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八十一章
    ,[猎人]暗恋者!

    在老板古怪而又讨好的注视下,我一脸蛋疼地试了八次密码,从我第一笔任务的酬金到我工资的总数额再到‘揍敌客’的数字缩写最后到最简单的123456……它们全都不对,,

    在我窘迫绝望到想掰卡之际,老板小心翼翼地建议道,“呃,小姐,你是不是把给你办卡的人的生日忘掉了,”

    我内牛摇头,我自己的生日可以忘,但伊尔谜那小心眼货的生日我哪敢忘哟,早试过了好吗,,

    话说我好像还没试过自己的生日诶……

    一脸囧囧有神地付了钱,我向老板表示要不要付医药费时他一脸惶恐地摇了摇头,眼里明晃晃一行大字:想要也不敢找你要啊,瘟神酷爱走!

    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密码还真是我的生日日期。

    被那串陌生的数字一提醒,我才想起还有生日这么一码事。表示我蓦然有种‘今天我十九岁了’的伤感情绪,不过已经晚了,我是12月13号生日,那天我不知是在被席巴虐还是在任务堆里精神分裂呢,而今天是12月22号。22号……桥豆麻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全职猎人走的是欧风,不仅取名有很明显的西欧痕迹,假日习俗也完全承袭西方。也就是说,距圣诞节(相当于天朝春节)还有3天。

    去年过年的时候倒是蛮热闹的。首先是美奈,她在过年前三天就拉着我去镇上最大的超市扫年货,夸张程度到了如果我不帮忙拎3/4的货物就回不了家的程度。结果这事不知道被哪个看到了,还传到了学校去,也就是从那以后,学校的男老师就不会再和我开什么只会对异性说的荤笑话了,一度让我有了一种自身性别辨识度为零的赶脚。后来库洛洛来了,帮忙拎东西这活儿才归了他,小样儿干得挺顺手,为此我还让美奈抓住狠狠调侃了一番。只是我和库洛洛没来得及等到今年的圣诞节,不然恐怕现在也是一幅热闹光景……

    咳,扯远了。

    在美奈之后,我几乎被每个学生的家长都拉去家里做客了一次,至于原因嘛,毕竟小镇上只有我一个人举目无亲孤苦伶仃凄凄惨惨戚戚杨柳岸晓风残月……总之就我最惨就对了!于是乎,不请我请谁?

    人心就是这么奇妙的一种东西,在优越感爆棚无处发泄时总需要做点什么来衬托自己,而我就是镇上居民最合适的‘绿叶’,——在不短的时间里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

    生出男孩的人家宴请四邻,邻居家死活生不出男孩的人一边吃着你家的饭,一边咒着你家儿子早夭,这就是人心。 我虽没那么恶毒不知好歹,但没家人在身旁,又被传言说我来时一身血迹,我醒了免不了听那些风言风语,再自个儿脑补脑补:妈的我都一身血了我家里还能有人吗?怕是都死个精光了。如此这般那般,自怨自艾肯定是少不了的,这种思想一旦在心中有了影子,后面只会越来越蓬勃,在后期我已经到了一见有家长宠孩子宠到眼眸里直冒甜水我心里就不舒坦的地步,更别提这么多人一块儿请我做客了。说实话,劳资那时真想一口气吼聋丫几个,“我才不需要你们可怜!”

    后面我到底还是找回了所谓的‘理智’,——不就是请客吗?请客好呀,我求之不得!于是我挨家挨户往死里吃,能吃多少吃多少,吃穷你们最好。

    但我忘了,小镇再小,也是有百十口人的,我是没吃穷人家,倒是把自己吃到吐了,躺在床上哼哼了好几天。不过还好没闹到医院去,不然就糗大发了。我只是不停地吐,吐到胃袋空了为止,若我不是流星街的体质,不在医院治疗个把月才怪。

    是了,这也是我没办法真正把小镇居民放进心里的根本原因,心里带了这些情绪,别人对你再好也是感觉不到的,和猪油蒙了心一个意思。

    后悔哇,我是真后悔哇!想来人家只是在关心我罢了,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他们愿意好吃好喝待我,这已足够说明所有问题。 我要不是和人家有点情谊,人家就算同情心再泛滥丢几个馒头不就行了?你还真当世界上遍地圣母啊口胡!

    所以一碰到库洛洛我就栽了【掩面

    一个外来客,一个不知道我悲苦身世和我非亲非故(大雾)貌似还是个违法犯罪分子心肠狠硬对我不会过分殷勤的人!

    太多苦大仇深情绪的堆积,让我觉得库洛洛不会像镇上人那样可怜我,他是完全把我当做一个个体、一个纯粹的我来看待的。因为没爹没娘,我更加渴望给自己在世界上再找点羁绊来滋润我干涸的小心脏【泥垢!再加上这货有意无意撩拨我,我还没牵过哪个男同志的小手,于是、于是……!

    往事不堪回首啊 tat

    后来发现库洛洛这货居然害我这么惨,竟然还背叛了我的敏感脆弱的小心灵,我自是连吃了他的心都有了,恨不得一边摇着他的领子一边吼:你把我付出的感情还回来啊还回来啊还回来!!

    唉,要是再唱上几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欠了我的还回来’就好了(喂!

    也可笑,还什么啊,凭什么还,怎么还呢。

    无非是我看走了眼,爱错了人,这种东西怪不得谁。

    无非是、无非是——

    错付了真心。

    这世上多我一颗真心不多,少我一颗真心不少,不过如此。

    现在躲了半年了,用工作麻痹自己也好,不愿面对不愿回想也好,该是说个明明白白的时候了。

    好想告诉他,无论什么心情都好,告诉他,明明确确清清楚楚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他。

    和他,和库洛洛说个明白。

    现在,立刻,马上,回去。

    决定了,回流星街去。

    ………………

    走在大街上,我挑选着可能称心的礼物。

    哼,我才不是虽然下了决心可近乡情怯但还是习惯性想要拖上几拖呢!我只不过是觉得空着手回去不好、决定买几样礼物才没立刻回去的,我实在是太贴心了有木有!库洛洛快嫁我!

    街道上的商店张灯结彩,每个人都结伴而行,越发衬得我格格不入,弄得我本来还算寻常的心态都有点寂寞起来。红色和绿色成了主色调,不时有几个带着面具的同类向我说“merry christmas ”。之所以说是同类,因为我的脸上也带上了面具,只不过他们是圣诞老人的,而我顶着的则是别人的皮,一想到要回流星街,我就不由自主地把它戴上了,别问我为什么!

    至于买礼物啥的,我有‘第一笔工资’情节。你想啊,领到人生中第一笔工资时是什么个感觉?哦哦我挣到的第一笔钱好兴奋好有成就感!我要给太上皇和太后买礼物!!

    可惜真·太上皇和太后在另一个世界享清福,我也乐得他们没来这个见鬼的世界,只好退而求其次给旅团那些家伙买点东西了。

    唔、也许也可以给揍敌客那一家子也买点?这么想来,这卡估计就是揍敌客他们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吧,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什么的……还真是揍敌客家的风格啊。毕竟这一家子也不知道我的喜好,只好送我他们觉得最实用的钱了,这样一来密码是我生日日期也就说得过去了。只不过他们错误的把这卡交给了伊尔迷,估计是以为与我年龄最相近的伊尔迷和我沟通起来会比较好,却没想到最懂事的大儿子居然私自克扣员工工资直到我生日过了要分道扬镳时才不情不愿地把卡给我只因财迷本性发作?不过大丈夫~每个凑敌客成员所接任务的酬金最低是000000戒尼,这个数字已经够曾经的我笑死了。

    好了,现在该买点什么呢?

    等我大包小包瓶瓶罐罐小媳妇回家过年一样赶上前往流星街的飞艇时已经是24号晚上了。飞艇上没什么人,更多的是垃圾,不过因为圣诞节的缘故,这些垃圾大多是废弃的彩纸、丝绸制成的蝴蝶结、糖果的包装纸啥的,还不算那么难闻。只是那些仅存的其他乘客看我的目光让我有点不舒服,那种毫不掩饰的贪婪、垂涎和欲|望。

    哦,真是见鬼的熟悉和怀念。

    我有点郁闷,早知道先别把人皮面具戴上了,要知道那张属于派克诺坦的脸还是蛮有用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希望能少点事。

    …………

    我一边擦去面颊上沾着的血一边还要顾着手里的东西,很是不爽,更不爽的是现在这个区的流星街人已经没有会往我身上撞的傻瓜了,所以我根本无从知道幻影旅团的窝在哪。我之前的状态不适合肉搏,为图省事我都是用脚踢起个小石子阻挡来者,根本没机会看到他们的记忆。但现在这个状况已经越来与诡异了,人不是躲起来了,而是没有什么人在这里,这两者可是有着巨大的差别好吗!

    唯一算得上幸运的事大概就是如果我没记错、库洛洛他们没挪窝的话,幻影旅团的据点应该就是这附近没错了?

    冬夜的风格外寒冷,我有念抵御低温却无法忽视眼前萧瑟的景象,飒……

    飒……

    飒……

    “啊哈,在大大的苹果树下,我找到你了哦☆~”

    “……?!”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咱又发现lsywyg1、一痕无际、青青柳等童鞋在看文,虽然没留过言但我至少知道了有人在看,更何况手机党的难言之隐大家都懂的……好吧至少我把自己安慰过去了 →_→

    圣诞番外快点完结啊完结!按这个进度寒假我能写完出定制吗 qaq 暂定写到团子失念那个部分完结,话说我写了几十万字牵扯到剧情部分却少得可怜这样真的好吗?虽说我就是不想重复别的猎同才这样写的……嘛,总之要努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