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七十八章
    ,[猎人]暗恋者!

    因为这段时间我一直都用绳命在工作,所以席巴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和我讲那些条条框框的,我也算是故意钻了这个空子,才轻轻松松把那个‘念之试炼’给毁了,——‘念之试炼’在市面上其实并没多贵,连20亿都没到来着。我只不过是心理不平衡、记恨揍敌客为了家族正常运营而把我关小黑屋里罢了。这点小钱,对揍敌客家来说好大事,仅仅是我对这种做法的一个小小警示而已。

    ——做我不愿意的事,就要付出代价,即使是再微小的代价、也绝不可能让你毫发无损。

    说起‘念之试炼’,这玩意儿之所以难住了伊尔谜,于我而言却是小儿科,原因其实很简单。

    顾名思义,这扇门就是针对刚入门的念能力者的试炼,门的材质由强化系,变化系,放出系,操作系,具现化系和特质系六种相生相克的念构成,也正因为六种念的不相容性质,所以‘念之试炼’最重要的制作工序就是使六种念糅合在一起,听起来这扇门好像很不堪一击(事实上在我眼中也的确是这样),但经过糅合工序之后,这扇门可谓无坚不摧。在我眼中,唯一能算的上是珍贵的材料就是被提供的这些念了,‘念’的纯度越高价值越高,而我打破的那扇门,估计都是凑敌客家老怪物们的亲力亲为吧。不过也是,‘念’是生命能量,一旦制成定然不简单。

    伊尔迷弄不开那扇门就是因为找不到这扇门最薄弱的地方,再怎么糅合、加工,念的性质就注定了这扇门是门中的残次品,——虽说‘试炼之门’本身的作用就是让人来打破的。伊尔迷大概就是找不到那个‘点’才会对它无可奈何,毕竟门的材质是念,因此那个‘点’是不断流动着,就算以强化系的思想来行动,即把这扇门每个地方都破坏一遍试试,不真正知道那个‘点’在哪儿还是没用。话说想到这里,我怎么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呢??

    ——啊、以前改数学试卷时,有些小家伙做大题时答案明明是对的,但过程很明显不知道是肿么胡诌来的。作为一个老师,我很清楚学生一定要掌握具体的我若心情好(离发工资日子近的时候)就会打个勾装作没看仔细,若心情不咋地,就会不留情地给个叉,并在下次考试时把该同学身边的学霸调远一点。

    …………

    突然感觉以前的自己好恶劣肿么破【掩面!

    但自我反省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很快我还是因为想起以前的趣事笑了起来,伊尔迷一直望着外面风景的眼神也转而投注在我身上,带着不怎么明显的疑惑。

    不想费神跟他细细解释以前的往事,我随便编了个谎,“你们家也太黑了,‘试炼之门’居然卖到20亿以上。”我以前的工资也就一个月3000戒尼,校长是个不计较钱的抠脚大汉,所以这数目对教师这项工作来说,比起大城市来说丝毫不差。

    “你怎么知道我们家出售‘试炼之门’。”

    我笑而不语。

    “哦,我忘了,你是做情报的。”伊尔迷对不是任务的事情一向不怎么上心。

    “其实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靠卖‘试炼之门’谋生,利润高还没生命风险。”

    也许是真的很无聊,黑长直杀手认真思考了并且回答我说,“但我觉得杀人利润更高。”

    “为什么?那些比蚂蚁还多的保镖有些还是有实力的。”在我看来,这些富翁政客们为了保命,一天到晚请的保镖多到实在很让人心烦,虽然他们本身很弱,但杀那些保镖不是一样需要些精力。

    “我为什么要杀那些保镖?他们的生命也是命啊,不可以随意夺取的。”

    我惊讶地瞠目,卧槽,这什么神发展,身为杀手世家的长子居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接下来伊尔迷不会给我上一堂思想健康课吧!

    “记得我小时候就不小心错杀了一个有点实力的,后悔死我了,”伊尔迷面瘫的脸似是想表达‘痛惜’这个情绪,“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家伙的命居然也值六千万,我的外快就这么没了……啧啧。所以以后绝对不能错杀可能有价码的人物,有了,以后你给我情报时记得把任务目标的保镖也给我彻查一下,有外快赚我就顺便把他也杀了好了。”

    “雅达,”我干脆地回绝,“好费时间,而且那些有钱人会请猎人来当保镖,想查到他们的资料就要侵入猎人协会的网站,我电脑技术不好,办不到。”

    “……你直说。”伊尔迷咬牙,黑瞋瞋的眸子望着我。

    “五成。”

    “不行,三成。”

    “四成不还价!”

    “好吧。”这句‘好吧’声音极轻,应该是从牙缝里飘出来的,我都快听不见了。

    心满意足的我旧话重提,“也就是说,现在你每次任务只杀目标,其他人不动一根汗毛?但这样算好像还是划不来诶,那些精得跟猴儿似的有钱人肯定知道你们也费不了多大劲,给的酬金也多不到哪里去吧。”

    “杀意和仇恨会让人目空一切。也有那种家伙吧、你知道的,甚至能让那些蠢货忘记了利益原则,即使出再多钱也会想把对方杀掉的人存在。”

    伊尔迷因为个别原因已经很不愿意和我说话,但还是回答了我。在这一刻这种违和感已经到了我无法忽视的地步了,不问一下我都替大公子憋屈,“话说,你这个不想理我却还是理我的状态是肿么回事啊囧?”

    “父亲说你必须是家里的免费长期劳动力,所以最好对你多一点耐心。”

    “啊哈哈,我该高兴吗……”我干笑,突然擦身而过一位乘客,精神很不稳定的样子,脚步也有点蹒跚,我反射性地用上了念,因此也知道了这个人的记忆。

    嘛,原来这个人是幸存者啊。

    还是个从……库洛洛他们手中逃出来的,还真不容易呢。

    而且还抱有浓浓的恨意,接下来应该会费尽全身气力去复仇吧。

    ——就像之前被恨意冲昏了头脑的我一样。

    伊尔迷听说话声戛然而止,便转过头来,发现我眼神有点涣散,便问了句,“怎么了?”

    “被你的名言警句震撼到了,”我笑答,“‘杀意和仇恨会让人目空一切’吗?的确有那种让家伙来着。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快走几步抓住那个幸存者,——哦,当然,他很快就不是了,并在他反抗之前拖他进了洗手间。

    ‘幸存者’先是被来者蛮横的力道弄疼了,抬头见是‘我’更是惊恐万状,“你、你你你你——!是幻影旅团之前那个拿枪的女人!!”

    我将洗手间里的镜子打碎,选了一块锋利的碎片迅速插|进这家伙的胸膛,鲜血很快涌了出来,红艳艳的色彩煞是可爱。

    “你认错人了。”我一口气做完这一切才礼貌地回答这家伙,不过大丈夫,即使是被刺中心脏,普通人类的身体机能也足够他在濒死前听到我的回答。

    我开始善后,这种事我明明是第一次做(以前在流星街都是红刀子进红刀子出,哪有闲情逸致做这码事),但现在却像是干了千百次一样,熟练得很。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善后,毕竟我现在也不用怕被警察追究什么法律责任、故意杀人罪啥的听起来更是遥远,还可以算在库洛洛他们头上,说是本来就受伤了现在才死什么的。

    唔……说不定我只是觉得以前看的特工片/犯罪片/逻辑推理片里这种无声无息的杀人手法好帅?

    你想拉,就是变态杀手(拿这个和我对比好像哪里不对劲)明目张胆地在侦探眼皮子底下把受害人一号带进了洗手间里杀掉,然后把一切蛛丝马迹优雅完美地处理干净。而且这场凶杀还是在尸体变凉或者空姐打开厕所门检查时、发出尖叫后才被发现的,侦探君明明感觉得到凶手就是他,却无可奈何啥的。

    ↑我知道了!我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它让我有一种我的捉急智商突然原地满血复活的赶脚

    我先把被害人【喂!的尸体从厕所里丢到外面,期间因为个头问题把这个倒霉的男人弄折了几个部分才顺利把他丢出去,也正因此,我的手上沾满了迸溅出来的鲜血,——我一开始没用玻璃划他脖颈而是直接插|进心脏就是不想弄脏手,现在可麻烦了。不过……我想象了一下人们看到从天而降的不是粪便而是尸体时的精彩表情(在飞机和火车上的厕所解决生理问题的话,排泄物都是直接通向天空,最终达到地面的),略微平衡了点。

    洗了好久的手才弄干净,走出洗手间时飞艇一阵摇晃,我及时稳住身体才没摔倒。这次我和伊尔迷正好都要去天空竞技场,就一起乘了同一架飞艇,现在看来已经到目的地了,好快。

    伊尔迷朝我走来,闻到了什么,眉头皱了一下,“没弄干净。”

    我抬起手腕闻了一下,暗自诽谤:只有猫才能闻到这么淡的血腥味吧喂!面上却微笑,“啊,下次会小心的。”

    作者有话要说:咱今天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方法查到了桃☆、uu、浅唱小么、、luluhmer、帝若君、俅俅等亲居然在看咱的文,抹泪,突然不孤单了,一下子星湖起来了有木有!

    我最近月考去了,但没更新又不好意思用老章节来通知,于是一下子没消息了真是对不起【捂脸……

    目标:寒假一定完结出定制!

    ↑快看黄颜色很励志有木有【泥垢!

    话说一下写了3000+我真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