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猎人]暗恋者 第八十二章
    ,[猎人]暗恋者!

    “矮油,别再板着一张脸了,不就是用西索的说话方式和你开个玩笑嘛~本来你的行事作风就不像女人,面上再一派肃杀之气,小心这辈子除了团长没别的男人可嫁……啊,你竟然踢我,,”

    “闭嘴,踢的就是你。别像个娘们一样唧唧歪歪的,这句话同样送给你,小心再这么唠叨以后没女孩子和你结……”突然意识到蜘蛛会结婚是件很可笑的事,我改口,“和你上床。”

    侠客脸红了一下,或许又没有,“我确定了,居然把这种事说得这么风轻云淡,换作派克诺坦说都会脸红的,你果然不是一个女人!”

    灿烂的金色脑袋在夜色里依然晃得我眼生疼,再加上那略矮的身高,真想揉上几把试试手感啊,——若不是我手被东西占满了的话。

    “你要是真这么无聊就帮我拎一半。”

    “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如果是以前你肯定不会找我帮忙的。恭喜你啊幂维娅小姐,我刚刚终于在空气中闻到了女性荷尔蒙的味道!”

    “少贫嘴。”也许是被侠客装欢脱的样子感染了,我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啊,笑了笑了——”

    “那又怎么样,你又不是没见我笑过。”

    “再怎么说这也是阔别了三年的笑容啊。”

    这么说来,侠客他们来镇上时我的确没给一点好脸色,谁叫这一伙人玩非主流!三年前最后那段时间我们又被软禁着,笑得出来就有鬼了……这么说来,还真是诶,三年啦。

    “于是呢,那又怎么样?为了看一眼我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的笑容,你特地跑回流星街来了?”我拿侠客刚才的调侃讽刺他。

    “是又怎么样,反正我很无聊啊~”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前些天在路上碰到你了,就操纵了一只猫跟着你,你也知道,你对猫的戒心最低,后来嘛……你懂。”

    “啊,我懂,你终于冲破了物种的束缚来到了人兽阶段啥的……我都懂我真的都懂!”

    “……你知不知道你变坏了=_=,这给谁教的啊这是。哦我忘了,这哪用教,夫唱妇随——”

    “侠客,别开这种玩笑。”我有点尴尬。我并不觉得我和库洛洛适合这种过于亲密的玩笑,先不说我和他根本就没给相互间的关系下什么定义,有谁见过情侣会相互捅刀子的?也没谁规定上过几次床就可以用夫妇相称,不是吗?

    侠客沉默了,眼睛却盯着我,像是要不放过我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哈,既然我说的是玩笑,你回来干什么。”

    “这是两码事,有些事想和他说清楚罢了。”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我就没想过和库洛洛能有什么结果,——嘿,有这样的自知之明,看来我好像还没陷那么深哈?”

    “鬼知道。”

    接着就是赶路,侠客停下来我才发现到地儿了。

    可是,这地方黑灯瞎火的,门扉洞开,像是没人的样子。

    “这咋回事,怎么……?”

    侠客从刚才开始就变得怪腔怪调起来,“不就是你想见的那个人不在这里吗。你在期待什么,我可没说我是和其他蜘蛛一起回来的。”

    擦,死小鬼找打吗!但……看在这家伙还任劳任怨地帮我拎着东西的份上,算了。

    “一边嘴不怂一边帮我拎东西,侠客君,你变萌了你知道吗~”

    “开玩笑,我一直很萌好吗!”

    “嗨嗨,你最萌了。”我虚应着,在黑暗中摸索着想开灯。

    结果我摸了一手灰还是没找到灯的位置,还是侠客看不过去,“啪”地一下按开了按钮。

    “啧,你就不会用吗!蠢货!”

    “对不起,我忘了。”我口气随着气场一起变弱,我是真忘了可以用念这码事,因为刚才我不出所望地神游天外了囧。

    “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

    “啊……?”听见侠客的问话,我慌忙应道,“哦,那个,把东西拿出来放到大家门前吧。”

    没问那些礼物分别是给谁的,侠客自发地将一块兽皮放到窝金门口;把一套情趣j□j刑具扔到飞坦的地下室;将装有藏青色和服的购物袋挂在了信长的门手把上;当看到那套修眉毛的化妆品时,侠客嗤笑了声,将它们丢在芬克斯的床上。侠客那儿其他的东西都是彩带铃铛圣诞树啥的,我本准备将它们挂满蜘蛛窝,即使会遭到严重抵抗。然后再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将礼物丢给他们,暗中观察他们的表情看他们是否喜欢。另一部分的礼物在我这,还有些吃的,这也是之前流星街居民攻击我的原因。

    “拿来。”

    “哦。”我愣愣地抽出一个纸袋递给侠客。

    侠客掂了掂,眉毛扬了起来,“这么轻?”

    没等我回答,侠客就三两下把纸袋撕了个干净,纸屑掉了一地,里面赫然是一副手机卡套。

    卡套是黑色的,背面有一个恶魔形状的图案,恶魔的犄角是手机天线的通口,而恶魔不怀好意咧开的的大口正好露出摄像头。

    在20世纪,能弄到这玩意儿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但这挑剔的家伙会不会喜欢,这还未可知。

    “图案好丑。”果不其然,侠客嫌弃地撇了撇嘴,将卡套放到口袋里就没动作了。

    不准备装到手机上吗?算了算了,礼物已经送到了,用不用就不是我该管的事了。

    “你准备送给团长什么?”

    “库洛洛的是字帖,至于玛琪酱的……哼哼哼,不告诉你哦~”

    “没派克诺坦的份吗?”侠客话里有话。

    我干脆大大方方地证实了侠客的猜测,“没有,自己给自己送毛线礼物。”

    小狐狸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我曾经猜过,但没想到……这居然是真的。”

    我倒是一派轻松,“你可是蜘蛛脑,别这么震惊好吗,很丢脸的。”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莱布尼茨定律。如果有念能力可以复制出另一个你我倒也可以理解,但你们分明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你们的思想和性格,还有个人习惯完全不一样好吗?你真当我瞎了吗!不、应该说,除了身体共享,你们根本就是两个人!”

    “卧槽,别把‘身体共享’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词语用在我身上成吗?虽说你猜到的和我想的差不多,但有些事情我还要当面和派克诺坦确认。”

    “什么意思,你们的身体结构特征完全……完全一样吗?!”

    “啊,”我颔首,“如果用常规的dna鉴证或是指纹等方法来分辨我们两个人,得出的结论就是 ,——我们是同一个人。唔,哪天我也许可以试着去申请世界第九大奇迹?”

    “我在乎的只有你这个魂淡,什么狗屁奇迹都给我死边去!那,那你们是怎么变成两个个体的?”

    我喉咙有点哽,侠客好像完全没意识到他说出来的话有多肉麻,但我这个听者可不能当做没听见好吗?吐艳,关心自己的异性好迷人!我要掉眼泪了!

    “具体的解释太繁复了,唔……你可以这么理解:派克诺坦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之前的那个派克诺坦是我掌握身体的主导权,而现在变成她了。大概是以当年的事件为契机,我从那个身体上分裂出来了。”

    侠客听我说出‘当年的事件’这几个字眼时,面色有点古怪。突然,丫一本正经地扶正我的肩膀,并按紧我的后脑强迫我直视他。

    如今,侠客的眼眸已然摆脱年少稚嫩的翠绿,变为沉稳的幽绿,但眼波流转起来,其间光华却变得更加迷人,一汪一汪的绿看得人小心脏直颤。

    情不自禁地,“少侠,你长帅了,可以嫁人了。”

    噗哈哈哈哈哈!侠客那句酝酿了好久的想说出来的“谢谢”却被我突然掐死腹中的样子,你们真应该看看有多么精彩!哎哟笑停不下来了噗噗噗!!

    我想来想去,能让侠客这家伙这么在意的也只有那以前些个破事了,难怪突然对我这么好。好吧,我承认我有点小私心,我宁愿那句“谢谢”永远说不出口,就让侠客永远这么欠着吧,我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啊。

    对了,还有正事要问,“侠客,你现在认真回答我几个问题:一,这个派克诺坦与和你们接触时第一次相比,和现在的差距大吗?二,她有没有很反常的样子?比如说上一秒很狂躁下一秒却冷静下来,而且她的所作所为有没有很像游戏里的npc?”

    “好像有吧,我对这个女人不怎么关注的。有一点倒是很明显,这家伙以前对团长很冷淡,甚至蛮戒备的,和你有点像,但后来却变得时戒备时爱慕,现在嘛,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知道她喜欢团长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在下写得很过瘾,看不懂及时留言问哈!

    话说圣诞番外果然没在6000+内扯完 rz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