆卜戎并不像是很赞同我的样子,但细细一想,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那一起抬吧。”我提议。

    “诶?”皆卜戎有点担忧(?),那种欲言又止的目光又回来了,“可是你的……”

    “大叔,我什么我啊,麻烦你说清楚了行不行!”看着皆卜戎一脸‘啊啊,她果然生气了’的神情,我只得强笑着补充道,“我刚失恋,前男友是个神神叨叨、喜欢话讲一半的蠢货,所以我最近比较烦,并不是只针对你。”

    皆卜戎目光落在我还没好的手上,“男朋友什么的,姑娘啊,你看你身材好、又年轻,再找一个好的肯定不是难事,我觉得大公子和你都挺般配。而且你那只手好像是被重创了吧?那个药膏的味道好像是凑敌客家的,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和我们家族医师说的某个患者有点像,所以……”

    “如果是查尔斯医师跟你说的话,那个人的确是我,”我大方地承认,“不过老爷少爷他们知道这件事情吗?”

    “额,大概不知道吧。”

    “哦……”我沉思,不过这件事被席巴他们知道也只是迟早的事情,在这段期间我惟有好好工作堵他们的嘴,不然被追究起来,我就很难解释清楚了。

    “所以姑娘啊,三毛还是我自己想办法来拖到门口吧,我见你今天一拳打烂了三毛的牙齿,真是看着就肉疼,捏碎那哪是人受的罪,你还年纪轻轻,又是一个女孩子家家……唉!”

    趁着皆卜戎啰嗦这段时间我早试着拉着三毛的前爪往门口拖了,这大叔见我这么不爱惜自己,也就不再劝诫,上来帮忙了。

    忙活完我倒煞有其事地对皆卜戎大叔道:“这么正常人方式的关心我好久没听到了,虽然我是流星街的孩子,但从某种意义上还是有父母的。如果不介意,请你以后也这么唠叨几下,他们会给我力量的,先谢啦老头。”

    我这话真心没有掺假的成分,来到猎人世界也快十年了,跟着一群变态混我早就不正常了。而皆卜戎那一席话,让我觉得他是真的把我当成一个柔弱、需要人疼爱的普通女孩来看,那语气神态有种让人想哭的熟悉感,——哪怕我并不需要。

    嘛,虽说不需要,但刚才我会提出那样的请求,说到底,我还是渴望着的。大概……只是大概,我怕也想借此怀念谁吧,那些如今再见不到的亲人啊。

    不过这等伤春悲秋的情绪在见到疑似我房间的建筑物后立马戛然而止。我近前几步细细欣赏,只见建筑的布局简单大方,色调轻快明丽,窗口正对着阳光,又很透风……

    是啊,‘布局简单大方’,——除了办公桌和一堆纸山连床都没有;‘色调轻快明丽’,——墙纸是淡绿色,对眼睛有极好的醒神和明目作用;‘窗口正对阳光又通风’,——阳光的入射光线通过堪比镜子的桌面、反射光线直逼我铝合金狗眼啊擦,比起这么强烈的太阳光,养眼的墙纸当马后炮也太掉价了吧?!而且现在是秋末东初,通风泥煤,冷死了有木有!

    不管怎么说,不让我休息的意图也太明显了吧喂!!

    我满脸黑线地转身,想随便找哪个去理论一下,结果门居然打——不——开——了——

    我框框地开始锤门,“卧槽!这肿么回事,这种‘上贼船了吗’的不好预感肿么破?!就算是不休不眠地住在这里工作,我还要吃喝拉撒呢,再说了,你们这里没厕所没干粮,是想杀了我吗?别开玩笑了!”

    “首先,以我们凑敌客家的信誉,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员工吃亏的,这几天的伙食绝对由凑敌客家的大厨负责,味道有绝对的保证。不过……厕所这方面的确有所不足,但是女仆会把咳、痰盂和换洗衣物一块交由你手上,在完成工作之前就麻烦你待在这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老读者请一定要从七十一章开始买,章节数是不对了,但七十章以及之前真的是老内容。

    具体原因解释起来很麻烦,以后再说啦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