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十五章
    ,[猎人]暗恋者!

    这种时候劳资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办?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话说这该不会是为三毛报仇吧擦!

    “呼……那有多少工作量?”

    “席巴老爷一天b级任务10—15个,c级任务20个以上。”

    叫席巴‘老爷’吗,也就是说这家伙不是凑敌客人?我在心里揣测着,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发现,冷冰冰的声音,却是很诡异的调调……连变声器都用上了我还能说什么!虽说我如果知道是谁这么干的以后一定会报复的啦,但肿么可以这样呢?居然一点其他线索都没留给我,也太吐艳了!

    ↑等等在意的点完全不对吧!

    咳,主要是我突然没紧张感了。毕竟按照这个算,席巴一天顶多接40个任务,我一个小时完成50张情报单还是没问题的,只要超前完成,今天搞定100张情报单完全大丈夫。再怎么样,三天也够席巴忙的了,那段时间我可以先去找查尔斯把药上上、再洗个澡(一路杀过来、清洁状况很糟糕),顺便填饱肚子,完全可以很轻松啊。

    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我甚至感觉这群家伙也太小看我了,这点工作算毛线,以前当老师的时候一天两节课+全年级的试卷(教师资源稀缺)都是小case好吗!

    “今天完成150张情报单能不能放我出来?”

    预料中的肯定回答没有如我愿传来,“不能。”

    “啥!为什么?!”

    “我好像并没有表示您只需要完成席巴老爷一天的任务?伊尔谜少爷恰值青少年时期,正是需要磨练的时候,他的任务量就是席巴老爷的两倍,注:可以多找些念兽和魔兽的单子、最好是皮厚的。还有糜稽少爷,二少爷虽然贪玩,但是也有他的天赋,请尽量找一些适合他的任务。”

    伊尔迷想找皮厚的念兽或者魔兽练我是能理解,但是糜稽那家伙呢?如果也想磨练他的直接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叫我来发掘他的天赋?

    难道凑敌客察觉到了什么?这项技能我在别人的记忆中从未收集到数据,也就是说,我这个外人会知道这个也太可疑了,这是在诱我说漏嘴吗?

    怎么办,问,还是不问?

    仿佛看出了我的踌躇,冷冰冰的机械电子音再度响起,“我估计您刚才也没听明白吧,其实往白了说就是,——请尽情压榨糜稽所有的劳动力,各种各样的任务都不要客气、全部塞给他就好。”

    “囧,为啥?”

    “补贴家用。”

    秒懂糜稽在这个家的地位好吗?!这可怜孩子……我看我还是闭嘴好了。

    “那具体要给他多少单子?”

    “100张,完成不掉就转给基裘夫人。”

    作为数学老师的本能让我飞快地开始计算需要完成的情报总数,但最后预料到的数字却让我突然不想算下去了,于是我抖着嗓子问:“所、所以……?一共是?”

    “一共是2500张情报单等您去完成,若在十天内完成就可以放您休息四个小时……”

    我:“=口=!”

    “讯息传达完毕,请专心工作,远离小黑屋。”

    “才四个小时!喂你别装死,而且十天内完成?你耍猴儿呢!!”

    “……谢谢合作。”话音落下,明显被切断的通讯彻底没了声儿。

    “麻痹!我要能做到就是天天二百五!”

    十天半后。

    幽深的走廊飞快地掠过一个黑长直,大公子一边疾行一百年暗自计算今天自己赚了多少,最后得出的数字足以让伊尔迷身周的冰冷气息消散不少。因为幂维娅的关系,这几天凑敌客家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充实,忙得不亦乐乎。

    说起来,今天貌似是那个女人完成任务的日子?伊尔迷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记错,那正好,他今天的任务完成的差不多了,家族里的事也没他继续待在凑敌客帮忙的必要了,是时候回天空竞技场了,干脆多接一点天空竞技场周围的任务。

    “扣扣扣。”伊尔迷在客房外停驻许久,再用感应了一下,没有人呼吸的声音。凑敌客大公子自认为自己还是能够感应到幂维娅的气息的,这么说……她还在工作中?

    伊尔迷转而回到幂维娅本来的工作房间,虽然是夜间,但杀手的视线还是让他立刻捕捉到了幂维娅的所在,只见一头黄发的女人面朝下趴伏在地板上,似乎是睡着了,但气息极不平稳。

    不、这已经不是睡不平稳而能解释的了,这种感觉……

    伊尔迷缓缓伸出手,常年不见光的苍白手指一点点地摸向幂维娅。

    “谁!!”一声沙哑的暴喝,还有女人依靠直觉抓向伊尔迷的迅猛动作。

    伊尔迷没躲,幂维娅的气息实在太乱,这种时候用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果不其然,抓紧伊尔迷的幂维娅就像被伊尔迷手指偏低的温度吓到一般,飞快撤回了自己的手。

    不止如此,幂维娅在望见伊尔谜脸的第一瞬间不仅撤了手,还飞快地朝别处缩,总之是怎么离伊尔谜远怎么来,一副惊恐无比、活见鬼的模样。

    “怎么了?”伊尔谜挑了挑眉,幂维娅那个目光伊尔谜再熟悉不过了。在他更年幼时,任务目标在临死之前还是能望见杀手肃杀却稚嫩的面容的,虽然那种容颜扭曲又鲜活,但小小的伊尔谜一直把那认为是自己学艺不精的耻辱,所以如今只有在偶尔午夜梦回时才能再见到。

    这么想来,还真是怀念啊。

    幂维娅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眼睛狐疑地盯着伊尔谜,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嘴中缓缓吐露一连串夹杂着陌生语言和平常通用语言的乱码,“#&你?-%…*$猎人¥;う+£}动漫!”

    伊尔谜仔细聆听才隐约猜到‘你‘’猎人’‘动漫’这三个字眼是平常通用的语言,其余的就完全不明所以了。到底是他没听清楚、还是幂维娅在用一些语气词故意欲盖弥彰?但又不对,幂维娅的语速虽缓慢,但也很连贯,应该是一套完备且真实的语言系统。就算幂维娅是想糊弄伊尔谜,但又是什么目的?没理由啊。

    费心思想得实在脑壳儿疼,伊尔谜又上前几步逼近幂维娅,意外地发现黄发女人整个人几乎都要炸毛了,眼神更和明明怕得要死、还要挥爪还击的小兽无二。整个人崩得死紧,隐隐的肌肉线条流露,身子佝偻到给人一种她很娇小的错觉,明明是一米八的大块头来着……

    不管怎么说,这种样子都极大地取悦了伊尔谜。

    “耍够了没?给我认真说话。”伊尔谜不再前进,幂维娅的神态果然也没那么紧张了。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会说猎……这边的语言。”一字一句都极尽生涩。

    伊尔谜沉吟,面前的幂维娅的确像是很奇怪自己讲出的话完全是由两种语言构成的状况,但会有这种事吗?未免也太扯淡了吧……?

    玩笑性质地问了一句,“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我为什么、么要,要告诉你。”

    伊尔谜既不反驳也不逼迫,一点点地释放念压,这样一般会给普通人带来心理上无形的压力,“说。”

    幂维娅略有挣扎,还是倔强地只说一半就闭上了嘴巴,“我叫……姓、姓程。”

    程?别说巴托奇亚共和国了,这个世界上有这个姓吗?等等!幂维娅这种症状貌似是……精神紊乱综合症?

    终于,黑长直杀手为幂维娅找到一个理由,“你是不是工作量太大,思维错乱了?”

    “工、工作量?”

    “是啊,一共2500张情报单,十天内完成。”

    “我、我和你,什、什什什什么关系?”

    “硬要说的话,少爷和仆人。”

    “哦……哈啊??!这、这么说来,我不是在被你审讯、也不是你要杀的人喽!”

    “你在开什么玩笑,别疯疯傻傻的了,东西呢?完成了没?”伊尔谜没兴趣再赔幂维娅继续耍宝,伸出手欲索要情报单。

    幂维娅明显被伊尔谜伸手的动作刺激到了,戒备炸毛状态再次启动。只是这一次伊尔谜并没有停下来仔细观赏幂维娅反常模样的闲心,而是不容置疑地径直将手牢牢把住幂维娅的肩头,脸庞也随着距离的缩短渐渐地放大、放大……

    “再不拿出来就不一定了,杀你什么的。”

    因为姿势的关系,伊尔谜可以将幂维娅脸上的表情一览无遗,黄发女人听见伊尔谜这句话后先是隐忍后终于爆发的杀意、但又因为惧怕没有动作,可以看出这时候幂维娅的情绪极不稳定。猛地,幂维娅整个身体一震,迷茫无措的神情顿现,过了两三分钟才终于恢复,自住进凑敌客家后一直以来的慵懒而又漫不经心的表情重新挂回脸上。

    “哟,大公子,非礼呢?”调侃的语气,还有带有的指尖。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最近迷上了一篇,所以空闲的时间没去码字反而是在看文,奈何这文还是几百万的长篇,望天……我实在太罪过了阿弥陀佛!

    ps:这章从往下都看不到了的童鞋请加群,凭购买记录找咱给你们再发一遍,*又抽掉了实在木办法了么么哒 =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